耳朵中文

字:
关灯 护眼
耳朵中文 > 重回1982小渔村 > 第1146章 升级了

第1146章 升级了

  第1146章 升级了 (第1/2页)
  
  曾为民松了口气,也抹了一下额头上的汗。
  
  “就一条大鱼而已,搞得这么兴师动众,这么大帮人都吸引过来,流言真可怕。”
  
  叶耀东尬笑了一下,解释道:“这个时间点码头没有拖拉机,我们只能抬着过来,不然直接让拖拉机拉过来也不至于吸引这么多人。”
  
  事实也确实如此,很多渔船都是上午刚出海或者夜里出海,都得到下午或傍晚才回来,这个时间点的拖拉机都去别的地方拉货,别的码头或者载人,那边码头压根就没什么人。
  
  “好了,把人民群众都打发走就好了,至于这条鱼……要么先抬进去?不然放太阳底下晒,也怕晒坏了。”
  
  “也没提前联系研究院的人,还不知道要不要这鱼……”
  
  ……
  
  这些说话的人,叶耀东也不知道是谁,反正有的讲本地话,有的讲普通话,他就默默的站在一旁,站如喽啰。
  
  他们你来我往的在那里说了一通,最终也定了下来,先抬到海警局里面放着,再弄点冰块撒在上面,顺便让海洋局的人打电话联系研究所过来瞧瞧,把鱼拉走。
  
  叶耀东也叫自己的几个工人帮忙一块儿把鱼都抬进去,等干完了这些事后,其他人都三三两两的下班先走了,只有曾为民留在了最后。
  
  他对叶耀东道:“你这捐了就是免费捐了,没有什么东西奖励或者什么的……”
  
  “我懂,我知道,本来也是卖不出去的。”
  
  曾为民点头,“嗯,来回忙活看大家都累了,你们就先回去吃饭吧,协会的事没那么快定下来,等十天半个月后确定下来,我再跟你说。”
  
  “好的好的,多谢。”
  
  叶耀东犹豫了一下,道:“这鱼研究完了是会做成标本吧?”
  
  “应该是。”
  
  “那做成标本了,肯定也得写明来历,是不是能打上我的名字?呵呵……”
  
  曾为民也笑了一下,“我到时候说说看,来历肯定会写上,不过你要是没有说的话,大概是写某年某月某日,经本地渔民捐献。”
  
  “我就知道会这样,所以问问,呵呵,好歹是辛苦打捞的,能留下大名也值了。”
  
  “到时候问问。”
  
  “好的,麻烦了,那我们就先回去了,也不耽误领导下班,现在都十二点多了,早就过了下班时间。”
  
  他点点头。
  
  叶耀东带着一帮人先出去。
  
  还好家里照样有留了两个人看家,等他们大汗淋漓的回到家后,还能立马有饭吃,不用干等着饿肚子。
  
  吃饭的时候大家也都在那里讨论本地市民的八卦,又吐槽流言传的大变样,是真能瞎传。
  
  “终于把这事办了,来回晒了一路,热的要命,下午大家都好好休息,傍晚看一下渔网补的怎么样了。补不完的话,就借一辆板车去把渔网拉回来,让那俩妇女明天就在咱们院子里补,也省得耽误明天出海。”
  
  叶父犹豫了一下,“叫那俩妇女上咱们这补网,估计人家不太乐意吧?咱们这一屋子全部都是汉子,十几个人,那俩妇女要是来咱们院子里补网,估计也担心被人指指点点。”
  
  这倒也是,他们这里头要是有女人那倒还好,全部都是男人,还都是外地人,叫两个女人上门来,估计人家也犯怵。
  
  渔网太大张了,要是在门口补的话,大半条路都得被占了,影响来往的车辆通过,得被人骂死,毕竟是临街的房子。
  
  去船上补网倒还好,光天化日之下,所有人都看到是在正经干活。
  
  “那就算了,今天要是补不好,明天让她们继续去船上补,咱们就多休息一天。昨天卖货的时候也听本地人在那里说,根本就下不了多深,压根就没看到海胆,明天再多缓一天吧,大概就全部都试过,放弃了,到时候也不会影响我们。”
  
  “就怕有人见不得我们好……”
  
  “怕什么,说到底还在海蜇的汛期,他们一个个都得赶在汛期结束前,尽量多挣一点,哪有空管我们这里,又不能给他们带来好处。等汛期要结束了,我们大概也要完事了,船到桥头自然直。”
  
  “好吧。”
  
  叶父也不多说什么了。
  
  大家吃完饭后又去冲了个凉,然后才去补觉,好好休息了半天。
  
  第二天又因为渔网还没修补好,就继续再休整一天。
  
  叶耀东也趁着空闲去打了个电话回去,昨天上午船工们就结伴去打电话,他都还没有抽出空来。
  
  今天都是出来的第六天了。
  
  也就他爹在过来浙省的第二天有抽空去打了个电话回去报平安,而工人们也在昨天结伴打电话回去,就他最忙了,忙的团团转。
  
  趁着今天空闲也休息够了,他也去给家里打了个电话。
  
  林秀清一接他电话,第一句话就损他。
  
  “我还以为你在那边买了个房子,又重新娶了个老婆,就不打电话回来了。”
  
  “胡说八道,我就一个老婆。”
  
  “那就是有情人了。”
  
  “瞎说,身边十几个男人,我能给自己找女人?要找,我也得给每个人都安排一个,我才能找,不然不就露馅了?前脚刚找个女人,不出半天,肯定立马就有电话传回村子里了。”
  
  电话另外一头立即传来叶母有点远的骂声,“你爹一把老骨头,你给他找女人,半只脚都能让他踏进棺材里。”
  
  “哼哼,就说你不是没色心,只是因为身边人多,不方便。”
  
  “你踏马的……”叶耀东无语的骂了一句,“别瞎说,等传出去都变成我带他们找女人去了,不是来干活赚钱的。我就是这两天忙了点,接二连三的有事情。”
  
  “那今天怎么有空打电话回来?”
  
  “渔网被大鱼弄坏了,不方便把人请到家里,就请人去渔船上修补,所以今天倒是难得空闲了。”
  
  林秀清这才好好说话了,也问了一下近况,叶耀东也给她汇报了一下情况。
  
  “我都忙得跟陀螺一样,睡都睡不够,你还觉得我去找女人。”
  
  “爹,没关系,你找阿姨,我也给娘找叔叔,阿嫲一个,娘一个,我一个……”
  
  突然传来的童言稚语让他听得傻眼了,瞬间又哭笑不得。
  
  电话那一头也传来了好几道笑骂声。
  
  “你可真孝顺,孝顺完了还不忘给自己也找一个。”
  
  “我还没说完……要跟爹讲电话……”叶小溪紧紧抓着电话,不让林秀清夺走。
  
  林秀清的声音也从里头传来,“你讲的什么?胡说八道一张嘴。”
  
  “爹,你要好好赚钱,好好吃饭,好好睡觉,然后回来还要给我买礼物。”
  
  “好好好,你乖乖的我就买。”
  
  叶小溪拿着电话重重的点头,“嗯,我有乖乖……”
  
  “乖个屁,洋洋昨天去山上放羊,她也偷偷的跟去山上玩,害我到处找,整个村子都找遍了,都没看到,差点都要急疯了。到中午饭点了,洋洋哭着跑回来说妹妹不见了,我才知道他们一起跑山上去了。”
  
  “不是跟去山上了?怎么不见了?”
  
  “她跑去爬树,偷摘人家的柴梨,然后累了就睡到草丛里,洋洋到处找,到处叫,没找到人才害怕的跑回去跟我讲。等我要跑去山上找的时候,已经有人将她带回来了,说她睡着了,怀里还搂着好几颗柴梨。”
  
  这下子,叶耀东也不能说她乖了。
  
  “然后我想赔人家钱,人家说不用了,这么小的孩子不懂事,就算了,他们也没损失,我后面干脆买了两斤的柴梨。那两个昨天给我一顿好打。”
  
  “所以你今天一接电话就想把气撒我身上!我就说你接电话说话怎么跟吃了炸药一样,真会迁怒。”
  
  “哪有。”
  
  “这死丫头真调皮,越大越能跑,还偷跑去山上,跑去爬树了,真要打一顿了。”
  
  叶小溪在电话那一端大喊着,“不要。”
  
  皮也是蛮厚的,昨天刚打过,今天就又生龙活虎,大声嚷嚷,都没有要夹着尾巴做人的自觉。
  
  叶母这时也在电话那一端问:“你爹呢,有跟你出来打电话吗?”
  
  “没有,太热了,他说我来打电话报平安就好了,反正他前几天打过电话了,就不跟过来。”
  
  “老不死的,谁不热?我也热……”
  
  叶耀东听他娘啰里啰嗦的边说边骂了一通他爹,又关心的问了他几句后,才又将电话还给林秀清。
  
  他也没说多久,问了一下近况,只说过个几天有汇钱回去再打电话,就挂了。
  
  一路回家,他脸上都挂着笑意,一家老小就是他奋斗的动力。
  
  等傍晚渔网修复好后,他结了工钱,次日就又带着人出海打捞海胆了。
  
  才9月初,一路行驶在海面上,断断续续都有海蜇飘浮,周围的渔船都在追逐着目光所及的海蜇。
  
  他拿着望远镜站在舵楼上面查看周围,心里想着,光每天在海面上寻找海蜇,这段时间那些小船大概也能收入不错,起码一天小几十块还是能有的,比一般人干活强多了。
  
  而他们快临近海沟时,他也拿望远镜瞧见了,那边照旧空荡荡的,只有两条渔船朝海沟的反方向正快速的行驶,大概真的都打捞光了。
  
  他5点出海,到的时候也不过7点,就什么都没有了,打捞的确实太干净了。
  
  那也正好,方便了他们打捞海胆。
  
  等到目的地了,他们照旧按前几天排的组合第一时间下水,尽量在有限的时间内多下水几次。
  
  虽然说一天下水的次数不宜太多,不过他们也只是短期几天,并不是长期,只要身体能承受得了,没有哪里不舒服,稍微下水多几次也还行。
  
  叶耀东出门前也留了5块钱让他们买肉,每天好吃好喝的供应着,才刚出来几天,他都感觉一个个脸色都比在家红润了。
  
  今天一天打捞下来,期间也有几条船跑过来瞧,大概是不死心,想看看还有没有海蜇,不过看着他们后,就立即走了。
  
  也有好奇的停留看了一会儿,只是下水的人没有那么快上来,停留了一会儿,啥也没看到后就也等不及转头走了,多耽搁几分钟可能就少赚了好几毛。
  
  顺顺利利的打捞了一天,今天的收货比前几天的那一趟多了一些。
  
  靠岸回去,他还是照旧卖给同一个人,今天打捞了2865斤,卖了630块,又是一大笔钱入账。
  
  虽然对比前天那一大波赚的没办法比,但是比起东升号正常拖一天的网来说,已经赚大了,对比海上那些正在打捞海蜇的人来说,赚的更多。
  
  卖个几百块,虽然说很多,但是参考他那条船,本地人心里也都会觉得比他们小船赚的多也是应该的,毕竟这么大的船,耗油又耗人工,成本都比小船高好几倍。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影视世界从小舍得开始 荒诞推演游戏 没钱上大学的我只能去屠龙了 我在末日文字游戏里救世 重回1982小渔村 蝉动 我就是神! 超凡血统整合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