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中文 > 玄幻小说 > 弑神以凡 > 第四十八章 三大袍法出手
    “是雷电系咒术!”惊呼声来自在一旁生闷气的戒灵。

    她是寄灵在空无因果借法环上的,亿兆世界京垓法,只怕也没有东西能伤得了借法环,所以她自是不惧这雷电法术。她这惊呼,是为提醒傲纵横。

    不过,似乎已经太晚。

    很显然,这是雷电系的咒术是附在柜内一个触发式的陷阱,当柜门被强行打开,便会触发咒术,射向柜前敌人。虽然傲纵横之前也听说过法师中有可驱使雷电的法术,但终究是初次亲见,反应难免慢上那么一瞬。他再是天纵奇才,也只是一个凡人,断无可能在如此近的距离闪过雷电。

    当然,傲纵横还有护身气劲,然而无论什么样的护身气劲,都不可能挡得住雷电。

    暗红色的电流在傲纵横身上游走,带起阵阵白烟,连带衣服头发都焦了一些,所幸这雷电法术只是一次性的激发,算是无源之电,很快就沿着水磨石地板消散去了。但电流虽散,效果仍存,傲纵横这辈子天雷见得多了,真被雷击还是第一次,好玄心脏没被电炸了。

    饶是他体魄强健无比,此刻身体仍是麻得气血不通,十成功力最多只能发挥两成。至于晕倒在地的第迩法郎,虽然没像傲纵横那样被电流当胸击中,但他也没逃过这一劫,以他比普通人还略有不如的体魄,这一发居然将他电得七荤八素,愣是被电醒了又再电晕过去。

    “这雷电系法术真厉害,我的护身气劲丝毫抵挡不了,若是遇到雷电系法师,若不能抢先下手,怕是脱身不了”。傲纵横第一次遇到这种他束手无策的攻击手段,心有余悸的自言自语。

    “无论是什么世界,雷系的攻击都是极为霸道的,大多数世界,都是靠针对性的防具法宝来对抗雷系法术,你虽然屁宝都没有不过依本灵的看来,你的武功,倒也……喂喂喂,你急着干嘛”,戒灵正在那摇头晃脑的说道,却见傲纵横突然自地上翻身而起,直掠向那四个撞坏了柜门的咒文柜。

    “那些法师察觉了,马上就要赶来”,傲纵横嘴上说话,手下却毫不停顿,那道雷电虽然给了他一个深刻的教训,但足以电晕甚至电毙法师的电流,对于体魄强健无比的他来说只不过起到麻痹的作用,经过这一阵休息,麻痹早已消去无踪。他再次用那收纳之法去收四个咒文柜,被强行撞开柜门破了咒的咒文柜,这次再无障碍被收入借法环中。

    几乎在咒文柜消失的同时,身后空气密度剧烈变化,先是一处,紧接着又多两处,是格多伦郡的那名绿领法师所说的传送?傲纵横脑中刚闪过这个念头,身后一股杀气已经笼罩头顶。

    咒文柜门被砸开的同时,圭本特首席次部长也再次收到了法纹告警。但和之前不同的是,这次的法纹告警信号是三长两短——只有在咒文柜被强行打开的时候,才会发出这样的法纹震动。

    居然能强行打开咒文柜门,英汀牟究竟是派了一个什么人到我的办公室去了?但我在柜子里明明都附加了电流网咒术,为什么没有感觉到雷元素的异动?在这个距离不可能感应不到啊?正疑惑间,期待那种雷元素的异动终于传来,但其强度却远低于他的预期——傲纵横本以气幕封住了房间,所以这个电流网咒术的响动本被封闭其中,但突如其来的点击让傲纵横全身气血为之一痹,气幕瞬时露出破绽,才让元素异动传了出来。

    虽然被阻隔了一多半,但在四周无人而平静的环境中,这一点元素异动瞒不过任何袍法师,会议室内至少有九个人同时转头看向异动传来的方向,但只有四个人能直接锁定异动的具体位置。

    这个差别,体现的就是法师的临战经验了。圭本特肯定是最清楚的,但他是因为心中有鬼。另外三个人,一个自然是英汀牟部长,身为法管部修为第一人,他要是察觉不到才是怪事。另外一个是执法署署长曾内,执法署向来打硬仗,临战经验自然丰富,第三个却是撒雷丁。

    首席次部长的办公室?除了圭本特,另外三人脸上同时浮现异色,齐齐望向圭本特。

    圭本特自然感受得到三人目光,但他清楚现在不是解释的时候,拿住窃贼才是最重要的要——如果这贼真是部长派来的,除非那柜子里面真有什么能要自己命的东西。否则单凭这一点,告上法管委也是一记重锤,道德有亏啊,就算不能借此整倒英汀牟,至少自己在咒文柜装设陷阱等手脚,也就显得很合理了——你看就是因为部长爱搞这些间谍政治,我才不得已做一点点自保的手段啊。

    所以他无视现场其他人的反应,直接使用了转移——到了袍法师这个级别,保命也好,杀人也罢,几乎都会修炼这类高阶空间法术,区别只是非专修法师发挥比较局限,但这直线距离不到二十迖的距离,不会构成任何的障碍。

    曾内和撒雷丁的第一反应是跟自家老大交换了个眼神——他们俩不是一路的,只不过曾内跟的那位次部长不以实战见长,而英汀牟身为一部之长,讲的是稳重,自然不可能轻易跑到第一线去,也选择端坐不动。看两位老大没阻止的意思,曾内和撒雷丁也紧随其后瞬移了过去。

    以傲纵横的气感敏锐,自然知道背后的杀气只来自一个人。至于为什么?他没兴趣知道。虽然他挺想认证跟个袍法师较量一下,但不会是在这种被围攻的状态下,更何况刚才吃了雷电法术的亏,在没想到应对方法之前,他不打算硬拼——谁知道人家会不会一个雷把自己劈翻在地?

    心念略动,他将身周的气分作两路,一路直取有窗的那面墙,另一路却分射身后来人的穴道,将他们定身以免阻碍自己。

    一声巨响,一面比人的胸膛还厚的砖墙被击得粉碎。碎砖石灰飞溅出十丈开外,宫楼外巡逻守卫的法卫听得头上响动,刚一抬头,就被碎石飞灰砸得抱头躲避,更遑论察看楼上的情况。

    一路轻易得手,另一路却是全然无效。

    任何法师在使用瞬移法术之后,反应都会略为减慢,那是眼睛对周身景物转变的的反应延迟。所以三位袍法师刚瞬移到房间中,延迟还未结束,身上就已经闪过白光。这是随身的法力护壁的激发反应——刚才护壁抵挡住了什么?

    三人心头同时一凛——自己是主动瞬移过来,事前无迹可寻。自己的眼睛都还没适应,对方却已同时击中了己方三人?!虽然这攻击没有造成实际的伤害,但这份警戒、反应到攻击的神速表现,来人绝对不是普通人,甚至不是普通法师。

    然后他们集体目睹了整堵墙被瞬间“吹”散。以及那人的模样——事实上他们只看到对方仿佛一身的兜帽紧身衣裤,还来不及细看,对方竟平地自他们眼前消失。

    “这是哪种空间法术?”见此诡异的情景,三人又是一凛。

    空间法术在普洛兹世界属于的高阶法术系统,所谓高阶法术系统,就是指那些必须拥领法师以上修为才能够学习和掌握的法术系统。当然不是说火系法术就没有高阶法术,而是说空间法术,就算是天赋不错的法师,最早也得到了绿领才能开始接触学习,但要真正系统深入地学习,以及熟练掌握运用,一般得等到袍法师阶段。加上空间法术在学习过程中较高的不确定性及危险性,使得空间法术想学的人多,能学的很少,精通的更少。别看罗伦马加加爱法管部人才济济,光袍法师就超过十个,但主修空间法术的,一个都没有。

    在空间法术中,能够快速改变所处位置的法术很多,像刚才三人使用的转移法术、又或者傲纵横在格多伦郡碰到的几个蓝袖法师,他们用的都是空间法术。等等,好像有什么不对,不是说只袍法师才能熟练运用吗?怎么袖法师也会空间法术了?这也是傲纵横一直没弄明白的问题,唯一能想到的比较合适的解释,是依靠法具或法阵的帮助。

    无论是元素法术还是空间法术,在使用时几乎都会发出光芒声响之类的动静,这是空气中的元素能量异动的连锁反应,理论上的不可避免的。然而刚才这个窃贼,没发出任何的光华响动便在原地消失不见,这等异常也难怪他们吃惊。

    不过,这三位终究是袍法师,而且都长于实战,他们脑袋一转,便同时另一种不完全属于空间法术的法术——隐形。隐形类法术下也分了若干种,但大多数隐形法术发动时响动都近乎于无。不过这种隐形只是对视觉的欺骗,看不到却是能摸得到打得到的。

    三人没有沟通,却几乎同时想到了答案,所以几乎同时出手。

    别看扯了半天,实际从对方隐身到现在,还不到两息功夫。他们有绝对的把握,对方必然还没走出他们的法术覆盖范围。

    转瞬间,一道火柱,一张雷网再加一把灰尘,直接扑向傲纵横刚才消失的地方。

    这阵势,跟昨天晚上倒是有几分相似,只是再简简单单的法术,现在使出来的,可是袍法师。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