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中文 > 历史小说 > 嫡女策 > 第七章 “天伦之乐”
含秋一直听着里边的动静,这会子也是吓了一跳,急急往曲苑方向赶,老爷回来这么大的事先去禀报了小姐才是。

    风荷不想父亲回来的这么快,愣了愣,起身看了看自己的钗环首饰:“我这样打扮可以出去吗?”

    “小姐,不如换了那只大赤金五彩嵌紫宝蝴蝶簪,再戴上一朵茉莉花吧。老爷回来可是大喜事。”叶嬷嬷瞧着风荷发髻上只有一支羊脂玉莲花簪子和一朵小巧的米珠头花,不由斟酌着说道。

    风荷对着镜子转了一圈,粉白撒花衫儿,白玉兰花纹天青色锦裙,只有腰间一个若隐若现的银红滚边月白荷包是唯一的亮色。只她原生得娇俏甜美,打扮得素净越发显出皮肤细腻如玉,白里透红,真个清雅动人,楚楚风致。

    “就这样吧。”风荷淡笑若梨。

    四五个丫鬟簇拥着风荷往前院去,叶嬷嬷一旁跟上。

    老太太喜欢石榴花,朝晖堂院门入口就种了两株晚石榴,火红的石榴花六月里依然怒放在枝头,娇艳富丽,浑然不像一个老太太的居所。远远闻得一阵嬉笑声,风荷不由顿住脚向里张望,一个大概身高近八尺、背影魁梧的男子挺身而立,左边偎着一个年轻女孩儿,右边是个身量更小的小男孩。不正是风荷的父亲董长松,董凤娇和二弟董华皓吗,三个人有说有笑的往里走。

    她心中猛地一窒,朦胧记得那时候父亲是很喜欢抱她在膝头教她读书识字的,只是后来却日渐冷淡,时到今日都不愿多问她几句。

    那又如何,父亲没了,不是还有母亲吗,她的母亲正拖着病体为她做最后的挣扎呢。

    就在丫鬟嬷嬷都担忧的看着风荷的时候,她深深吸了一口气,挂着浅笑,快步走了进去。

    回廊下立着的丫鬟俱是喜气洋洋的跪下磕头,高声喊着迎候之词。杜姨娘扶着老太太迎到了门口,老太太的老脸笑成了一朵菊花,这个儿子以前是不太听话,现在算是很不错了。杜姨娘更是羞涩一笑,眉目传情,柔情似水。

    离了一丈远的角落里站着董夫人主仆,与那边的热闹一衬,立时显得形单影只起来。董夫人垂着头,压根不去看外边,她有几年没有见到这个名义上的夫君了呢?

    “母亲。”董老爷几步上前,跪倒老太太脚下,哽咽出声。

    “快起来,松儿,怎么又瘦了这么多,还黑了?”老太太亦是有些动容了,这些年儿子呆在家里的时间统共加起来也不足半年,每次都来去匆匆。府里没个主事的男子,感觉就是不一样。

    董老爷拉着老太太的手起来了,语气中有喜有愁:“母亲,你身子怎么样?儿子不孝,母亲年纪大了不能颐养天年,反而因着儿子整日操心劳碌。”

    “咱们母子俩的,又不是外人。何况我究竟没有多少事,多亏了眉儿能干,里里外外都是一把好手,你念着她的情就行。”老太太忍不住摸了摸儿子的脸,刚见面就鼓励儿子做出宠妾灭妻的事情来。

    “语眉辛苦了。回头想要什么只管说。”董老爷话说得好听,只是总给人客气有余甜蜜不够的感觉。

    杜姨娘抽出帕子拭去眼角的泪滴,低声哽咽:“老爷别这么说,能为老爷分忧是妾身的福分。”

    这话倒是勾得董老爷几分动容,对着她点了点头。他扶着老太太往正座走,眼神一闪,整个人都怔在了当场,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不远处那个清冷消瘦的人影,他曾经许诺要照顾她一辈子的爱妻。

    董夫人感觉到了他的视线,不由微微抬了头,半日轻轻蹲着身,勉强行了一个礼:“老爷回来了,妾身有失远迎。”只是只有一瞥,便再不愿意看他。

    青梅竹马,少年夫妻,恩爱无比,甚至在她几年没有生下子嗣的情况下,他都没有冷落她一分一毫。如果不是母亲抱孙心切,他也不会纳了杜氏及其他几房妾室。杜姨娘一生下儿子,她就抱到了她房中养育,居然诊出她身怀有孕,后来她生下女儿,他比儿子还要疼宠几分。

    而她,为何嫉妒如斯,要做出那些事来,置他们董府何顾,置他尊严何顾,还有他们多年恩爱?若不如此,他们又何尝走到这一步?想起来,她的女儿应该也不小了,比凤娇还要大上一岁呢。

    “你在呢?”他失声呢喃。

    不等董夫人说话,凤娇已经站到大老爷身边,挽了他的胳膊摇着:“爹,祖母等着你呢。”

    董老爷怅然回神,抱歉的望了母亲一眼,重新搀扶着老太太在罗汉床上坐好,老太太不放他手,硬是按着他坐在一边。

    “松儿,怎么突然回来,可是军中有什么事?”老太太怕他勾起旧日心绪,急急扯着话题转移他的视线。

    董老爷当是母亲关心自己,笑着回道:“前儿收到皇上的旨意回来的,这次打算都不走了,往后好好孝顺母亲,想来皇上多半会允。”

    “哦?果真?这可真是大好事啊,咱们一家子人多久没有团聚了,你孤身一人在那里,我是日夜悬心呢,这样最好最好。”老太太喜得满面红光,不停拍着儿子的手。

    “老太太别光顾着高兴,好歹容老爷喝盅茶,去去暑气润润嗓子再说。”杜姨娘适时插话,接过丫鬟小茶盘上的豆绿底绘粉彩成窑茶碗递到董老爷眼前,娇笑着道:“老爷,这是你爱喝的明前龙井,老太太一直给你留着。”

    董老爷笑着接过,吃了两口放下:“母亲,你自己吃就好了,做什么留给我。上次还往我军中送了不少呢。”

    “呵呵,我平日不多吃龙井,反正你爱吃就最好。上次那个是眉儿命人送去的,才摘下的新鲜,想着你喜欢。”老太太年纪大了,觉着龙井味淡,爱吃铁观音等茶。

    “哦,语眉费心了。”董老爷看着杜姨娘的目光越发温柔了些。

    董风荷站在门口,心中冷笑,好一幅母慈子孝,夫妾和睦呢,她在门口站了这么久,小丫鬟都死了不成,分明是不敢打搅老太太的兴致。她笑着对董夫人点了点头,方才放重了脚步往里走。

    “你怎么进来了?”旁人未及开口,董凤娇记着旧恨,不管父亲在眼前就突口而出。

    董老爷始朝门口看去,先是一惊,继而一黯,即使多年未见,他依然一眼就能认出这是她的女儿,他宠爱了五年的女孩。她的确长得很好看,与她年轻时很像,只是比她更高贵更惊艳。

    看着她素净的衣饰,想起几年来的冷落,漫上一股淡淡的懊恼和歉意,不管怎么说,他终究食言了,让她们母女俩受了很多委屈。转头去看风一吹就能倒的董夫人,隐约怜惜,便想让她们坐。

    老太太对自己这个儿子最了解不过,他的眉头一皱,就知他心中想法,大急之下,高声问着杜姨娘:“你的伤还没好全,不必伺候,下去坐着吧。”

    “什么伤?”董老爷一愣,回头细细打量杜姨娘,他进来之后还没正眼看过她呢,很快发现她抹了厚厚的粉,却依然没有遮住两颊不正常的红晕。

    “没什么?”杜姨娘慌张抬头看了风荷一眼,忙回着。

    “什么叫没什么?掌嘴二十呢,我竟不知道,咱们这个家何时轮到一个闺阁里的小姐插手了?要不是宫里特制的舒痕膏子,这回还不知留下多重的疤痕呢。”老太太撇了撇嘴,眼神凌厉的扫过风荷和董夫人的身子。

    董老爷又不是傻子,还能听不出来看不明白,当即寒了脸,沉声问着董风荷:“你为何打杜姨娘?”

    院子里伺候的下人都悄声屏息,知道老太太是要借着老爷的手教训夫人和大小姐了,谁敢出风头。只有董夫人和风荷带来的人满脸焦急的看着她。

    “风荷给老爷请安。姨娘不守规矩,不敬夫人,难道就由着她去吗?老爷,咱们董家何时有这样的规矩了?传出去没的是我们董家的脸面。”她微微屈膝,目光平淡如常,丝毫没有一丝害怕或者慌乱,反而有几分理直气壮。

    这个女孩儿真的很有几分自己年轻时的风骨,冷静能干,可惜、、唉。杜姨娘的为人,十几年相处,董老爷不可能不清楚,若说她得罪董夫人,那是完全有可能的。只是自己即是为了过去,也为了老太太,时时容忍着她,不知她是不是又变本加厉了。是以,董老爷看着杜姨娘的目光便有些犹疑,没有很快回话。

    “老爷。即便妾身有错,也与风荷无关。她还那么年轻,怎么能将一生就此葬送呢,求老爷三思,别把她许给杭家四少爷吧。”眼下不是纠缠前事的时候,最紧要的是风荷的终身,董夫人尽量把那个男人当做寻常人一般对待,只是袖子下紧握的拳头却出卖了她的心。

    董老爷忽然听到自己夫人与他说话,霎时懵了,只顾看着董夫人没有听清她到底说了什么:“杭家四少爷?”

    老太太死死地瞪着董夫人,风荷嫁到杭家有什么不好,富贵荣华一辈子都享用不尽,关键是能让杭家对董家存着感激的心,日后松儿华辰在官场上还能得杭家提携呢。

    “老太太,老爷,圣旨、圣旨来了。”前门的小厮飞一般跑进来,气喘吁吁,结结巴巴。

    ------题外话------

    收藏,收藏?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