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中文 > 历史小说 > 嫡女策 > 第十二章 暗度陈仓
晚间,曲苑上了门,黑兮兮的,感觉似乎都歇下了。

    不过风荷的内室里点着灯,不亮,反而有些暗,朦朦胧胧的。

    风荷穿了一件月白色的中衣,挽着慵妆髻,粉黛不施,雪肤花貌。她坐在湘妃塌上,身边围着一溜丫鬟,都半坐在小杌子上面,神色严肃的听她吩咐。

    “你们几个,都是我亲自挑的,跟了我多年,短些的微雨青钿都有近三年了,更别提沉烟服侍了我九年。这些年,你们陪着我吃苦,从无怨言,我心里都念着你们的好。只要你们忠心耿耿服侍我,我管保会让你们都像叶舒姐姐那样风风光光的,你们有了好的去处我定会成全,还有你们的家人只要对我忠心,我一定不会忘记。”她语音温婉,却有一股子少见的威仪和高贵。

    丫鬟们都清楚这几日的事情,她们是大小姐的丫鬟,大小姐出嫁她们多半会陪嫁过去杭家,若是不走也别想在董家有好日子过。大小姐对她们,绝对是极为难得的,好吃的好玩的从不吝啬,连带着他们家里都沾了光,一心忠于大小姐那是她们第一天进来时就牢牢记下的。

    大小姐今儿必是有话要说,她们一致点头保证:“小姐放心,奴婢绝不会对不起大小姐,不然就让我们不得好死。”

    风荷缓和了脸色,轻笑着说:“你们也别这么紧张,只是叫你们小心些罢了。你们每个人都领着一样事物,只要比以往更加谨慎在意就好。沉烟,以后但凡我的吃食,你都用银针试过,切记不能忘了。云暮负责我的衣物,咱们的衣物绝不能经了外人的手,外来的东西一概不能乱用,请太医看过才行。

    云碧,你日后别跟我去其他地方,只管留在曲苑,盯紧了不要让不相干的人进来。含秋,咱们院里的赖嬷嬷是老太太送来的,几个洒扫小丫鬟是杜姨娘选的人,你负责看好她们,一有风吹草动就知会我。还有你们几个,多多帮衬着几个姐姐,多长个心眼。旁的也没什么了。”

    她虽说得轻松,可是几个丫鬟都被吓住了,小姐这么小心绝不会无意为之,难道是有人想害小姐?

    终究沉烟年纪大,稳重,带头回道:“小姐,我会小心的。”其余几个忙跟着应是。

    “好了,时候不早了,你们快去歇息吧,留着沉烟伺候我就行。”风荷莞尔一笑,摆手示意众人却下。

    第二日,风荷命人把饭送去了僻月居,陪着董夫人一起用,她这分明是不放心董夫人。

    服侍着董夫人用了饭吃了药,董夫人就把她打发回来了。

    才进院门,云碧已经笑着迎上来:“小姐回来了,嬷嬷和叶舒姐来了呢。”

    “哦,快走。”没想到表哥办事速度这么快,看来是昨晚就把人送去了半夏庄,所以叶舒姐天没亮就往城里赶了吧。

    叶嬷嬷和一个作妇人装扮的年轻女子快步出来,都是笑吟吟向风荷行礼问安。

    “嬷嬷和姐姐还与我这么客气不成?叶舒姐,怎么不把良哥儿带来我瞧瞧,嬷嬷说都能说许多话了呢。”风荷忙搀住了要下拜的二人,携了她们的手往里边走。

    “他太皮,又爱闹腾,我怕她吵了小姐。”叶舒二十出头的年纪,穿了一身八成新的象牙色莲花纹素色杭娟褙子,一条浅绿色的马面裙,身材修长,容颜俏丽,和厚亲热。风荷出生后不久,她就跟着学伺候,出嫁前一直是风荷身边头一份的大丫环,常常像姐姐一样照顾风荷。前几年年岁大了,放了出去,董夫人作主配给了半夏庄林管事的儿子林怀远,如今都有了一个两岁大的哥儿,风荷给取名叫做林良。

    风荷坐在西稍间的临窗大炕上,铺着水蓝色的坐垫,炕桌上一个针线簸箩,再无它物。两边高几对立,左边几上一个细长的水晶瓶,里边几支水竹青翠欲滴;右边紫砂盆里是一株名品兰花——春剑。这一摆设,立时使炎夏有了几分荫凉之意。这个房间本来就背阴,一到夏日凉快舒适,风荷每常爱在这里做针线、读书写字。

    她硬让着叶嬷嬷和叶舒坐到了炕桌对面,两人却不过,偏着身子坐了。

    “庄子里出息可好,怀远一家对你定是极好吧。”风荷抿嘴而笑。

    叶舒有些羞红了脸,低了头小声答话:“小姐又取笑我。不过庄子里今年出息很好,天气比往年更为炎热,咱们庄子里种了许多瓜果蔬菜,卖得极好,不出意外的话能有一千多两银子的进益呢。”

    “多亏你们费心照料,不然也不会有这么好的出息。这么热的天,不能苦了那些农人,回去每人赏两个西瓜,两斤石榴,外加五钱银子,年终结账的时候另外有赏。你们一家子的赏赐,我包管不会少了。”风荷没想到比她预想的还要好,不由弯了唇,眼角笑意更盛。

    半夏庄是董夫人的陪嫁,有整整五千亩的地,坐落在西山脚下,连着一大片山地和平原。以前一年只种两季小麦,收入平常。风荷五年前接手后,进行了很大一番改动,山丘下的地分别种了一千亩石榴、橘子和桃树,平原地块以种西瓜蔬菜为主,等入秋时西瓜蔬菜收下就种冬小麦。

    农人都是雇佣的青壮年,管吃住,一年再有三两银子,外加小麦五石,算得上不错的酬劳了。若是全种小麦,不但出息不大,而且人手多;现在种了果树,倒是省下不少人手。像今年这样的天气,谁不爱吃点新鲜瓜果,恰好京城附近种瓜果的委实少,到让风荷小赚了一笔。

    叶舒自然也是高兴,打趣着道:“小姐哪里在意这点小钱,把曲苑的缝隙扫一扫就够我们一家过一年了。”

    说得风荷和叶嬷嬷都是哈哈大笑。

    笑过之后,叶舒放低了声音:“小姐,那些长势好的葡萄树上有不少都熟透了,我今儿带了两箩筐过来,回头小姐或者留着自己吃或者送人都是好的。这会子还存在东边小耳房里,小姐要不要过去看看。”

    “哦,自然是要看看的,这可是今年头一茬呢。”风荷会意,笑着起身,在众人的簇拥下往有个小地窖的耳房走。

    除了她们三人,就是沉烟云碧服侍着进去,地上两个两人合抱大的箩筐,用青草盖得严严的,沉烟揭开,下边是一层灰色厚娟,左边箩筐满满得累着紫色晶莹的葡萄,右边箩筐赫然是个男人。

    他当即跳了出来,一扫之后就对风荷躬身行礼:“小的谭清见过大小姐。”

    风荷细细打量他,身子精壮,方脸,高鼻,浓眉大眼,精气神十足,一看就是个有功夫的人。而且不像一般武人的粗鲁样,见了几个女眷两颊有点红晕爬上来。风荷看着就有几分满意,不由笑道:“你跟了表哥几年,读过书不曾?”

    “小的三年前由大爷提拔到了身边服侍,之前在外院护卫了两年,小时候读过三年书。”风荷的声音圆润甜妹,使他顿时安定下来,毕恭毕敬回话。

    “很好,谭侍卫,要暂时委屈你住在这里,这屋的钥匙就我身边贴身的人才有,她们会借着来拿瓜果的机会给你送吃食,好在还有个小炕,回头让人给你送被褥过来。我这边等闲没有人来,你只要远远的保护我就好,小心些,别叫人发现,不到万不得已不要出手,明白了吗?”风荷眉梢轻扬,有一股说不出的威严和压力。

    谭清本以为是个没见过世面的小丫头,还有几分不乐意呢,这回发现这个大小姐可不是简单的角色,立马起了三分敬佩服气之心,答话的时候越发恭谨。

    风荷继续嘱咐了他几句府中人事,就留他先休息一会,带了人出去。没一刻钟,云碧带着浅草给他送了一床被褥过来,还有点饭菜。自此后,谭清就承担起了保护风荷的责任,他一般都隐藏在树上,风荷去哪里他一般都会跟着。董府内院都是些丫鬟婆子,谁会发现一个武功高强之人终日躲在树上呢?

    风荷留了叶嬷嬷和叶舒吃午饭,想着问她们:“后门进来时有没有人为难你们?”

    “没有,今儿守门的是青钿她娘,一见是我们立时放了进来,就是那个夏婆子有点不满,发了几句牢骚。我是每日都走的,她也没奈何。”叶嬷嬷笑着回答,她算是明白了当日小姐为何要选不起眼还有些瘦弱的青钿服侍,有她娘在后门上,她们进出方便不少。

    “夏婆子是不是杜姨娘房里双桃的姨妈,因着这点关系前年被选进来的?”眉心微蹙的时候她有一种孩子的纯真,不像那个事事清明的董家大小姐。

    “不是她还有谁,外头来的居然敢这般嚣张。”叶嬷嬷亦是不满,一个守门的都敢与她们过不去了。

    风荷吟吟浅笑,眼睛亮晶晶的,勾唇看着叶嬷嬷:“她既然这般得力,是不是该升升?”

    叶嬷嬷双眼一跳,当即明白,嬉笑着道:“小姐,奴婢回头送些新鲜葡萄去给王兴家的尝尝鲜?”

    “很是该如此。你与王妈妈交好,记得多带些啊。”风荷点头赞道。

    没几日,据说老太太小厨房里少了一个打杂的妈妈,那个夏婆子得到了高升。

    (本文物价参考《红楼梦》,刘姥姥家算中农,二十两银子是一年大致消费,那么雇佣的农人消费水平肯定比刘姥姥一家低些。三两银子和五石小麦,包吃住,算是不错的待遇了吧。一两银子若等于200人民币,1000两银子出息相当于20万,对于一个权贵之家的夫人而言只是笔中小数目吧。不过,亲们不要以现在农村的购买力与古代的比较,现代农村要花钱买东西的地方很多,古代几乎就是没有花钱的地方。)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