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中文 > 历史小说 > 嫡女策 > 第三十五章 整理库房(二更)
这日,风荷起了一个大早。为了便宜行动,她拣了一件玫瑰红的撒金纹荔色滚边短袄,配上葱绿盘金彩绣绵裙,她原就生得甜美,这样的新鲜颜色穿在她身上分外妩媚妖娆,脱了许多稚气。临出门时,又在外边披了银妆缎滚灰鼠毛荷叶短斗篷,袅袅婷婷的。

    请安的时候,太妃与她谈起小厨房之事,照太妃的意思是先不办,等到过完年再计议,如今先能着使唤太妃的小厨房。风荷明白太妃这是好意,她初来,对府里的人事还不甚清楚,厨房是最紧要的地方,混进了不干不净的人就麻烦了。不如慢慢访察,等有合适的人了再说,这是最好不过的。

    风荷笑着应下。

    从太妃那里请安回来,带了一大群仆妇,足有近二十个,都是王妃给的,听命她办差。

    领头的是个身穿棕黄色大袄的中年妇人,头发梳得光溜溜的,戴着一般仆妇不常戴的贵重首饰,衣衫也比旁人簇新些。尤其是她看风荷的样子颇为不喜,甚至有些轻蔑,一路上都不主动与风荷说话,不像另几个打头的说着奉承话。

    风荷留神打量了她一眼,徐娘半老,风韵犹存,满身矜傲之气一点都不像下人,雄赳赳气昂昂的。沉烟附耳与她低语:“少夫人,她是李三家的,柔姨娘的母亲。”沉烟平日不但沉稳,还招人敬重,很快就与府里不少丫鬟熟识了,早打听得这人的身份。

    李三家的几年前是太妃院里管浆洗的头,后来不知什么事就给换下来了,没有新的安排。她家男人管着王府外头的一家铺子,很有几分体面。当时,李三家的一心要把自己那个如花似玉的女儿送进府里当姨娘,却不得机遇。后来吟蓉被王妃挑到了身边服侍,一次杭天曜难得去王妃院里请安就遇见了她,几个月后王妃就把吟蓉送与了杭四。

    女儿成功当了姨娘,颇得杭四少宠爱,现在又有了身孕,这可是四少爷的长子啊,禁不得李三家的尾巴翘了起来,连风荷都不看在眼里。正室有什么用,不得宠一切都是假的。她如今不当值,只负责主子们出门的事宜。今儿去给王妃请安,撞到王妃挑人给四少夫人使唤,她当即就毛遂自荐了。

    官中的库房位于正院崇明堂的后身,很大一座跨院,计有三十来间房屋,俱是安置着素日不用的家具器皿。

    到了院门首,就有几个守护的婆子慌不迭迎上来,与风荷请安。

    中间的三间屋子空着,备着主子过来有个歇脚的地方。沉烟拾掇了一张黄花梨如意纹的方背椅,垫了松花绿的团花锦垫,才扶着风荷坐下。

    风荷抱着手炉,扫视了众人一圈,笑问:“大家都是府里的老人了,比我懂得多。母妃说过你们前几年就是一直办这事的,交给你们我自是放心。几位嫂子也说说,这么多东西,咱们先从那一步开始呢。”

    “这还不简单,比照着前两年的单子将年下要用的家具器皿收拾出来就好,不过一两日就完工了。”说话的正是李三家的,她从鼻子里轻哼,显见的很瞧不起风荷了。

    “哦,王婶子,你怎么看呢?”风荷转而去问站在后边没有说过话的一个老妇人,她大概有四十许了,穿着干净的赭石色棉袄,棕黄色棉裙,打扮的利落。

    被指名的王婶子一愣,她之前在针线房做活,不大在主子面前打脸。她家的也只是账房一个小小的先生,夫妻两人都是低调的人,在王府没什么份量,连带着唯一的女儿都只是后花园里一个洒扫的小丫头。

    难得有主子问她的意思,而且四少夫人嫁过来不过几日,居然就识得她叫得出她的名字,她难免有些激动,声音微微打颤:“奴婢以为,是不是要先把东西对下账单,看有没有什么出错的。不然一会翻得一团乱,真出了错也不好访察。”

    风荷边听边笑着点头,叶嬷嬷打听的人确实不错,为人忠厚老实,小心勤谨,是个能担事的。

    “王嫂子,这都是王妃拿过来的账单,能有什么错?你别是糊涂了。”李三家的很是不满,这么多东西一样样对过去,要多少时候,何况即便有错也是王妃作下的,她们何必干这样吃力不讨好的事。

    “我倒不这么以为。咱们都是受王妃之托,当然要把事情理清了,才不负王妃的看重。左右人多,也不怕耽误功夫,就先把器具与账单对一遍吧。”风荷眉梢轻扬,看着李三家的有些凌厉。

    李三家的心里暗骂,面上碍着主仆的名分不好轻举妄动,怏怏地应道:“既少夫人执意如此,奴婢们这就去。大家走吧。”

    立时,就有那几个追随李三家的人挪动脚步,剩下一些偷偷觑着风荷的神色,不敢胡为。

    风荷面色转冷,声音里裹着寒冰一般:“李婶子,你若是急切着完事,我也不拦你,请你自去便可。我的话还没有说完呢。”

    李三家的不想她会当即翻脸,到底不敢当着大家伙的面逆着她,闷闷不乐的立在原地。

    “李婶子、王婶子、吴嫂子、包嫂子,你们每人带三个妈妈,各自负责一面。李婶子专门查验绸缎布匹,王婶子只管食用器皿,吴嫂子负责摆设器具,包嫂子整理珠宝首饰。我身边几个丫头,都是识字的,让她们分别跟了你们去,正好帮着看看账本。”不是风荷信不过王妃,而是凡事小心些总没错,尤其是她领了这事,就是她的责任了,日后出了错最倒霉的也是她。

    除了李三家的,其他几个人都是诺诺相应。沉烟、云碧、云暮、含秋果然上前从风荷手中领了账本钥匙,分成四匹退了出去。只留叶嬷嬷和浅草芰香两个在跟前伺候。

    “嬷嬷,不是叫你留在家里吗,你怎么又来了。桐哥他媳妇还没出月,少不了人在身边照料。”叶桐之妻大半个月前生了一个小子,风荷要放叶嬷嬷的假,偏叶嬷嬷不放心她身边没个长者,日日都要来走一遭。

    她顺着风荷的手坐在了脚踏上,抿了嘴笑:“她娘家母亲来了,帮着照料几日。我知你事多,哪里能不来。”

    “你呀,真是的。梧哥儿他跟着桐哥去了茶铺了?可还做得惯?”叶氏一家都跟着风荷陪嫁,叶梧自然不在董家回事处了,风荷让他跟了他哥去铺子里学习生意,过段时间要把另一个陪嫁铺子交给他打理。因为董夫人不管事,她那铺子里一直没有合意的人,两个掌柜都是外头聘的,风荷有意让自己人慢慢接手。

    “少夫人别为他操心,不过个泥猴,到了哪里都是他的福气。”叶嬷嬷满脸是笑,小儿子伶俐调皮,很得她心意,随即想起四少爷之事,拉了风荷的手,低声劝道:“小姐,你是我看着长大的,没有人比我更了解你的性情。我知你不是那等容不得人的,何况小姐本就有傲气的资本。

    可四少爷总归是小姐的夫君,是小姐要依靠一生的人,嬷嬷希望你们俩能好好过日子。四少爷他虽有些不着调,但并没有外头传闻的那般不堪,小姐那日确有些过了,该给四少爷留点体面的,银屏一个小小的贱婢还怕收拾不了她吗?

    太妃娘娘一向看重四少爷,小姐不如放下身段,给四少爷陪个礼,和好了不是很好。这样闹下去于小姐没有好处,反会叫下人嚼舌根子。”

    自从昨日甩袖而去,杭天曜就没回来过。叶嬷嬷是大家族里生存的人,什么男女情爱之类的都是不信的,只信自己的手腕,信权势钱财。她就担心风荷性子倔,不肯服软,杭四少的支持是风荷在杭家最好的靠山啊。

    “嬷嬷,我懂。只我若坐视不理,不知有多少丫鬟有样学样,一个个欺到我头上来。你也不用担心,爷不是那种人,嬷嬷觉得,银屏比得上柔姨娘?还是比得上媚姨娘?”风荷当然明白叶嬷嬷的顾虑,那没有错,可惜大家都错误估计了杭四少,以为他是个眼里只有美色的人。

    叶嬷嬷一想,也是这话,银屏生得再好还能及得上小姐不成,姑爷不是没有斥责小姐吗?如此,她也就不再相劝,小姐向来都有自己的主意。

    到午饭时候,风荷命众人先停了,吃了午饭继续。

    沉烟悄悄回报说有一副夏奎的《西湖柳霆图》应该是假的,倒不是沉烟还懂鉴赏古画,只因她在风荷的陪嫁里看到过一副一模一样的画,就仔细瞧了瞧。云暮检视绸缎,有好些放得太久,又没有好生保养,都发霉了。还有一对汝窑天青釉的梅瓶上有裂缝,其他倒是没什么问题。

    这些,杭家的主子们是否知情,风荷还拿不定主意,但她可不会替她们隐藏,回头弄成了自己的错。

    大伙人忙到近酉时,总算把所有库房藏品清点了一遍,风荷让大伙散了,明日辰时正再来。

    ------题外话------

    二更啦。为什么最近收藏涨得这么慢,有木有?亲们,很快就要进入高潮了哦。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