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中文 > 历史小说 > 嫡女策 > 第四十六章 杀鸡儆猴
李三一家俱是府里的家生子,那是生死都由主子一句话的,不需报官,何况此事无论如何都是家丑,传出去对王府的声誉也不好。

    太妃的目光扫过所有人,终于停留在王妃身上:“媳妇,此事你以为应该怎生处置呢?”

    当太妃的目光扫过袁氏的时候,袁氏没来由的轻轻一颤,凉意漫上全身。她暗啐自己:又不是自己指使李三一家的,怕什么,再说自己也没本事指使得动王妃手底下的人呢。会不会是那个老巫婆干的,不然她为何对此事那么在意,要真是她那倒好了,自己也算拿住她一个把柄,看她还敢整日对自己呼来喝去的不。

    王妃看了晕迷的李三家的一眼,斟酌了半晌,方道:“一个奴才就敢对王府的财产下手,还要陷害主子,这样的人咱们府里绝难容她。依媳妇看来,需得杖毙了她,方能叫下人们心里有个成算,看日后谁还敢为着一丁点小利不顾王府大局。”

    说话之时,王妃的声音不大却异常缓慢,每一个字都如一把重锤击打在李三的胸口,闷得他喘不过气来,他不是不知道自己一家罪孽深重。他也清楚王妃这样做就是要给身边人点颜色看看,他们是王妃的人,背着主子做出火烧库房一事,那就是背主啊,王妃是不会放过他们的。

    太妃沉吟不语,她在等。

    “但这件事到底牵涉到老四媳妇,媳妇看来不如问问老四媳妇的意思?”王妃之前的阴郁之气一扫而空,竟是带了笑颜。

    “你说得也是。老四媳妇,你看该怎么办?”王府之事,一向是太妃王妃拿主意,何时容得旁人议论了。风荷只是个刚过门的小辈媳妇,可太妃王妃似乎不顾忌,竟真的问她的想法。

    这是试探,风荷心知肚明。如果她认定要重罚李三一家,那么他们要恨也是恨她,柔姨娘一定会把所有的恨意都撒到她身上,人家可没那个胆子与王妃作对,自己是最好的替死鬼。如果她为李三一家求情,下人们要怎么看,王爷他们要怎么看,她就是个软弱好欺负的,冲着这一点她也就失去了执掌王府的机会。

    她不是要权势,而是她不能不为杭天曜着想,有个懦弱的主母,离世子之位就更遥远了,她不能因着自己而连累他。而且,她也不是心软之人,以德报怨,那以何报德,她没有那样崇高的思想境界。人敬她一尺她敬人一丈,人欺她一尺她双倍奉还。

    太妃的用意好猜很多,就是要看看她的心够不够狠,不够狠心的人是无法在这个狼窝里生存下去的。

    杭天曜一直望着她,他也想看看真正的她,有没有资格与他并肩而立。

    风荷亭亭玉立,回长辈的话当然不敢坐着,她淡淡笑着,温柔而又清雅,只是说出来的话似刀子一般,叫人怀疑是不是她说的。

    “祖母,母妃,咱们王府自有王府的规矩,媳妇不应僭越。但既然祖母和母妃相询,那媳妇也就逾越了。仅火烧库房一事,李三一家就难逃杖毙的结果。不过,此事多半是李三家的所为,李三只是从犯且认罪态度较好。咱们府里一向以仁孝服人,大节之前,不该杀戮过多。

    所以,媳妇以为,李三家的杖毙不冤了她。李三杖责一百,李家其余人杖十,同卖到漠北一带为苦力奴。财物没收,充入王府库房。

    虽然李三一家所为是为了柔姨娘,但念在柔姨娘不知情又怀有王府子嗣的情况下,媳妇恳求祖母母妃就饶她一命吧,不如将她禁足几月。这也是为了她好,以免她伤心过度做出什么事来。那时反倒背了祖母母妃一片好心。”

    众人越听越心惊,这个四少夫人真不好糊弄呢,别看她说得轻轻巧巧,却是话中有话,还堵住了为李三一家求情的嘴。王妃之前只说杖毙李三家的,却没说李家其他人怎么责罚,而四少夫人钻了这个空子,将杖毙李三一家说成了王妃的意思。而听她的意思好似在为李家求情,实际上反而把李家的责罚加重了,连柔姨娘都没有放过。偏她每每说得,彷佛都是顾虑着柔姨娘,柔姨娘是不是还得感激她不杀之恩?

    太妃静静听着,脸上不断露出笑容,显然很满意。不但明白还是个果断的,丝毫没有妇人之仁,但也没有太过狠辣,甚至比照着王府的规矩轻了一点点。当然,轻不轻的根本无所谓了,都到这份上了少打几杖或是卖得近一些还有什么意思嘛。

    贺氏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风荷,弟妹这么柔柔弱弱的女子,下手竟是这么狠,一条生路都没有给人留。她动了动唇,站出来细声细气的劝道:“祖母,母妃,会不会太重了些?”

    大家都知道贺氏是个敦厚老实心软的,她出来求情早在大家意料之中,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对劲。

    太妃摇头叹道:“老三媳妇,你心地善良那是好的。只是这样的奴才今日容了他,府里就别想再有安宁了,明儿烧得就不是库房而是我的院子了。你不用再劝,一切按你弟妹的意思料理,这已是厚待他们了。”

    贺氏脸白了白,终究不敢多说,退到了杭天瑾身后,只是脸上仍有不忍之态,众人也不理论。

    “母妃,柔姨娘有了老四的孩子,若她一伤之下有个好歹可怎么办?不如还是缓缓比较好。”大姑奶奶一向是个狠辣的主,今儿倒是难得,不顾太妃的反对为柔姨娘求起情来,稀罕呢。

    “不过一个姨娘而已,庶出的孩子有什么打紧?咱们老四娶了媳妇,还愁没有嫡子嫡孙?这次要不敲打敲打她们,人人都仗着怀了我们杭家的骨肉无法无天起来,王府还有宁日吗?何况,老四媳妇也是为了她好,让她安心将养身子,免得被人撺掇着弄出什么幺蛾子,那才是自寻死路呢。”太妃根本不给情面,一个妾室一个庶出的孩子也想拿捏她,真是想得太简单了。

    如此一来,再无人敢相劝,不然反显得矫情了。

    太妃当场杖毙了李三家的,李三家的尸体被拖了下去,柔姨娘才赶到,哭得撕心裂肺,要为她父亲及兄弟姐妹求情。

    她并不向太妃王妃求情,只是哭着扑到风荷脚下,她的手还没有够到风荷的衣角,沉烟已经使眼色让几个小丫头拦住了她,不能让她碰到小姐。

    柔姨娘先是一愣,继而大哭起来:“少夫人,贱妾知道错了,贱妾不该惹得少夫人生气,求少夫人饶了贱妾家人吧。贱妾以后再也不敢了。”她的话里有歧义,叫人听着好像是风荷嫉妒她是以才会重罚李三一家的。

    “请柔姨娘回房好生伺候着。”风荷轻轻抛出一句,根本不接她前头的话。贱妾?真是笑话,平时怎么不听你这么自称,这回瞅着大家都在的空当,就把自己弄得无比可怜,我还真就不吃你这套了。

    “少爷,贱妾求求您了,求您劝劝少夫人吧。”柔姨娘见风荷那里讨不到便宜,只得转而去求杭天曜,不管怎么样至少也得离间了两人。

    “够了,少夫人的话你们没听懂吗?”太妃最见不得女子狐媚祸主了,尤其是当着自己的面,眼里根本没有自己,这样以下犯上的奴才,不是看在她肚子里那块肉的份上早一块处置了。

    几个跟着来的丫头婆子吓得战战兢兢,连拖带劝的把柔姨娘弄了下去。院子里还不停传来柔姨娘的哭求声,杭天曜站着一动不动,面无表情。

    杭天瑾不由多看了他几眼,不是人都说四弟极宠爱这位柔姨娘吗?

    这一闹,已近晚饭时辰,众人伺候着太妃回了房,一起用了晚饭,才分头散去。大姑奶奶和表小姐没有回府,留宿在了王府里。

    对李三一家的处置,倒是让王府里安静了不少,下人们行事比起之前更觉小心了些,几个暗地里有心思的人都缓了下来。

    ------题外话------

    呵呵,原来那三朵鲜花是丶沫槿撒的,谢谢哦,抱走。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