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中文 > 灵异推理 > 末日乐园 > 687 朝上空进发!
    687 朝上空进发!

    【现在只有一千字,进度还不如昨天。你们该睡的睡吧。我最近有点想去打个肉毒诶,有打过的姑娘么?分享一下心得?】

    寂静如死的公路上,没有了鸟叫、没有了车声,只有偶尔一阵风,吹得没关严的车门来回直晃。越发浓烈的阳光,仿佛要烫死每一个胆敢活着的生物似的,洒下了热辣得致命的温度。

    从不远处昏暗幽深的隧道里,隐约响起了踢踢踏踏的脚步声,有一行人逐渐地走近了。

    一个戴着贝雷帽的年轻男人当先走出了隧道口,红唇弯弯的,笑容很愉悦。他身裁轻盈,四肢修长,腰几乎可以称得上为纤细,虽然不够男性化,看起来却很灵巧——可是走起路来,却透着一股说不出来的别扭劲儿。

    林三酒几人跟在他身后,像囚犯一样,正被十来个打扮得一模一样的贝雷帽男人押着走在中间。

    虽然双手没有被绑起来,但是见识过了贝雷帽手里的武器以后,谁也没起要跟十多个人硬抗的心思,大家都走得很老实。

    “你们为什么要去海关仓库。”

    前面的贝雷帽没有回头,只是突然问了一句。

    林三酒根本不想说话。

    “因为海关仓库里,可能有很多进口食品……城市里没有能吃的食物,我们已经两天没吃过东西了。”胡常在答道。

    贝雷帽似乎“唔”了一声,随即不吭声了。

    “……我们能不能休息一天,到晚上再出发?如果在太阳光下一直行走的话,很危险。”胡常在鼓起勇气小心地问了一句。

    “没关系我们不怕。”

    胡常在一噎,求助似的看了一眼林三酒,随即靠近两步,低声地问道:“小酒,你觉不觉得……他们走路有点奇怪?”

    岂止是奇怪。

    林三酒长这么大,还是头一次见到有人是这样走路的——脚尖踮着,后脚跟抬在半空,走路时同手同脚——这些都不说了,最古怪的地方是他们走路时关节都不打弯,直直地迈腿、收腿,透着一种不自然的僵硬,真让人奇怪他们怎么还没摔倒。可从刚才射杀朱美的行动来看,他们的关节不是不能弯曲……

    想到朱美,林三酒的心立刻像蒙上了一层灰似的,黯然了。

    在灼热的日光下,贝雷帽们不但没有摔倒,反而走得还很快——一直匀速地向前走了三个小时以后,几人还真有些撑不住了。在饿了两天以后,被这些怪人押着在阳光底下走了这么远,叫兔子第一个闹起了脾气——它猛地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喊了一声:“累死我了!老子走不动了,不走了,随便你们打死我好了,快点动手!”

    话虽然说得视死如归,但瞧它四爪抓地,背毛直竖,显然已经准备好跳跃躲闪了。

    走在最后方的贝雷帽们似乎没想到它突然不走了,一时措手不及,差点被绊倒几个——正当林三酒冷汗都快下来了的时候,没想到其中一个贝雷帽却放下了枪管,伸手抓住了棕毛兔,将它托在了手里,随即又迈开了步子。

    阳光下,兔子身上的一个个粉色小胡萝卜看起来清晰极了,正是来自于【乌苏毒】的花纹——三人一兔互相看看,都傻住了。

    糟了!

    这个抱着兔子的人一死,想必会被认为是他们做出的反抗,到时候真打起来,己方这几个又累又虚的人怎么办?

    【乌苏毒】发作得很快,在皮肤接触后的第6秒,被感染的人就会流血而死;就算兔子现在马上跳下来也晚了。

    “咦?”然而胡常在走了两步后,忽然低低地讶异了一声。“怎么……怎么那人没事?”

    六秒钟早已过了,可那个抱着兔子的人没有半点异样,依然健步如飞。

    棕毛兔愣了愣,抬头看了看同伴,随即有点郁闷地拉下一只耳朵。它用爪子压着耳朵上的金属环,悄声问道:“咱们不会被点先生给耍了吧?”

    【哥特装之黑金耳环】

    介绍:身为哥特装四件套之一,具有“传音入密”的功能。用手按住该耳环时,能够将声音传至心中所想的目标的耳朵里,而不被外人听见,称得上是说情话、讲坏话、考试作弊……等场合利器。不过条件是目标本人必须曾经摸过这只耳环,且距离不能超过500米。

    【哥特套装】是从游戏里赢回来的八件特殊物品中的第一件——当初从副本一出来,几人就轮流把这只耳环摸了一遍,今天果然派上了用场。

    兔子这话一说,其余几人有点吃不准了。在副本结束后的这一个月里,日子平静,他们都没有在别人身上试验过【乌苏毒】。

    “不会吧?”林三酒心里也有点没底,她没有耳环这么方便的道具,因此只好压低声音回应道:“也许是你的兔毛把皮肤遮住了,所以不算是直接接触?”

    “有可能。”海天青也简短地参与了讨论,“露出皮肤的话,那人说不定早中毒了。”

    “那老子总不能突然开始剃毛啊!”兔子非常不满:“何况我的毛还这么漂亮!剃秃一块多难看!”

    林三酒看了看走在前方的贝雷帽,他背影挺得笔直,似乎对身后的对话一无所知。她狐疑地与同伴交换了一个目光,紧赶了两步上前叫了一声:“哎——”

    一边说,一边好像不经意似的,伸手去碰他露在短袖外面的手臂。

    虽然是短短的一瞬间,林三酒全身的汗毛也已都站起来了,生怕贝雷帽一个不高兴,回头就是一枪;就在她肌肉紧绷,随时准备好跳开时,手指却毫无阻滞地碰到了他的皮肤。

    凉凉的,有点硬,非常光滑。

    “不要随便碰我你有什么事。”贝雷帽仍然没有回头。

    看来除了堕落种,这些贝雷帽倒也不会随便杀人——林三酒松了口气,在心里默默地数着秒。六秒钟一眨眼就过去了,贝雷帽又问了一次:“你到底有什么事怎么不说话。”

    平淡得如同电子声一样的语调,也听不出来他是不是不耐烦了——只是可以肯定的是,【乌苏毒】根本没有发作。随即,兔子的声音传进了耳里:“看吧,根本不是老子毛的事!”

    大概是不见回应,贝雷帽慢慢转过头,眼珠仍然在眼眶正中央,呆滞无光:“你说话。”

    要是再不说话,可能会有麻烦——林三酒忙找了个话头:“……那个,你们到底想要我们怎么样?”

    “到时你就知道了。”又是同样的回答。

    她不甘心地说:“我们体力真的透支了,不管你们目的是什么,但总需要我们活着吧?再这样下去,我们都要撑不住了,让我们休息到晚上再继续出发吧。”

    虽然这话有些言过其实,但没想到贝雷帽沉吟了几秒,忽然停了脚,平平地应道:“好吧你们可以原地休息到晚上但是不要想逃跑。”

    几人一听,不由都松了口气。

    身后的贝雷帽们听见这话,也都纷纷停了下来,站成一个包围圈,将几人围拢在中央。虽然【乌苏毒】没有在贝雷帽身上发作,但现在谁也不敢肯定究竟是不是被点先生耍了,仍然像以往一样,各自找了一辆车坐了进去。

    贝雷帽们看起来没有一丝要进车休息的意思,仍然笔挺地站着,纹丝不动。让人奇怪的是,即使是在站立的时候,他们的脚尖仍然是踮着的。

    不累吗?

    林三酒的目光从他们的脚上一划而过,浮起了个诧异的念头。

    两天水米没打牙,今天又经历了过山车一样的情绪起伏,她才一坐进车里,立时觉得从骨头里渗出了疲意。海关仓库不远了,她一想到怪人们莫测的意图,心就缩紧了;加上朱美的死,像一块巨石一样压在心上,叫她几乎喘不过气来。

    等了一会儿不见异动,林三酒手心里无声无息地多出了一个白色的布偶娃娃。布偶娃娃很简陋,用皮绳和白布扎出了一个头,画上了五官,身子却还是一块布。林三酒将布偶往车顶上一拍,布偶立刻自动挂住了,在半空中晃晃悠悠地,脸却始终朝着车外。

    【防卫版晴天娃娃】

    介绍:只能在有“顶”的地方使用。挂在屋顶或天花板上后,该晴天娃娃会自动执行守卫功能,辨认潜在的危险来源,在方圆30米内出现敌情时第一时间发出警报。真人发声、节省电源、感应灵敏,一节7号电池可以持续500小时,为海马宝宝儿童玩具公司最新出品。

    这是在游戏中赢回来的八件特殊物品中的第二件,虽然是个玩具,但却意外地在此时派上了用场。

    盯着日光下一动不动的贝雷帽们——现在林三酒已经根本分不清是哪一个杀了朱美——她焦虑的神经终于被无边的黑暗所征服,慢慢闭上了眼睛。强盛的日光透过眼皮,投下了橘红色的光影,她就在这光影里、抱着满腹的心事,缓缓地睡着了。

    都来读阅读网址:m.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