耳朵中文

字:
关灯 护眼
耳朵中文 > 波澜起 > 第二卷 不平之处且放声 第四十二章 风雪夜归人

第二卷 不平之处且放声 第四十二章 风雪夜归人

  第二卷 不平之处且放声 第四十二章 风雪夜归人 (第2/2页)
  
  白日里一场酣畅淋漓的出城围猎,也不能使她心情有半分美丽,已不复少女的白裘女子,双腿蜷缩交叠,慵懒的斜靠在花梨木雕花团椅上,拖着美腮,怔怔出神,一圈镶嵌着上等羊脂玉的貂覆额,让她原本光洁的额头更显得雍容华贵。
  
  是谁让这般女子,独守空房?是谁让如此丽人夜夜难眠?是谁让花样年华的女子在年复一年的春花秋月里,枯望东南,孑孑独立?
  
  马鞭飞旋在高高的山岗
  
  你的心胸像大地般宽广
  
  追着太阳的哥哥哟为什么还不肯回望
  
  漫山的牛羊都在哀伤
  
  思念装满空空的毡帐
  
  赶着白云哥哥哟你可曾记得家乡
  
  黄沙万里,长不过思念的辫梢
  
  大漠千里,容不下你背影的沧桑
  
  心爱的哥哥哟
  
  你可曾听到百灵鸟的歌唱
  
  你可曾闻到马奶酒的芬芳
  
  你可曾想起
  
  在那个遥远的地方
  
  还有一个姑娘
  
  已经
  
  站成了一棵胡杨
  
  钟离海不知从哪里摸来一葫芦酒,正倚着房顶檐角,望着天空明月朗星,不知在想些什么,刺骨的寒风对于他这样的大宗师,并不能产生丝毫的冷意,但他的唇角偏偏浮出一道寒意。
  
  “出来吧!”眼神并未有半点波动的他,随意的喊了一句。
  
  青袍旱獭皮披风的老者从墙角慢慢走了出来:“大海!回来怎么也不说一声?就算不到王府,去老朽哪里也有热乎的马奶酒,何至于此嘛?”
  
  “乌大叔,我现在心情不好,别逼我出手,没轻没重的您那一把老骨头,还不够我啃一根羊肋条的功夫。”钟离海并没有准备给老人半分面子。
  
  “大海,如今整个哈罕城恐怕只有我一个人知道你回来了!”老人眉头一皱。
  
  “呵呵,唬我?你可曾听说那位武夫无敌的吕彦超说过一句话‘当世高手便是齐聚,又能奈我何?’,换作六年前,我也认为多半是吹得一手好牛,可六年游历,让我明白,吕前辈此言并无半点水分,而今日的钟离海也有此心境,半分不差。”
  
  “你!”老人狠狠的跺了一下脚。
  
  “乌大叔,念你多年来是真心照顾春诗,倒不好与你计较,你见过人间多少得意,失意,见过多少欢喜,悲伤?哪来的资格来评判是非对错?我钟离海曾经准备和他们讲道理的时候,可有人愿意与我讲道理?如今,倒没什么道理可讲了。呵呵,算了呗!我欲醉眠君且去,去休,去休,否则莫怪我言之不预。”
  
  老者望着屋顶这位曾经是落拓江湖载酒行,如今已是风雨随心已归真的武道大宗师,眼神之中有怜爱,有愤懑,有伤心,亦有一份说不得的苦衷。
  
  佝偻着身躯,转身慢慢离去,消失在墙角的阴影中,就如数十年来一样。
  
  “百川东流润天涯,一叶春诗归大海。”老人喃喃自语。
  
  这边钟离海以无敌之姿,只身入哈罕,不曾出拳便引来的金帐狼令,菩萨法旨,风刀山的的摇旗,就连根本不想在这趟浑水里沾一点水滴的鹰眼大头领耶律识也不得不亲身前往哈罕城,曾经被称为一座哈罕半北沧的雄城,被一个人压的死死不能翻身,这本就是匪夷所思的不讲理,可偏偏这一次,几乎所有人都站在了不讲理的这个人身边。
  
  有人悲,有人喜,有人悲喜交加。
  
  没关系,金帐狼令中不曾夹杂秦师的来信,钟离海出手就灭了哈罕十九族中的四家,金顶山法旨降下,又是两大家族灰飞烟灭,风刀山只负责外围和事后抹除痕迹,而早已到达城外的耶律识却在城门外整整滞留了三天,眼睁睁的看着成内血流成河。
  
  天象境界本来就是暗合天人感应,大肆屠戮有伤天和,所以大多武道修为到了这个境界的大宗师,总是会控制自己的出手,从来没有人用过这么凶残的手法,可见钟离海心结如此之重。
  
  直到第六天,与金帐狼令一起出发的秦师手书才姗姗来迟,可是这短短的几十个字也似乎并非是哈罕城翘首以盼的救命符。
  
  “雪霜雨露有罪,春风扑面无心;是非何须评定,大道已在心中。大海,春暖三月之前,无须自缚手脚。秦休。”
  
  钟离海放声大笑,哈罕城如同雷震。
  
  夜里,耶律识悄然入城,与十二族族主连夜密谈。
  
  次日,钟离海一人一驼自南门来,又自南门出。
  
  大雪漫天,两行足迹蹄印相伴而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灌篮之正午阳光 每天喜欢你多一点 重生成妖 三寸人间 大明嫡子 修罗天尊 异界仙旅 踏剑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