耳朵中文

字:
关灯 护眼
耳朵中文 > 波澜起 > 楔子 第八章 菩萨心肠

楔子 第八章 菩萨心肠

  楔子 第八章 菩萨心肠 (第1/2页)
  
  第八章 菩萨心肠
  
  庆城有四大美人,樊楼凌扶摇,刘伶居高淼淼,郡守府过轻烟,加上几乎足不出户,偶尔才能惊鸿一瞥的李惊弦。
  
  这四大美人不仅仅是说人美,而且各自有各自身后的背景,樊楼是长安樊楼的分部,手眼通天;刘伶居的老板是凉州大将军的弟弟,过轻烟是庆城郡守曹坦之的小妾,而最为神秘的李惊弦更是诡异莫测,单门独院的李府,据说连侍女仆人都没几个,但别说城内的纨绔子弟,就单单说将门弟子就不知道被丢出来过多少回,丢出来都是好的,有几个想夜半偷香的,清晨被扒了衣裤五花大绑在门口拴马桩上,一晾就是一整天,家里也有不忿的,纠集人马在府门吵吵嚷嚷,门口的管家也不阻止,只是在十步之外画了一条线,淡淡的说一句:越线者,杀!
  
  也有不信的,都不是一箭的事,而是一阵连弩,射成刺猬,好像就怕射不死射不绝,而事后无论是衙门,还是军营里来人,管家只是亮出一个黑铁牌子,任由他们拿去给上官交代,郡守府,将军府的主人们哪个不是一溜小跑,满头大汗的只身入府来交待,可无论是四品的文官还是三品的武将,李府的管家都只是送到门口,连六层的台阶都惜步。出来的人,都战战兢兢,惜字如金。
  
  四年前来到庆城的李府,就是这样一个古怪的存在,几乎不怎么和人打交道,但身在庆城,没有人能忽视这座院子的存在。
  
  然而就在这一年春末夏初,一辆马车打破了平静,车上下来两条血葫芦和一个银发老道士,院子里一夜灯火通明,那块黑铁牌子被送到郡守府,驻军大营,全城都几乎动了起来,南大街宵禁之后,驻军一个千人队把李府围了个严严实实,一辆辆马车带着将军府,郡守府的手令进进出出,有人从门缝里瞧见,好像有松鹤堂,妙手居的大夫。
  
  直到第二天辰时,两辆黑色马车由后门进了李宅,不多一会儿,南大街的军爷们才陆续撤了出来。
  
  庆城的老百姓立即对四大美人的排名又有了重新的排序,李惊弦独占鳌头,这一次已经是板上钉钉。
  
  转眼已是五月,北疆最舒服的月份,阳光温暖的洒在额头,大地渐绿,恼人的大黄风变成了打着卷儿的轻柔小风,偶尔几场小雨,也不再阴冷,滴滴答答的打在身上,甚是舒服,压住这块黄土地上的烟尘,连空气都变得让鼻端更加舒爽。
  
  整个庆城如同这个季节和天气一样,变得活跃起来,大量的商人又一次踩着点儿涌进南大门,柳巷的姹紫嫣红吸引着天南海北和庆城原住民,也把大量的金子,银子吸了过来。
  
  一个阳光明媚的清晨,南大街李宅的大门悄然打开,所有人屏住呼吸,期盼着终于能够一睹,那个排名榜首的白衣丽人绝世容姿时,却走出来两个男人。
  
  一个少年郎,相貌算不得十分俊美,却十分耐看,眉目狭长,鼻直唇薄,嘴角挂着一丝邪笑,背脊挺直,双手却像集市上市侩的商人一样拢在袖中,另一个略比少年郎年岁大些,相貌平常,看起来有些憨厚,背阔腰圆,仔细看左袖飘飘,却独臂之人。
  
  两人一路嘀嘀咕咕,也不知道说些什么,偶尔少年郎激动的耍几个把式,憨厚的的男子被踢到屁股,也不生气,倒先出一副于面容不相称的猥琐,少年郎就会唉声叹气,嘴里嘟囔着:“武林绝学叶底偷桃要失传了,不应该啊!不应该!”这个时候憨厚男子眉间就会闪出些淡淡的忧伤。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灌篮之正午阳光 每天喜欢你多一点 重生成妖 三寸人间 大明嫡子 修罗天尊 异界仙旅 踏剑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