耳朵中文

字:
关灯 护眼
耳朵中文 > 波澜起 > 楔子 第十三章 江湖之上说江湖

楔子 第十三章 江湖之上说江湖

  楔子 第十三章 江湖之上说江湖 (第1/2页)
  
  第十二章 江湖之上说江湖
  
  在李惊澜和老神仙两道身影消失在地平线之后,城头的李惊弦打开手中快马加鞭传到千里之外,又被飞鸽传书传回庆城的那张薄薄的信笺。
  
  “家国天下,家在前!”
  
  四岁,老爹莫名失踪,老娘拖着产后虚弱的身子,在酒馆帮厨,是她嘴对嘴一口一口米汤,把襁褓中的弟弟喂大,最好不相见,便可不相欠;七岁,剑胎初成,脆弱的身体却几乎被撕的粉碎,一百零八窍穴内剑气肆意纵荡,那种痛,痛的死去活来,眼看就要活不成了,是那个三年不语,只会咿咿呀呀的弟弟,用胖乎乎的柔软的臂膊环住她欲裂的头颅,怒目圆睁的说了一句:“听话,不许欺负我姐!”,体内一百零八道剑气,神奇合一,妥妥帖帖的归于丹田,一柄温润如玉的圆满剑胎在气海里浮浮沉沉,最好不相伴,便可不相弃;九岁,不靠谱的老爹第二次起复,就冒天下之大不韪,将番邦进贡来的一朵千年雪莲截了下来,给她补全体魄,自己却跪在宫门等死,不料,家中陡变,惊澜被不知来路的黑衣人一掌击中胸前,一朵雪莲救不了两个孤苦无依的孩子,她毫不犹豫的将雪莲连哄带骗的塞进弟弟的嘴巴,最好不相惜,便可不相依;十七岁,四王之乱,淮安王左右摇摆,借谶语:弹指惊弦安天下,莫使中原起刀兵。请天子指天生剑坯为妃,不靠谱的老爹居然答应了,十三岁的惊澜,举刀追着那个圆滚滚的老爹满院子跑,可那胖老爹再怎么锉,也算是一品高手,他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娃娃,怎么能追的上,那一天,李惊弦认了命,李惊澜从了军,指天画地的与胖老爹断绝父子关系,誓要马踏淮南,那一天胖老爹由暗转明,拜镇远将军,一路向南逢城破城,遇寨灭寨,一路杀到淮南王府,亲手斩下淮南王满门三百零一口头颅,浑身是血的李云道,拎起淮南王世子周安玉那一颗,狞笑着说道:“啧啧,长的比惊澜俊俏有个卵用,害的老子的儿子不认老子,老子不杀你杀谁?”那一天惊弦知道老爹从来都不怂,最好不相负,便可不相误。
  
  信笺死命的捂在胸口。
  
  家国天下,家在前,那个家,有一大半是他和她,以前都是她挡在前面,这一次,他挡在了前面。
  
  “姐,那花真甜,我实在没忍住。该给你留一点的!”
  
  “回头娘给我的那十五文钱,我都买糖葫芦给姐姐,好不好?”
  
  “姐,你喝了这碗血就不疼了,既然神药都化在我身体里了,那我的血就是宝血,一碗不够,两碗,我多喝红糖水,总能匀出来。”
  
  “姐,总有一天我要当大将军,谁敢再欺负你,我就平了他!”
  
  “姐…….”
  
  城头白衣如仙,女子泪眼模糊。
  
  之所以没有接受李府的马匹,马车,而选择了步行千里,老神仙自然有他的道理,一个是自知时日无多,恐怕这次回山就是只有上山没有下山,大好河山骑驴瞧,如今是看一眼少一眼;另一个是李惊澜也需要走这一趟,老神仙对这个硬生生从老秀才手里挖来的闭门弟子其实很在意,当今天下三教并立,各有所执,但对气运之说却是尽皆认可的,就如惊弦剑胎初成大放光明欲破体而出之时,惊澜的一句“听话。”剑气大敛,便有一语成谶的气象,龙虎山千年以降,有几个能在稚童之时做到?真没几个,这就是身负大气运,穷酸老秀才真能被李云道算计?才怪!说道锱铢必争他儒家才是鼻祖,若老穷酸不是看出点什么,别看李云道也算是智计百出,但比起年逾百岁的老狐狸,他连小狐狸都算不上,真以为当初在李府仙人抚顶,没看出点什么来?所谓心有所执里,有多少是老穷酸以一缕“正气”为契机,埋下的伏线?若不是丢了几十次铜钱,反复推算,对李惊澜的大道并无半点损害,反而会在不断与玉皇灵飞经砥砺,一刚一柔,恰合阴阳之道,一点点磨去他心中的那股戾气,竟是大有裨益,这才放心。否则,老神仙就算拼着再折一年的阳寿,也要把老穷酸的这记暗手打断,百年的交情,能比得上一个千年难遇的弟子?再说,也得对得起李惊澜当初所说的五个字“天地君亲师”。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灌篮之正午阳光 每天喜欢你多一点 重生成妖 三寸人间 大明嫡子 修罗天尊 异界仙旅 踏剑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