耳朵中文

字:
关灯 护眼
耳朵中文 > 波澜起 > 第一卷 少年春衫正当时 第二章 变生肘腋

第一卷 少年春衫正当时 第二章 变生肘腋

  第一卷 少年春衫正当时 第二章 变生肘腋 (第1/2页)
  
  第二章 变生肘腋
  
  玉皇楼上十二重,一重一个小境界三重一个大境界,分别对应二品,金刚,指玄,天象,到了陆地神仙境,就是山外青山楼外楼,站在楼外看风景。张宗熙在仙人抚顶之时,就知道李惊澜其实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千年雪莲哪里只是疗伤救命那么简单,只是李云道不愿,李惊弦不肯,老穷酸又不能,这才让好一棵大白菜让猪拱了。
  
  也就是说李惊澜身怀宝山不自知,犹如池塘种金莲,金莲已种,却从来没有人给池塘里注水,李惊澜年方十五血气方刚,又在军中打熬,周身血气充盈却误导引之法,当初老神仙一指,并不是传说中的灌顶传功,而是行的龙虎山正宗内功玉皇楼的导引之法,将他体内一百零八窍穴中的气机牵引,一丝一缕,归于丹田气海,给干涸的池塘注满水,六百里路,日升月落,云沉星起,不过是缓缓散尽皮肉之间的血气,内化于神,便成就了如今金池金莲生,血,气,体魄真正的合一,气行血肉,血贯内外,所谓提气闭穴体如钢,呼出龙虎日月长。
  
  市井之中,小宗师境也算一方豪强了,可江湖之上,小宗师境才只是入门,但跨过跨不过这个门槛儿,却是修行的敲门砖,再就是,怎么跨,跨怎样的门槛儿,这都是机缘气运。
  
  内种金莲,外筑高楼,玄之又玄。
  
  过了襄樊,张宝熙突然停在一个小镇,也不在道观里挂单,随便寻了户乐善人家就住了下来。然后老道士就躲在屋子里打起卦来,一连几日,都是如此。
  
  李惊澜的日子就更苦了,不仅要养活自己,还的养活师傅。每日里喂马,劈柴,在码头上扛活儿,然后换了铜钱,买米,买菜,做饭。就没有闲着的时候。
  
  李惊澜除了发狠入了军营,其实没受过什么苦,最苦的时候他还小,那个时候是娘苦,姐姐苦,但是他都看在眼里了啊!所以他觉得这就是天经地义,这天底下,没有谁是应该干嘛不该干嘛,轮到谁干嘛,就干嘛,能干嘛,就干嘛!
  
  老秀才不是还有一句话叫:有事,弟子服其劳么?这就是了。
  
  就这么过了七八天,老道士终于满眼通红的走出屋子,不顾一脸的萎靡,对李惊澜说了两个字“马上上山!”
  
  师徒俩也没什么收拾的,说走就走,老道士张宝熙一反前半程慢慢悠悠的样子,甚至从哪里弄来两匹驽马,一副快马加鞭的样子,奔着龙虎山方向就是一通狂奔。
  
  李惊澜刚开始还觉得应该照顾师傅,毕竟自己在马队里摸爬滚打了两年,没想到老道士的马上功夫居然比自己还捻熟,师徒俩索性拼起马速来,三天的功夫跑了四百多里,两匹驽马,眼见就不成了,这才下马雇了大车。
  
  一路上老道士忧心忡忡,李惊澜居然能忍住不问,也让张宝熙心中大赞。
  
  一路无事,到了龙虎山的脚下,老道士方才长出了一口气。
  
  龙虎山属于丹霞地貌,山峰高耸,断崖陡壁随处可见,古木参天,苍松翠杉,间或着小片的黄杨,箭竹。高处云雾缭绕,紫气腾腾,间隙中几道银白色的清泉,蜿蜒盘旋,果然是天下有名钟灵神秀的福地洞天。
  
  沿着山道的石阶而上,一路鸟语花香,有白猿啼于山涧,黑虎啸于林深,老道士张宝熙慈目微眯,白眉稍颤,陶醉在这熟悉的气息中。李惊澜也不知是在燕子江中鬼门关口一朝悟道,还是接受玉皇楼的传承之后,被其气息所感染,一改往日跳脱的性子,默默的跟在老道士身后,脚下暗合玉皇楼桩式,口中一吸四呼,竟是有些自然而然的意思。
  
  转过半山腰,视线陡然平阔,四十丈左右的平台里,有石柱十数,石柱的正北方有一天然石门,石门上方四个清奇削瘦,仙风道骨的大篆“宝地祖庭”。
  
  老道士凝望着四个大字,眼角竟略略有些湿润,口中喃喃自语道:“师傅,不孝徒今日终于回来了。”
  
  此时,异变骤生,石门内突然蹿出一道身影,电射般向山下掠去,张宝熙也是久别师门,略略有些失神,但毕竟是天下间掰着指头能数出来的大天象境界,那容有人在师门放肆,大喝一声:“给我回来!”双袖一卷,山风龙卷,竟是将那道身影硬生生拉了回来。
  
  回到近前,便显出此人原来身材魁梧,一身灰布大褂,面色凝重,眉间带煞,怀中抱着一个粉妆玉琢的女童,手里拎着一柄长刀,肩背上鲜血淋漓,创口附近的麻衣上却是有烧灼的痕迹,李惊澜自是不懂,可张宝熙眼神一掠立刻就判断出是真是天师府一脉中天雷正法剑所伤,正要喝问。只见那壮汉也不说话,兜头就是一刀,刀式平平无奇,其势却霸道无匹,刀未至冷冽刀罡扑面而来。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灌篮之正午阳光 每天喜欢你多一点 重生成妖 三寸人间 大明嫡子 修罗天尊 异界仙旅 踏剑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