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中文 > 历史小说 > 你是澎湃的海 > 245.婚礼
    ,!

    陈阖下了命令,坐在那的彭雾说:“你听见了吗,陈丽娜,这是你哥自己说的。”

    陈丽娜气到脸色发白,好一会儿她回了句:“我知道,我会尽量提早和乔斌的父母说的。”

    她说完便对我说:“开颜,咱们走吧。”

    其实我非常理解此时的彭雾,所以对于彭雾的话也未多说什么,只能朝陈丽娜点头,我便被她拉着从陈家离开。

    我们坐上出租车后,陈丽娜坐在那沉默不语,她手紧捏着自己的包。

    我伸手握住说:“别多想了,现在已经到了这地步,有些事情谁都没办法。”

    陈丽娜说:“我以前觉得,无论我在外面闯了多少祸事,身后都有家里撑着,可现在我忽然发现,我已经没家了,那里已经不再是属于我的家,开颜,你说那里明明是我从小长大的地方,为何有一天我却变成了一个外人?”

    我也不明白,说实在话。

    我家只有我这一个女儿,所以无论我是结婚或者不结婚,那里永远都是我的家,而陈丽娜却似乎不一样,我也不知道该怎样安慰她,我紧握着她的手说:“别多想了,丽娜。”

    她沉默的点头。

    我送着陈丽娜回到家里后,我这才离开。

    在出租车上,我看向窗外,不知道什么时候掏出了手机,我也不知道自己要干嘛,只是将手机握在手中解锁又开锁,开锁又解锁,反反复复好几次,当我终于翻到陈青川的号码后,正犹豫着该不该拨过去时。

    陆明的电话播了进来,他问我在哪。

    我看向车窗外,对他说:“我刚和陈丽娜见了面。”

    他说:“还有一个星期,你紧张吗?”

    他问的是关于我们的婚礼。

    我很淡定的说:“我不紧张。”

    他笑了,回:“今天婚礼策划那边要同我们讲婚礼细节,我过来接你?”

    他最近忙的很,开心的忙着婚礼的各种事情,倒是我闲得不行,自从定完婚纱,买完钻戒后,婚礼便和我没了多少牵连。

    听他如此问,我便说:“可以,你过来接我吧。”

    陆明说:“到家了你给我个电话,我马上过来。”

    我说:“可以。”

    陆明在电话内笑了两声,他便挂了电话,我将手机从耳边放了下来,看向窗外发着呆。

    之后晚上我又跟着陆明去了陆家,听着婚礼策划师跟我们说了一下婚礼的程序以及全过程,有许多要注意的点,而且过程也特别的复杂,有多少人要打招呼,要招待要迎接,几乎都讲得面面俱到,可我坐在那要听不听的,也没怎么记,整个人像是灵魂出窍了一般,在别处游行。

    在陆家待到晚上十二点,陆明送我回去,我们两人在车上谁都没有说话。

    陆明开着车,我看着车前方。

    当车子行驶到半路,陆明询问我:“开颜,你是不是后悔了。”

    听到他这话,我扭头看向他,我立马笑着问:“你怎么会这样问?”

    陆明说:“你好像越来越心不在焉。”

    原来我走神他已经注意到了,我说:“有点紧张,所以没睡好而已。”

    陆明也侧脸看向我,我们四目接触,我问陆明:“陆明,你应该已经不爱我了吧?”

    陆明不解,他可能没想到我会突然问他这个问题,他也怔了一会儿,紧接着他笑着说:“为什么要这样问,关于这点我想你应该不用怀疑,开颜,我因为你在慢慢变好,只因为是你希望的。”

    他眼神坚定且真诚,看不到一丝的谎言,可不知道为什么,我心却会如此的难过。

    我笑着说:“嗯,我知道的。”

    他伸手握住我放在膝盖上的手,他握紧在手中说:“还有一个星期,我们就能够真正并且永远在一起,开颜你期待吗?”

    我很小声说:“期待。”

    车子到达老宅后,我站在车外和陆明说了句再见,陆明坐在车内朝我挥了挥手,好半晌才笑着将车开离,等他不见影后,我才回大厅。

    我到达大厅便疲惫的坐在沙发上靠着,阿姨替我泡了杯热茶过来,她小声说:“小姐,婚礼只有几天了,您真想好了吗?”

    我瘫在沙发上没动,没回阿姨。

    阿姨看出我现在心情糟糕到了极点,她不敢多问,便又退了下去,大约是回房睡觉了。

    我一个人坐在偌大的客厅,到深夜。

    婚礼剩下的一个星期,我都是待在家里,不是看书,就是练瑜伽,也没出过门,陈丽娜倒是比我还紧张打来电话给我,不断给我鼓气。

    我笑着听着。

    经管系的同学也在这几天里,不断打电话过来对我们进行祝福,家里的座机从早响到晚,有时候我会接,有时候阿姨接。

    在婚礼的前一天晚上,家里的电话响得更加欢快,晚上吃晚饭的时候,是一直想个不停,我在吃饭,阿姨不断过去接听。

    这顿饭吃了半个小时,到晚上七点还在响,我直接从餐厅出来,在阿姨接电话时,走到电话旁便直接将电话线给拔了。

    电话断线,阿姨抬头看向我,我说:“不用再接了,您去吃饭吧。”

    阿姨接电话接到现在,连饭都还没怎么吃。

    阿姨看着被我拔掉的电话,她迟疑了会说:“这…这不太好吧。”

    前几天都是同学之后便全是些不太认识的,甚至连名字都叫不上的。

    我将电话线丢在桌上说:“有什么不好的,不用管,您去吃饭吧。”

    阿姨听我如此,她倒也不好再说什么,只能点头,迟疑的起身离开。

    等阿姨去了餐厅后,我便上了卧室,像往常一般翻了翻杂志,洗澡然后护肤擦干头发。

    做完一切上床的准备,我上床休息,八点的时候陆云清打来电话给我,同我说了婚礼上要注意的事情,说了差不多五六分钟,都交代完后,陆家那边忙的很,都需要通宵达旦的准备,所以陆云清没同我多说,交代完便挂断了电话。

    时间到十一点的时候,我放下手上的遥控器,躺在床上正有些昏昏欲睡的时候,陆明打来了电话,我摸到手机接听。

    我迷迷糊糊喂了一声,我声音带着浓重的鼻音。

    陆明很是意外的问:“你睡了?”

    我揉了揉眼睛说:“对,太困了,所以睡了会。”

    陆明说:“倒是我的电话打得太迟了。”他笑着说:“我没别的事情,明天早上六点化妆师会上门替你化妆,你别睡太晚了,开颜。”

    我声音懒懒的说:“嗯,我知道。”

    他又说:“我们的车大概会八点过来接你,之久便是去婚礼场地,我姐姐会五点去老宅帮你忙,你听她的照做就好,不用太紧张。”

    我无比困倦的回了句:“好。”

    陆明见我是真困了,他在电话里说:“那我不打扰你休息了,你早点睡,婚礼可是很累的。”

    我说:“我知道。”

    他说:“那…晚安?”

    我说:“嗯,晚安。”

    陆明说:“好,晚安。”

    我以为陆明会先挂断电话,所以并没有去摁挂断键,而是在那等着,可等了一会儿,听着里头依旧有他的呼吸声,我立马将手机从耳边拿了下来看了一眼,我说:“怎么了?你怎么还不挂?”

    陆明轻笑说:“我本来想等你睡着,听听你的呼吸声,没想到你竟然没给我这个机会。”

    我叹气说:“你幼不幼稚?你还要忙婚礼呢,快去吧,我真要困了,毕竟明天要当美美的新娘。”

    陆明应答着说:“好的。”

    我怕他依旧不挂,所以这次我直接在他之前挂断了这通电话,当手机上显示通话已结束,我便将手机丢在床头柜上继续睡,睡到凌晨两天,我从黑暗里睁开眼,便从床上爬了起来下床,在柜子内拿几件衣服以及自己的钱包充电线和一个不大不小的背包。

    装好后,我从卧室离开,直接下楼,阿姨已经睡了,我没吵醒她,出门便进了车库,开着车从老宅离开。

    A市的深夜已经进入一个极其安静的状态,路边已经未见有人影了,只有一排排昏黄的路灯,以及路边被风吹动的梧桐树。

    在进入高速之前,我直接将手机关了机。

    之后便直接进入高速路口收费站。

    我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车子是满油,我不断往前开。

    开到凌晨六点的时候,我在路边看到一块牌子,是开往另一个城市的入口,我有点累,所以毫不犹豫选择朝那条路口开去,差不多两个小时,我的车到达另一座陌生的城市,车子走了大半的油了,我不敢再走下去,而是用车上的导航仪导航了一家离我最近的酒店。

    到达酒店正好是七点半左右,我将车子停在酒店的停车场停下,便拿着包从车上下来,坐上电梯直达二楼大厅。

    我开了一间房,要了一份早餐,直接进了酒店的套房。

    几乎开了一晚上的车,此时我知觉的身子酸痛到了极点,我进了浴室泡了个热水澡,出来后,我将窗帘拉上,开了电视机,此时我点的早点被工作人员送上来,我去开门接过早餐,给了工作人员小费,便又关上了门。

    回身坐在电视机前的地毯上,在那狼吞虎咽着,一勺塞的比一勺大。

    丰盛的早餐吃完,我便全身轻松的躺回了床上,我舒服的靠在枕头上,拿着遥控器在那换着台。

    各大新闻都在播报陆氏和富安的婚礼,而且还直击了现场,婚礼还未开始,可已经可以窥见无比盛大,现场许多的工作人员在那有条不紊的准备着。

    我看了几眼,便将电视换了个台,用被子蒙住自己躺在床上昏睡了过去。

    太困了,这一觉竟然睡到第二天早上七点。

    第二天天气特别不错,我将窗帘拉开,这座城市的风景相当美,从二十楼往下看,可以看到这座城市的全部。

    我伸了个懒腰,抬头看了一眼头顶的蓝天,竟然莫名觉得心情好的很,我粗略的收拾了一番,便出了房间去了酒店楼下用餐。

    悠闲的吃完,酒店的服务员推荐了我几个好玩的地方,我便又干脆开车出门去了这座城市的几个著名的风景点。

    不过车开出去没多久,我便在一处报社亭停下,要了几份报纸,我拿在手上大概的看了几眼,果然整个版面全是关于陆氏婚礼紧急取消,新娘富安千金不知去向的消息。

    我想笑,将报纸丢在副驾驶位置上便去加油站加油。

    我玩到晚上八点才又回到酒店,在房间里点了外卖,点了一大堆的烧烤,以及辣的,还有啤酒。

    放肆的吃完,第二天果然是满脸的疹子。

    因为疹子所以我并不打算出门,干脆打算在酒店休息一天。

    这一待,又是睡得昏天暗地的一整天。

    到凌晨三点我醒来,我洗了个澡,之后便收拾东西去酒店退房,然后便又去了停车场,我在自己车内找到了自己许多天都未碰的手机,我开机,里头是一连串的信息窜了进来,有陆明的,有陆云清的,有曹杰谭辉的陈丽娜许多同学的,还有报社以及不认识的人的。

    我粗略的看了一眼,便又将车子深夜开回A市。

    我知道回去必定会天翻地覆,可我早就已经有了这个心理准备。

    早上八点我的车一路无阻的到达A市,我直接朝陈青川所住的位置开去,车子开到陈青川家院子外,我没从车上下来,也没有进去,只是在车内等着。

    差不多八点,陈青川的车从院子里开了出来,我开的是辆他不太熟悉的车,所以他车子从我身边擦过后,也没太在意,缓慢朝前加速着行驶着。

    我也发动了车不紧不慢的跟在他的车后。

    他的车去富安,我也紧随在他身后,车子到达富安的留下后,陈青川从车上下来,又是一大堆记者冒了出来,在富安的大门口将他围住,全都在争先恐和询问他我失踪逃婚的事情。

    陈青川面无表情站在那,看着那群围着他的记者,始终都没反应。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