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中文 > 武侠小说 > 大侠萧金衍 > 第512章 仙人
    王半仙陷入了回忆之中,“我活了这么久,从未见过如此猛烈的暴风雨。乌云就在头顶之上,伸手就能触及,惊雷不断在耳旁响起,就像撕天裂地一般。在船上剩下的二十余人,都是江湖上的顶尖高手,但在大自然面前,在天道面前,显得无比渺小。”

    “大海就像沸腾了一样,天空中漆黑一片,一个个巨浪向船卷来,而我们能够做的事只有祈祷。你能想象,一场残忍的厮杀过后,这些精疲力竭之人在甲板上抱头痛哭的样子吗?”王半仙说到这里时,嘴角露出一丝嘲讽之色。

    萧金衍问:“朱立业呢?”

    “雍王?他坚信自己就是天授之人,站在甲板上,双手迎接雷暴,幸运的是那些惊雷,并没有一个劈到他身上。这点胆量,我还是佩服他的。”王半仙松了口气,接着道:“暴风雨持续了一整夜,终于在下半夜,我们看到了一座小岛,我们的船向岛屿划去,就在这时,空间之中一阵扭曲,整个船变得支离破碎,而我们都落入了海中。好在离海岸比较近,我们费力的向岛屿游了过去。”

    “天亮之前,暴风雨停了。我们清点人数,又有数人在暴风雨之中失踪,而抵达岛屿上的人,只有十一人。雍王和宇文天禄也不知所踪。当我们在小岛上找食物时,一座巍峨的高山,忽然耸立在了我们眼前。”

    萧金衍道:“书剑山?”

    “正是。”

    王半仙道:“历尽千辛万苦,我们终于抵达书剑山。后来才知道,这里是青鸾峰,花香鸟语、高山流水,就如人间盛境一般,很难相信,经历了昨夜的折腾,我们竟能活了下来。然而,我们去找不到上书剑山的路,在青鸾峰下闯荡了两日,两名修行之人找到我们。这些人,个个面黄肌瘦,枯瘦如柴,腰间挂着一柄剑。”

    “剑修?”

    “是的。但我们都认为他们就是书剑山上的神仙,而那剑修也表示,他们奉命前来,为抵达书剑山上的人授道。众人早已被剑修展露出来的修为震惊不已,听到这个消息,大家都雀跃不已,纷纷愿意投入书剑山门下,幻想着将来一日返回中原,将成为天下武功最强的十大高手。他们一个个进入仙人洞府,接受仙人抚顶。我跟李纯铁排在了最后,前面进去的八人,并没有出来,我们觉得很奇怪。”

    “轮到丹青生时,他却表示,男人头、女人脚摸不得,不但没有配合,反而冲仙人吐了一口痰。这引得仙人大怒,就要迁怒于我们。我们见状,逃了出来。我和李纯铁还怪丹青生惹恼了仙人,失去了长生的机会,丹青生却不以为然,说他预感到洞府之内有不好的事情发生。那时我们已被长生之道蒙蔽,准备第二日去给仙人道歉,然后重新接受抚顶之道,当天晚上,我们偷偷回到了仙人之处,结果却在洞府后发现了这八人。这八人中,有七人一动不动,已经失去了性命,李纯铁上前一碰,他们便灰飞烟灭。只有一位璇

    玑道长,他奄奄一息,告诉我们,所谓的仙人抚顶,传授武道,根本都是假的。而这些书剑山的上剑修,想要的是他们的境界修为,而他们修为,对书剑山上仙人来说,是最美味的食物,说完后,璇玑道长就死了。”

    “我们三人害怕极了,准备逃离这座小岛。可是,刚要离开,却被一名剑修察觉。他一路追杀我们,也不急于杀死我们,就像猫捉老鼠一般玩弄我们。我们逃了一天一夜,回到了先前海边,丹青生预测了许多可能,但无论哪个结果,我们都无法逃脱被杀的命运。最后,他玩够之后,将我们逼到了一处角落,千钧一发之时,山顶之上坠落一块巨石,砸向了那一位剑修,那剑修挥剑去劈向巨石,李纯铁抓住机会,使出平生所学,一剑削掉了那剑修的半个脑袋。”

    说到此处,王半仙依旧满是惊悸之色,他又道:“虽说这一剑有些偷袭的成分,但剑修武道已是人间巅峰,六识辨八方,面对我们时,还是大意了。老李能杀死这样一人,也足以吹嘘一辈子了。”

    萧金衍听到师兄当年还有这等风光之事,却从未听他提及过。

    他见识过剑修的实力,那时的李纯铁才不过是通象境,以通象杀三境外,虽说偷袭,但确实了不起。想到此时的李纯铁已经死去,心中不由戚然。

    “由于来时的船已经破损,在我们苦于无法回程之时,朱立业和宇文天禄出现在我们面前,与他们同往的,还有一名麻衣剑修,听朱立业说,此人是书剑山特使,来随他入人间一统大业。当时,我清楚的记得,宇文天禄的脸色很难看。朱立业却满脸兴奋,显然得到了书剑山上的承诺。趁没人时,我将其余人都死的消息告诉宇文天禄,他脸色铁青,说这些都是雍王送给书剑山的礼物。”

    “书剑山特使想要杀死我们,吞噬我们修为,但雍王却阻止了他。他们准备了一艘小船,准备回中原。我心中害怕,并没有跟随而去,只想等他们先走之后,再想办法离开。他们离开之后,我又在岛上住了几日,幸运的是,那些剑修并没有找到我。”说到这里,王半仙脸上也有些得意之色。

    “在三天后,我做了椰树做了一艘简易木筏,准备离开之时候,?忽然听到了婴儿啼哭声。我顺声寻去,在一处山洞中,我发现了你。”

    “我?”

    王半仙所述之事,早已超出了他的想象,当他说出自己身世是来自书剑山之时,萧金衍依旧忍不住张口惊呼,“你的意思是说,我本来也是书剑山上的人?”

    “我也如此怀疑。不过,王半仙斩杀那一位剑修时,他的血液是蓝色的,可我刺破你手指,发现你的血与常人无异。奇怪的是,你一出生,体内就有一股若隐若现的弦力,这不同于江湖上任何一派的修行法门。我见你小子长得喜人,于是萌生了带你离开的念头。对了,当时找到你时,你身边还有一个盒子。”王半仙指了指他,“正是你在金陵皇宫之中找

    到的那一个。”

    萧金衍取到那盒子之后,揣摩了无数次,只是模样形状有些异常,并未发现什么玄妙机关。听到王半仙如此说,他从怀中取出盒子,“是这个?”

    王半仙点点头,“那时颜色要鲜亮一些。”

    他接了过来,在盒子上摆弄了一番,脸上有些惊奇之色,“奇怪,当时就是这样弄的,怎么没有反应了?”

    “什么反应?”

    王半仙道:“你的身世。”

    “身世?”

    年幼时,他也曾问过李纯铁,为何别人都有父母,唯独他没有,等候他的是李纯铁的棍棒伺候,久而久之,他也懒得去问,懒得关心。后来,宇文天禄告诉他,身世的秘密就藏在皇宫之内,然而当拿到盒子时,他又没有发现,于是有放弃了。而眼前的王半仙,是唯一见过盒子开启过的人,所以又勾起了他的好奇心,“盒子里有什么?”

    “不是有什么。”王半仙指着盒子上的一处凸起,道:“当年,我按下这个按扣后,盒子中冒出一个仙人,他告诉我,这个大陆上,除了我们外,还有五个位面,而他来自其中的一个,五百年前,一场战争席卷了他们的人间,书剑山上所谓的至尊天道,其实只是败军之将,修为受损,对人间并没存有好心,还将对付他们的办法告诉了我。”

    “什么办法?”

    王半仙指了指地上的招魂幡,“这是当年包在你身上的那块布。”

    “招魂幡?不是乾坤碗?”

    “乾坤碗不过转移众人视线的一个幌子而已。”王半仙道,“这个说法不光骗过了李纯铁,也骗过了朱立业。仙人告诉我,这个人间,礼乐崩坏,秩序崩塌,人性的愚昧、无知、自私和残酷,让这个社会陷入动荡和混乱之中,要结束这一切,只有一个办法。”

    萧金衍奇问:“什么办法?”

    王半仙缓缓道:“极乐神教。”

    萧金衍见识过所谓的极乐神教,略带嘲讽道:“不过是另一个神棍愚民的方式而已。”

    王半仙道:“当然,仙人只是指出了一个方向和思路,因为现在的百姓都有盲从和崇拜心理,我只是顺应他们的想法,创立了极乐神教,是为了将教义能顺利而有效的推向世间,其本质,是建立一个大同世界,没有怨恨、没有愤怒、没有战争,而这才是人间文明发展的最高级形的形式,而极乐神教只是通往这个目标的一条路径而已。”

    萧金衍记起了水月洞天之中,他看到飞行的大船、漂浮在空中的城市,还有互相追逐的钢铁巨兽。正如王半仙所说,那是另外一个文明,但这个文明依旧是战火连天,一片凄凉,而之前的那座书剑山,正是其中一个钢铁巨兽降临人间幻化而成。

    想到此,萧金衍连连冷笑:“既然他说的那么好,为何他们自己依旧避免不了战争?”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