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名的,磊儿三人都知道夏墨风想要做什么。

    果然,下一秒,“啪嗒!”的一声清脆响。

    剑仙脸上的笑容僵住了,露出一抹痛不欲生的神情,因为,他感觉自己的心被狠狠的摔在地上,跟这酒坛子一样的四分五裂了。

    夏墨风毫不心疼的将手中的美酒给摔在地上,浓郁的酒香瞬间四散开来,所有人都不解的看向夏墨风,这是唱的哪一出戏?

    可是,事情还不是这样就结束了,只见夏墨风又从哪里拿出一酒坛子的酒,又“啪嗒”一下,摔在了地上,酒坛子四分五裂的同时,香浓的酒也酒了出来,向四周扩散开来。

    周围所有人都忍不住的咽了口口水,他们好想趴在地上喝啊,这酒真是特么的香啊,他们以前别说是喝了,就是闻都没有闻过吧!

    真的是暴残天物啊!

    就在夏墨风要砸第三坛酒的时候,剑仙总算是反应过来了,急哄哄的要去抢夏墨风手中的酒坛子,可是夏墨风像是早猜到的一样,在剑仙出手的时候,将手中的酒坛子往天空一抛,剑仙一个飞身就上去接,而夏墨风在这一瞬间又拿出一酒坛子往地上砸了一下。

    三坛子的美酒就这样的消失不见了。

    剑仙抱着自己手中一坛子的酒落了下来,瞪着地上又一坛子碎裂的美酒,感觉自己都快要疯了,“啊啊啊,臭小子,你发什么疯!”剑仙见夏墨风总算不砸酒了,冲着夏墨风就吼道。

    “哎呀,这三坛子的美酒,是拿来孝敬你的呢,只是我昨天晚上被人打的全身无力,一不小心手滑了,所以才砸到地上了。”夏墨风在心里冷哼了一声,看他不整死这个坑他的剑仙。

    据夏墨风所知,美酒对于剑仙来说,简直就是命,他这样连砸三坛子的酒,定然能让他心疼的半死。

    昨天晚上他可是尝过心痛的感觉,今天他怎么也得让剑仙尝一尝心痛的感觉,这样才公平啊!

    夏墨风似乎觉得这样还不够,又一脸惋惜的补充了一句,“这可怎么办啊,我手上只剩下这三坛子的美酒了……”

    “……”剑仙现在心里有一万只的曹尼玛在奔腾,简直要把自己的心给踩空了。

    特么夏墨风就是故意的,为了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报复他!

    等等,三坛?!

    剑仙一把拿出怀中的酒坛子,拔开酒塞子闻了一下,结果只闻得无色无味的清水味道。

    剑仙的脸色难看到不行,所以他这次来,是一坛子的酒都不会有了?!

    这个该死的小子,竟然为了惩罚他,不惜砸酒。

    剑仙看着地上流淌的美酒,心在那里滴血,如果可以的话,他真的很想趴在地上喝几口。

    “啊啊啊!”剑仙此刻真的是气的捶胸顿足,样子好不夸张。

    盈儿看夏墨风那一脸无辜的样子,再也忍不住的笑了出来,怪不得她娘亲说,夏墨风就是一个闷骚腹黑的人,别看他平时总是不声不响的,好像没有脾气的隐形人一样,可要是发起火来,真的会很让人害怕啊!

    不过,夏墨风也是舍得,把手中本就不多的美酒直接给砸了,可是,也是因为这一舍得,才把剑仙气的够呛,这可比夏墨风自己喝了或者不给,更让人抓狂啊。

    “笑什么笑!再笑我就杀了你!”剑仙现在真的是怒火中烧,千万不要有人来惹他,否则他会控制不住自己的脾气。

    磊儿和无忧顿时就挡在盈儿的面前,夏墨风同样皱紧眉头,不悦的看着剑仙。

    剑仙见此,眯了眯自己的双眸,他就说这三个孩子和夏墨风有什么关系,瞧瞧,护犊子护成这个样子。

    “剑仙,昨天晚上,我们在场所有人都差点就死了,我也算是还完你的救命之恩了,从此以后,我们桥归桥,路归路了。”夏墨风现在迫不及待的想要个这个剑仙撇清关系,直觉告诉他,再这么的纠缠下去,他会死的非常惨。

    “不存在的。”剑仙甩了甩自己那颇有个性的头发。

    好在这人虽然打扮的邋里邋遢,可是,并不脏,否则真的会让人非常的嫌弃。

    “剑仙前辈,这你就有一些的过分了吧,你是对我们有救命之恩,但是我们也是豁出性命的替你看见,不但每天每夜累死累活的,还差点把命给丢了。”一旁的夏以玉开口说道。

    别说是夏墨风觉得这个男人会带来危险,就是她也这么觉得,而女人的第六直觉向来都很准的。

    “你们可有生命危险?”剑仙似乎不把他们的话放在心上,反问道。

    “……”夏墨风算是懂了,这个男人就是要和他们真的牵扯下去。

    夏墨风一想到昨天晚上的事情,那眉头就皱的非常的紧。

    “等等,那个老匹夫怎么可能会放过你们?难不成你们求他了?”突然,剑仙有一些不可思议的看向夏墨风,以他对那个老匹夫的了解,在没拿到剑的时候,是不会轻易放过这山庄里面的人,可是,这些人现在都好好的站在这里,既没有死,也没有生命危险!

    昨天晚上,究竟是发生了什么呢?

    “……”这个该死的男人,就算真的把他们给坑了,好歹也掩饰一下吧,竟然这么明明白白的扎他们心。

    “死了。”夏墨风淡淡的开口。

    求么?

    如果昨天晚上,皇浦洛珈没来,他们也绝对不会求人,因为他们的字典里面没有求这个字,更何况,他们也不觉得自己求一下,那个老者会放过他们,所以,他们宁愿是站着死,也不跪着死!

    “什么?!”这回轮到剑仙震惊了,他不可思议的看向夏墨风,这在场可没有一个人会是那个老匹夫的对手,怎么可能就死了呢?!

    剑仙震惊了,就是在场其他人也都震惊了,他们没想到昨天晚上并不是那个老者自己离开,而是被他们给杀死了,可是,那样强大的存在,竟然被这一群小年轻们给杀死了,这会不会太匪夷所思了一些?!百镀一下“农门医香:妖孽爹爹,来种田!爪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