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中文 > 武侠小说 > 十代掌门 > 第四百九十二章 因果之力
    “方才斗法间,我的境界出现了虚浮难控的迹象。”遣散众人,万禹亭独留陈昆,打出隔音符,将实情坦诚相告,“丹论不足始终是个短板,倘若不顾一切勠力而行,刘师周或许不是我的对手,但也不至于击杀此獠,而我的身体,随时会有崩解的风险。”

    “如今这战事,不正是补足的机会么?”

    陈昆默然不语片刻,转而劝慰道,在数月前的“千幻境”中,他与万禹亭暗中动手,的确补足了几条丹论,但相比真正的伪天级所需,仍有不小的缺口,这也造就了万禹亭不能久战的短板,在单打独斗时,这个短板表现的尤为明显。

    “以你的修为,是无法发现那些躲在暗处的眼睛的。到了伪天级这个境界,已经算的是这方大陆的知名强者,在有同境界对手时,跨越修为击杀不是不可以,但一次不能太多,否则便犯了众怒。除非找到特别的借口。”

    “比如仇杀?”一时间,陈昆只想到这个还算合适的理由,“不过与你有旧怨的,只有力宗的人,何况你们一早就和解了。”

    “你可以去制造一些机会。”

    “让我做饵?”陈昆苦笑,登时有所悟,“我这金丹初段,的确容易让人小觑,但这事情,也只能做一次吧?如此,还不如等几天,那几名帮手到的时候,再动手也不迟。”

    “他们还需要两日。但如果刘师周心有所感,恐怕会躲起来,坚守不出,当然,我有后备的计划,最佳的目标也不是刘师周。”

    “但刘师周如果提前行动,全线出击,我等又该如何是好?倘若因此再退十里,军心定会涣散。‘朽木魔偶’如今剩得一枚,虽然能助战打成平手,但想要力挫刘师周,恐怕极难。”陈昆脸上忧色重重,不由得轻叹一声。

    “不必忧虑,天罗门并没有与我等死战的决心。”万禹亭手中把玩着那最后一枚‘朽木魔偶’,“东西虽然好用,但终究不是本界的东西,那名曰‘禾伯’的家伙,如非必要,还是不要再见。”

    “既然并非本界,又有何忧虑?”陈昆不以为然,“至少以我的境界,我没想到他能图谋我什么,那改变运气的铜片,还是他指引我找到的。”

    “因果。”万禹亭只说了两个字,手中灵力乍现,将那“朽木魔偶”包裹,与自己分割开来,光芒冲涌间,一道若隐若现的黑线,正从那木偶的眉心探出,联结到万禹亭的眉心处,只不过那牵扯看起来并不牢固。

    “此力无处不在。”万禹亭又补了六个字,身形随即消散在宝座之上。

    …………

    乱石海东部,九龙溪源头。

    “你说让我先行帮你找到那个名曰‘禾伯’的家伙?”冯既明一脚踩着天青石碑,一边不以为然的道,“这就是你说的隐秘的事?”

    “并非如此。”天青石碑上泛起层层寒霜,密匝的针芒不断融合,汇成根根锐不可当的尖刺,冯既明不得不抽身坐到一旁,脸上增了几分恭敬,却听那石碑道,“只是一个突然出现的意外,原本,我以为他并不在此界,或者已经离开,但最近却感知到一丝淡淡的气息,就在西南,参照你的地图,应在那名曰‘天音寺’的宗门境内。”

    “那里正有战事发生。”

    冯既明想起了在霜居城看到的战报,御风宗在这场战事中不持立场,冯既明对此颇感失望,他原本以为可以借此机会,进一步扩展自己的势力,至少可以借此周游各地,增长见闻,并趁此良机洗白和交换自己在赤龙门鬼洞中的所得。

    “无所谓,禾伯和我一样,受此间天地规则所限,并无伤害你的能力。”

    “但你已经伤害了我。”冯既明踢掉靴子,天青石碑上渗出的寒气不经意间已经毁掉了这件一阶上品法器。这在自己前往赤龙门之前,是不可能做到的,故此,冯既明猜测,自己在那鬼洞中有所得的同时,良渚也一样在某种程度上获得了解放。

    “我只是提醒你,保持该有的尊敬。距离你达到地级中段,还有些距离,你仍然需要我的帮助。”

    “我突然改主意了。”冯既明嘴角上扬,露出一丝得意的微笑,他起身准备离开。

    天青石碑因而静默了许久,上面的寒芒尽数敛藏,变得平淡无奇,如一块普通的石块般,粗糙无华。

    “开玩笑的。怎么可能轻易放弃这么好的机会?”冯既明忽然回头张望,迈出去的脚步停在半空,“说吧,我需要做什么,又能得到什么?”

    “你

    只需要将它深埋,让他从此不会被人侦知,事成之后,你可以得到一件元婴修士生前祭炼的本命法宝。”

    “两件。法宝再强,也不能让我修为提升。”

    “好。”

    “如此甚好。”冯既明将地图覆盖在天青石碑之上,那石碑表面,旋即凸起一枚尖刺,戳中了地图某处,冯既明摄起地图,但见那地点,正在天音寺宗门所在地无量城北三十里的所在。

    此乃天音寺重地,似乎不太适合贸然深入的模样。冯既明登时有所觉悟,当然,更重要的是,如何才能让自己有机会前往此地,且不引起宗内诸人的怀疑。

    这个时候,要是金城盟中有人在物资方面,能求助下御风宗,身为庶务长老的我,或许能有机会离开宗门,前往南方公干。加入一宗并且成为长老,最不方便事情莫过于失去自由。思及此处,他眼前浮现出一个旧日的身影。

    这个时候,还是“老朋友”靠谱。

    心如电转,他背后骨翼陡然穿出,低空飞掠,直奔宗内方向而去,待到飞离了三四十里后,他眉心之中凝出一抹如雨滴形状的幽光,照亮了一根若隐若现的黑线。

    那黑线细且虚弱,仿若一股微风,便能将其轻易扯断,但它偏偏坚韧得很,蜷曲延伸到身后的远方。冯既明心中暗叹一声,却听体内另一个声音道:

    “果然,因果比我们想象的,要来的更早一些。或许在赤龙门时,便已经种下了。不过也不用在意,只需控制修为,不超越地级中段太多,受这因果之力的影响,就不算大。”

    …………

    天音寺,被浅山宗诸人临时控制的仁寿城。

    江枫正在临时的军帐,也是此间的城主府中等待众人归来,时间紧迫,为了避免内耗,他把整个仁寿城划分为九个区域,分别由一名玄级修士引领,搜刮所得,原本应是十份的,但皇甫润生已经身陨,但最终分润时,江枫还是与众人提前约定,此番半数收益归宗门所有,并会从中拿出一定数量的物资,补偿皇甫家。

    这也是为了激励活着的众人,即便自己身死,也能泽被族裔。另者,新加入宗门的筑基修士秦孝宽也是有份的,被列入九人之中。

    江枫是没法亲自下场劫掠的,作为掌门,他需要保持淡定和最后的体面,并且防备可能的风险,比如那最终逃遁的金光阁赤髯金丹。

    浅山宗众人,加上自己和黑鲸,也未能阻拦他离开,念及此处,江枫不由得心生惭愧,斜靠在背椅上,反思此役得来的教训。

    自己斗法本事太差肯定是主因,器灵黑鲸固然勇猛,且善于腾挪,生命力顽强,但也需要锋芒毕露,锐不可当的涂山和它配合才行。此役之后,还需要尽快琢磨,如何补足自己的不足,当然,这个问题已经困扰自己很久了。

    门内玄级境界修士的斗法本领大多稀松平常,算得上是次要因素。就余下的九人而论,执法长老王显道修为虽然不低,但并非实实在在的战修,不能作数,只是威望在此,适合配合江枫引领众人。传功长老魏若光算得是众人中战力最强者,也是唯一一名能与金丹境修士周旋的门内修士,至于周星、卢天明、许筱斐、秦孝宽,应算是中坚力量,但囿于修为,在对付同境界中高段修士时,便显乏力,而再往下,魏承宇、王彦之、赵良狄等人,踏入玄级时日不多,斗法经验欠缺,只能充当外围助攻。

    于是在围攻时,纵然声势不小,但实则对那赤髯金丹,造不成致命的伤害,加上他的手段也算不凡,故此被他轻松逃逸。

    一是修为,二是配合,这两者都有赖于磨练,另者,便是总体的数量了,经历了两场混战斗法,江枫也在幸存者之中,发现了几个好苗子。已在灵级高段的吴天德、周旭尧不说,修为不及二人的聂小凡、皇甫正隆、郑可月、陈青萝、花百千,表现都有可圈可点之处。想必经此磨练,能早日晋升玄级,成为宗门未来的希望。

    思绪飘飞间,忽然心有所感,赶紧拿出七色彩笺查看,却见上面字迹渐显清晰,江枫心中却不由得一惊。

    通往西岭郡的商路中段,临时居所被无名过路散修袭击,玄级修士,现任建役司执事丁宝箴、灵级修士吴天羽身死。

    这……

    丁宝箴这将走之人,竟然为了守护商路身死,江枫不由得心中感慨唏嘘,转头来想,是谁在此关键时刻,故意添乱?

    金城盟内部的概率不大,还没有到分赃的时候,大家尽管心中各怀心思,

    但总体上来讲,还是要精诚团结,一致对外的。即便苏黎清看自己不爽,也不会这个时候暗中使绊子。至于过路散修,想要趁金城盟内部空虚,打劫资财,也没有必要袭击浅山宗这种破落户吧?

    排除这个因素,便只剩下两种可能。一是自己旧日结下的仇敌,概率不大;二则是一直对浅山宗怀有恶意的宗门,比如赤霞门,锐金门也有可能,但几个月前,自己已经和李煜风握手言和,摒弃前嫌了。

    那便只剩下赤霞门。当年东湖郡之乱,便是他们作祟,如今,又找上门来了么?或许,这一次和之前不同,并不是只针对浅山宗一家。

    不知道与赤霞门接壤的乐林门,以及黄龙派如何,消息来往不畅,江枫也没法问询,只能凭猜测断定,或许同样是有的。

    事情发生在商路中段,并非各郡,甚至连小镇都不是,可见对方的目的是破坏,制造混乱和恐慌,如今,这消息多半已经小范围传开了。

    好在郑轶雨动用的那枚七色彩笺,归属于与自己单独联络的那一套。从这一点来看,郑轶雨也是个有分寸的下属,并没有慌到一同发送给王显道诸人。

    这个消息先秘而不发,虽然不知道赤霞门是否还有后续的下作手段,但多半是有的,念及此处,江枫决定先将此事隐瞒下来,以安军心,但什么都不做也不行。

    赤霞门进入此间的通道,多半经由北木郡,余者道路,则有乐林门遮挡。

    既如此,江枫思忖片刻,令郑轶雨与吴全忠尽快商议,调各宗驻守浅山宗的别院管事,尤其是在筑基境界的清禹宗外事执事乌玄,玄级初段的锐金门外事执事刘容宝等五人,尽数前往北木郡,以“协助参详建设”为名,想办法令其在此停留一个月,起到协助预警的效用。同时通知“才子”,前往赤霞门边境游猎。

    “才子”是江枫和郑轶雨之前约定的代号,指的是况书才这支隐在暗处的小队,与他们的联络,宗内只有身为明镜司执事的郑轶雨一人知晓。

    游猎是江枫随便写的,相信况书才能够理解这两个字的含义,进入赤霞门境内,做些或大或小的事,既然暗箭难防,那不如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有因,就有果,本来不想刻意招惹,如今,便怪不得我了,江枫心中微定,不知道从北剑门归来之后,短时间内,经费更加充足的况书才,是否找到了合用的人。

    放下此事,毕竟北木郡遥不可及,短时间内往返,实难成行,自己更不可能将门内诸人扔在这仁寿城不管不顾,这些精锐,才是宗门未来的根本所在。至于浅山宗,赤霞门既然没有大张旗鼓的下手,想必还是担心金城盟挥师北上,当初落英门一役,赤霞门虽然收益良多,但也损失惨重,如今以他一宗之力,正面对抗,想必不是金城盟的对手。

    何况,他也是旧七盟的一份子,江枫想起来当时冷听涛的讲授,说起来,七盟故地,可都是供奉同一名九老头刘庭坚的。

    这么说来,今日之事,暗中操控的大佬,是不是也有他一个,想到师兄来访,那首席李真龙,虽然没有亲自下场,但似乎也在局中,而魏国故地,则是齐伯塬的地盘。

    惹不起啊,惹不起,不知道是否还有其他人,作为九老头末席许福宁的弟子,江枫除了见过首席李真龙,对于其他人,只停留在名字的范畴内,至于影响,如今,恐怕只能被影响吧,一念至此,江枫不由得低声喟叹一声。

    还是安心当好一枚冷棋子吧,可别被牺牲了。

    这个时候,忽然听得外间一阵喧嚣,却是出去劫掠的众人,已经一一回转了。江枫赶紧打起精神,身形遽动,便到了城主府外。

    众人喜色浮面,但还不足以冲淡同门刚死的悲伤。江枫神色淡然,知道此时不应有过多情绪表露,只得勉励了众人一番,将所得大略清点,包括二阶以上灵石、符箓、法器、丹药,所得总计约八十枚三阶,相对于仁寿城而言,不多不少,时间所限,众人不可能锱铢必较,将此地蕴藏资财,尽数掠走。

    劫掠就这点好,不必考虑后续的发展,那是天音寺的事。

    于是清点众人,赤髯金丹逃脱,始终是江枫的一块心病,倘若金光阁援军到此,自己这支弱旅,正面与之对抗……还是走为上策。

    “掌门,吴天德还没有回来!”

    忽然听得王彦之喊了一句,环顾四周,果然只有这赖子不在,却见人群中,唯有赵良狄甚是着急,却面色羞赧,不敢请令寻找。

    fpzw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