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中文 > 综合小说 > 蛊妃在上:病弱王爷易推倒 > 第十三章 杀意顿起
    自那日漠北宇向自己挑明了之后,慕水沉倒是当起了鸵鸟,具体就是有意无意地躲着漠北夜了。

    这来检查漠北夜身体的时候也是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炼制的蛊丹也是让张大夫给送去。总之这院子里有眼睛的人都看得出来,慕水沉是在躲着漠北夜。

    不对啊,这两人明明之前还有说有笑的,这才过了多久,好像是回到了初识一般。

    这要属最郁闷的,当然是漠北夜了,天知道他做错了什么惹了慕水沉不高兴了。

    这张大夫照例是来给漠北夜看诊,“殿下这身体内的旧伤毒性倒是在一点点的减退,可是郁结于心还是不利于身体恢复啊。”张大夫娓娓道来,心下了然。

    “你说她到底是怎么啦,明明之前不是这样的。”漠北夜倒是头一次主动和张大夫说起这感情上的事情。

    张大夫给漠北夜看病,五年前就住在这竹苑了,而漠北夜的饮食起居什么的也都是由长大夫一手照料的,因为方方面面都需要注意。

    所以张大夫和漠北夜的关系虽然是主仆,但漠北夜这五年来除了漠北宇之外,能说话的人就是张大夫了。

    张大夫也是个过来人,捋了捋胡子,“若是殿下苦恼,不如就直接问问水沉那丫头吧。那丫头是个爽朗的性子,若是这么一直憋着反倒是不好。说开了反倒是有利于这感情的发展。”

    “连你都看出来了,为什么她好像就是不知道呢。”漠北夜苦恼啊,若是慕水沉有心逃避,自己该当如何?

    这强人所难也是非君子所为啊。漠北夜不想让慕水沉为难,那就只能为难自己了。

    然而还未等漠北夜跟慕水沉说开,慕水沉便不在这竹苑中了。

    “张大夫,这两日怎么只有你来?”漠北夜象征难道躲自己非要到日日不见自己的地步吗?

    “水沉说她有事要出去几日,所以这两日就都交给老夫了。”慕水沉可是将这两日的任务都分配好了,完成了才出去的。

    漠北夜眉头一皱,眼中闪过一丝受伤,有什么事情这么着急,为什么都不跟自己来说一声。“她可有说去哪里?”

    张大夫摇了摇头,“不过老夫当时看水沉的脸色不太好,像是十分恼怒的样子啊。”

    平日里真是甚少见到慕水沉如此啊,所以张大夫想着许是真有急事。

    漠北夜面上闪过一丝担忧,慕水沉的身体还未完全恢复,若是办事遇到危险该如何?

    而这时,漠北宇倒是带着慕七七来了。慕七七这几日依旧是被慕水沉寄放到了漠北宇府上。反正他们两个都是小孩子心性,玩得也不错。

    “北宇,你可知道水沉到底有什么急事,若是能帮得上忙……。”漠北夜还未说完,就被漠北宇颇为大声的打断了。

    “我说六哥,当日我跟她都说明了,你猜她怎么说!”漠北宇想起那日慕水沉说的就生气。

    漠北夜让张大夫先将慕七七带出去,心中大概也知道慕水沉为何会躲着自己了。“说说吧,你又背着我干了什么?”

    漠北宇也是直来直去的大男孩性子,直接将那日的情形还有自己心中的不忿给一股脑倒豆子一般的倒了出来。

    漠北夜听了倒是没有任何的生气,“仅此而已?”

    “六哥,你该不会是被那女子治傻了吧,人都这么说了,这明显就是对六哥你没那个意思嘛。”漠北宇觉得依照他六哥这长相,这家世,哪怕是病中也有女子上赶着来呢。

    “呵,就这样你六哥我就放弃了?”漠北夜眼中划过一丝兴奋,就像是被挑战了一般。

    得了,看来这次六哥是认真了啊。漠北宇脸色变了变,该不会那慕水沉在用蛊术的时候悄悄下了别的蛊,才让六哥像是鬼迷心窍了一般啊。

    “对了,这几日水沉出去了,你可知道?”漠北夜可没错漏之前漠北宇和慕水沉两个人之间神神秘秘的,肯定有事。

    果然,漠北宇在他六哥面前真是什么都瞒不住啊。“啊……这个……我怎么会知道啊。”漠北宇说话都不利索了。

    “漠北宇,说实话。”漠北夜很少这么连名带姓地叫漠北宇的名字,然而一般这样的话,就是漠北夜发怒的前兆。

    漠北宇立刻就缴械投降了,“好啦,我说还不行嘛。慕姑娘是去找她姐姐慕水婉要说法去了,当日的刺客就是那慕水婉派来的。”

    漠北夜当即面色一沉,“你怎么不早说,你可知道如今水沉的身体还未恢复,那慕水婉行事又阴险,她这样单枪匹马地就要闯丞相府,若是遇到危险该怎么办!”

    漠北宇哪里能想到这么多啊,“这……那六哥,我现在就派人过去。”

    “诶,六哥,你干什么去呀,你倒是等等我!”漠北宇真是越来越弄不懂他六哥的心思了。

    而慕水沉还真是没有一点顾虑啊,主要还是这慕水婉不安分,居然还想着来招惹她。

    原本她还打算让她多活几天,但发现她自己作死,那自己就只要提前送她一程了。

    这许久未露面的丞相府大小姐慕水沉又回来了,门口的家丁对当日的情形那是心有余悸。远远见到慕水沉就连滚带爬进去通报了。

    慕水沉看着大门敞开,气势汹汹地抬脚进来,就算是一个人,也能走出千军万马的气势来啊。

    丞相大人这好不容易在家休息一日的,居然还有这么一个煞星前来。

    “慕水沉?你这次又来干什么?”丞相虽然位高权重,可在慕水沉面前气势反倒是弱了。

    “哼,那当然要问你那好女儿了。”慕水沉眉目一横,看得人浑身一颤,“今日我可不想伤任何人,只要你将那慕水婉交出来!”

    慕水沉不欲与任何人废话,直接绕过丞相进了内堂。

    而慕水婉呢,此刻在房中正和这大皇子漠北桀你侬我侬。这慕水婉的脸在服下解药之后过了几日才算是好全了,那几日没见漠北桀,可是将她憋死了。

    所以这次好不容易终于是见到漠北桀了,干柴烈火的,居然就这么搞上了床。

    所以慕水沉破门而入的时候,见到的就是慕水婉已经是衣衫半褪,香肩半露,一副欲求不满的样子。反倒是漠北桀,倒是还算整齐。

    “啊!”慕水婉哪里能够想到居然还敢有人来打扰,“哪个狗东西,滚出去!”慕水婉居然还知道什么是羞耻,用被子遮着自己的身体,待看清楚来人之后,瞳孔瞬间放大,就连面色都有些发白了。

    “狗东西骂谁?”慕水沉本来就心情不好了,如今看到慕水婉那张脸,火气顿时就上来了。

    “你……你怎么还来这儿,你想干什么……”慕水婉心虚啊,那些刺客全军覆没的时候,她就在后怕了。

    谁能想到慕水沉能够来的这么快。

    “大皇子,我这儿有些私事要处理,你是要留在这儿帮着这个人呢,还是出去?”慕水沉丝毫没有将漠北桀放在眼里,觉得看一眼都是脏了自己的眼睛。

    漠北桀是见识过慕水沉的蛊术之力的,能够如此神不知鬼不觉地下蛊。自己若是为了一个慕水婉而得罪了慕水沉,实在不值得。

    “北桀哥哥,你别走啊!”慕水婉没想到漠北桀头也不回地下床离开了。

    慕水婉心里那叫一个恨啊,不光是因为漠北桀这么丢下自己,还因为是在慕水沉面前。

    “还需要我来提醒你吗,我本来已经放过你了,可你自己不要命,那我只好勉为其难让你如愿了。”慕水沉伸出了十指,那双手是带着秘蛊之力,只需要一击,就能够将慕水婉给杀了。

    然而,慕水沉这次并不打算让慕水婉死得这么快。

    秘蛊之力如同是一双大手,将慕水婉强拉起来,拖着她往外面走。此刻慕水婉衣衫不整,头发凌乱,整个人都大叫起来。

    “你要干什么,你放开我,你不能这么对我!”慕水婉拼命地拉着自己的衣服,想要将胸口处的春光遮住。

    慕水沉哪里会让她如愿,勾唇一笑,双眼尽是嘲讽。

    一道气刃直接将慕水婉的外面那纱衣给划破了,“嘶拉”一声,慕水婉双目圆睁,浑身一僵。

    而丞相府中的人都知道出事了,全都往这边赶来。那些家丁看到这一幕眼睛都直了。

    毕竟是相府大小姐,养尊处优,皮肤也是白皙细腻,再配上那泫然欲泣的表情,是个男人都会想入非非的吧。

    “你们……都给我下去!”还是丞相最先反应过来,呵斥着那些家丁,恨不得将他们的眼珠子给挖了。

    而漠北桀此刻早就是面色铁青了,这个蠢女人到底干了什么,让慕水沉动怒。

    “她怎么说都是你的姐姐,你怎么能如此对她!”丞相大人也不敢靠近,只能在一旁劝说。

    “好啊,那就让这个姐姐来说说她到底干了什么好事。”慕水沉只一挥手,那加诸在慕水婉身上的秘蛊之力顷刻间便将慕水婉掀翻在地。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