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中文 > 综合小说 > 蛊妃在上:病弱王爷易推倒 > 第十五章 犹豫不决
    慕水沉这一觉睡得无比酣沉,待到醒来的时候,外面天都已经黑了,慕七七正坐在床边睁着大眼睛看着自己。

    见到自己醒过来,慕七七脸上笑容顿起,“娘亲,你终于醒了啊!”

    “现在什么时候了?”慕水沉揉了揉眼睛,身体的力量也恢复了一些。

    “晚饭都已经吃过了,娘亲你是不是饿了,七七这就给娘亲去厨房拿。”

    慕水沉看着如此懂事的儿子,心中一暖。刚要开口,就闻到了饭菜香味。

    “不必去了,都给你端上来了。”漠北宇的声音从门外传来,在他身后的则是漠北夜。

    漠北夜的目光就从未离开过慕水沉,见慕水沉面色变得红润了,也算是松了口气。

    “你们还真是及时雨啊,知道我饿的不行了,上杆子的来给我送吃的。”慕水沉也不客气了,自己现在就是需要好好补一补的。

    “如今赶紧身子如何,张大夫说你这身体消耗过大,这段时间还是不好用蛊术为好。”漠北夜低沉的声音带着些许的责备,心疼她不爱惜自己的身体。

    “我若是不用蛊术,那你的身体怎么办?”慕水沉倒是觉得没什么,真是皇帝不急太监急啊。

    “我如今也能够走动了,比躺在床上的时候要好多了。”漠北夜言语间有些急躁了,这慕水沉真当自己的身子是铁打的吗?

    而一旁的漠北宇见状,很是识趣地不当电灯泡了。拉过一旁的慕七七就往外面走。

    “诶,北宇哥哥你干嘛拉我啊!”慕七七这段时间还真是没和自家娘亲好好呆在一起呢。

    “这你就不懂了吧,小孩子果然是小孩子啊。”漠北宇一脸过来人的样子。“知道你娘亲和我六哥这叫什么吗?这叫谈情说爱,小孩子还有其他人就不要打扰了。”

    慕七七皱了皱眉头,看向了门口。“那七七跟娘亲在一起的时间就要没有了。”

    “放心吧,到时候啊我六哥还有你娘亲会一起陪着你的。”漠北宇轻拍了拍慕七七的小脑袋,让他安心啦。

    屋里,慕水沉先是将桌上的饭菜风卷残云地吃下去,才有心思跟漠北夜说话。而漠北夜也十分有耐心地在一旁等着慕水沉,不言不语。

    等到慕水沉吃饱喝足,抬眼却看到漠北夜依旧是这么看着自己,心中居然还有些不好意思了。

    喝了杯茶,清了清嗓子之后,慕水沉才缓缓开口,“今日我算是将丞相得罪个彻底啊,还有那漠北桀,恐怕也知道了我在给你诊治吧。”慕水沉不是个怕事的人,但也觉得有必要向漠北夜说明一下情况。

    “我知道,你是怕将我牵扯进来?”漠北夜施施然地拢了拢衣袖,“若你是担心这个,那大可不必了,漠北桀他早就是将我视为眼中钉,只是这几年以为我一直病着,所以一时疏忽。”

    这也是漠北夜这竹苑中一个下人都没有的原因,人越多,就越是容易出差错。

    “不过如今你我也是一条船上的了,你放心吧,我肯定不会再让那漠北桀害你了。”这好歹也是自己努力的成果啊,若是那漠北桀想要破坏,先掂量掂量自己的实力吧。

    漠北夜被慕水沉这桀骜不羁的样子给逗笑了,“如今你怕是在这城中都人尽皆知了吧,就算是不知道你是谁,但相信一定有人记住了你这张脸。”

    漠北夜本是无心的一句话,却让慕水沉陷入了沉思。他都看到了吧,看到自己用多么残忍的手段将那慕水婉给杀了,又是怎样大逆不道地对着这具身体的父亲说话。

    这古代人从小接受的教育能让漠北夜这么快接受吗?

    “你难道不觉得我手段血腥吗?”慕水沉试探性地问道,眼中犹疑不决。然而在接触到漠北夜的目光时,却仿佛一切的不安都放下了。

    “他们这些年来是如何对你的,有这样的亲人也实属不幸。再者,也是那女人先派了刺客杀你,那么就该被报复。”漠北夜真是没有丝毫犹豫地说了出来。

    “若说是血腥,这样的人千刀万剐都不为过。”就算是慕水沉不动手,他也会查出幕后之人,然后替慕水沉除去的。

    “况且我之前在战场上的时候,见过比这个还要凄惨的,早就是无所谓了。”漠北夜的态度实在是让慕水沉出乎意料啊。

    但同时,慕水沉心中也是松了口气,至少他没有迂腐地认为自己是个心狠手辣的蛇蝎毒妇。

    “还真是看不出来啊,你也算是这一众古板之人中唯一一个合我心意的了。”慕水沉不由得爽朗一笑。

    “所以你还躲着我吗?”终于,问题还是回到了当初的那个。

    慕水沉噎了一下,果然啊自己就是作死,早知道就不该当个鸵鸟的。“那个……前几日我确实是忙,这不是炼制蛊丹,研究蛊术嘛。”慕水沉才不会承认她是为情所困,这种小女生的行为怎么可能出现在她这个活了两世的人身上。

    其实在上辈子,慕水沉还真是没怎么谈过恋爱,除了学生时代谈过之外,之后的时间慕水沉都是在钻研蛊术,根本就顾不上谈恋爱。

    “哦?所以你前几天就是为去杀了慕水婉做准备?”漠北夜果然还是有些气慕水沉擅自行动的。

    自己这是怎么说都不对啊。慕水沉还真不知道这个男人什么时候会这么死扣着字眼了。

    “若我现在跟你说,我心悦你,你可会相信?”漠北夜不打算逗慕水沉了,直接扔出了一个重磅炸弹。

    “咳咳!”慕水沉原本喝着茶的,被漠北夜这突如其来的表白呛到了。

    漠北夜这会儿就用他那幽深如潭水的双眸看着慕水沉,满是认真。

    “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跟你……这有些不太合适吧。”慕水沉也不知道为什么,第一反应居然是选择逃避,这可不像是慕水沉一贯的风格啊。

    “为什么不合适,还是说你嫌弃我这病弱的身子?”漠北夜眼中满是受伤,连带着神情都暗淡了不少。

    慕水沉顿时就愧疚了,面对一个病人,自己不应该这样的。所以她连忙解释到,“不是的,我的意思是说,你呢也是个皇子,而我现在呢连丞相府庶女都算不上。而且啊,我还带着一个孩子,都不知道是跟哪个男人的,难道这样你也接受?”

    不对啊,古人不应该这么开放的啊。所以慕水沉本能地拿慕七七做挡箭牌了。“难道你甘愿给人做后爹,我可是要求正室位置的。若真是如此的话,那七七日后可就是嫡子。”

    漠北夜面上丝毫没没有松动,反倒是带着笑意,“水沉,你就是拿这个来阻难我的吗?”漠北夜像是看穿了慕水沉的用意,“那好,我也告诉你,我如今便是将七七视如己出的,日后他便是我漠北夜的孩子。”

    慕水沉难以置信地睁大双眼,“不是……你那父王肯定不会同意的。”

    “父王那儿自有我去说。”慕水沉说出的每一个问题,漠北夜都能够完美地解决了。

    最后,慕水沉都没有给漠北夜一个明确的答复,顾左右而言他地先将漠北夜搪塞过去,将他赶回了自己的房间。

    “六哥,瞧你这样样子是没成功啊。”漠北宇像是一早就知道了一般,满戏谑地喝着茶。

    “你懂什么,这事情急不得。况且水沉不是寻常女子,自然是不同一点的。”漠北夜虽然很不想在他这个弟弟面前承认,但似乎他说对了。

    “我说六哥啊,你可要把握住机会,要是你这病好了,还没赢得美人芳心,那弟弟我先在这儿劝你,早些放弃的好。”

    正因为知道慕水沉不是寻常女子,所以漠北宇才会怕自家六哥好不容易动情,最后还落得个伤心的下场。

    漠北夜没好气地踹了漠北宇一脚,就不能盼着自己一点好的嘛。

    而慕水沉才是真正陷入苦恼的人啊,以至于慕七七都凑到她身边了都还没有反应。

    “娘亲,刚才美人哥哥跟你说什么了,娘亲这是不开心了吗?”慕七七也学着慕水沉的样子,这小包子脸都皱到一起了。

    慕水沉歪着脑袋看了慕七七一眼,顿时被儿子这一本正经的故作老成而逗乐了。

    “七七,娘亲问你啊,你为什么这么喜欢漠北夜啊?”虽然慕水沉对漠北夜是有好感,但若是这关系要再进一步,慕水沉还是有些犹豫了。

    “嗯……”慕七七要好好想一想,脑海中将漠北夜的优点全都搜罗起来,然后一个个地说给慕水沉听。

    这由外到内,事无巨细的,按照慕七七这算法,恐怕要说道天亮了。“诶,行了,娘亲知道了。”同时,慕水沉还有些吃醋了,怎么没见这个臭小子这么夸过自己啊,这到底是谁的儿子啊。

    然而慕七七睁着圆溜溜的大眼睛,清澈的如同一汪泉水。“七七喜欢美人哥哥,而且七七知道,娘亲你也喜欢美人哥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