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中文 > 灵异推理 > 进击的机修兵 > 第40章 本能
    等青年的身影也彻底消失,许凡若有所思地甩了甩有些发麻的手腕,随即站起身来抖动了一下身躯,浑身噼里啪啦的响声中,向工作台走去。

    他其实在对青年找回场子这件事上,并没有过多意外。

    一些家世不凡顺风顺水的年轻人,突逢如此大辱,自然而然,是要为了心底那点可怜的自尊心,来找回场子的。

    找回场子失败了再撩下狠话,多见少怪,随之被他抛在脑后。

    这些他没少经历。

    在克莱曼斯求学之前,他在科达镇,到镇子外面的机械废墟中捡破烂,可是没少与那些同龄人置气。

    可无一例外的是,那些娇气的家伙们,根本就受不了他一拳两脚。

    往往忍无可忍之后,全力一拳下去,那些扎堆在一起,大上一些比他壮硕的孩子,立马就跪了,几乎毫无招架之力。

    后来那些无所事事的孩子们,见到他就绕道走。

    这让当时有些内向的他,在科达镇所有孩子畏惧的眼神中,好一阵子满足。

    不过风光也就是那一阵,后来不知为何,许大年知道了他的英勇事迹。

    很开心的将他叫到身前。

    先是口腹蜜剑的将他拾破烂换取的零花钱骗走,然后要小许凡和他对打,赢了将联邦币还他。

    在同龄人之前从无败迹的他,几乎毫无反抗之力的在许大年手中跪了。

    至于少的可怜的联邦币,则成了许大年的烟钱。

    多年在许大年手中磨练,他的气力、爆发力,甚至身体柔韧强度,所能到达何种程度,其实他自己也不太清楚。

    不过金达夫老头似乎看的很清楚,在老头的机械维修店中,老头在传授他维修技巧之时,轻描淡写的语气,告诉他,不要随便与人起冲突,特别是动用拳脚。

    金达夫老头说,人类联邦讲究的是科技至上,律法为主的高级文明国度,拳脚格斗手段,上不了台面。

    以至于这么些年,在兴趣转移到机械维修上之后,许凡已经很少与人起肢体冲突了。

    向这两日的意外,还是这么些年头一遭。

    例如刚刚和络腮胡汉子拳拳到肉的对打,以及躲避掉后来的中年男子那致命一击,那股隐藏在血脉中,隐隐的蠢蠢欲动血液燃烧之感,令他有些兴奋。

    尽管他心底不愿意承认。

    他长年隐藏在理智下的本能,对战斗有着天生的狂热。

    他不想知道这种令他心底厌恶的本能,与他的身世有没有关系。不过,如同每次被老爹许大年打成重伤昏迷,第二天奇迹般完好无损生龙活虎,从绝对不是恢复液,全身浸泡在一种不知名液体中醒来一样,他对此持怀疑保留态度。

    总有一天,他会找到真相。

    比如他和老爹许大年,到底是不是人类联邦的公民这个事实。

    以及许大年到底在隐藏着什么。

    *

    收起思绪,将乱中有序地工作台收拾了一番,许凡关上器材室的灯,准备去吃饭。

    一番运动,他越发的饿了。

    一会儿要吃三十个包子,嗯,肉馅的。

    出了器材室的大门,走上楼梯的许凡如是想。

    ……

    距离克莱曼斯学院两条街道外的一家私立医院。

    詹姆斯透过玻璃,盯着无菌医疗室内,浑身扎满辅助针管,浸泡在初级恢复营养舱中的络腮胡汉子,对站在身前,手中拿着一片记录光板的年轻医生,抱着几分侥幸,沉声道:“他怎么样?几天能恢复?”

    身穿白大褂,满脸雀斑的年轻医生摇了摇头,看着光板上检查出来的资料,面色沉重道:“不好说,病人从下体到胸腔处,以及两条手臂,骨质碎裂,骨髓经过爆破的血管,倒流进身体各个重要器官内。如果动用当前最昂贵的纳亚粒子h做细胞复制液,排除血液中的髓液,大概需要三个月左右,至于寻常的恢复液,恐怕需要一年左右,才能让他大致恢复,不过下体是保不住了。”

    詹姆斯看着营养仓中双眼紧闭的老伙计,咬了咬牙,犹豫着。

    他第一次复出的任务,就阴沟翻船了,还是在一位少年人的手里!

    这让他无论如何都咽不下去心底那口气,可是看着营养舱中毫无血色的中年汉子,他知道,他们这次可能真的踢到铁板了。

    作为黑鱼联盟资深成员的黑狼,虽然职称为初级,可是论起实战经验,比一些新晋的高级刺客也不承多让。

    而黑狼,作为近战型搏杀刺客,他之前的合作伙伴,那一身凌利地格斗技巧,以及那可手断合金的重拳,比从联邦军中退役下来的他,高上不止一筹。

    可尽管如此,还是在那位少年手中败下阵来。

    这让他一度怀疑,那个少年可能会某种破坏力巨大,黑暗时代以前流传下来的格斗技巧。

    所以当时,他在看到先他一步执行任务地黑狼,倒地不起时,便当机立断自作主张结束了任务,将赏金全部退还给了那个散任务的青年。

    并且在刚刚,他又将十倍的违约金,划到了那个金属卡片所在的私人账户中。

    他们黑鱼联盟之所以历史悠久,多半是因为这灵活人性的各项规矩。

    老伙计黑狼两条胳膊臂骨尽碎,从明显吃了一记撩阴腿的下半身,到胸腔处,大范围身体器官遭受难以弥补地重创。

    脸色阴晴不定地詹姆斯瞥了眼眼前这座私人诊所的医生,从眼前这个年轻医生,眼底难以置信的神色来推断,恐怕黑狼这次能捡回小命,都是奇迹了。

    他咬了咬牙,在怀中摸索一阵,掏出一张小巧的金色卡片,递给满脸雀斑的年轻医生,脸色阴沉道:“就用你说的什么纳亚粒子,不过我需要保密。”

    “放心。”年轻医生从詹姆斯手中接过金色卡片,在手中的光板上轻轻一触,看着到账的联邦币,递还金属卡片,嘴角露出笑意,道:“我们这儿比一般医院价格昂贵数倍的原因,就是因为我们从来不存病人的档案,也不过问病人的身份。”

    满脸雀斑的年轻医生说完,用饱含深意的目光看了一眼詹姆斯,旋即转身准备辅助去了。

    詹姆斯目送年轻医生离去,颓废的在等候走廊外的椅子上坐下。

    原本拿到目标资料时,以为是一场再正常不过的任务,谁曾想,最后赔了夫人又折兵,惹了一嘴毛。

    自觉变得多愁善感起来的詹姆斯,后仰躺在软绵的座椅上,闭目沉思起来,他暂时得考虑一下如何回复联盟这次任务失败的原因了。

    *

    克莱曼斯学院大门外。

    坐到那辆停靠在路边,一切事情源头的路奔悬浮车驾驶位上,克鲁斯盯着眼前人来人往的行人,脑海中浮现出刚才器材室的一幕,手臂放在推动杆上摩挲,神情呆滞。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