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中文 > 综合小说 > 凤女之倾城医后 > 第二十章:被我抢走的心
    斟酌了一下,颜夕还是摸了摸鼻头说了这句话。

    萧至寒在听到这句话之后立刻回过了神来,等等,自己刚刚在想什么?

    竟然想把这个女人带到王府里让她当王妃,自己一定是魔怔了。

    萧至寒有点想不通,为什么每次在这个女人面前,都能那么容易的乱了心神。

    甚至让他忘了他本来的用意。

    “既然是开玩笑的,那你说说,你还有什么东西可以拿来交换。”

    萧至寒将自己内心的不镇定强压了下去,表面上仍然风平浪静的开口。

    “王爷你看,我帮了你那么多次救了你那么多次,难道救命之恩都不能抵掉这个吗?”颜夕的声音可怜兮兮的,仿佛带了天大的委屈。

    “不算,本王也救过你。”

    颜夕听到这句话之后默默的在心里翻了个白眼,这个王爷的心是石头做的吧,撩不动撩不动。

    “那你说,你想要什么东西。”颜夕已经放弃了挣扎,没好气的问道。

    “一个被你抢走的东西。”

    萧至寒转过身来,定定的看着颜夕,仿佛是害怕她耍什么花样似的。

    “什么东西啊?被我抢走的心吗?王爷你什么时候也学会说土味情话了?”

    “跟本王装傻没有用,距离最佳时间不过片刻的功夫,你若是不肯把那个东西拿出来,这天地灵气可全都被我一个人吸收了。”说罢萧至寒特意抬头看了一眼夜空。

    颜夕也顺着他的目光看去,他说的没错,圆月即将正对灵湖,两处皎洁遥遥相对,机不可失时不再来,更何况古墓中的那个东西,对自己好像也没多大用处。

    如果那个东西真的是个宝物的话,自己带在身上反而显眼。

    还是眼前的天地灵气对她来说更有用一些。

    可是这萧至寒再怎么说也是个王爷,古代的王爷不都很有钱吗,哪有肥羊在自己面前自己不宰的道理,想到此,颜夕状似为难的开口:“哎呀,那个东西对我来说着实没用,如果王爷要的话不是不给,只是......”

    “只是什么?”

    萧至寒就知道她眼睛一转准没好事,谁知道此刻又在耍什么花招。

    “只是我一介女子行走江湖,身无分文多有不便呐。”说罢颜夕不再看萧至寒,而是用手比了个数钱的姿势不断的搓着。

    “有话快说。”

    颜夕忽然反应过来这和自己那个时代用的钱恐怕不一样,萧至寒肯定看不懂自己的手势,只好讪讪的把手收回来。

    “你看啊,我现在拿的这个东西怎么说也价值连城吧,举世上下独一无二呀,可是这天地灵气呢,只要时机对了每年都可以,这样一想,我拿这个东西换好像是有点亏哦。”

    颜夕将手托在下巴上,娓娓道来。

    “所以?”

    萧至寒挑了一下眉看着眼前这个正不停算计的女子。

    “唉,非要我把话说的这么明白,你直接拿钱来换,如何?”还不待萧至寒回答,颜夕怕他不同意似的又急急开口,“你看啊,这一路上没有我的帮助,你都不一定能拿到那个东西吧,更何况,如果不是我,你那个匣子可能早都被水冲走了。就算没有辛苦费,也有点保管费吧。”

    萧至寒今天总算是大开了眼界,他还是第一次遇见敢在他面前跟他讨价还价的女人。

    甚至直白的说出来她想要钱。

    “你想要多少钱?”

    这个问题一问,颜夕瞬间有点懵了。

    对啊,我想要多少钱?

    这真是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

    虽然她以前对古代的流通货币也是比较了解的,可是现在所处的这个地方是完全不存在于历史之中的啊。

    自穿越过来,颜夕就没有跟其他人接触过,也没有见过这里的钱,现在突然问自己要多少钱,可真是把自己给问住了。

    更何况,她根本不知道要多少合适啊,万一被骗了怎么办。

    思考片刻之后,颜夕忽然心生一计,虽然不是一个时代,但是房子应该都是一样的值钱。

    “我来的时候都听说了,说你是个什么不受宠的王爷,想必你的日子也过得挺艰难,况且你看看你那哥哥,穿金戴银的,你再看看你,啧啧啧,就知道你应该也没多少钱,我也不多要,你给我皇城之中的一套商铺就好了。”

    天子脚下,应该是个一线城市吧,寸土寸金啊,房子肯定便宜不到哪去,更何况还是个无限增值的商铺。

    萧至寒额头上的青筋跳了跳,这女人还真敢说,开口就要皇城的一个商铺,就这还好意思说她不多要。

    这叫不多要吗?

    在皇城,太子名下也不过五家商铺而已。

    只是,很少有人敢在自己面前说出不受宠这三个字。

    自出生以来,举国上下将他视为瘟神,父皇不待见,兄弟排挤,日子过得确实很艰难。

    可是从来没有人敢在自己面前说,天下人要么畏惧他要么厌恶他,很少有人站在他面前,不带一丝其他的情绪。

    这种轻松的感觉,他很少体会,就算是自己一个人待着的时候,也不免要提防周围。

    可是现在的这种对话,轻松的让他想卸下心里的所有防备。

    不过,即使如此,一间商铺他还是拿不出来的。

    再想想这个女人的作风,萧至寒心头难言的情绪瞬间被压了下去。

    “一千银币,不能再多了。”

    颜夕虽不知道这一千银币大概是多少,但是想想就知道肯定不多,有这么砍价的吗?

    “哪有你这么砍价的,一般不都是一点一点的讲价吗?哪有你这样的!”颜夕此刻像是一只炸了毛的小猫,被人踩了尾巴一样猛地一跳,霎时间水花四溅。

    “那你说,砍到多少合适?”

    萧至寒饶有兴趣的看着眼前跳脚的某人。

    “当然是比商铺稍微少一点啊。”颜夕才不会上当,自己又不清楚这边的货币价值是怎样的,绝不会贸然开口。

    “十万银币?”

    “成交!”

    萧至寒一阵语噎,这个女人满满的都是套路啊。

    但是她口中的成交在他心里并没有什么用:“一万银币,不能多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