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中文 > 综合小说 > 凤女之倾城医后 > 第二十四章 太子殿下到
    颜松这才携着李氏从门外缓缓走入,器宇轩昂,即使在这满座的皇家贵客的对比之下,气质也丝毫不输。

    宴厅正中摆了一张雕花大宴桌,自是颜松和李氏的位置。

    主位之下,自北向南,东西相对分别是四张紫檀木大桌,此刻坐着的正是风夏、半月、明邦三国的皇子,独有一张还空着。

    在他们的下位,其余国家的皇子已经按照身份地位的次序依次坐下。

    除了最靠近门口的一张宴桌还空着以外,其余座次已经没有空席。

    颜松已经行至主位之前,微微站定,方才转身,稍稍清了清嗓子才开口说道:“各位贵客不辞辛劳,远道而来,颜松不胜荣幸,唯恐招待不周,还请各位贵客海涵。”

    说罢微微弯腰鞠了一躬,厅中其他人立刻抱了抱手作为回应。

    颜松正欲回到主位坐定,宴厅中的传令侍卫又急匆匆站在门外,大声传报:“太子殿下到——”

    不必宣报称号,座中其他人心中都明了,这来的自然是萧国的太子殿下萧辰裕。

    众人此刻都放下了手里的东西,睁着眼睛看向了门外,还没坐定的颜松也立刻站起,走到主位之下候着。

    兵甲声音响起,门外两列身穿铠甲带着佩剑的禁卫军在萧辰裕之前守在了宴厅门口,萧辰裕人还未到,一阵爽朗的大笑声已经传入宴厅。

    笑声一毕,萧辰裕不过刚刚行至宴厅门口。

    他的身旁跟了一个白面宫人,周围是从宫里带来的侍女,一眼看去能有十余人,这时除了那个白面宫人外,其他人都站在门外候着了。

    他今日穿了一身杏黄色锦袍,脚下踏着绣着四爪金龙的锦靴,头上一顶玉冠,玉冠正中镶了一颗圆润的宝石,锦袍外罩了一件披风,肩膀两侧垂下两条玉石串成的坠子。

    甫一踏入宴厅,他就立刻解下了肩上的披风,随手扔向了身后的宫人,虽然脸上带着笑意,但是眼神却并没有看向这座中的任何一个人,只是朝着颜松大跨步走去。

    待他走到颜松面前,才开口道:“本宫可是来迟了。”

    颜松哪敢多说什么,连忙向着太子行了一下礼才说:“不迟不迟,这宴会还没开始,太子殿下来的正是时候。”

    萧辰裕闻言仰头笑了一声,才一甩衣袖坐回了自己的位置,对面是风夏国的顾大皇子和明邦国的洛小皇子,右侧则是半月国的太子。

    颜松心里稍稍松了一口气,还没转身回去,又是一声传呼。

    “萧国明王到——”

    这一声比起之前的传令来都更为响亮,声音贯穿整个宴厅,就连在厅后候着的侍女们都听得一清二楚。

    这一声是飞影掺着内力喊出来的,自是比那些小侍卫喊出来的响亮得多,自己家的王爷,气势上定不能输。

    众人听见这声传呼之后皆是面面相觑,这明王来此作甚?

    谷主虽然还未明说,但是所有人都知道此次宴会不过是借着生辰的名义,为凤女寻一个良婿罢了,所以今日来的不是一国储君,就是最受宠的皇子。

    这明王,无论哪一边都没沾上,不仅没沾上,差的还有些远。

    厅内一时陷入了一片寂静之中。

    更有甚者,正用余光看着萧辰裕,等着看一会他将作出如何反应。

    宴厅门外此刻除了两侧站着的禁卫军,再就是候着的小侍卫。

    红毯之上再无闲杂人等,因厅外也挂着灯,所以看起来并不暗。

    萧至寒穿着一件玄色长袍慢慢的出现在了众人的视线之中,他的身后只跟了一个飞影,在月色的映照之下反而越显孤清,一张脸虽然生的俊美无双,可是周身都散发着一股阴寒之气,正一步一步向着宴厅走来。

    待他走进厅中,所有人都没来由的打了一个寒颤。

    看来萧国上下将他视为瘟神不是没有原因的。

    颜松站在原地未动,所有人都知道太子自小就和明王不和,此刻他若上前去了,不是公然拂了太子的面子。

    所幸萧至寒并未理会他,径直走到门口的那个空位前坐下了。

    所有人都十分自觉的收回了自己的目光。

    这明王,倒挺识趣。

    颜松此时才是真正的松了一口气,这大喜之日,他作为药王谷的谷主,自然不想任何一个人难堪。

    众人此刻都已入座,颜松才端着一杯酒行至宴厅中央:“感谢诸位贵客今日能来我们药王谷,实在是令我们药王谷蓬荜生辉啊,诸位贵客的心意颜松明白,只是...”说到此,颜松微微顿了顿,才接着往下说,“只是这凤命之女自然是要这世间独一无二的奇珍异宝相称。”

    此话一出,所有人心中已经明了,这跟一个待价而沽的货品有什么区别,这谷主,分明就是在卖女儿。

    可是这谷主之女是无念天师亲口预测的凤命,这层身份加成,无疑就是告诉这天下人,得凤女者得天下。

    就算是待价而沽,他们也愿意前来。

    只是这里的人,更多的是抱了侥幸想法前来,尤其是那些小国家的皇子们,哪里来的什么举世无双的宝物,所以实则不过是强国之争罢了。

    颜松看着底下议论纷纷的众人,朝着身后的侍女挥了挥手:“去将小姐请来。”

    他身后的侍女得了指令,立刻前去唤颜柔过来。

    今日每一个人都是奔着凤女来的,所以每个人听闻此言都生怕错过了什么似的盯着门外。

    不过片刻的功夫,门外已经有两个提着琉璃灯的侍女出现在了众人的视线之中。

    虽说是侍女,相貌身段样样不差,就连某些官宦人家的小姐也胜过了几分。

    在两个侍女的身后,有一少女,轻纱遮面,徐步缓缓。

    露在外面的一双眼睛里微微含着羞意,双眸之中似有水华,波光流转,灵动异常。

    她身着水蓝长裙,肘间是一条镶着银丝的软缎披帛,娉娉袅袅,披着一身光华走来,她的出现,使周围所有的女子都失了颜色。

    偶尔有风吹过,吹得轻纱微微扬起,仿佛下一秒这少女就要踏风而去。

    众人一时都看的呆了,更有甚者,倒着酒的手就那样停在了空中,美酒正源源不断的从杯中溢出。

    待她走近,卸下面纱,所有人都不由得倒吸了一口气。

    果然是天人之姿啊。

    一头乌黑光亮的长发披在身后,小巧的鼻子之下是不描而朱的红唇,双颊微微带了一抹淡红,仿佛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

    片刻之间颜柔已经行至了主位之下,正对着各位皇子微微一福。

    “颜柔见过太子,见过各位皇子、各位贵客。”

    萧辰裕立刻从自己座中站起,行至颜柔面前轻轻一扶。

    颜柔立马回应了一个柔柔的笑,眼里是藏不住的娇羞。

    “多谢太子殿下。”

    今日的太子似乎比昨夜还要俊朗三分,不知太子有没有捡到自己的那一方帕子,想到此,颜柔的脸上又添了一抹羞红。

    颜柔的位置在李氏的下方,她谢过太子之后,就缓步回到了自己的位置,待她坐定,便稍稍用目光扫了一圈场中的皇子。

    她第一眼注意到的,竟是坐在门口的萧至寒。

    这样的气势和相貌,莫非这个人就是明王?

    虽然他的容颜看起来俊美无双,比起这在座的每一个人都过之而无不及,只是那浑身的气场,果然如传闻中一般冷酷清寂,幸好他不是一个受宠的王爷,颜柔的视线又不自觉的朝着萧辰裕看去。

    这样看来,还是太子更适合做自己的夫婿。

    萧至寒不是没有察觉到颜柔的视线,但是他不想作以回应。

    他对这凤女其实并没有多大兴趣,也并不是想正面跟太子相争。

    只是自从知道了药王之心和灵湖隐藏的秘密之后,萧至寒就知道,这宴会自己是非来不可了。

    不然怎么能拿到药王之心,又怎么能在那灵湖中吸收灵气。

    想到此,萧至寒的脑中又浮现出了一双极美的眼眸。

    美的仿佛装下了漫天星辰,这世上,恐怕无人能及。

    所有的事都在计划之中,只有一个例外,那便是她。

    她背后的金凤、药王之心的认主,这个女人身上,究竟藏了多少秘密。

    自己在临走之前特意叮嘱了让她不要乱跑,也不知那个女人会不会乖乖听话。

    萧至寒越发觉得烦闷,只自顾自给自己倒了一杯酒仰头饮下了。

    这一幕被萧辰裕尽收眼底,他的嘴角渐渐勾起一抹嘲讽的笑意。

    女子十五岁及笄,颜柔已经十六。

    按道理来说不该举办如此盛大的宴会,只是这凤命的预言一出。

    所有人都有些按捺不住,包括颜松。

    这才为颜柔举办了这么一场宴会。

    只是今日看着这座中众人眼里的惊艳和渴求,颜松内心得到了前所未有的膨胀和满足。

    侧厅中的弦乐声在此刻又飘飘袅袅的传了出来,宴会已然开始。

    场中一时觥筹交错,倒也其乐融融。

    萧辰裕扫视了一圈场中众人,从鼻子中不屑的发出了一声冷哼,随后脸上又换上了那副惯有的笑容,轻轻摇了摇手中的酒杯,从自己的座中站起,开口道:“各位远道而来来我萧国,本宫就借着这颜谷主的宝地,在此敬诸位一杯。”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