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中文 > 综合小说 > 凤女之倾城医后 > 第六十六章:成何体统
    萧至寒醒过来的时候,见到的就是盯着地上一堆不明物体出神的颜夕。

    环顾了一周,方才和他交手的顾将军却不知所踪。

    “你醒了?”

    颜夕听到耳侧的声音,转过头去,带着几分警惕的看着萧至寒。再看萧至寒脸色正常,眼底也不是吓人的赤红,便悄悄地放下心来。

    看来,那血咒的发作是已经过去了。

    “你……成何体统!”

    萧至寒站起身来,走到颜夕身边。

    方才醒过来的时候,颜夕是侧面对着他的。如今走到近前,萧至寒才看清了颜夕现在的模样。

    红肿的嘴唇,满身的脏污,破破烂烂的裙角,裸露在外的后背。

    看清楚之后,萧至寒的眉头又皱了几分,只觉得有一口气堵在了心头。

    颜夕听到萧至寒的话,再看了看自己这一声,当下黑了脸。

    这个该死的男人,还有脸问她?他也不看看,自己这一身狼狈像是怎么来的。

    见萧至寒冷着一张脸,颜夕嘴角一挑,眼睛眨了眨,看着萧至寒的双眼里多了一丝魅惑。

    “王爷可真是贵人多忘事,方才同我亲热的时候,可没这么义正言辞呢。”

    看到颜夕一张一合的红肿的嘴唇,萧至寒心中一热。察觉到自己身体变化的萧至寒,嘴角抽了抽。

    这个该死的女人,又趁着他血咒发作的时候,对他做了什么?

    看着颜夕娇媚的表情,和几乎遮盖不住身体的衣衫,萧至寒心底的悸动又加深几分。

    这悸动不过一瞬,萧至寒眼神瞬间变得凌厉,瞪着颜夕。

    “你又对我使用妖术?”

    颜夕深吸一口气,瞪着萧至寒。

    “萧至寒,我可是救了你。”

    见萧至寒反应过来,颜夕虽然觉得有几分可惜,却还是有些激动。

    她的催眠术不仅可以重新使用了,还提高了一重。之前给萧至寒催眠的时候,可是需要趁着他血咒发作意志不强的时候才能成功。现在不仅能在他清醒的时候催眠他了,还能催眠于无形。

    见到颜夕的模样,萧至寒脸色一黑,脱下自己的外衣,扔到了颜夕身上。

    颜夕毫不客气的将萧至寒的外衣穿在了自己身上,虽然有些长,可是总比没有的好。待会还要去找苏离和大白,她可不想白白的便宜了别人。

    颜夕拿出秋水寒,蹲下身来,在萧至寒的外衣上轻轻地划了几下。

    再站起身来,萧至寒的外衣穿在颜夕身上便长短合适。再将多余的布料作为腰带,往腰间一束,这衣服便如同给颜夕量身定制的一般。

    见了颜夕的举动,萧至寒深吸了一口气,将逐渐燃起来的怒火逐渐的压下去。

    这个女人,还真是不客气。

    将颜夕收拾妥当了,萧至寒低着头,打量着地上那堆不明物体。

    “顾将军呢?”

    一听萧至寒问顾将军,颜夕的脸上出现了一抹复杂的神情。

    刚才的事情,到底要不要告诉萧至寒呢?如果他知道顾将军将玄雷诀传给了她,会不会干脆直接杀了她了事?就算顾将军把她的经脉全部打通了,可是要和萧至寒有一战之力,还是需要时间的。

    仔细想了想,颜夕还是决定插科打诨糊弄过去。

    见颜夕低头看着地下那一团不明物体,挑了挑眉。

    “怎么回事?”

    萧至寒抬头看着颜夕,沉声问道。

    “你干的好事你自己不知道吗?”颜夕咋舌,看着萧至寒的眼睛眨了眨,“不过我还真没想到,你发起疯来竟然那么厉害。”

    发疯两个字从颜夕的嘴里说出,萧至寒的脸色又黑了两分。

    早晚有一天,他要将这张嘴给毒哑了!

    颜夕故意诱导萧至寒,让他以为是他借着血咒发作时的爆发杀死了顾将军。

    可是萧至寒哪里有那么好糊弄,双眼盯着颜夕的眼睛,眼底的怀疑不言而喻。

    颜夕有几分心虚,蹲下身来,从衣襟上撕下一块布,将顾将军的骨灰包起来,小心翼翼的放入棺中,然后重新将棺椁封上。

    封棺的时候,颜夕愣了一下。

    顾将军传给她的那些气息并不仅是治愈了她身上的伤,还让她的功力增长了许多。初进这墓室的时候,她根本推不动那棺盖。现在,却可以轻而易举的将其归位。

    见到颜夕的举动,萧至寒眉头一皱,一掌对颜夕击出。

    察觉到耳侧的掌风,颜夕一掌迎上。

    倒退两步,颜夕的后背撞上了顾将军的棺椁,棺身被撞得移了位置。

    “萧至寒,你又发什么疯?”

    颜夕揉着被撞疼的后背,没好气的看着萧至寒。

    “玄雷诀呢?”

    萧至寒看着颜夕,脸色如同寒冬腊月的天,冷的渗人。

    这个该死的女人,竟然敢骗他。

    “什么玄雷诀?”

    颜夕被萧至寒问的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根本没反应过来他说的是什么。

    “若不是玄雷诀,你这一身的功力如何解释?”

    萧至寒见颜夕死不认账,眉头皱了起来。

    他知道颜夕对玄雷诀势在必得,所以做好了与她共享的打算。可若是颜夕想要独吞,他也绝对不会手软。

    “这是……”

    颜夕还待辩解,却猛地顿住了。

    她根本就没有找到什么玄雷诀,可是萧至寒却一口咬定她拿了。

    难不成是顾将军传到她体内的那些?

    一瞬间,颜夕愣在了原地,竟不知道说什么好。

    早知道会这样,她刚才就将实话说给萧至寒听了。

    现在才坦白从宽,是不是有点晚了?

    颜夕深吸一口气,抬头看着萧至寒,将方才发生的所有事情全部如实说出。

    见萧至寒闭口不言,颜夕也不多话,直接一屁股坐在地上。

    “事实就是这样,你说的玄雷诀,我没看见,更没私吞!”

    萧至寒见颜夕的神情不似说谎,心中已经信了七八分。又见她这宛若市井无赖的模样,也不再多问了。

    “果然是药王之心。”

    将颜夕说的所有事情在脑海中重新过了一遍,萧至寒低声呢喃。也不知是说给颜夕听,还是在自言自语。一张脸上看不出任何的端倪,也不知道他在想着什么。

    “我可说好,你别想让我吐出来。”

    看萧至寒一脸高深莫测的样子,颜夕后退两步,一边做出防备的动作,一边冲着萧至寒说道。

    将颜夕的动作尽收眼底,萧至寒的眼睛抽动了一下。

    他看起来像是这种人吗?

    再说这药王之心已经认她为主了,玄雷诀也被顾将军直接传进了她的体内,他就算想做什么,也无计可施!

    颜夕抬头看着萧至寒,见他一脸深思,没有时间注意自己,便悄悄的去捡了顾将军之前穿在身上的那件软甲。

    之前看萧至寒和顾将军打斗的时候,颜夕就发现了这软甲的厉害。现在近距离的观察,更是觉得这件软甲非同一般。

    这软甲通体黑色,薄如蝉翼。却能将外力的攻击视为无物,也不知道顾将军从哪里弄来的这种好东西。

    突然,一声冷哼传来,空气也仿佛在瞬间凝固了。

    颜夕瞥了萧至寒一眼,拿着软甲就准备往怀里藏。

    这软甲是无主之物,凭什么萧至寒想要,她就得交出去。

    从她手里抢东西,想都别想。

    萧至寒见颜夕还打算将软甲藏起来,心一横,一掌拍在了颜夕的身边。

    地面被拍出裂痕,碎石飞溅。

    颜夕脸色一沉,耳边传来萧至寒的声音。

    “你要是敢再碰一下,今天谁都别想活着出去。”

    萧至寒脸色阴沉,直直的瞪着颜夕。

    颜夕抬头,看见萧至寒带着几分威胁的脸,当下脸色一塌,拿着那件软甲站起身来。然后在萧至寒的威逼下,乖乖的将软甲奉上。

    “我这不是帮你捡起来,你着什么急嘛!”

    颜夕心疼的看着萧至寒手中的软甲,嘴里却故作大方。

    她倒是想要这软甲,可是打不过啊,怎么和他萧至寒争?

    “你这么舍不得,要不然给你?”

    颜夕满脸心疼的样子取悦了萧至寒,萧至寒拿着软甲,低头看着颜夕,带着几分揶揄的问。

    “怎么会,这软甲我拿着也没用,还是给你吧。”

    颜夕哪里不知道萧至寒是什么意思,当下连连摆手。

    开什么玩笑,此时此刻,她哪里敢说要字?为了件软甲丢了小命,可是极为划不来的。

    “既然如此,本王也不勉强你了。”

    萧至寒打量着手中的软甲,眼神一凝。

    据说,这件冥心甲是顾将军生前偶然得到的,谁也不知道是用什么材质做成的。只知道它的防御力比天蚕软甲还好了数倍,不仅刀枪不入,还能免疫绝大多数的外力攻击。

    颜夕听到萧至寒的话,一咬牙,装作没听到。深吸一口气,便准备寻找出路。

    却没想到,脚下迈开不过三两步,便一脚踩空。

    颜夕的身体朝地下掉去,一转眼,就消失在了萧至寒的眼前。

    萧至寒上前一步,只见颜夕摔下去的地方出现了一个地洞。这个洞极为隐蔽,若不是刚才顾将军的棺椁被颜夕不小心推开,他们只怕根本发现不了。

    洞里传来一股腥臭味,还隐隐有打斗的声音。

    看了看颜夕掉进去的地方,萧至寒无声的笑了笑。

    也不知该说这女人运气好还是运气背。

    将夜明珠拿在手上,萧至寒也进了洞中。

    洞里的腥臭味比洞外闻到的更重一些,打斗的声音也听得更为清楚。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