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中文 > 玄幻小说 > 邪帝独宠:盛世小毒后 > 第10章 互相挤兑
    她身边没人伺候,也没有马车,虽说这里离家挺远,但上辈子也是战场上熬过来的,这两步路谢扶摇还不放在心上。

    不想还没走两步路,一辆马车骨碌碌停在她面前,一柄折扇伸出来撩开了帘子,露出车厢里卫景曜那张风华绝代的脸。

    “共乘一车总好过共乘一骑,上来吧。”

    这番谢扶摇早没有了之前的扭捏,小厮放下脚凳后,她便痛快的提着裙摆上了车坐下了。

    卫景曜的马车外面看着简陋,里头却奢华至极,柔软的坐垫,一方小桌,茶壶用填了棉絮的四方小盒子裹着,茶水不会凉,既轻便又不用弄个小火炉放在这里,大热天的闷得慌。

    谢扶摇坐下后,卫景曜却忽然扑哧笑出声来。

    谢扶摇被他弄的莫名其妙,不解问道:“你笑什么?”

    卫景曜像是想到了什么很好笑的事:“本王曾经有过一只猫儿,也是这样可怜兮兮的在路边被本王发现,然后被捡上了车。”

    谢扶摇无语了一下:“王爷捡那猫儿,和臣女眼下这状况不怎么相似吧?”

    “是不怎么相似。”卫景曜笑够了,一本正经道:“那是个猫儿,这番捡的却是个小狐狸。”

    谢扶摇再度无语凝噎,她怎么就成小狐狸了。

    卫景曜瞧着她,悠然自得的甩开折扇摇了摇道:“你在你姐姐衣服上动了手脚吧?”

    谢扶摇顿时警惕起来,他是如何得知?

    “她那样防着你,你定然没机会在她的吃食里头动手脚,国公府的笔墨屏风你更加动不了,那就只能选她的衣服下手,毕竟这一点最容易找到机会,凉晒的时候吩咐下人去做就可以了。”

    当真精彩,不愧是上辈子斗的你死我活的对手,果然最了解你的人是你的敌人。

    她也没否认,只是笑了笑:“京中都传王爷风流,如今看来王爷如此心细如发,倒也难怪醉红楼的姑娘们一个个为了王爷大打出手,如此体贴缠绵的人儿谁人不爱啊!”

    “哦?谢姑娘平日里足不出户却连本王踏足何处都知道的这般清楚,既然卫姑娘如此关心本王,那不如这个楚王妃就由谢姑娘来做好了,如何?”

    “我娘亲在京中财产铺子生意一大把,我偶尔能知道京中达官贵人的动向也不奇怪。倒是这楚王妃的身份,臣女还想一生一世一双人呢,王爷红颜知己那么多,将来臣女怕是要被自己给酸死。”

    卫景曜的唇角上扬的更厉害了,当真有趣,坐在他的车上,却还尖牙利嘴的挤兑他,估计整个京中都找不出第二个姑娘能做到她这般了吧。

    马车就这么在剑拔弩张的气氛里,一路到了谢府。

    以卫景曜的身份那是绝对要大张旗鼓走正门的,因此谢扶摇下车进门一路回到自己院子这点功夫,整个谢府都知道卫景曜亲自把谢扶摇送回来这件事了。

    不得不说卫景曜的人办事就是牢靠,紫玉身上的伤已经包扎好了,她回到院子的时候,紫玉正趴在床上哭的泪人儿似的。

    见她回来,紫玉哭的更凶,挣扎着就要下床,被谢扶摇赶忙拦下了。

    “好好躺着,可怜见的,这么疼么?哭的眼睛跟桃子一般肿了。”谢扶摇看紫玉这样心疼的不行。

    上辈子她落魄至此,只有紫玉这丫头忠心耿耿死守在她身边,一辈子光吃苦了,也没从她这个主子身上捞到什么好处。

    谢扶摇打定主意这辈子要好好待她的,结果一上来又让她替自己挡刀,真是愧疚。

    紫玉哭着摇头,说话一瞅一抽的:“不是的小姐,奴婢……只是担心小姐会……会不会有事,小姐一个人在……在外头要是再遇到危险可……怎么办呐……”

    “傻丫头,我能有什么事,你不用操心我,好好养伤,仔细留了疤将来就不好嫁人了。”

    紫玉被她这么一说,哭得更凶了,一边哭一边还红了脸:“小姐胡说什么呢,奴婢不嫁人,奴婢要一辈子守在小姐身边。”

    谢扶摇呸了她一声:“又说浑话。”

    主仆俩正说着话,刘嬷嬷进来传话:“八小姐,夫人请你过去老太太屋里一趟。”

    她连门都不敲,直接推门进来,态度也是相当恶劣,无礼之极,紫玉气的就要跟她理论,被谢扶摇按下了:“我这就去。”

    大房沉不住气了。

    何氏屋里,谢雨柔正在旁边嘤嘤的哭,袁筝脸色难看的站在何氏旁边正给她捶肩,谢扶摇一进屋何氏就厉声喝道:“还不跪下认错!”

    那态度语气严厉的,仿佛前几天收了谢扶摇一尊金佛的事不曾发生过一样。

    谢扶摇倒也不忤逆,乖乖跪下了,嘴上却半分不让步:“祖母,孙女不知道自己何错之有。”

    “算计长姐,丢尽家族脸面,你做下这等顽劣之事,还说自己没错?”

    “难道三姐姐自己不争气,自己有恙又偏偏在那个时候发作,也是我的不是?”

    谢雨柔一听这话哭的更厉害了,直喊道:“祖母,孙女不知道何处得罪了妹妹,以至于妹妹要这样对待孙女,祖母,您可要为孙女做主啊!”

    袁筝也在一旁煽风点火:“这孩子没有父母陪在身边,性子顽劣也是有的,是该好好管教才是。”

    这个管教可不是什么好话,谢扶摇挺直了脊背道:“要管教自有父亲来管教,还轮不到大伯母管教我。”

    何氏偏心大房,听说了今日宴席的事本就生气,这会儿看疼爱的长孙女这般,更是气不打一处来,怒道:“这个顽劣的不孝子,目无尊长忤逆犯上,你伯母不能管教你,我可是你祖母,我来管教你!来人,给我狠狠的打,不打够四十板子不许停下!”

    立刻有下人领了命上来就要拖了谢扶摇下去,谢扶摇也不挣扎,反正她知道自己也挣不脱这些下人,还不如省点力气。

    她被按在了长凳上,就在第一下板子要砸下来的当口儿,远处传来一声娇斥:“嗬哟,好大阵仗呢,真是吓死人家了呢……我看谁敢动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