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中文 > 玄幻小说 > 邪帝独宠:盛世小毒后 > 第11章 有错就罚
    前半句还娇滴滴的弱不禁风,待说到最后一句却陡然像是变了个人似的,语调霸道凌厉至极。

    一个华服女子大步流星上前来,也不动手,就狠狠瞪了一眼摁着谢扶摇的下人,那下人立刻吓得退了回去,女子将谢扶摇从长凳上扶起来,满脸关切:“你可有事?”

    谢扶摇见到她,面露喜色:“小姨母,你怎么来了!”

    来人是华锦秀,她母亲的胞妹,如今掌管着华家产业的人,因前方战事吃紧的时候提供了整个战线的粮草救了急,皇上抬举华家成了皇商,亲封了华锦秀为一品护国夫人,连皇后娘娘都同她亲近。

    虽说何氏也是个一品老封君,可华锦秀还有皇后娘娘这层关系在这,再加上为前线战事提供粮草有功,她这个一品的地位自然不是何氏能比的。

    她常年在外经营生意,现下这是刚入京不久,进宫见了皇后出来,路过谢府便想着来看看扶摇,哪想到一进门就看到了这样一出好戏。

    华锦秀拉着谢扶摇就进了屋,张口就是冷嘲热讽:“原来谢府里头拜高踩低这一手玩的这般漂亮,大房二房都是文官,便能联手欺负三房一个武将的女儿不成?还有你这祖母当的也真是不知羞耻,一碗水端不平,帮着大的欺负小的,我看你是白活了这许多年!”

    她身份高贵,又性子泼辣,本就不像京中贵女一般娇弱,走路带风,说起话来更是直来直去,丝毫没有半分顾忌。

    一屋子人被她呛的脸都白了,何氏被一个小辈当面给怼了,更是气的手抖,指着华锦秀一个劲儿的“你”,却又你不出个下文来。

    华锦秀将谢扶摇护在身后,一身诰命朝服站在那,常年走南闯北积累的气势散发开来,目光凌厉的扫过这些人,这一屋子人竟然没有一个敢正面和她对上的。

    倒是袁筝还算冷静些,先是抚着何氏的后背帮她顺气:“婆母仔细气坏了身子。”

    又冲华锦秀道:“小八犯了错误就应该接受惩罚,护国夫人终究不是我谢府的人,还是不要过分插手的好。”

    华锦秀挑眉道:“扶摇犯了错误么?你们谁能拿的出证据?若是拿不出来那就是污蔑。扶摇的父亲在边疆为你们镇守一方太平,你们却在这后方如此作贱人家女儿,传出去当真要寒了前方将士的心了!扶摇我们走,去找皇后娘娘说道一番去,家有如此兄嫂还如何能让将士安心守边疆,这样的人还是不要做官的好!”

    何氏是个胸无大志的,只顾着生气,袁筝却想的长远许多。

    皇后一向和华锦秀亲近,若真让她去找皇后说道了,那自家丈夫的仕途怕是也要走到头了,将来别说图谋三房财产,怕是被三房踩在头顶上都有可能。

    她当即做了决定,脸色一变冲着谢雨柔就训斥道:“你个不知轻重的东西,还不快跟妹妹跪下认错!”

    谢雨柔以为自己听错了,不可置信的看着母亲,见袁筝神情严厉,没有半分开玩笑的姿态,这才不情不愿的冲着谢扶摇说了声:“小八,今日是姐姐对不住你,不要责怪姐姐了好吗?”

    华锦秀嘲讽的道:“果然是个没教养的,你母亲说的话你是听不懂还是不肯听啊?让你跪下听不见吗?”

    “你!”

    “柔儿!跪下!”袁筝厉声喝道。

    谢雨柔心不甘情不愿的,咬咬牙还是跪下了,一点诚意都没有:“对不住了妹妹!”

    说完站起来就跑了。

    谢扶摇见今日之事已经折腾的差不多,华锦秀也没有打算收手的架势,便适时的出来打圆场:“祖母,大伯母,二位都不要生气了,今日之事原是我不该让三姐姐强出头,三姐姐也是爱慕楚王殿下心切才会着急是了分寸,过去了大家便不要再提了。”

    嘴上说是认错,实际上还是在甩锅,要不是谢雨柔忙着攀龙附凤出风头,她说话能顶个什么用。

    碍于华锦秀在场,袁筝虽不敢继续同谢扶摇计较,却也不能任由谢扶摇如此污蔑谢雨柔:“既然护国夫人是小八的姨母,我这个做伯母的也说一句,您这个姨母也该好好提点一下小八规矩才是,什么爱慕楚王殿下,这般毁坏清誉的话也是女儿家能说出口的么?”

    华锦秀只是冷笑:“怎么,自己做得,旁人却说不得么?”

    袁筝脸色顿时就变得十分难看,华锦秀却懒得同她聒噪,道了句失陪了,扯了谢扶摇便走。

    只留下袁筝并一屋子人神色各异。

    何氏更是气的嘴唇发抖,她嫁与老国公爷的时候谢家还只是个农户,一路跟着老国公爷风里雨里走到今天成了身有诰命的老封君,整日里作威作福惯了,如今冒出个同样是一品的诰命夫人,却压在了她头上,她哪受得了这个气?

    袁筝却觉得事情有些不对劲,先不说华锦秀如今回了京,日后自有人护着谢扶摇,单说谢扶摇这阵子不知为何就好像换了个人一样性情大变,再不似从前那般好拿捏,也没了那骄纵的性子,这期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他们不知道的变故?

    “这小蹄子如今半点孝心也无,她姨母来了就忘了祖母了么?姨母再如何也不过是个外人罢了,还是个商户女,也值得她这般放在心上!”

    袁筝听着何氏这话心里就十分不齿,她原就瞧不上这个婆母的出身,即便成了老封君,说话做事依旧还是那股子小门小户的酸气。

    她强笑安抚道:“婆母且消消气,这却不是个坏事。华家家大业大,单三弟妹的嫁妆便不在少数,如今小八的姨母来了,她同皇后娘娘交好,又宠爱小八,咱们终究对小八又养育之恩,她总是要报答一些的,日后不管是这银子还是仕途,自然是少不了咱们的好处的。”

    何氏此人除了爱财,最在意的便是长子谢萧然,袁筝深知她脾性,句句捡着她爱听的说,果真将她安抚的喜笑颜开。

    “果然还是你是个懂事的。我记得你可是在小八院子里安排了人的?”

    袁筝见她这般嘴脸,心中越发的瞧不上,面上却始终恭敬,点头道:“三弟不在家,我这个大伯母自然要替小八安排好院子里伺候的人的,婆母放心。”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