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中文 > 玄幻小说 > 邪帝独宠:盛世小毒后 > 第12章 小姨母
    谢扶摇同华锦秀一路回了明心苑,紫玉还在养伤不能做事,谢扶摇吩咐二等丫鬟秋菊去给华锦秀沏茶,自己拉着华锦秀在偏厅罗汉床上坐了。

    华锦秀拉着谢扶摇的手满脸的心疼:“真想不到谢府的人如此苛待你,如今我看到的就是这般,我不在的时候,他们还能做到什么程度!”

    说着只觉得火气蹭蹭就上来了,谢扶摇好歹是正经主子,身边却只有紫玉一个一等丫鬟,如今还不能用了,也不怕说出去让人笑话。

    谢扶摇却不生气,还反过来劝慰华锦秀:“小姨母也不消如此气恼,这人少有人少的好处,这偌大一个院子只有我一个人住着,人多了少不得有顾不过来的地方。”

    若是换了旁人,定然会察觉到谢扶摇绝不是如此沉稳的性子,可华锦秀极少回京城来,如今看谢扶摇如此淡定,也只当是姑娘长大了,心性比从前沉稳了而已,并未往多处想。

    不过她倒也察觉到了这番话的不妥之处:“你是说,这些人都是不能信任的?”

    谢扶摇点点头,华锦秀是她的亲姨母,没什么好隐瞒的。

    华锦秀捏紧拳头砸了下小几,怒道:“可恶!这是欺负你身边没人呢,若是你娘还在,定然不会让你吃这份苦。”

    谢扶摇的娘华锦素去的时候,谢扶摇才刚刚记事,连自己娘亲长什么样子都已经有些模糊了:“大房说我娘生我的时候落了病根,不然不至于英年早逝。”

    看清这些人的嘴脸之后,谢扶摇背地里也不在尊称袁筝为伯母,只是以大房替代。

    “当然不至于!”华锦秀见识了谢府人怎么对待她的,也不去纠正她的言语不敬,而是若有所思道,“你娘的死其实有蹊跷,即便生产的时候落了病根,好生调理也不是不能痊愈,绝无几年之内人就没了的道理,何况你娘正当壮年。”

    谢扶摇心头一惊,华锦秀是绝不会骗她的。

    前世的时候她从未怀疑过娘亲的死有什么不对,如今细细想来,那时娘亲死后,身后留下的众多金银细软,田产铺子,一样样流进了大房二房的手里,这其中的关窍,真是令人越想越心惊。

    这时候,秋菊端着泡好的茶过来放下,又退了出去。

    华锦秀想起亡姐,不禁悲从中来:“那会儿你才丁点大,如今都已经出落成亭亭玉立的大姑娘了,只遗憾你娘不能亲眼看着你嫁人……谁?”

    话说了一半,就听外头有动静,却是秋菊不小心打翻了花盆,华锦秀可是个暴脾气,见下人这么不小心,刚要喊出来,却被谢扶摇阻止了。

    谢扶摇轻轻摇了摇头,让她别出声,又用手指蘸了茶水在桌上写了几个字出来。

    华锦秀看完,十分不解她为何要这样,谢扶摇却浅浅一笑,示意她只需要按照自己说的做就好……

    直至日薄西山的时候,华锦秀才离开谢府,明心苑又恢复了往常一般的安静。

    明枫院里,秋菊跪在地上,袁筝面有异色的问道:“她果真这般说?”

    “奴婢不敢欺瞒大夫人,听得真真儿的才敢来回话。皇上最器重的就是六皇子,又加上林妃娘娘是宫里最得宠的娘娘,若真有一日太子不中用了,怕是六皇子就是下一个太子呢。”

    袁筝看了一眼身边伺候的莲香,莲香会意,拿了几块碎银子给了秋菊,打发她走了。

    谢雨柔这才从屏风后头走出来,脸上浮动着几分喜色:“母亲,小八的姨母和皇后走的近,她都这般说,那这消息想必错不了。”

    谁都知道,当今太子昏庸无能,难成大器,全凭一个中宫嫡出的身份才成了太子,因为行事不端已经被皇上在朝堂上当着群臣的面斥责过多次了,朝野内外都有传言说,皇上早晚会改立太子。

    其他几位皇子也都在明里暗里较劲,都想成为下一任太子。

    先头本想在三皇子面前留一个好印象,却不想被算计除了丑,如今看来也并非是坏事。

    “华锦秀想让小八打六皇子的主意,也不想想以小八那跋扈的性子如何能入的了六皇子的眼。”谢雨柔说着咬了咬牙,被华锦秀逼着给谢扶摇道歉的是被她视为奇耻大辱,至今心里都不舒坦。

    袁筝却沉得住气,看了她一眼道:“凡事不能只看表面,你三叔手里有兵权,难保六皇子不会为了你三叔的兵权去笼络小八。”

    谢雨柔犹如被兜头浇了一盆冷水一样冷静下来,要着嘴唇道:“那岂不是便宜了她。母亲,我们要不要想法子……”

    “柔儿,我跟你说了多少次要沉住气的话了?我费心培养你,不是让你上赶着去讨好男人的,只有让男人自己注意到你,才能来的长久。小八想要出风头那就让她去出,她越是顽劣,越是能衬托出你的优秀,六皇子就会越厌弃她,到时候还怕会便宜了她么?”

    袁筝一番严厉的说教让谢雨柔抬不起头来,乖乖低头称是。

    她样貌不差,在京圈颇有才名,端庄妩媚并存,一直都是男子娶妻的理想型,而谢扶摇则是出了名的性子顽劣不学无术,这些都是母亲刻意培养的结果。

    姜还是老的辣,谢雨柔十分佩服母亲的远见,她想的还是不够深远,还要好生和母亲学学才是。

    见女儿想明白了,袁筝这才露出一个慈爱的笑容,摸了摸女儿柔顺乌黑的长发,眼底精光闪了闪。

    她出身门第不高,嫁进来的时候谢家还只是个新贵,就连谢国公这个名号,也是老太爷死了才追封的,丈夫谢萧然直接世袭了爵位,这些年来在朝堂上一直政绩平平。

    反倒是三房那个庶子谢萧晟自己一刀一枪的挣得了功名,皇上青眼有加,给国公府挣了不少脸面,不然在外人眼里,谢国公府也不过是个华丽的空壳子罢了。

    可若是女儿能攀上一门体面的亲事,日后谁也不会觉得国公府是个指望着庶子添砖加瓦的空壳子,这天底下能还有什么比皇家的亲事更体面么?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