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中文 > 历史小说 > 赵氏虎子 > 第399章:昼守夜攻(三)
    『PS:感谢运营官“冷月寒冰魄”同学一万币打赏!~另外,昆阳保卫战是赵虞势力最关键的立身扬名之战,凭这场仗,各方势力日后都要对赵虞势力另眼相看,并且,这场仗还涉及到一些新投奔赵虞的人,所以占一定篇幅,不宜草草揭过,希望诸位书友耐心些吧。』

    ————以下正文————

    “报!西南城区的黄许巷,已被我军夺回!”

    “报!西南城区的李宅,已被我军夺回!”

    “报!东南城区的牛尾巷,已被我军夺回!”

    “报!南街的庞巷、杨巷,皆被我军夺回!”

    在县衙的前衙衙堂,一名名由兄弟会民兵充当的传令兵,络绎不绝地前来禀报,将今夜在城内展开反击的实况,禀告于此刻在屋内的三人,赵虞、刘毗、李煦。

    “好啊。”

    待最后一名传令兵离开之后,县丞李煦终于按捺不住心中的激动,兴奋地攥紧拳头,而在他身旁的县令刘毗,亦是如释重负地松了口气。

    有一说一,在县衙已将所有权力移交于赵虞的当下,其实此刻刘毗与李煦出不出现,都不影响赵虞全权指挥昆阳所有兵力展开反击,刘毗、李煦二人之所以在这里,只不过是因为他们无心睡眠罢了。

    毕竟他俩都知道今晚他昆阳将展开自叛军攻入城内以来规模最大的一次反击,动员的兵卒,像黑虎贼、县军、兄弟会民兵包括所剩无几的南阳卒,合计六七千人,相当于动用了昆阳多达八成的兵力。

    如此规模的反击,尚不知最终胜败,刘毗、李煦二人又哪有心思入睡?

    因此他们来到了前衙,除了想第一时间得知今夜反击的结果,顺便也是想给某位黑虎贼首领参谋参谋,虽然他二人亦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可能无法给予周虎太多的建议,但正所谓‘愚者千虑、必有一得’嘛,哪怕只能帮上一丝一毫,刘毗、李煦二人也足够满意了。

    毕竟这是一场事关他昆阳县所有军民生死的战争,亦包括他们与他们的亲眷。

    而从当前的战况来看,他昆阳今日的反击还是相当成功的,叛军根本没有料到他昆阳会发动如此规模的反击,以至于战况一时间呈现向他昆阳倾斜的巨大优势。

    “周首领,您的计策成功了,”

    转头看向仍俯视着判桌上那份地图的赵虞,李煦带着几分仍未消退的激动说道。

    他与刘毗,也是了解赵虞施行‘伸缩战术’真正目的的人,因此对赵虞施行这等冒险的策略抱有几分担忧,生怕他昆阳白昼间让出的阵地,晚上无法顺利夺回。

    而眼下一切顺利,这让李煦在激动之余,也是暗自松了口气。

    “还未能轻易断言。”

    赵虞抬起头来,语气温和而平静地说道:“关朔对攻取我昆阳志在必得,通过两次交战,付出巨大牺牲,好不容易才占据了接近二分之一的南半城,今夜又被我等夺了回去,他岂能咽下这口气?”

    说到这里,他询问伺立于堂内的几名黑虎贼道:“东、西城墙,可有人前来报讯?”

    为首那名黑虎贼抱拳回覆道:“启禀大首领,西城墙的马县尉,还有东城墙的伍挚,迄今为止都未曾派人来传讯。”

    此人叫做何顺,乃是牛横手下老弟兄,今晚牛横被赵虞放出去撒野了,何顺就负责守护赵虞、静女二人的安全。

    “……”

    在听到何顺的回答后,赵虞思忖了一下,旋即吩咐道:“何顺,立刻派人前往东、西城墙确认一遍,且再次叮嘱马盖、伍挚二人,倘若城外有叛军行动的迹象,无论情况如何,立刻禀告于我!”

    “遵命!”

    何顺抱了抱拳,旋即向身后两名黑虎贼打了个手势。

    那两名黑虎贼会意,当即快步奔出衙门。

    大概一炷香之后,这两名黑虎贼便陆续回到了前衙衙堂,向赵虞汇报。

    “启禀大首领,已向西城墙确认,马县尉并未派人传讯,且城外毫无叛军出没迹象。”

    “大首领,东城墙的伍挚,亦未派人传讯,同时也表示城外并无叛军出没迹象。”

    “……这就奇怪了。”

    在听到两名黑虎贼的回禀后,赵虞忍不住低估了一句。

    他问静女道:“阿静,据我军发动反击,过了多久了?”

    静女低了低头,温声回答道:“已过半个时辰。”

    “半个时辰……”

    赵虞轻轻叩击着桌面,若有所思。

    他亦不会矫情,他今晚让西城墙与东城墙派一半士卒参与城内的反击,这‘钻空子’的安排哪怕在他看来也是很机智的,但不可否认这招也很险,一旦黄康、刘德两名叛军大将趁机率军攻打西城墙与东城墙,极有可能导致两边城墙失守,因此赵虞才各外警惕两边城墙的情况,命令马盖、伍挚二人只要有风吹草动就立刻向他禀告。

    但出乎意料的是,他昆阳发动反击已过半个时辰,无论是西郊的黄康,还是东郊的刘德,皆没有丝毫异动,没有趁机来攻取昆阳两边城墙,这让赵虞感觉有点不可思议。

    当然了,尽管黄康、刘德二人没有动,但南城墙一带的叛军,还是有通过城上与城内两个途径对东、西城墙施压——其中,城上,即指城墙上的通道。

    但很可惜,城上的通道太过于狭隘,马盖、伍挚二人轻易就能挡住叛军,而城内的施压,陈陌与王庆在夺回丢失阵地的同时,顺手就给挡住了。

    总而言之,没有黄康、刘德二人从外部对东、西两侧城墙施压,叛军想要趁机夺取两处城墙,基本上是不可能的。

    问题是,黄康、刘德二人为何不动?

    要知道他俩的营寨,距昆阳仅有五里距离,就算迟一步得知消息,就算要临时唤醒营内已入睡的士卒,组织他们做好进攻昆阳的准备,算算时间这会儿也该到了,毕竟半个时辰了呢!

    『还是保险一点吧,万一两侧城墙丢了,那就得不偿失了。』

    在权衡利弊后,赵虞发下了两道命令:“传我令,命陈陌与王庆各遣一半兵卒返回东、西城墙,以防两侧城墙发生变故。”

    “是!”

    不多时,这道命令就传到了陈陌与王庆耳中。

    二人当然明白赵虞的顾虑,得到命令后立刻就叫贺丰、陈贵二人率一半县军返回东、西城墙,而他二人,则分别与杨敢、石原以及剩下一半县卒,继续夺占失地。

    虽然调回了一半的守城士卒,但其实这并不怎么影响陈陌、王庆等人继续夺占失地,毕竟这场反击已进行了半个时辰,能夺回的地方基本上已经趁叛军不备夺了回来,剩下的失地,早已反应过来的叛军也开始严防死堵,除非昆阳方舍得付出巨大的伤亡,否则已经很难再有什么成绩,因此多一千多个士卒,或者少一千多个士卒,区别并不是很大。

    在刘屠率领军卒强攻阵地被击退后,鞠昇遗憾地对孙秀说道:“看来今晚的反击,只能到此为止了,叛军那边已经全部行动起来,不宜再强行进攻,当固守阵地,以待来日。”

    一想到‘来日’,鞠昇就忍不住摇了摇头。

    因为他知道,待天亮之后叛军开始进攻,脚下这些他们今晚夺回来的阵地,到时候还是会丢的——黑虎贼首领周虎,就是要通过这种‘昼守夜攻’的灵活伸缩战术,迫使对面叛军反复与他们争夺阵地,从而达到‘消耗叛军有生兵力’的目的。

    想到这里,鞠昇就不免有些感慨:他曾经所在的长沙义师,已深深陷入了名为‘昆阳’的泥潭却不自知,尚抱着‘攻陷昆阳’的没好幻想。

    孙秀可不知鞠昇心中的复杂情感,就事论事地发出了惋惜的声音:“大概只能这样了……派人向陈统领与王统领打个招呼吧,问问他二人的意见,若没有什么进展,也可以让两位撤回东、西城墙了。”

    鞠昇点点头,立刻派人联络陈陌与王庆。

    陈陌是一个很理智、很冷静的人,见叛军开始严防死堵,他也就放弃了继续进攻的念头,果断地带着杨敢撤回了西城墙。

    相比较陈陌的果断,王庆还有些不甘,带着石原与一干县卒、旅狼又发动了一次强攻,直到确认已无法再有什么进展,王庆这才无奈地带人返回东城墙,将打下来的阵地转交给旅狼与张奉手下的兵卒。

    这场发起于戌时的反击战,仅仅过了三个刻时,便结束了,还不到一个时辰。

    在这三个刻时内,昆阳守卒夺回了南半城约六成的失地,重新掌握了三分之二的南半城。

    对此,曲将曹戊询问大将朱峁:“将军,昆阳卒已结束反击,我等是否趁胜追击?”

    朱峁摇头说道:“昆阳卒熟悉城内街巷,占尽地利,在夜间与他们作战,对我方士卒不利,更何况眼下我军将士需要歇息……”

    见曹戊面露不甘之色,他宽慰道:“今晚昆阳卒的反击,虽然势潮凶猛,但也反映了他们‘不敢在白昼与我等正面交锋’的虚弱,待天亮之后,待士卒们养足体力,咱们轻易就能将丢掉的地方再占回来。”

    “……”

    曹戊微微点了点头,但眼眸中仍有几分顾虑。

    就这样,双方罢战,各自歇息,方才还一片喧嚣的昆阳,立刻就变得安静下来。

    而从始至终,黄康、刘德两员叛军大将并未率军在昆阳城外出现。

    对此,就连县丞李煦也感觉有点不可思议,询问赵虞道:“……会不会有什么阴谋?”

    而此刻,赵虞已经猜到了几分,闻言冷笑着说道:“他无非就是不想打草惊蛇,留待明晚我等故技重施时,一举拿下东、西两处城墙罢了……”

    说到这里,他心中忽然闪过一个念头。

    『倘若关朔果真欲守株待兔,我或许可以将计就计,一举端掉黄康的营寨……』

    反复思忖几回,赵虞愈发觉得可行。

    可问题是,他昆阳如今被叛军看得死死的,哪有将计就计的机会?

    况且,他昆阳的兵卒也不宽裕。

    『唔……』

    赵虞皱着眉头沉思着。

    忽然,他转头瞥向桌上另外一份地图,一份绘有临近诸县的地图。

    双目一扫,他的目光顿时定格在襄城、汝南二县。

    『有了……』

    心中转过几个念头,他面具下的嘴角,微微一扬。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