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中文 > 历史小说 > 大明好伴读 > 第189章 幕后之人是宁王?
    这个事情解决的突破口还是在这些人身上的,谢至开口道:“谁负责端去的汤?”

    端上去的那桌膳食,在朱秀荣发病之后便没再动过。

    经查,那桌膳食也就只有那道乌鸡汤有毒。

    几人朝末尾的一小太监瞧去,那小太监瑟瑟发抖之中,回道:“是,奴婢。”

    谢至也不与他客气,直接挥手命道:“带走。”

    负责探查此事的是从云中卫调来的。

    从弘治皇帝的种种举动来看,无论对各部衙门,还是厂卫都已不甚信任。

    最起码,在当前,信任的也就只有谢至一人。

    谢至一道命令之后,也不管那小太监的喊冤饶命,抓起来便走。

    带走那小太监后,谢至随之下命令把其他人看管起来,便押着那小太监去了一处专门负责处置宫中犯错太监宫女的刑房。

    这里刑具齐全,阴冷潮湿,一经走近,立马让人头皮为之发麻。

    这种地方不用动刑,就给人以莫名压力了。

    抓了这小太监后,谢至并未马上用刑,而是又去了一趟光禄寺,缉拿了所有能接触到乌鸡汤之人。

    在把这些人都拘捕之后,谢至才一个个开始审讯,一个个开始用刑。

    有时候这种方式还是很有效果的。

    有的人即便不是自己,但却也或许会知晓是出自别人。

    一经用刑,所有义气便都将烟消云散了。

    整个刑房鬼哭狼嚎之声不绝于耳,朱厚照在一旁愤愤骂道:“这群狗东西,竟敢害死本宫妹子,本宫非得把他们一个个都砍了。”

    谢至微沉着脸不做回答,一场血雨腥风恐怕马上就要开始了。

    刺杀皇帝?这个事情岂会这么善罢甘休,牵连也将必然甚众。

    半个多时辰过去,这些人竟是没一人开口。

    这么久了,再这么打下去,恐就得出人命了。

    在没有找到任何证据之时,是绝不能死人的。

    没办法,谢至只能是停下了拷问。

    “谁家中遭遇过变故,急需要银钱或者门路的?”

    这个事情也容易查明,都是最为显而易见的。

    但凡能负责皇帝皇后饮食的,必都是些身家清白的,突然行此事,必然只有家中的突然变故,才会不得已做出掉脑袋之事。

    吩咐何三友行事之后,谢至却是直接去了光禄寺。

    这里虽说不可能是下药的最初之地,毕竟,从光禄寺拿出之后,还需层层检查,才能送上桌的,但还需仔细勘验,力求从微小之事中找到关键的蛛丝马迹。

    朱厚照跟在谢至身后,问道:“谢五,你在找何物?”

    谢至没做回答,反倒是扭头问道:“殿下,你说,若是下毒最佳选择之处该在哪里?”

    朱厚照摸着下巴颏半晌之后,终于道:“应当是在最后一个传膳太监身上,要不就是在试毒太监身上,再要不就是在那乌鸡本身之上,在试毒之际查不出来,却是在慢慢融化之后显现了出来。”

    朱厚照分析的也有道理,谢至所想的也真就如朱厚照所想那般。

    在光禄寺没找到什么蛛丝马迹,谢至只能是把希望寄托在了何三友身上。

    等了几个时辰,何三友人倒是回来了,却是一无所获。

    这个时候好像就是走近了死胡同那般了。

    那些经手之人找不到突破口,也找不到其他任何关键性的证据,这个事情解决起来可就并非那般简单了。

    “谢五,现在该怎么办?”

    谢至也不搭理朱厚照,沉思片刻,起身,进了刑房。

    这些人一见到谢至进来,喊冤之声立马高涨了起来。

    谢至厉声呵斥,道:“都闭嘴。”

    紧接着,谢至便问道:“你等在上膳之际可接触过可疑之人?”

    不是这些人做的,那便就很有可能是其他人借他们的手所为。

    在这些人考虑之际,谢至便又道:“仔细考虑清楚了,只有你们想明白了,才能解除你们的皮肉之苦。”

    许久,有人率先开口了,道:“云中伯,小人在抓乌鸡的时候,那乌鸡好像不如以前欢食了,时不时就出自那只乌鸡身上,上,云中伯,小人真不知道啊?”

    说着,那人便声泪俱下的控述自己是如何如何的冤枉。

    是不是的,谢至哪能知晓,不得查吗?

    被搞得有些心烦意乱,谢至不耐烦的喊了声闭嘴,打断了那人之言。

    紧接着又有一人开口了,道:“云中伯,小人在熬汤的之时,那盐好像也不太对劲...”

    随着此人开口,接连又有好几人开口言说自己所做之事如何如何的不对劲儿。

    事实证明,除了那只乌鸡,其他的东西还真就没什么问题,最起码在谢至核查之际没什么问题。

    就在谢至有些不耐烦之际,一人的怀疑倒是引起了他的注意。

    “云中伯,小人在端汤进殿的时候瞧见了周百户,往常他见了小人从未有好脸,这次对小人却是热络的很,与小人闲聊了许久。”

    谢至诧异,反问道:“周百户?”

    朱厚照在谢至疑问之后,解释道:“是庆云侯孙子,周平。”

    谢至更为诧异。

    朱厚照继而又解释道:“庆云侯与父皇要职,父皇便给了其金吾卫百户之职,负责坤宁宫巡警。”

    周家能有如今这荣耀,全赖皇家恩荣。

    周家子弟担任百户卫宿,完全没任何问题的。

    这太监之言后,谢至也顷刻有了怀疑。

    就周平为人,谢至可是清楚的很。

    他那种人,还能看得一个小太监与之寒暄?

    谢至也没搭理那个小太监,又问殿中试毒的,道:“你试毒之际可有发现?”

    那太监立马慌了神,喊道:“小人试毒之际真没发现有毒。”

    这样的保证倒也不像是作假。

    谢至也不再理会,转身便走,喊道:“去找周平来。”

    片刻之后,何三友并未带来周平,倒是赶来报道:“知县,周平和寿宁侯在前殿起了争吵。”

    谢至唾骂一句,便只能亲自前往了。

    这张鹤龄反正都是一向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到了前殿,张鹤龄正拉着周平不放手。

    见到谢至过来,立马拉着周平靠前,道:“谢至,这小子在此鬼鬼祟祟的,被本侯抓了个正着,他周家一向都与我张家不合,且太皇太后对我阿姐也一向看不上眼。”

    这个事情谢至也清楚,周家与张家的恩怨暂且不提。

    但,就弘治皇帝身为帝王却践行了一夫一妻,这在这个时候定会有不少女人吃醋。

    况且,朱祁镇喜欢之人乃是钱太后,并非喜欢周太后的。

    周太后更会吃醋了,她不找弘治皇帝,却觉着是张皇后跋扈,不容其他嫔妃。

    事实证明,那哪是正妻能够做主的。

    谢至还未说话,周平却是道:“某乃金吾卫百户,在此出现也并非不妥,凭啥要抓某,谢至,你若是敢公报私仇,大父定让你周家陪葬。”

    周平叫的响亮,行事如何,谢至也都清楚。

    就他这种叫嚣,谢至都懒得搭理。

    其实,周平越是这般叫嚣,这个事情越是可疑。

    “来人,拿下周平。”谢至命道。

    拿下周平后,谢至丝毫不鸟周家身份,直接便把之带入的刑罚。

    更不理会周平的叫骂,直接挥舞手中的鞭子便朝着他身上招呼过去。

    “周平,本县既敢抓你,那便是有确凿证据了,你若说还可免皮肉之苦。”

    谢至倒是希望周平不开口呢,他越是不开口,谢至手中的鞭子也就更能挥舞的猛烈一些。

    事实证明,终究还是谢至高估周平了。

    只是几鞭子下去,周平便开了口,嘴中嚎叫着,道:“是宁王,宁王找了大父。”

    这个名字出口,谢至倒是诧异了。

    宁王谋反不是在正德朝吗?现在不过才弘治十三年,难道是因为他穿越震动了蝴蝶翅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