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中文 > 灵异推理 > 帝临诸天 > 第239章 天山童姥
    时过境迁,物是人非,这句话从无崖子口中说出来,倒是应景沧桑。

    他的年纪近百,天山童老也比他小不到哪里去,九十五岁最起码是有了。

    待鸠摩智将葡萄买来,一行人就继续前行,不过当穿过集市,抵达天山山脚下的时候,却被两名身穿白衣的女子给拦了下来。

    “灵鹫宫重地,闲杂人等止步。”

    “让老夫来吧。”

    无崖子走下马车,看向两名守护山门的灵鹫宫女弟子,道:“两位姑娘,老夫乃童老故人,特来寻她,还请去禀报一声。”

    闻言,两名女弟子相视一眼,打量着无崖子,见他脸如冠玉,无半丝皱纹,年纪显然已经不小,却仍神采飞扬,风度闲雅,眼底有些好奇,主人的故人?

    “你可有信物证明?”

    “你们将这指环拿过去给她看。”

    说着,无崖子就将食指上的湛蓝色指环取下,随后递给守门女弟子。

    “你们且在此等候。”

    见他彬彬有礼,两名女弟子也不为难,其中一名拿着指环就朝天山半山腰的城堡而去。

    盘坐在车厢里,清玄闭目养神,王语嫣则不时摘下晶莹剔透的葡萄,纤纤玉手送到他嘴边。

    约莫半刻钟左右,守门女弟子去而复返,身后还跟着两女相貌俏丽,手握佩剑的女子。

    两名女子身穿黄衫与绿衫,英姿焕发,探波傲雪,凌霜飘逸,右手一引,做出了个请的姿势。

    “几位,请随我等上去吧,姥姥已经在宫中等候。”

    没有多余的话,简单整洁,无崖子微微点头,率先跟了上去,清玄睁开双眸,走下马车,王语嫣寸步不离,鸠摩智紧随其后。

    灵柩宫坐落在天山半山腰,又分为九天九部,宫中宫女武功奇高,有梅兰竹菊四大婢女自幼服侍天山童姥,门下统率有「三十六洞洞主,七十二岛岛主」,全被天山童姥用生死符所控制。

    走在前面领路的两名俏丽女子,皆是绝顶初期武者,这种级别的武者放在江湖上也算是小高手,可能是九部中的首领。

    约莫半刻钟左右,顺着青石道路直上,四周山野中雾气朦胧,半山腰上的建筑也映入眼帘。

    半山腰上两侧有着一座座木屋,竹楼,石堡应有尽有,在最中央则是一座颇大的堡垒,应该是灵鹫宫宫主的住处。

    随着两女穿过一座座建筑,走上堡垒高处,两女脚步顿住,道:“姥姥,人已经带到。”

    “你们下去吧。”

    凌人威严的女子声音响起,两女不再停留,转身径直离去。

    视线微抬,映入眼帘的便是一道盘坐在堡垒红毯上的背影,女子身穿白纱,背对着众人,乌黑光润的长发散落在红毯之上,看不到真容。

    天山童姥。

    虽然没见过本尊,但灵鹫宫能有这般威严气息的,也就只有天山童姥了。

    威严的声音落下,鸠摩智脸色微变,身躯都有些僵硬,以他的实力,隐隐能感觉出,盘坐在红毯上,背对着众人的身影,气息相比无崖子都不差多少。

    想到这里,鸠摩智心中颇为苦涩。

    原本,还以为中原高手不算多,谁想到暗地里藏着这么多老怪物,若非跟着公子,自己还为这点微不足道的功力沾沾自喜。

    “师妹……”

    望着天山童姥的背影,无崖子叹了口气,上前一步,语气明显底气不足。

    “无崖子,你个天杀的老东西,居然还有脸来找我。”

    威严的话语刚落,无崖子脚步一顿,急切道:“师妹,其中原由错综复杂,还等师兄我慢慢道来。”

    闻言,天山童姥长生而起,旋即转过身来。

    霎时间,无崖子脸上肌肉狠狠的抽搐了几下,鸠摩智眼底则闪过一抹古怪,清玄双眸眯了眯,王语嫣美眸中则闪烁着好奇。

    此时,站在红地毯上的是一名容色娇艳,眼波盈盈,美貌如花的女童。

    不错,就是女童。

    这女童身形矮小,只有八九岁的模样,但双目如电,炯炯有神,盯着无崖子,幽怨之色一览无余。

    “师妹,你……又返老还童了?”

    “哼,还不是李秋水那贱人害的,若非如此,我怎会变成这般模样,内力尽失,手无缚鸡之力!”

    说着,天山童姥打量着无崖子,道:“倒是你这老东西,头发皆白,这些年都藏在了何处,为何直至今日才来见我?”

    话语落下,天山童姥的目光早鸠摩智等人身上扫过,可当见到王语嫣的时候,瞳孔骤然一缩。

    “师妹,稍安勿躁。”

    察觉到她的仿若噬人的目光,无崖子急忙道:“这是我的孙女王语嫣。”

    王语嫣雪白的脖颈缩了缩,躲在清玄身后,怯怯的打量着天山童姥,没想到外公的老相好这么凶。

    当然,她也能猜出后者对自己这般态度的原因,根据外公所说,自己的容貌与外婆有着三分相似之处,哪怕他当初见着,都在一瞬间认错。

    “哼。”

    天山童姥冷哼一声,目光从王语嫣身上挪开,打量了眼清玄,最后收回目光,将攥在手中的指环抛给无崖子。

    “你还没有回答我刚才的问题。”

    “此事,说来话长。”

    接着,无崖子就用沧桑的话语,将被丁春秋和李秋水联手偷袭坠崖,以及在擂鼓山苟延残喘几十年的事情给说了出来。

    当着是闻者伤心,见者流泪。

    “活该,我当初就跟你说,李秋水那贱人水性杨花,谁让你不信。”

    话虽这么说,但天山童姥的目光显然柔和许多,道:“当初我去找你,那贱人还说你已经离开,谁想到是她差点害死你!”

    听她一口一个贱人,足以见得天山童姥对李秋水的怨恨。

    站在一旁,王语嫣沉默不语,听说外公这些年的经过,她对自己那个素未蒙面的外婆,印象可谓是差到了极点。

    “对了,你还不知道吧?”

    说着,天山童姥脸上似笑非笑,道:“那贱人现在可是滋润的很,乃西夏皇太妃呢。”

    ……

    ……

    PS:求订阅,求订阅,求订阅,跪求全订,顺便求个推荐票和月票。

    (本章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