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中文 > 历史小说 > 法兰西之狐 > 第十三章,拿破仑的计划
    其实单就纬度而言,巴黎比哈尔滨还要更北边一点。但是因为大西洋暖流的影响,这里的冬天却相当温和,即使已经到了十一月底,巴黎的阳光依旧是暖洋洋的。

    约瑟夫沿着沿着飘满了枯叶的街道向前走着,一个矮小的身影跟在他的身边。

    “啊,拿破仑,你的想法很好。但是我不认为你的举动会有什么作用,甚至,很可能这种做法只会导致别人对你的反感。”约瑟夫一边走,一边轻轻地摇着头,“拿破仑,你知道我最欣赏你什么吗?我最欣赏你的勇气,你看到什么,就勇敢地去做。你坚信自己能战胜一切的困难,什么都挡不住你。你从来不会让‘我不敢’跟在‘我想要’后面。这是非常好的品质,历史上很多的英雄,都是因为具有这样的品质,才能战胜一切困难,完成伟大的业绩,成为不朽的传说的。

    但是,你要记住一点,自信和骄傲只有一线之隔。很多时候,你在做事情的时候,应该多想想。首先,想明白自己的目标在哪里,什么才是真正对自己有利的;接着要想想自己的力量边界在哪里,有哪些事情是自己的力量暂时达不到,不能勉强去做的。

    我从不担心你想多了会丧失勇气,但我总担心你会因为高估了自己,低估了别人而吃亏。就比如说这一次,你告诉我,你采取这样的行动,目的是什么呢?”

    拿破仑听了,露出了得意的微笑:

    “我愚蠢的兄弟呀,你难道真的以为我会担心法国人的军校把那些法国贵族都教成了四体不勤的猪猡?不不不,这些法国贵族军官们愚蠢一点,难道是什么坏事情吗?如果他们一个个都像我一样聪明而勇敢,那我们的事业才算是一点前途都没有呢。”

    “那你这样做是为了什么?”约瑟夫脱口问道,甚至都忘了谴责拿破仑居然胆敢侵犯他的专利权的事情。

    “我愚蠢的兄弟呀,你那可怜的智力果然不够用了吗?连这样简单的事情都想不明白?”拿破仑赶紧抓住这个难得的机会,将以前从约瑟夫这里得到的东西尽情的还回去。

    约瑟夫站住了,转过脸来盯着拿破仑。拿破仑得意的昂起脸来,和约瑟夫对视。

    “哈哈哈哈……”约瑟夫突然大笑了起来,“我愚蠢的兄弟呀,你该不会是想要用这个办法来提前毕业吧?”

    “什么?”拿破仑脸上得意的笑容突然凝固了,“你怎么会这样想?”

    在上辈子的时候,约瑟夫看过一部关于拿破仑的电影,那里面简要的提到了特立独行的拿破仑在巴黎军官学校只学习了一年,便因为成绩卓异提前毕业了。当时看的时候约瑟夫并没有多想,但如今再细细想想,就拿破仑如今的脾气,以及他对法国贵族的明显得几乎不加掩饰的敌视,这提前毕业怎么看估计都不是什么奖励,只怕是……

    “你对他们的指责虽然难听,但是无论放在哪里去说,至少在道理上都是完全正确的。正确得就像对一个天主教神父说‘你应该虔诚贞洁’一样,所以你对他们的指责虽然会得罪他们,但是他们却无法以此为理由来处罚你。

    然后呢,你的各科成绩基本上不会有让他们找毛病的地方——嗯,你这家伙一定是这样想的——然后呢,这些家伙就会格外的讨厌你,想要赶紧摆脱你,但是他们却不能用处罚的方式来摆脱你,那么最好的办法就是说你成绩出众,可以提前毕业了。毕竟,就我所知,巴黎军官学校是有这样的先例的。嗯,我愚蠢的兄弟呀,你是这样想的吧?”

    “活见鬼!”拿破仑说,“虽然我很想要否认,但是,你这家伙……你这家伙还不算太笨。”

    约瑟夫知道拿破仑虽然嘴硬,但心中肯定非常震惊,于是也忍不住得意起来,差点就冒出了一句:“就你这猴头,也想跳出佛爷的手掌心?”不过想想《西游记》如今还有没有广为人知的翻译版本,这个典故,拿破仑并不知道,于是他便把这句话吞进了肚子里,然后颇有些欲求不足的叹了口气。

    “我这办法怎么样?你觉得成功地机会有多高?”虽然被哥哥识破了,让拿破仑有些失望,但是他对此也早就习惯了,所以他的情绪其实并没有受到太大的打击。这会儿便这样问道。

    “那要看你自己,拿破仑,你要想实现你的计划,就必须在学业上让那些讨厌你的家伙找不出任何问题。”约瑟夫道,“就我所知,巴黎军官学校的学生中,大部分都是贵族子弟……”

    “不是大部分,而是几乎全部。”拿破仑纠正道。

    “其中大部分的家伙的确生活奢侈,像你说的那样,他们沉溺在享乐中,将宝贵的时间用在酗酒、吹牛、享用美食,炫耀自己的马车、仆人以及情妇上。虽然你的智力并不算特别突出,但要在学业上击败这样的家伙,对你来说,还是轻而易举的。

    因为酒精和美色早就摧毁了他们原本就不多的智力,如今,他们的智力水平,并不见得比红毛大猩猩强多少。战胜这些红毛大猩猩,实在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但,贵族并不全是这样的红毛大猩猩。巴黎军官学校毕竟有这么大,这里面出现一两个很出色的家伙也还是有可能的。所以不要太掉以轻心。”

    “这我肯定知道。而且我学习是为了尽可能的提高自己,而不是为了压倒谁。所以,无论在哪里,我都不会放松自己的。”拿破仑回答道。

    这一点,约瑟夫倒是非常相信的。就“爱学习”这一点来说,拿破仑的确可以算是榜样级别的,他一生中,无论是在带着大军,翻越白雪皑皑的阿尔卑斯山的时候,还是被囚禁在圣赫勒拿岛上的时候,只要有时间,便都在手不释卷地学习。

    “那么,我觉得你提前毕业的机会很大。但是毕业后,你的分配去向可能不会太好。”约瑟夫道。

    “像我们这样的科西嘉人,即使我天天给他们当小跟班,做弄臣,又能有好的去向?况且,我们的未来在科西嘉,不在法国。”拿破仑毫不在意地回答道。

    听到这个回答,约瑟夫差点笑出声来。因为他知道后来,在法国大革命期间,拿破仑正是在正是因为反对科西嘉独立而和他此时心中的偶像保利闹翻了,最后甚至发展到兵戎相见的地步的。

    “只是科西嘉实在太小了。”约瑟夫叹了口气。

    “你说得对。”拿破仑说,“这的确是一个严重的问题。哪怕我们都能以一当十,也很难单靠我们自己的力量战胜法国。不过法国如今有很严重的内部问题,而我们将来,也许可以得到其他国家的支持。”

    “就像保利先生如今在英国?”约瑟夫道。

    “是。不过我觉得英国也未必可靠。”拿破仑道,“英国人不止一次的出卖过别人,让他们给法国老找麻烦是可以的,让他们为科西嘉流血?他们恐怕更愿意让科西嘉为他们而流血。他们最多出点钱。七年战争中,英国就是这样帮助普鲁士的。但是科西嘉太小了,它又有多少血可以流呢?不过正因为困难,我反而充满了斗志。”

    “我的兄弟,你说这话的时候,倒像是个维吉尔或者荷马笔下的人物了。”约瑟夫道。

    “啊,我的哥哥,这是我有史以来,从你这里听到过的最动听的一句话。”拿破仑很高兴的道,“你说的不错,我可不是这个时代的那些软弱的庸人,我是荷马时代的英雄。”

    “啊,我愚蠢的兄弟呀。你要记住,一个人的本领就像是分式的分子,而他对自己的评价则是分数的分母,分母越大,分数值就越小。”约瑟夫又忍不住笑道。

    “哼!”对于约瑟夫的习惯性的讽刺,拿破仑并不在乎,他早就已经习惯了。

    “嗯,对了,约瑟夫,你很快就该毕业了,你今后有什么打算呢?”拿破仑问道。

    “我?我也许会先回到科西嘉,当一名神父。”约瑟夫回答道。

    “你骗人。”拿破仑道,“你的眼睛告诉我,你的心思早就野了,你早就觉得科西嘉对于你来说太小了。而且我并不觉得你看好教会的未来。”

    “那好吧。”约瑟夫叹了口气,弟弟太聪明了也是个问题,“我打算暂且离开巴黎,到科西嘉躲一躲,并睁大眼睛盯着巴黎,等待变故的发生。”

    “变故?”拿破仑道,“你指的是什么?”

    “当然是英国当年的故事在法国的重演。”约瑟夫道。

    “英国的故事?”拿破仑道,“你说的是什么故事?”

    “当然是护国公克伦威尔的故事了。”约瑟夫道,“你看到了近些时披露出来的关于王室收支的东西了吗?”

    “没有。”拿破仑道,“我和同学们来往不多,平时我也不太出门。”

    “如果消息可靠,王室入不敷出,已经濒临破产了。”约瑟夫道,“如今王室欠了一大堆的债务,如今贵族们,有钱人们都已经不愿意再借钱给王室了。我估计王室只能增加税收了,而一旦大规模征税,以现在法国上上下下的态度,一场革命就在眼前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