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中文 > 历史小说 > 法兰西之狐 > 第二十二章,灵感
    “傲慢呀!真是可诅咒的傲慢。”显然,阿芒听懂了约瑟夫的话。

    “也许并不是傲慢。”约瑟夫想了想说,“而只是隔绝——上层和底层的隔绝。法国人民对上层充满了怒火,但是上层却未必觉察到了,甚至根本感觉不到。国王和王后被阿谀奉承的宠臣包围着,生活在根本就看不到底层的地方,任何其他的声音都传不到他们的耳朵里,所以他们还是我行我素。这很糟糕,因为这会导致爆发性的后果。积累的愤怒如果不加以疏导,一旦爆发,就必然带来毁灭性的后果。就像洪水冲毁堤坝一样。艺术在这个时候其实应该起到两种作用,一种是警告上层,让他们认识到危险。因为艺术是少有的能让上层注意到底层的方式。另一种则是安抚下层。比如像博马舍先生的《费加罗的婚礼》,其实就努力的想要完成这样的任务。他对阿尔马维瓦伯爵的讽刺,是对上层的警告,而他在剧中让费加罗获得幸福,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是对下层的一种安抚。不过如今看来,他的警告分量不足,似乎并没有让上层真正警觉,而安抚的作用如何,也很难说。所以喜剧团的人便将讽刺的力量进一步增加,但从目前来看,戏剧演出已经好几个月了,喜剧团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估计还是没什么效果。”

    大家听了都点了点头。只有范妮似乎没有听明白,于是问道:

    “那么,波拿巴先生,喜剧团如果发生了什么,就说明有效果了呢?”

    “不管发生什么事情,哪怕是把喜剧团的人都被一股脑的抓起来,塞进巴士底喂老鼠,甚至是一个个的都被砍掉脑袋,那也至少说明,上层在乎这些事情。如今呢,过了这么久,却什么动静都没有,这只能说明,上面完全不在乎。”约瑟夫回答道。

    “这么说来,《费加罗的婚礼》还是不够尖刻呀。”塞缪尔道。

    “约瑟夫,也许我们应该写一个更刺激一点的剧本,我想想,我们该写些什么……”阿芒思考了起来。

    “写查理一世的故事如何?就是被砍了脑袋的那个英国国王。”约瑟夫道。他知道,如果历史不发生大的变化的话,法国国王路易十六也和查理一世一样,最后被以叛国罪砍掉了脑袋。

    “这个太露骨了。”塞缪尔摇摇头道,“如果写这个,您和阿芒就真的可能要被丢进巴士底狱喂老鼠了。而且,也没有几个剧团敢于演出这样尖刻的东西的。我觉得,真的要写的话,还是写北美独立吧。那也是在反抗暴君。”

    “这个似乎不错,”阿芒道,“塞缪尔,你有过亲身的经历,正好可以帮助我们。”

    “但是北美孤悬海外。而且考虑到法兰西在北美独立中起到的作用,我们写这个,说不定,国王还以为我们在歌功颂德呢。”约瑟夫道。

    “这怎么可能?国王又不是傻子。”塞缪尔道。

    “没什么不可能的,国王不是,可是他身边的有些家伙会迷惑他,误导他的。甚至于,国王陛下看到的剧本,看到的演出,都不一定是正常的。”约瑟夫摇摇头道。这种类似的糊弄上面的手段,在他看来,实在是太简单了。

    “老天,你怎么想到这一手的?约瑟夫,你有机会成为一个奸臣的。”阿芒望着约瑟夫,不停地摇着头。

    “你不能这样侮辱我。”约瑟夫瞪大了眼睛,摆出了一幅很生气的样子反驳道,“你要知道,像我这样的人,怎么能成为一个奸臣呢?至少也应该是一个大奸臣呀。”

    这话一出口,大家都笑了起来,就连一开始因为约瑟夫的语气非常严厉而有些担心的范妮都不顾形象地大笑了起来。

    阿芒一边用手按住自己的肚子,用手捶着椅子扶手,过了好一会儿才说:“约瑟夫,我向你道歉,你不会成为奸臣的,你会成为一个大大的小丑……哈哈哈哈!”

    大家笑了一会儿,阿芒又道:“别笑了,说真的,你们还有什么建议吗?我是说关于我的新戏剧的。”

    “要不就写斯巴达克斯吧?”范妮突然开口道,“嗯,斯巴达克斯是底层反抗,这个可没法改变,而且……而且有关他的历史记载很简略,这就有了非常充分的自由创作的空间,应该是个不错的选择!”

    既然范妮开了口,阿芒立刻就表示支持:“我觉得不错。我几乎是立刻就想出了一系列的精彩情节。嗯,比如说斯巴达克斯如何在角斗场和老虎战斗,再比如说……”

    “再比如说,我们可以让斯巴达克斯通过角斗场的胜利,本来已经获得了自由人的资格,但是他认定一切的人都应该是生而自由的。认为推翻人欺压人,人剥削人的奴隶制度是每一个善良的人的责任。因此他虽然已经为自己赢得了自由,却并不因此而满足,而是投身于解放所有奴隶的斗争!”约瑟夫本着看热闹不怕事大的心态,又补充道。

    “对对对!我们还可以通过斯巴达克斯的口,说出‘一切的人生而平等,追求自由幸福,反抗压迫是神圣的不可剥夺的权利’的话语。”塞缪尔也赶忙插嘴道。

    “您打算让几千年前的斯巴达克斯背诵北美的独立宣言吗?这未免也太过了吧。”范妮开口道。

    “那还能怎么着?难道让他开口背诵福音书?”塞缪尔道,“虽然斯巴达克斯是几千年前的人,但是我们写他,为的是要让他发出我们现代需要发出的声音。”

    “费马先生说得对。”约瑟夫也赞同道,“一切的历史都是当代史。对历史的解读从来都是为现实服务的。要我说,也许我们还可以更大胆一些,阿普里亚战役之后,克拉苏将六千多被俘的奴隶都钉在十字架上。我们完全可以将这一幕在舞台上表现出来,将被钉在十字架上的奴隶摆出和十字架上的基督一样的造型,甚至于在这一刻,我们还可以准备一个合唱团,唱响一曲反抗者的圣歌。”

    “这……约瑟夫……我记得您的教父是一位主教。”阿芒颇有点目瞪口呆了。

    “主教也认为,如今的教会在很多地方都背离了基督的精神。”约瑟夫面不改色地道。

    “我倒觉得,波拿巴先生的这个设想很有创意,我想,如果伏尔泰先生还活着,他一定会非常喜欢这个主意的。嗯,波拿巴先生,您擅长音乐吗?”范妮眼睛一闪一闪的问道。

    约瑟夫听了,笑了笑道:“在音乐方面,我几乎是文盲。”

    “这样呀。”范妮有点失望地道,“我们这里也都是一堆音乐文盲,这首反抗者的圣歌能找谁来写呢?”

    “范妮,这个并不难,我们只要写出歌词,然后找一位音乐家来给它配上曲子就行了。”阿芒道,“当然,好的歌词,以及好的曲子都不容易得到。嗯,我现在充满了创作的欲望。”

    “哥哥,你的创作欲持续不了哪怕一个星期。”范妮微笑着道。

    “你说得对,范妮。如果我不是有这样的毛病,我一定会成为新的索福克勒斯的。不过,我会尽量的控制住自己的。另外,约瑟夫,你也要帮帮我。”阿芒道。

    “如果我有空的话,我会尽力的。”约瑟夫道,“不过至少最近,我恐怕帮不上什么忙。你知道,我最近比较忙。”

    “波拿巴先生,您最近在忙些什么呢?”塞缪尔问道。

    “约瑟夫最近有一个重要的实验要做。”阿芒道,“好像是有关如何测定光的速度的。我的叔叔称赞这个实验的设计非常巧妙。此外,他也还要为进巴黎军官学校当数学教师做一些准备。嗯,约瑟夫,你的弟弟就在巴黎军官学校读书吧。他知道你就要成为他的老师了,有什么反应吗?”

    “我还没有告诉他。”约瑟夫道,“因为我想看到他在课堂上突然发现数学老师是我会有什么反应。”

    “我能想象得出,那一定会非常有意思。”范妮笑道。

    于是话题便又转到如何捉弄自己的兄弟上面了。范妮很是提供了一些建议,这些建议据她说很多都是他哥哥当初用来捉弄她的。

    大家也都来了劲头,纷纷向约瑟夫提供起了如何捉弄自己的兄弟的建议。如果不是管家过来提醒说晚餐已经准备好了,这帮子家伙还不知道要拿出多少坏主意呢。

    “好了,我们到餐厅去吧。”拉瓦锡子爵站起来道,“我刚刚弄到了几瓶不错的葡萄酒……”

    阿芒家晚餐的规矩和约瑟夫家里完全不一样。完全没有那些刻板的规矩,即使是吃饭的时候,大家也还是可以谈笑风生的。大家又从拉瓦锡子爵的红酒,乱七八糟的一直扯到锡兰的红茶然后又扯到地中海的鲭鱼,接着不知道怎么又扯到尼罗河的鳄鱼和河马。不过法国人真不愧是欧洲的吃货,扯了扯去,扯到的东西虽然多,但话题却也总是只有那么三样:能吃吗?好吃吗?怎么吃?不得不说,在这一点上,法国人很像中国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