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中文 > 历史小说 > 法兰西之狐 > 第五十章,乌龙
    德·洛内趴在地上,脑袋嗡嗡直响,他想要站起来,但是浑身发软,使不上力气。他想要叫旁边的人帮帮忙,但是旁边的那些人也都倒在地上,动弹不得。而且,他自己都听不到自己喊叫的声音。

    “完蛋了,一定是火药库爆炸了。”德·洛内这样想。

    巴士底狱中的火药库中当然没有能够炸毁整个巴士底狱的数十万磅火药,实际上那里的火药总数还不到一万磅。不过要是这一万磅火药真的炸了,那也是相当要命的。

    “该死的,也不知道城墙倒了没有。”德·洛内想。

    过了不知道多久,德·洛内总算是恢复了一点力气,他扶着桌子,勉强地爬了起来,踉踉跄跄地来到了城墙上。

    城墙上出现了一道长长的裂纹,宽得可以放得进一个拳头。城墙上的守军大多都还倒在地上,只有一两个人用手扶着垛墙,正在努力的爬起来。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了?”德·洛内大声地问道。

    没有人回答他,就连一个已经站起身了的士兵,也只是用迷惑的眼神望着他,似乎完全不明白他在说什么。

    德·洛内明白,这一定是因为他根本就听不到自己说话的声音——刚才的爆炸破坏了他的听力。事实上,德·洛内自己都听不清自己说了些什么。

    德·洛内跌跌撞撞地走到垛墙边,向下面望了望。

    在距离壕沟不远的地方,有一个很大的坑,还有硝烟从这个坑中慢慢的升起。在这个坑周围三四十米的范围内,所有的房屋都被推倒了。在更远一些的地方,街道上,甚至还没有倒塌的建筑的屋顶上,都倒满了人。

    “这……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是有一颗陨石掉在这里了?”德·洛内的脑子里甚至一下子冒出了这样奇怪的念头。

    这当然不是一颗陨石造成的,而是一个大号炸药包和一颗子弹的激情碰撞的结果。

    就在刚才,有人赶来了一辆马车,车上装着据说是用来开矿的“新型炸药”。

    “我们是奥尔良公爵的人,这是我们用来采矿的炸药。我们把炸药包好了,插好了导火索。只要有一个勇士,一个真正的,像埃诺玛依(《斯巴达克斯》剧中人物,最后在十字架上唱响“奴隶战歌”的那位。)那样的勇士,冒着暴君的子弹,将这东西送到城墙下面点燃,就可以一家伙把一整段城墙都炸到天上去。”赶马车来的那个人大声道。

    “这些东西能炸毁城墙?”一个人不太相信地问道。

    “只要炸药够多,就是一座山,都可以炸垮。”那个赶马车的人回答道。

    这时候,一个大块头走了过来,一边喊着“我来,我来”,一边伸手从马车上拿起一个炸药包。

    “这么轻?”这个大块头撇了撇嘴,“这里面才多一点火药,这能干啥呀?”

    “我们这里面是炸药,威力比火药大多了。而且也不轻了,里面足足有十二磅炸药!”赶马车的说。

    “不要小气,多加点。”那个大块头说,“说不定要牺牲好几个人才能把一个这东西送过去。要是威力不够,放一个过去不够,那不是还要牺牲更多的人吗?所以,威力越大越好,装的炸药越多越好。我说咱们干脆把这几个东西里面的东西汇到一起,一次把整个的巴士底狱都送上天去,你们说好不好?”

    周围的人便一起轰然相应。

    “说得对!”

    “把他们都送上天去!”

    “让他们亲自到上面去向上帝请求宽恕吧!”

    那个大块头见大家都在支持他,便越发的来了劲,干脆直接自己动手,开始拆炸药包了。

    “嘿、嘿!别乱动,我们来,我们来,你不会弄,会弄炸了的!”赶马车的人赶忙道。

    很快,马车上的五个炸药包被合成了一个。

    “这东西足有六十多磅了。你拿得动?”赶马车的问道。

    那个大块头一只手抓起那个大号炸药包,在空轻轻地抛了一下,吓得那个赶马车的差点趴在了地上。

    “还行,没多重。谁再给我一个火把!”那个大块头喊道。

    “有的,有的!”有人大喊着,将一个点燃的火把一下子塞到大块头的面前,差点直接捅到了炸药包。

    “小心点!”大块头一手接过火把,一手将炸药包夹在腋下道,“你就不怕‘轰’的一家伙,让我们都飞上天?”

    “‘我的兄弟们,我们有什么可害怕的呢?我们什么都不用怕!因为还有什么能比我们这一生所过的日子更痛苦,更可怕的呢?

    我们像猪一样的生活,像泥土一样的被践踏,对我们来说,还有什么可怕的呢?我们难道还能失去什么吗?我们的生命还有什么值得留恋的吗?

    朋友们,兄弟们,如果说在战斗中,我们还有什么可以失去的,那我们唯一能够失去的,就是束缚着我们的锁链,但我们一旦胜利了,我们所赢得,将是整个的世界!一个全新的,再也没有人能压迫人,奴役人的新的世界!’(斯巴达克斯的台词)”那个人却这样回答道。

    大块头笑了起来:“好了,我的兄弟,不要再背台词了,这台词我们都会背!好了,你要是够胆,就跟在我后面,如果我还没到城墙下就倒下了,那你就接过我手上的炸药包和火把,代替我继续战斗!怎么样,有问题吗?”

    “没问题!”那个毛毛糙糙的家伙大声的回答道。

    “那好!我们出发吧!”大块头道。

    “等一下!等一下!”赶车的忽然喊道,“你们可不能直接这样冲,你们需要掩护。我们再来一些人,从不同的角度往上冲,好分散他们的注意力。其他人同时向巴士底狱开火,掩护他们。”

    “嘿,你的这个主意不错!”大家一起喊道,“就这么办!”

    “我也来冲锋!”

    “包一个假的炸药包给我吧!我也能吸引他们的注意力!”

    于是民兵们开始噼噼啪啪地朝着巴士底狱开枪,十多个人趁机朝着巴士底狱冲了过去。

    城墙上的卫兵们纷纷开火,而大块头因为个子太大更是被好几只步枪瞄着打。不过大块头目标虽然大,但是他跑得也快,好几颗子弹都落到了他的后面,没能打中他。倒是跟着他跑的那个毛毛糙糙的家伙,反倒是被一颗朝着大块头飞去却打歪了的子弹打中了。

    “大块头,向前冲!”毛毛糙糙的家伙倒下去的时候大声喊道。

    然而这时候,大块头已经冲到了壕沟前面了,他必须要减速才能安全的跃入壕沟。但就在他减速的时候,一支线膛猎枪瞄准了他。

    “砰!”猎枪响了。在开枪的那个瑞士兵的眼里,高大的大块头就像是阿尔卑斯森林中一头大棕熊。在他的预计中,随着他的枪响,这个大块头肯定会像以前被他击中的棕熊那样,倒在地上,说不定还要打上两个滚呢。

    然而出乎他预料的事,棕熊并没有倒下打滚,反而一下子爆炸了。

    是的,他射出的子弹击中了大块头抱着的炸药包。

    烈性炸药惊人的爆炸力在这一刻显示无遗,巨大的肉眼可见的环形冲击波在一瞬间就横扫了这一大片区域,几个和大块头距离不远的人,几乎在一瞬间便被冲击波撕成粉碎而且抛散开来。接着是周围的建筑,在冲击波的袭击下,它们就像是用扑克牌搭成的模型遇到了超级台风一样。就在环形冲击波碰到它们的时候,它们就立刻被撕成碎片,飘洒了出去。

    紧接着这道冲击波就狠狠地撞在了巴士底狱的城墙上,高大的城墙剧烈的摇晃了起来,就像是惊涛骇浪中的一条小船。

    那些站在城墙上的士兵,几乎在一瞬间就被冲击波掀翻在地,接着就被跟随而来的爆炸声震得晕了过去。

    如果这个时候,再有一对民兵冲上来,那他们肯定就能轻松地砍断挂着吊桥的铁索,撞开大门,冲进巴士底狱。但是这个时候,民兵们的状况甚至比守军更糟糕。因为距离爆炸点更近,民兵们遭受的伤亡也更大,冲击波摧毁的那几栋房子后面,都躲着正在开枪掩护进攻行动的民兵,爆炸发生后,他们几乎无一幸免。

    就是距离更远一些的民兵战士,也都被爆炸的巨响震得晕了过去,他们自然也就不能被投入到进攻中。至于更远一些的民兵,他们根本就不知道前面发生了什么,而且民兵并没有清晰的指挥体系,这会儿他们也乱成一团,根本就没想到要趁机进攻。所以这样的一个机会便这样从他们手指头上漏过去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