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中文 > 历史小说 > 法兰西之狐 > 第一百五十章,王党克星(2)
    国会大楼静静地矗立在那里,从外面看,甚至看不到一个人。

    “哈哈哈……”一个王党分子大笑起来,“我就知道这些叛逆早就跑了!这些胆小鬼!哈哈哈……”

    他手里拿着一面巨大的白旗(没办法,波旁王朝的旗帜就是这个颜色的。),回过头向着后面的人呼喊:“兄弟们,都跟着老子上呀!把白旗插到国会大楼的顶上去!”

    人群乱哄哄的涌向国会大楼,很多人漫无目标的向着国会大楼的墙壁胡乱开枪,子弹在墙壁上溅起一个个小火星,窗户玻璃也被稀里哗啦地打了个粉碎。

    人群距离大楼越来越近了,只有不到四十米了。但就在这时,突然四面八方都响起了爆炸声。

    无数个火球从国会大楼前面的广场的地下,通往国会大楼的道路的地下冒了出来,接着半空中又有数不清的火球炸了开来。

    “这是……”一直躲在大厦二楼的一扇窗户后面,用一个潜望镜往外面张望的巴拉斯用颤抖的声音问道。虽然是冬天,但是他的额头上却已经出了汗。

    巴拉斯知道,若是在这个时候,自己躲在其他地方,那肯定会安全得多。但是到时候分功劳的时候,能分到的自然也少得多。所以,他在考虑了一整夜之后,还是决定,闭上眼睛赌一把,毕竟富歇和吕西安都在这里。如果没有把握,他们应该也不会……

    但是刚才,当那些暴徒们蜂拥而来的时候,巴拉斯还真的有点吓着了,他想起了当初在九月屠杀的时候,那些贵族的各种各样的奇葩的,富有想象力的死法,真的是腿都软了,差点就忘了自己身边已经准备好了一小瓶的毒药了。

    但是这一连串的大爆炸改变了这一切。爆炸过后,整个的国会大楼外广场,以及附近的几条街道都被冲击波和弹片横扫了一遍,刚才汹涌的人群,大多数都已经变成了横七竖八的尸体,残存的家伙也都倒在地上呻吟,空阔的广场和街道上已经没有任何一个人还能继续在那里站立了。

    “这是电起爆地雷。”吕西安回答道,“这是我们企业的最新产品。”

    在原本的历史上,1799年,伏特制造出了第一个可以实用的电池——伏特堆,也是在这一年,ec霍华德制造出了重要的起爆药雷酸汞。但是在这个时空里,几年前拉瓦锡在“军队技术研究所”中弄出硝化淀粉的时候,就顺带着弄出了雷酸汞。而在最近,为了研制各种爆炸物,尤其是定时爆炸物,约瑟夫又复制出了电池。而且,他的起点比伏特可要高不少,一上手直接就是便于使用的碳锌电池和可重复充电的使用稀硫酸作为电解液的锌铜电池。

    再加上拉瓦锡弄出来的电雷管,如果再加上一个计时器,一个后世人民喜闻乐见的,居家旅行杀人放火必备的定时炸弹就出来了。将来把这东西给那些欧洲革命志士们,尤其是大波波和俄罗斯的那些热爱暗杀的革命志士们,多半能把半个欧洲的贵族们炸得稀里哗啦的。

    当然,这些技术的用途绝不只限于暗杀,它们在很多领域,都有非常重要的作用。比如说在这里,仅仅是将准备用于矿山安全爆破(导火索不可靠,相对危险)的技术稍作改动,就弄出这种大杀器出来了。

    所谓的“电起爆地雷”,有良心一点的,就是一包用油纸油布包起来的硝化淀粉,外面再包上一些碎玻璃铁钉子之类的玩意儿,然后插上电雷管,接上电线;没良心一点的,先在地上钉一枚长钉子,然后把包在玻璃渣铁钉子当中的炸药放在上面,插上电雷管,接上电线,再在上面放一个正宗“波拿巴小甜瓜”,把拉索拉出来固定在下面的铁钉子上。这样一旦引爆,上面的小甜瓜就会炸飞到天上,同时它的发火管也会被拉发。只要放置的炸药数量合适,就能让小甜瓜在空中爆炸,这样一来,目标就更是无处可逃。

    在一晚上的时间里,红军在广场,以及通往国会大楼的主要道路上,埋设了三百多个这个样地雷,将这一整片区域,变成了一个巨大的死亡陷阱。

    “反击!趁机打垮他们!”红军的现任总指挥,同时也是卡诺努力培养的接班人贝尔蒂埃上校高喊道。

    于是,数百名身穿红色军装的战士突然从窗户后面,门后面冒了出来,端着上了刺刀的步枪,从门口冲了出来,从窗口跳了出来,向着远方的那些被刚才的爆炸吓傻了,如今还没明白过来的暴乱分子冲了过去。

    那些暴乱分子本来就被刚才的爆炸吓得魂不附体,他们之所以还没有立刻哄堂而散,各回各家,各找各妈,并不是因为他们还有什么勇气,而是因为他们被吓傻了。如今看到一队士兵挺着雪亮的刺刀朝着他们冲过来,他们一个个顿时清醒了过来,纷纷掉头就跑,一边跑还一边大喊:“我们败了,快跑呀,快跑呀……该死的,不要挡着我!”

    人群乱成一团,当然跑不快,于是红军迅速的追了上来,先是一轮齐射,接着又是一轮小甜瓜,然后……嗯,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暴乱分子根本就没有想过要反击什么的,只是争相逃窜。聪明一点的人丢掉武器,离开大街,逃进小巷中,反正红军们也不往这边追赶,他们只朝着人最多的地方追赶。

    “巴拉斯先生,现在您可以以城防司令的名义,向各区的国民自卫军下达平叛的命令了。我敢肯定,他们现在都会老老实实地服从命令的。”吕西安向外张望了一下,然后转过头来,对巴拉斯这样说道。

    事实上,根本就不需要巴拉斯发出指令。在得到王党围攻国民议会失利的消息之后,原本保持着“善意的中立”的区的国民自卫军自然不用说,他们已经主动地加入到痛打落水狗的队列中去了。就连原本倾向于王党,甚至都已经整队出来,准备来围攻国民议会,只是出来得晚了一点的,都立刻表示:我们出来,就是为了镇压叛乱,保卫共和国的!

    正所谓“鼓破万人捶,墙倒众人推”,一方面是暴乱分子都丢盔弃甲的四散而逃,一方面是各路国民自卫军都站出来讨平叛乱,结果,一场本来应该让巴黎变天的叛乱,仅仅用了半天的时间,就被镇压下去了。

    不过要说真的,王党的损失其实也很有限。毕竟,冲在最前面的人当中,真正血统高贵的人并不多。而且,在发动叛乱之前,这些人虽然一个个表示,这次一定能成功,但是这些在罗伯斯庇尔时代都活下来了的贵族,早就已经习惯性的给自己准备好了失败后逃亡的退路。

    再加上巴拉斯和他的新朋友们暂时也顾不上去抓那些贵族,所以大部分参与暴动的贵族,只要他没有英(傻)勇(得)无(冒)畏(泡)到冲在最前头,基本上都成功的逃走了。当然,也有人认为,这只是某些人还需要王党的存在,以便给另一些人施加压力。

    叛乱已经平定了,最重要的事情自然是论功行赏了。热月党人在国民议会中聚集在一起,考虑新的政府和国会的问题。

    首先,在这次事件中,立下了大功的人必须得到嘉奖,否则就说不过去了,而且……而且红军也不会同意呀。

    在以前,巴黎无论怎么闹腾,但是军队从来没有真正介入过巴黎的这些政治斗争。但是这一次,军队突然出场,而且以这样的雷霆万钧的一击,向大家证明了一点:“你们千万不要误会了我们的意思,我们并不是针对在座哪一位,我们是说,如果要比掀桌子,你们都是垃圾!”

    不过五百人的红军,轻而易举的就打垮了四万暴徒,而他们付出的伤亡却少的可怜,唯一一位在战斗中光荣负伤的战士,是在追赶暴徒的时候崴了脚。至于暴徒死了多少,那就真是天知道了。据说拖尸体的那些马车忙碌了一整天。

    军队既然已经开始干预政治了,那就不可能什么都不干的又回到从前。即使军队自己愿意这样,也不可能了。现在,法国的任何事情,都再也不能不考虑军队的态度和利益了。

    “在过去的一段时间里,我们的军工管理一片混乱,给军队送去了太多的破烂了!我告诉你们,战士们很不满!他们在怀疑,这里面是不是有王党分子的阴谋,他们在怀疑,我们当中有没有人为了钱在出卖他们,出卖法兰西!他们都觉得这样的情况绝不允许再继续下去了!”在政府会议上,巴拉斯摇身一变,一下子变成了军队利益的代言人。

    “所以,我们必须通过一个决议,恢复军代表制度,恢复军队采购的质量检查和质量负责制度。如何试图将那些破烂塞进我们的军队的行为,都是对伟大的法兰西的背叛,都应该受到最严厉的惩罚!

    军队的采购,除了个别涉密的之外,都应该公开进行。军队公开的提出技术标准,只有那些达到了技术标准的企业的合格的产品,才能进入我们的军队……”

    “巴拉斯倒向军队倒是真快呀。”就在巴拉斯热情洋溢的发表演讲的时候,在讲台下,一个议员低声地对另一个议员说。

    “可不是吗,热内先生。”那个议员也低声的回应道,“不过我更关心军队订立的标准,我觉得,很可能是某些科学家先研制出了什么,然后就让军队按照他的产品来量身定制一个标准。”

    “唉,巴拉斯这个家伙,真是个有眼光的家伙。”那位热内先生低声道,“当初就是他想办法把海军与技术研究所底价卖给了那家人的。而且我听说,巴拉斯先生刚刚把自己名下的两家火药厂卖给了他们,据说他也成了什么‘军工联合体’的股东。”

    “这真是太令人羡慕了……他这样发财,事先居然不告诉我们一声……”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