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中文 > 历史小说 > 法兰西之狐 > 第一百五十四章,道路的选择
    “怎么会这样?”约瑟夫一时间也觉得有点麻抓子了。

    “果然是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这大波波的这个国,要是不亡,那就真的是没天理了!这特莫的,不就整个的一个比鬼子还坏的自然法师汤克勤吗?”约瑟夫忍不住在心中想道。

    “事实上,这次参与我们的这次起义的人中,有不少的贵族,而他们之所以参与起义,很大一个原因就是他们觉得俄国人的法律对他们压榨农奴管得太宽。”干脆破罐子破摔了的东布罗夫斯基干脆就说得更明白一点。

    “可是上次维比茨基先生对我可不是这样说的呀。”约瑟夫道。

    “波拿巴先生,维比茨基他……他是城市人,而且很早就离开了波兰,他在法国和意大利的时间,比在波兰的时间长多了,有些事情,我估计他也不太清楚。”

    “波兰的农奴和底层的人民没有直接加入你们的敌人打击你们,就像撒丁的农民那样,那都已经是奇迹了!而且你们这队伍,都是些什么人呀,连自己国家是啥样子都不知道的,居然也是领导层之一,这,这也太像烤(k)馒(m)头(t)了吧?”约瑟夫这样想着,嘴里却说:“如果是这样,那么东布罗夫斯基先生,你们的事业就真的会很艰难了。嗯,现在让我来问您一个问题吧。”

    “您请问,您请问……”东布罗夫斯基赶紧道。

    “你们今后到底打算靠谁来复国?”约瑟夫问道,“是依靠贵国的地主贵族,还是依靠底层?你们打算走哪条路?”

    “这两条路有什么不同?”东布罗夫斯基问道。

    “你们走依靠贵族这条路的话,你们就只能维护这些贵族的利益,以获得他们的支持。但是,他们都是有土地的人。你知道,神父可以逃亡,但是教堂却无法搬迁。而要保住教堂,他们就必须和侵略者妥协。所以除非你们的斗争一直都是从一个胜利走向下一个胜利,否则,只要稍微受到一点挫折,就一定会有人为了保住自己家的教堂,而去和侵略者勾结。我想,你们这次起义中,一定也有这样的事情吧?”约瑟夫道。

    东布罗夫斯基黑着脸点了点头。事实就是这样,当起义军在军事上开始遭到挫折之后,内部立刻就出了问题。到处都是内鬼,有时候你在军事会议上为了活跃气氛讲了一个笑话;第二天这个笑话就会原封不动的出现在苏沃洛夫主持的军事会议上。

    “当然,他们也不会真的把你们卖光,甚至于,他们还会时不时地支持你们闹一闹,好让侵略者认识到,光靠他们自己的力量来统治波兰,费钱费力。还不如把波兰委托给那些波兰贵族统治,只要波兰贵族们能按时给他们缴税,他们就可以容忍波兰有一定的‘自治权’,甚至说不定也可以拥有一个实质上是他们的代理人的‘独立政府’。反正他们知道,在这些波兰贵族的统治下,波兰肯定永远都是弱国,对他们根本没有威胁。”

    显然,这样的结果不是东布罗夫斯基想要的。于是他又问:“那依靠底层人民呢?”

    “啊,依靠底层人民?那可是要下大决心的。”约瑟夫微笑着说道,“你看到了法兰西的革命了吗?我们的贵族相比贵国的,已经算得上是相当的开明了,但是在革命中,这些贵族依旧被杀得人头滚滚。如果你们没有像法国一样,将封建贵族都送上断头台的决心,那么这条路还是不说也罢。”

    东布罗夫斯基沉默了。过了好一阵子,才开口道:“难道就没有让双方都妥协一下第三条道路可走吗?”

    “第三条道路呀,这名词怎么这么耳熟呢?”约瑟夫忍不住想道,“可是这种什么都不肯付出,什么又都想得到的,无论如何都是不会有好结果的。不过,反正大波波也只是一个利用对象而已,如果他们自己不上进,那关我什么事呢?嗯,用圣经中的说法就是:‘流那人的血,罪不在我。’”

    这样想了,约瑟夫便开口道:“我不知道有没有第三条路,也许你们自己能找得到。我所熟知的,也就只有刚才提到的那两条路了。当然道路的选择是一个重大的问题,你们可以先回宿舍去大家一起商量,一起慢慢想。针对不同的道路,我们也能提供不同的训练。”

    这次交谈到这里就结束了,东布罗夫斯基回到住处,将约瑟夫的意思向跟着他来到这里的那一百多人作了传达,然后就在这一百多人中引发了一场大争论。

    第二天,东布罗夫斯基告诉约瑟夫,他们还没能最终讨论出结果,所以还需要更多的时间。不过约瑟夫并不着急,反正食宿费是每天要收的。

    这场争论在波兰人当中整整持续了两天,最后,这群波兰人分裂成了两个部分,一部分是主张走依靠波兰贵族维护波兰传统的,他们是大多数,有九十多人;剩下的十多人则认为应该走依靠底层人民的道路。

    有意思的是,前一派,也就是多数派大多都是来自波兰的,而后一派的人则主要都是长期在法国留学的留学生。显然他们收到法国的影响更多,但是他们恐怕对波兰本身的情况就未必真的了解了。

    据说在正式分裂的时候,作为后一派的代表人物的维比茨基握着他曾经的好朋友,却站到了“反动的封建贵族一边”的东布罗夫斯基的手,说了这样的一句话:“杨,这是我们最后一次握手了,我们谈是谈不到一起去了,今后战场上见吧!”

    于是一起过来的波兰人便被分成了两个小组,分别学习不同的技术手段。

    东布罗夫斯基一派的人严格来说,并不是完全支持反动的封建贵族的,他那一派的人,其实更多的也是像他一样,希望有所谓的“第三条道路”的人。约瑟夫没有给他们指出“第三条道路”,于是他们便用两天的时间,自己设想出了一条所谓的“新道路”。

    他们主要学习了各种暗杀手段,因为他们设想的“新道路”就是不断地通过这种“低成本”的反抗来增加俄普奥三国在波兰地区直接统治的成本,从而迫使他们采用委任统治的方式,将一部分的权利交给波兰人,然后逐步实现波兰的自治,并逐渐积攒力量,将来若是天下有变——虽然约瑟夫说过,法国的和平要求中,并不包括波兰,但是如果在法国和其他国家实现和平的时候,其他国家已经被严重的削弱了呢,那波兰是不是就有了机会了呢?

    当然,东布罗夫斯基也知道,如果波兰不做改革,那就算一时侥幸复国,将来的前途也是相当暗淡的。但是等波兰独立了,那些贵族也不是完全不说道理的呀,应该会同意大家进行改革的。比如土地问题,完全可以国家赎买;再比如社会改革,那也可以慢慢地来嘛。当初俄罗斯那样的封建落后,通过彼得大帝和叶卡捷琳娜女皇的改革,不也成为强国吗?所以,似乎,第三条道路真的是可以走的。而法国式的道路,实在是……

    至于维比茨基他们一组的人,他们认为,东布罗夫斯基的所谓“第三条道路”,在本质上就是要维护反动的封建贵族的利益,要维护他们压迫奴役波兰人民的权利。所谓的“将来的改革”,只不过是自欺欺人的谎言而已。如今在国家都已经灭亡了的压力面前还不能下定决心进行改革,那么当侥幸复国之后,又怎么可能进行改革?至于先追求“自治”,那就是和侵略者勾结,简直就是卖国行为!而那些为了自己的一点利益,就可以损害国家的贵族,本来就是波兰的卖国贼,他们却去依靠这些人,那就是在给卖国贼当走狗!因此维比茨基派的人认为,波兰要革命成功,不但要把贵族们都送上断头台,也要把这些贵族的走狗都送上断头台。

    维比茨基一派的人要少不少,但他们的学习任务反而更重,他们除了要学习各种侦察和反侦查技巧之外,还要学习包括组织建设和宣传鼓动什么的。约瑟夫甚至还给他们安排了去意大利实习,协助拿破仑的意大利军团在控制区建设“民主自治区”的工作。各种作战技巧的训练学些反倒是要靠后一些了。不过对于他们这两派的前途,约瑟夫其实都不太看好。

    “不过这也没什么,反正都是炮灰而已。”

    波兰人就这样在训练营中被安顿下来了,只是他们之中发生了一次严重的分裂。至于此后的影响,嗯,那自然就是,波兰那边后来发生了广泛而深刻的斗争。约瑟夫后来曾经非常装ac之间的引用了这样的一句话:“我来并不是叫地上太平,乃是叫地上动刀兵的。因为我来是叫人与父亲生疏,女儿与母亲生疏,媳妇与婆婆生疏。人的仇敌就是自己的家里的人。”至少,这一点在波兰,他是的确做到了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