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中文 > 历史小说 > 法兰西之狐 > 第一百六十八章,英国人的反击
    侦探艾米利安和他的搭档丹尼尔走进了公安部的前厅,向迎上来的警卫展示了证件,并且告诉他们:“侦探艾米利安、丹尼尔受命前来汇报工作。”

    那个警卫看了看他们的证件,又看了看他们的脸,然后说:“你们在这里等一下。”便拿着他们的证件离开了。

    艾米利安和丹尼尔便在那里等,他们看到那个警卫过去,和其他的几个警卫说了两句话,又走到一个柜台边,和坐在柜台后面的一个文职人员说了两句话。那个文职人员便站起身来,在身后的文件柜里面拿出一个大文件夹。

    那个文职人员在里面查找了一下,然后拿着证件对照了一下,向那个警卫点点头,又说了句什么,然后便将证件还给了那个警卫。

    那个警卫走到两人跟前,将证件还给他们,然后指着旁边的一张桌子道:“携带了武器吗?如果携带了武器,请把他放在这里。”

    艾米利安点点头,首先走了过去,他从外套里面掏出一把左轮,放在桌上。丹尼尔也跟了过去,从腰间摸出两把普通手枪放在桌上,又从上衣两边的口袋里各摸出一把蝴蝶折刀,然后敞开外套——在他的外套里面,密密麻麻的都是小口袋,每个小口袋里都放着一把形态各异大小不一的刀子。

    不过坐在桌子后面的那个保管员似乎对这种情况也见怪不怪了。只是拿出一张纸,递给两人道:“请将这些物品的名称和数量写在这一栏中……”

    艾米利安飞快地填完了,然后就站在一边等着丹尼尔。

    “我早说过了,来公安部,你不需要带这么多东西。”看着丹尼尔还趴在那里奋笔疾书,艾米利安忍不住抱怨道。

    过了好一阵子,丹尼尔才登记完他的那一大堆玩意儿,一个警卫还特意的又检查了他一番,才让两个人往后面的办公区过去了。

    两个人在两个警卫的陪同下穿过前厅,又过了一道门,然后穿过一个花园,便到了后面的高官办公区域。

    警卫将他们送到一座小楼门口,然后便另有两个警卫查看了他们的证件,然后带着他们进了小楼,上到了二楼的一间办公室外面。

    一个警卫轻轻地敲了敲门:“部长先生,艾米利安侦探他们来了。”

    “请他们进来吧。”里面传出部长的声音。

    于是警卫推开了房门,艾米利安和丹尼尔走了进去。

    “两位请坐。”富歇从文书中抬起头来,看了他们两一眼,示意他们坐下,然后道,“我注意到了你们的报告,你们发现……”

    “本报讯,今日上午十点左右,巴黎发生了一起针对国会议员吕西安·波拿巴先生的刺杀事件,刺客在闹市区向被认为是吕西安议员乘坐的马车投掷了数枚炸弹,然后在警察赶来前逃之夭夭。袭击造成了数十无辜平民伤亡。据悉当天吕西安议员并没有在这辆马车上……”

    吕西安放下报纸,对富歇说:“富歇先生,现在可以收网了吗?”

    “还不行。”富歇说,“不弄得人人自危,我们想要扩大自己的权力依旧会有非常多的障碍。”

    “但是,你就不担心,别人指责你办事不力?”

    “呵呵……”富歇笑了,“如果是一般的时候,大家都盯着我屁股下面的这把椅子,那倒是个问题。但是如今,我屁股下面的这把椅子却非常的烫屁股。他们骂我自然还是要骂的,但是在如今,他们谁愿意坐到这样的一把椅子上?况且,就算有人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想要坐我这个座位,大家真的就敢让他在这种时候坐在这个位置上吗?”

    一个星期之后,在督政官让·弗朗索瓦·勒贝尔的住宅附近,发生了一场激烈的战斗,一群来历不明的武装分子试图袭击督政官让·弗朗索瓦·勒贝尔的住宅,他们和得到情报之后迅速赶来的巴黎警察发生交火。

    “我们的警察及时赶到,保护了勒贝尔督政官一家的安全,并且打死了至少三个暴徒。”在国民议会的听证会上,富歇正在介绍昨天发生的事情。

    “富歇部长,按您刚才的说法,这些歹徒在行动前,其实已经引起了警察部门的注意,为什么你们没能在事件发生前,将这些人都抓起来?而是放任他们发动袭击?”一个议员问道。

    “如果你允许我们在只有怀疑,而没有证据的前提下拘捕讯问嫌疑人,就像以前的公安委员会那样,那我当然可以把他们都提前抓起来。这是您的需要吗?”富歇反问道。

    “我当然不是这个意思……但是……我是说你作为公安部长,难道就不能提高一下警察部门的效率,找到证据,把他们一网打尽吗?”

    富歇听了,哈哈大笑了起来,就像是听到了最好笑的笑话一样:“贝松先生,您知道如今整个巴黎的警察系统消耗了多少预算吗?只有当年公安委员会消耗的预算的三分之二!您知道如今巴黎的警察系统中,一线的侦探人员有多少吗?只有公安委员会那会儿二分之一!在这样的条件下,我们还要遵守各种约束,不能像公安委员会那样靠着怀疑就逮捕询问。说真的,我对于我的队伍居然能提前注意到这些暴徒的嫌疑已经非常满意了。

    当然,如果贝松先生不满意,愿意坐一坐我这个位置,我也可以让贤。”

    贝松自然知道,如今那帮暴徒并没有被抓住,甚至还有可能发动新的袭击。而且从果断和老练的程度上来看,似乎都不是过去王党的那些渣渣能比的。更要命的是,那些家伙似乎根本就没有要收手的意思,在这个时候,坐上富歇的那个位置,那不是等着背锅吗?

    “富歇部长,我没有那个意思。”贝松赶紧道,“我只是希望警察部门能够想办法提高一下安全水平。当然,您是专家……”

    看到贝松怂了,便又有一个议员站起来问道:“富歇部长,您前面提到,警察部门在得到情报后紧急出动,和暴徒发生了战斗,并保护了勒贝尔督政官的家人,那为什么最后还是让歹徒冲进了勒贝尔督政官的府邸,并造成了不小的破坏呢?而且我听说警方的损失也很大,甚至比暴徒那边更大,是这样的吗?”

    “的确是这样。”富歇回答道,“在昨天晚上的战斗中,我方在察觉到暴徒可能的行动之后,立刻将所有能调过去的警察力量都调过去了。但是因为巴黎警力不足,能调过去的人数并不比暴徒多多少。而且暴徒们的训练和装备都远远的超过我们。在我们的警察中,因为预算不足,只有警长以上才能装备可以连发射击的左轮手枪,一般警员则只能装备普通的单发手枪以及警棍和刀子。但是昨天发起攻击的那些暴徒,几乎每个人都装备了两把英国人仿制的左轮手枪,并且还随身携带着英国人仿制的‘波拿巴小甜瓜’。昨天被打死的三个歹徒的尸体我都去看过了,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特征——布勒松议员,您知道,这个共同的特征是什么吗?”

    “我……我怎么知道。”

    “他们的右手食指的第二节上有很厚的老茧。”富歇道,“诸位可以摸摸自己的手指头,看看在这个位置有没有老茧。有的人请举个手,让大家看看,这些在这个位置有老茧的人,都有什么共同的地方。”

    大家都忍不住摸了一下,然后卡诺带头举起了手。

    除了卡诺,还有几个人也都举起了手,大家都看得明白,这些人全都是军人出身。

    “只有经常开枪射击的人,才会在这个位置有老茧。诸位先生,那些暴徒不是你们想象中的,在阴暗的小巷子里面拿着小刀拦住一个小姑娘抢劫的小混混,而是一群组织严密,训练有素的士兵!

    我们的警员在昨天,完全是在用自己的鲜血和生命阻挡他们,掩护了督政官一家的转移。如果不是担心附近的国民自卫军会赶过来,其实昨天晚上他们完全可以把我们赶过去的那些警员杀个精光!

    昨天的交火持续了不到十分钟,而且在交火钱,我们先包围了他们。但是就在这几分钟的时间内,我们就牺牲了二十多位小伙子——诸位先生,现在我们面临的,不是小混混,而是一支混进了巴黎的军队!”

    整个议会大厅内顿时闹腾了起来,大家都互相交头接耳,每个人都在嚷嚷,有的人对着富歇大喊,有的人对着他旁边的人嚷嚷,还有人在对着大家大喊。

    主持会议的奥多姆议员使劲的用木槌敲击着桌子:“大家肃静,肃静!如果有要向富歇部长提问的,请按秩序提问!保持肃静!”

    但这并没有多大的用,议员们谁都不把这提醒放在眼里。过了好半天,奥多姆的胳膊都酸了,这帮家伙们才算是勉强的恢复了安静。

    “好吧,”奥多姆说,“现在轮到坐在第3区的先生们提问了。好吧,格里兹曼议员,您有什么要问的吗?”

    格里兹曼站了起来:“富歇部长,我现在就想知道,要抓住这些家伙,或者消灭这些家伙,您需要哪些支持?”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