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中文 > 历史小说 > 法兰西之狐 > 第二百零二章,胜利
    布吕歇尔的骑兵根本就没起到太多的作用,一千多轻骑兵而已,面对六万多的大军,又能有什么用处?布吕歇尔带着骑兵试图在拿破仑的大军面前跑来跑去,试图干扰一下拿破仑,为那边的不伦瑞克公爵拖延一点时间。但是他的这些骚扰基本上啥用处都没有,甚至于,因为有一次跑得近了一点,被法国步兵打了一个齐射,还被打死了不少的骑兵。

    跑了几圈,布吕歇尔便让骑兵们在更远的地方停了下来,也好让马匹休息一下。要不然,继续这样跑几圈,把战马跑累了,万一,万一法国人的骑兵在这时候冲出来了,那不是跑都跑不掉了?

    接着就像布吕歇尔担心的那样,奥热罗带着一队骑兵也赶了过来,和布吕歇尔对峙了起来。于是布吕歇尔在和奥热罗对峙了一会儿之后,感到自己已经尽力了,便带着骑兵撤退了。

    在撤退的时候,他的副官问道:“将军,我们撤往凡尔登吗?”

    “不,我们不能把敌人的大部队带到那里去,我们去隆维。”布吕歇尔将军大义凛然地回答道。

    于是拿破仑的大军便顺利地抵达了凡尔登。

    这时候,不伦瑞克元帅已经将能收拢的军队尽可能的收拢了起来,并退回了自己的军营。但是因为退得匆忙,很多东西都丢掉了,其中也包括英国人带来的那一大堆的大炮。好在英国人在撤退的时候好歹还记得把大炮的火门都钉上了。

    英普联军依托自己的军营,勉强地拉出了一个防御的架子——他们不是不想跑,只是不带上军营中的辎重,他们又能跑多远?带上这些东西?这不没来得及吗?

    于是他们就落入了法国北方军团和意大利军团的合围。

    在联军的脆弱的防线外,拿破仑在一群将领的簇拥下向着同样被一群将领簇拥着走过来的约瑟夫迎了上去。

    约瑟夫向拿破仑伸出手道:“现在,防御将军正式将指挥权移交给进攻将军。”

    两只手握到了一起,拿破仑问道:“下一步你要去哪里?”

    “回实验室。”约瑟夫道。

    “那是,你总是喜欢躲在后面。”拿破仑说。

    “那么你呢?你下一步准备去哪里?”约瑟夫问道。

    “去柏林!”拿破仑说。

    约瑟夫想了想,点点头道:“好吧,嗯,如果你要去柏林的话,我这里有个人,你可以带上。我觉得他会很有用的……这是苏尔特准将,他虽然年轻,打仗却不坏,嗯,今天我的反攻,基本上都是由他来指挥的。我觉得就临场指挥来说,他比我强不少。”

    “我的哥哥,临场指挥比你强并不是一个赞誉。”拿破仑笑道。同时他向苏尔特伸出手:“欢迎你,苏尔特将军,让我们一起去把三色旗插上勃兰登堡门!”

    “我乐意至极,将军阁下!”苏尔特握住了拿破仑的手,“不过在此之前,我们还要先解除眼前的一点小小的障碍——将军阁下,我认为,我们完全可以派出军使,要求他们投降了。”

    当天下午两点左右,法军的使者带着拿破仑的信件进入了英普联军的军营,将这样的一封信件交给了不伦瑞克公爵:

    “不伦瑞克元帅及诸位将军:

    你们现在已经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了。你们的一个盟友,俄罗斯已经退出了战争;而你们的另一个盟友,奥地利的卡尔大公的军队,还远在两百多公里之外,你们觉得他会不惜一切的来救援你们吗?他们又有那样的力量来给你们解围吗?你们想突围吗?四面八方都是我军,你们怎么突得出去呢?突出去了,在我军的一路追击之下,你们又能逃得掉吗?

    你们部队,也已伤俘过半了。这些天来,你们虽然把德意志各邦的和平居民,强制编入部队,但这些人怎么能打仗呢?这些天来,在我们的打击之下,他们伤亡惨重,早就没有了战斗的勇气了。现在,你们只有那么一点地方,横直不过一个小小的军营,这样多人挤在一起,我们一颗炮弹,就能打死你们一排人。

    这段时间以来,你们的伤兵和战士,跟着你们叫苦连天。你们的兵士和很多低级军官,都多很不想打了。甚至为此发生过不少的哗变。你们当元帅的,当将军的,应当体惜你们的部下的心情,爱惜他们的生命,早一点替他们找一条生路,别再叫他们作无谓的牺牲了。

    现在我们可以集中几倍于你们的兵力,十倍于你们的火力,以及先进得超过你们的想象的武器来打你们。我们法兰西的科技世界第一,在这些天的战斗中,你们应该已经有所了解了,而在我们的武器库中,还有更为强大的武器并没有使用。

    如果你们能立即下令全军放下武器,停止抵抗,本军可以保证你们高级将领和全体官兵的生命安全和个人财产安全。只有这样,才是你们的唯一生路。你们想一想吧!如果你们觉得这样好,就这样办。如果你们还想打一下,那就再打一下,总归你们是要被解决的。”

    不伦瑞克公爵将法军的劝降书收了下来,然后很客气的向法军军使表示他们需要就这个问题讨论一下。

    法军的使者便表示:“拿破仑·波拿巴将军宽厚地给你们二十四小时的时间考虑——这比您当初给我的时间可宽松了很多。如果你们愿意接受我们的条件,可以向我军派出使者进行商洽。”

    在交代完了这些事情之后,法军使者,菲尔马团长便离开了联军的营地。

    到了第二天上午,距离规定的最后期限还有两个小时的时候,不伦瑞克元帅带领着被包围的四万多军队向法军投降。不伦瑞克元帅向拿破仑交出了手中的元帅节杖。跟随她的四万多英国和普鲁士士兵也都放下了武器。

    消息被迅速的传回了巴黎,《科学真理报》立刻发出了号外,免费满巴黎派送,不久之后,所有的人都知道了这个振奋人心的好消息,整个的巴黎城,到处都响起了欢呼声。

    即使在战争部的办公厅中,卡诺也能清楚地听到这欢呼声。但这欢呼声并没有让卡诺快了起来,反而让他越发的皱起了眉头。

    约瑟夫安排的假消息的事情,他是知道的。在这个事情上,约瑟夫并没有蒙骗他。但是因为这个假消息,再次引发叛乱,却是出乎他的预料的。卡诺原本以为在上次叛乱中,王党就已经元气大伤了呢。

    至于拿破仑镇压王党叛乱的事情,你要问卡诺支持不支持,那卡诺当然是支持的。但是拿破仑在国会中演出的那一出,却让卡诺非常恼火,因为这种做法,似乎是动摇了民主和共和制度的基础。

    虽然吕西安向他保证,无论是约瑟夫,还是拿破仑,都没有成为狄克推多的野心。但是卡诺还是有些担心。

    说约瑟夫没有当狄克推多的野心,卡诺是非常相信的。他太了解约瑟夫了,约瑟夫这个人,哪怕参加会议的时候,都是习惯性的要找个人家看不到他的地方坐着的,他肯定不会愿意当狄克推多的。因为这违背了他的“闷声发大财”的原则。

    至于吕西安,卡诺也相信,这家伙绝不会相当狄克推多,因为这家伙几乎就是卡诺看着长大的,他了解他,知道吕西安这家伙对美酒、美食、美女以及游手好闲,无所事事的游荡更感兴趣。吕西安的人生偶像绝不是凯撒或者屋大维,而是传说中的唐璜。

    但是拿破仑就不好说了,因为拿破仑这家伙的人生偶像不是凯撒,就是亚历山大大帝。这家伙说不定还真的有想要当狄克推多,甚至是想要当“第一公民”都说不定。

    不过,卡诺也同意吕西安的说法,那就是法国如今是在以一个国家对抗整个反动的封建世界。所以如果法国的政府不够廉洁高效,法国就肯定会被这些反动的封建国家淹没。

    “在自由和民主的法国,与专制黑暗的欧洲各国之间,从长远来看,就是势不两立的。我们也不是美国那样的,可以躲在世界的角落里偏安的国家。所以,至少在这个危急的时刻,依据《社会契约论》,法兰西的主权自然是源自于法兰西的人民,而政府的权力则源自于人民的让渡契约。我们当然希望,每个人需要让渡出的权力越小越好。但是在必要的时刻,让渡出更多的权力,以保证最根本的利益——人民的主权,也是必要的。”

    在如今的局面下,卡诺也不得不承认,法兰西的确需要一个廉洁高效的政府,需要一个能迅速的做出决定,并坚定的贯彻决定的政府。而此前在政坛上翻云覆雨的那些人,已经被证实了,他们或者因为能力上的不足,或者因为道德上的缺陷而并不配掌握这样的权力。那么现在也只能暂时接受一个狄克推多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