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中文 > 历史小说 > 法兰西之狐 > 第二百二十章,胜利的证据
    爱德华·斯塔福德营长的喊声才刚刚喊出来一半,就听到一声枪响。接着又是一声枪响。

    在枪声中,两个英国士兵一下子就沉了下去。这时候英国人的位置非常麻烦,他们正在水最深的地方,移动起来非常不方便,这时候就是活靶子。而他们的姿态也非常不便于开枪还击,即使勉强开枪,也会因为动作不规范而很难保证射击精度。

    除此之外,他们还有一个大麻烦,那就是他们在这种环境中无法对枪支进行再装填。也就是打完一枪,他们手中的枪就真的成了烧火棍。而现在,他们只能大致的判断开枪者就躲在那边的一片芦苇后面,这时候,他们最合理的做法本来应该是将枪对准那边,但是不轻易开枪,保持对那边的威慑,同时快速撤退,或者是快速冲过去。

    但是在这种混乱中,英国人并没有立刻做出最为明智的决定。他们砰砰地便朝着那边的芦苇从胡乱的开枪了。一阵乱枪打过,到底打着什么了没有,谁都不知道。又过了一阵子,另一边的芦苇从中又响起了枪声,又有一个英军应声而倒。英国人赶紧转向那边,并且举起枪朝向那边,然后,枪声并没有响起来——在刚才,他们在慌乱中齐射,结果把枪中的子弹都打光了。如今又没办法装弹,他们现在几乎就等于是赤手空拳了。

    “砰”从另一边又打来了一枪,而这时候,英国人还是无法反击。

    “冲,冲过去,用刺刀解决他们!”斯坦福德大喊道。

    英国人的士气的确不是“黑皮狗”之类的家伙能比的。他们还是挺着枪,硬是朝着那片芦苇丛走了过去。

    而那边的游击组的战士们也已经看出了英国人此时的困境,干脆也不再躲藏在芦苇从后面了,而是光明正大地站了出来,朝着英国人开枪,然后当着英国人的面装子弹,然后当着英国人的面开枪,然后又当着英国人的面……

    在水和烂泥中前进,每一步都艰难,但是游击组的人少,英国人的人多,虽然让游击组的人就这样近距离枪毙了好几轮,再加上在这个过程中,还有不少英国人突然一下子陷入了泥潭,导致了很大的损失,但是头铁的英国龙虾兵,还是冲上来了。

    英国人走了水浅的地方,快要上岸了。那些不要脸的爱尔兰人自然是打完最后一枪,转身撒腿就跑,英国人自然要追赶,然后追了一段,前面又是一片水面,水面上面远远的,还能看到一条小船——几个爱尔兰游击队员,正划着这条船越跑越远呢。

    “快,装子弹!开枪!”爱德华·斯塔福德营长都快气疯了。

    但是装子弹要花一定的时间,等他们七手八脚的装好了子弹,那条船早就绕到另一片芦苇从后面不见了。

    “该死的叛匪……”在将所有能够想得到的污言秽语倾泻完了之后,爱德华·斯塔福德营长现在要面对一个问题了,接下去该怎么办?

    继续前进?前面的这片水面比刚才那片还要大,还要深。绕道?那些叛匪在这片沼泽中到底躲在哪里都不知道,往哪里绕?回去?那自己手下这些人不是白白的被爱尔兰人枪毙了一回了吗?

    更何况,怎么回去呢?从原路返回?刚刚冲过来的时候没觉得,现在回头一看,发现原路上还有五六个战友只剩下一个脑袋在水面上喊着“看在联合王国的份上,拉兄弟一把”呢!原路返回,难道再在原路上留下几个?

    但是就这么留在这里,那也不是个事情呀。

    就在爱德华·斯塔福德营长束手无策的时候,后面却又想起了喊声“长官……斯塔福德长官……”

    爱德华·斯塔福德营长举起望远镜朝着过来的那边望过去,就看到一群黑皮狗,正朝着他们挥手呢。

    每一只黑皮狗的手里,都抱着一捆芦苇。这些黑皮狗将捆起来的芦苇丢进水里,然后踩在上面走了几步,便将第二捆芦苇丢下去,然后又踩在上面,慢慢地往这边来了。带头的那个奥凯利还在喊“长官,不要急,我们这就来救您了……”气得斯特福德营长差点直接晕了过去。

    黑皮狗们花了差不多半个小时,总算把路铺好了。奥凯利队长哈着腰,一路小跑地跑到爱德华·斯塔福德营长面前,鞠了个躬道“长官,你们怎么到这里来了?我来……”

    不等奥凯利把话说完,斯塔福德一个耳光就扇在他的脸上,把他打了一个趔趄。

    “混账东西,你说,你们刚才哪里去了?你们是不是和叛匪勾结,故意陷害我们?”

    一边骂,斯坦福德营长一边拔出指挥刀,用刀尖指着奥凯利,气得话都说不清楚了“你……你的……良心……坏了……坏了!我……我……”

    奥凯利顿时双腿一软,就跪倒在地上“长官呀,我对联合王国的忠诚,可以让上帝见证呀!我以我的灵魂得救起誓,要是我和叛匪勾结陷害长官,就让我家都下地狱……”

    “混账!那你说,你们刚才去哪里了?在干什么?说不出来,老子就砍了你!”

    “长官,刚才我们在这边遇到几个叛匪,他们朝我们开枪,我们也开枪还击,然后他们就跑。我们就追,就追到了哪里……”奥凯利队长指着刚才英军下水的地方道,“长官,你不知道,那些叛匪多狡猾,他们在那边藏了一条船呀!他们上了船,一下子就往这边跑了。这边水这么深,我们也不敢下去,卑职就想起刚才路过了一片芦苇从,到那边割些芦苇过来,捆成一捆,然后铺在上面,说不定就能过得来。长官……叛匪往那边跑了?”

    “混账东西,动作怎么这么慢!”斯塔福德收起指挥刀,又给了奥凯利一个耳光。

    “是是是,长官说的是,卑职手下的这些人动作都太慢了,太慢了……”

    奥凯利弯着腰,满脸是笑的说道。

    接着他又望了望另外一边的更宽阔一些的水面,然后道“长官,这水面,没有船,真的没法过去。要不,长官先退兵回去,等下次带了船再来?”

    “啪!”恼羞成怒的斯塔福德,顿时又一巴掌扇在奥利凯的脸上,直接把他打得一屁股坐在了泥地上。

    “混账!不杀光叛匪,我……我绝不退兵!”斯塔福德怒吼道。

    一听这话,还坐在地上的奥利凯立刻跳了起来,也跟着握紧了拳头,义愤填膺、义无反顾、义不容辞、义正辞严地坚定地道“长官说的是,不杀光叛匪,我们决不收兵。”

    说完这话,他又立刻换上一副笑脸道“不过很快天就要黑了,沼泽里面很冷,长官们感冒了就不好了,不如先回去,等明天我们再来杀光他们……”

    “嗯!”斯塔福德营长点点头,然后便低声道“回去!”

    说完这话,斯塔福德便带着一群英军走上了返回的道路,他的耳边还传来奥利凯在后面的叫喊“今天先跟着长官回去,我们以后再来杀光这些叛匪……”

    而这个时候,那些原本还有一个脑袋露在外面朝着他们大喊救命的英国兵,如今已经都一个个的陷没道水面下面去了。

    斯塔福德一边往回走,一边满心的悔恨和愤怒,他今天带着军队杀入沼泽地,原本想要立下一个奇功,却不想,前前后后损失了二十多人,以及三四十条狗,却连一个叛匪都没打死,这……这回去了,怎么交代?就算家族有那么点点影响,但是他们家毕竟只是小贵族……斯塔福德已经能够想象出自己被强制退役,然后成为家族的耻辱的事情了。

    “长官,长官……”那个奥利凯却又腆着一张笑脸凑了过来。

    “干什么?”斯塔福德很不高兴。

    “长官今天主动出击,一举打死上百叛匪,真是英勇无敌!”奥利凯满脸谄媚地说道。

    “你说什么?”斯塔福德转过身来,怒视着这只黑皮狗。

    “长官,这可是我们大家都看到了的。”奥利凯面不改色的说。接着他又压低了声音道;“长官,只有打赢了,才有更多的奖金,这对大家都有好处……大家出来,不都是为了好处吗?”

    斯塔福德久久地凝视着奥利凯的眼睛,过了好一会儿,他才说道“很好,你很不错。”

    斯塔福德并不怕奥利凯将来用着事情要挟他或者什么别的,一个爱尔兰人——不对,是一条爱尔兰黑皮狗而已,无论它怎么对着一个英国贵族叫,都没人信的。而且,一条狗竟然敢向着主人狂吠,无论它狂吠的内容是什么,仅仅是狂吠本身,就是死罪。斯塔福德相信,向奥利凯这样聪明的狗,肯定是明白这个道理的。

    至于他手下的那些英国士兵,也都是些平民而已,只要有奖励下来的英镑,最多斯坦福德自己再加上点,就应该能堵住他们的嘴了。

    “只是缴获在哪里?”斯塔福德问道。

    “缴获?卑职这里有呀。”奥利凯说道,“只不过,卑职也有事情需要长官您帮忙……”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