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中文 > 历史小说 > 法兰西之狐 > 第三百章,洋务运动和巴统
    虽然在远距离输电方面获得了一些进步,但是跨区域的输电至少目前,依旧是不可能的。所以火电站遍地开花的局面依旧没发生什么改变唯一的变化大概就是——现在偷电缆的人少了。

    这一方面是因为,等长度的电线上的铜少了很多,另一方面也是因为——偷高压线,实在是太危险了。至少在巴黎,已经不止有一个外省人——不对,现在情况发生了不少的变化,干这种事情的外省人已经很少了,基本上干这种事情的,不是高地人,就是低地人,要不就是波兰人,反正主要是外国人——在发现电线没什么人看管之后,就傻乎乎地去偷,结果,直接就被火化了的事情。

    本来死一些外国小偷,也算不得什么大事情,如今毕竟才刚刚进入十九世纪,这样的事情,不要说法国人不太在乎,就连这些小偷本国的使领馆什么的,也根本不把这放在心上。几个低等人,死了就死了,有什么大不了的。甚至在他们看来,这些人死了,是减少了社会不安定的因素,多死几个甚至都是值得庆祝的。

    但是这些人虽然“死不足惜”,但他们的死亡,带来的一个附带效果却很糟糕,那就是他们的行动,每次都能造成一大片区域的停电,虽然受到影响的一般来说也不是最重要的,停电会带了巨大的经济损失的工厂或者是蒙马特尔高地上的各种酒吧夜总会,但是总归是大麻烦。所以《科学真理报》甚至都不得不专门出了一个连载,向大家科普高压电的相关安全知识:不要看到小鸟落在上面没事,就以为你把手伸过去也没事!

    不过这都是小问题,拿破仑如今烦恼的是,最近好像军火不太好卖了。

    本来奥地利是一个不错的买家。每次法国人弄出什么好东西出来,奥地利都会咬着牙买买买。尤其是当普鲁士那边发现铜矿,并且靠着铜矿发了财之后,奥地利人跟着勘探了一下,发现铜矿的矿脉一直延伸到了奥地利的控制区,于是奥地利人立刻就行动起来,也开始大开铜矿。而且奥地利人开起矿来不像普鲁士,用工人的时候缩手缩脚的。奥地利人直接和波兰贵族一商量,出了点钱,然后就直接把那些波兰农奴都拖过去挖矿。

    而普鲁士那边呢,普鲁士如今还真不太敢这么干。因为波兰人在人口上已经占了如今的普鲁士人口的一半了。结果,因为成本上的优势,奥地利人抢走了普鲁士人不少的生意。按道理说,奥地利人手里的钱多了,应该可以购买更多的法国武器了。

    然而,奥地利人却觉得,反正打不过法国人,而且现在法国人和自己的生意这么多,应该也不会打自己,至于打别人,好像暂时也没什么可以打的。而且,法国的武器更新得那么快,买了新的回去,用不了多久就又落后了,奥地利又不像英国和西班牙,可以把老式的东西卖到殖民地去。

    结果奥地利人干脆决定,把买武器的钱先存起来,或者拿去做点生意。这样还能多赚一点钱,啥时候真的要打仗了,再向法国人买最新式的,难道不香吗?

    于是来自奥地利的武器订单自然迅速的缩小了。

    为了刺激一下奥地利人的消费欲望,拿破仑很想要和普鲁士搞个联合军演,或者偷偷卖一些小东西给波兰人。让他们惹点麻烦,好让奥地利人认识到赶紧花钱的必要性。

    但是这两个建议都遭到了约瑟夫和吕西安的反对。约瑟夫强烈的反对武装波兰人的打算:“如果波兰人闹起来了,那铜矿的运作就一定会受影响,如果奥地利的铜矿减产了,欧洲的铜价肯定又要上涨。买武器的那点钱,还真不一定能填得上这个坑!”

    吕西安呢,则反对和普鲁士进行联合军演。他认为这不利于打造法兰西热爱和平,是全欧洲人民的好朋友的形象。

    “要威胁一下奥地利,让他老老实实地做买卖我不反对,但是,拿破仑呀,你的手段是不是也简单粗暴了!一点艺术感都没有。”

    于是拿破仑就生气了,并且立刻就抛出了“你说我不行,你行你上呀”的绝招:“你说得倒是简单,你说说,你有什么办法?”

    然后吕西安就立刻表示:“这事儿不归我管,我不是这方面的专家,你不要推卸责任。”

    而约瑟夫则提议:“要不,我们卖一点东西给俄国人?”

    “俄国人?俄国人买得起什么东西?”拿破仑道,“俄国人可小气了。”

    俄罗斯的经济情况并不算好,尤其是这两年来,因为法国的粮食连续的丰收,导致国际市场上的粮食价格一直不高。这对于以出口粮食为主要的外汇来源的俄国人来说,绝对是个不小的打击。所以俄国人是真的没啥钱了。

    “我们可以给他们贷款嘛。”吕西安赶紧插嘴道,“你看,我们给俄国人贷款,俄国人用贷款买我们的东西,然后用我们借给他的钱来支付,然后再慢慢偿还我们贷款的利息,然后……这不是挺好的吗?”

    “俄国人为什么要向我们贷款?它暂时似乎也没受到什么威胁呀。”拿破仑说。

    “我们可以放出风声,就说土耳其希望向我们购买大批武器呀。”吕西安说。

    “这还不够,吕西安,这还不够。”约瑟夫突然开口道,“我们要放出风声,说土耳其和我们达成了一项买卖,依据这一买卖,我们将向土耳其出口一套枪炮工厂。”

    “这样的话,如果俄国人问我们购买兵工厂,那怎么办?”拿破仑问道。

    “卖给他呀,甚至还可以包括技术转让。”约瑟夫毫不在意的道。

    “那怎么行?”拿破仑道。

    “怎么不行?就算他们手里有工厂了,他们难道还能生产得出足以和我们争夺市场的产品?他们难道还能不依赖于我们的各种支持?而且,你也说过,俄国人手里的钱,其实是相当有限的。如果他们咬咬牙,买了我们的工厂,他们就要在其他地方将这些钱弄出来,怎么弄出来呢?

    要么靠节省,他们能节省什么?从我们这里买了工厂,买了技术,他们就能节省掉科研费用。嗯,我们可以劝说他们,‘不要再重复发明轮子’,反正他们自己研究出来的东西,技术水平还比不上从我们这里买的,而且价钱还更贵。既然如此,为什么不把研究费给砍掉呢?

    这就像某人想要吃肉,他可以到市场上去买,也可以自己养猪。但是如果他们自己养猪,因为没有经验,没有技术,最后他们自己养的猪,成本高,而且味道还不好。你说,这猪还能养的下去吗?那还不如直接去外面——准确地说,是到我们这里买猪肉吃呢。

    这样一来,他就不会再在自己养猪上花钱,其实只要肯在这上面花钱,慢慢的培养起自己的一帮子队伍,将来他们自己研发出来的猪肉也总有变香,变便宜的一天。但是我们采用在合适的时候出售工厂,出售技术的方式,就可以打断俄国人的科学和技术的人才队伍的积累的步伐。我们一边可以不停的在最合适的时候,卖给他们某种技术,来让他们的科研人员‘英雄无用武之地’,一边还可以趁机将这些‘英雄无用武之地’的科研人员挖到我们这里来。拿破仑,你说这不是非常好的事情吗?”

    “那如果奥地利人和英国人也提出类似的要求呢?”拿破仑又问道。

    “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嘛?嗯,奥地利倒没什么,英国还是要加以一定的限制的。不过,这个限制也要有分寸,另外,最好这个限制不是我们直接作出的,而是由一个委员会来做出。比如说,我们和英国人、奥地利人还有俄国人在体制上不是有很大的不同吗?我们是共和制国家,不是吗?我们完全可以将欧洲的那些民主国家,我们、北意大利联邦共和国、还有莱茵联邦共和国这些采用共和制度组织起来,组建一个专门管辖技术出口的机构。就叫做‘输出管制统筹委员会’,办公地点就设置在巴黎,负责对任何非共和制国家的技术出口的审核。未经此委员会核准的技术以及各种设备和商品都不得出口。”约瑟夫说。

    “对呀,拿破仑,我觉得,我们可以先向土耳其出售工厂;然后向俄罗斯出售工厂;然后我们挑动土耳其内部或者俄罗斯内部出点事情;然后他们自然会镇压;然后我们就可以让一些‘反对派’媒体,还有其他共和国家指责我们为了钱,向暴君递上了镇压人民的屠刀;然后我们就可以名正言顺地将这个委员会建立起来了。”吕西安说,“顺便利用这个事情,我们还能在真正的反对派那边埋下一大堆的钉子。”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