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中文 > 历史小说 > 法兰西之狐 > 第三百一十七章,革命神学院
    天还没有亮,米克尔·伊达尔戈·科斯蒂亚神父就照例起床准备起他的布道会了。伊达尔戈神父是一个墨西哥的土生白人。在墨西哥,人是分等级的。一等人是所谓的“半岛人”,也就是出生在伊比利亚半岛的“正宗西班牙人”。他们是墨西哥真正的主人,控制着教会高层以及政权的高层,掌握着大片的土地,占有各种利益。

    第二等则是所谓的“土生白人”。他们又被称之为“克里奥人”,也就是出生在西班牙的殖民地的白人。他们在理论上也是西班牙人,和正宗的半岛人一模一样。但在事实上却并不如此。

    西班牙人在占据了墨西哥之后,杀死了大量的当地原住民,并且从伊比利亚半岛往美洲送去了大量的穷光蛋。能够远涉重洋的女穷光蛋是相对罕见的,这样一来在墨西哥,自然就出现了女人荒。

    这个问题如果得不到解决,那墨西哥殖民地是不可能长治久安的。而解决这个问题的办法其实也相对简单,那就是,杀死印第安男人,抢走他们的女人。于是问题得到了顺利的解决,在墨西哥,印第安人口不断下降,白人人口不断上升。不过这些白人,往往都会有一位印第安母亲或者是印第安祖母。

    因此,在正宗纯血的“半岛人”看来,“土生白人”虽然名义上也算是白人,但是却不够纯,他们带上了低贱的“麻瓜”血统,成了低级的“泥巴种”。

    所以虽然在法律上依旧承认他们是西班牙人,是白人,但是“土生白人”一般被排斥于教会和国家的高级机构之外。所有与宗主国相竞争的工商业活动(如纺织作坊、葡萄园、橄榄园、放贷等)也被禁止。

    第三等则是人数较少的印第安人。他们的地位最为低下,很多人都是奴隶。此外,他们身上承担着的赋税也高于其他等级。

    结果呢,那就是“土生白人”觉得自己成了被压迫的主体,他们觉得,从旧大陆跑到了新大陆,结果还是要被贵族老爷们欺负。

    在旧大陆,贵族老爷和教士欺负我们;跑到了新大陆,贵族老爷和教士还是我付我们,那我们不是白白地来了新大陆了吗?

    这种等级制度,用约瑟夫的话来说,还是有积极意义的。而最大的积极意义就是证明了一点:“人类的愚蠢可以达到这样惊人的地步!”

    在讨论在北美的殖民计划的时候,约瑟夫这样对自己的弟弟们说:

    “本来,在政治上,一个基本的原则就应该是团结更多的人,来对付我们的敌人。说得更明白一点,就是要尽可能的,将所有能拉倒我们这边的人都拉过来,把我们的人弄得多多的,把敌人的人弄得少少的。

    但是西班牙的傻瓜呢?原本土生白人,天然的就是西班牙人的政治同路人,但是西班牙人硬是把他们按到下等去。结果呢,弄得土生白人都成了西班牙的仇敌了。他们的统治不出问题才怪呢!”

    既然西班牙人在美洲的统治吃枣药丸,那便宜了别人,倒不如便宜法国。所以,虽然法国和西班牙是盟友,但是波拿巴兄弟们还是觉得,不趁机坑西班牙人一把,实在是太对不起西班牙人摆出的这个愚蠢的姿势。

    另一方面,虽然如今法国的形势不错,但是随着产能的迅速提高,市场容量却渐渐地吃紧了。为了转嫁矛盾,将国内的,乃至欧洲大陆内的那些不安分分子都送出去。吕西安便制定了一个名叫“理想国”的计划。打算把国内的那些家伙们都骗到路易斯安纳,让他们到那里实现他们的理想。这样也算是祸水西引了。

    这个计划后来又加上了利用印第安人,给“山巅之城”捣乱的内容。于是为了和“山巅之城”别苗头,这个计划便又换了个名字,叫做“上帝帐幕”。

    那些不安分的因素,在“真理部”的有意的引导下,真的就在路易斯安纳北部,购买下了不少土地,弄起了他们的“上帝帐幕”。和一切的基于亚伯拉罕系列的宗教一样,“革命神学”教派也有着很高的传教热情,在他们的教义中,对圣徒保罗前往罗马传教,是这样解释的:

    “背起十字架行走,乃是将整个人类的救赎,也就是整个人类的解放作为自己的目标。我们当然可以先在新大陆建立起一个人人平等的,没有欺压和奴役的城邦。但仅仅满足于此是不够的。每个人都是世界的一部分,世界上每一个兄弟没有得到救赎,没有得到解放,那就是我们没有得到彻底的救赎和解放。一个真正的基督徒,只有让所有的人类都得到了救赎,得到了解放,他才能算是真正的得到了解放。这就是圣徒保罗为什么要冒着危险将福音传播到罗马去的原因。”

    所以“革命神学”的那些牧师们便以路易斯安纳为基地,到处传播他们的教义。他们甚至还在今天的内布拉斯加州的聚居点希望城建立了一所“解放神学院”。

    伊达尔戈在西班牙巴利阿多利德神学院接受了神学培训,并获得了神学硕士学位。然后便返回墨西哥,准备继续神父生涯。在回程的路上,他遇到了一位“解放神学”的牧师,两个人就一些神学上的问题发生了争论。伊达尔戈觉得,那个叫做本杰明的牧师简直就是个可诅咒的异端,于是忍不住便用恶毒的语言攻击起了本杰明牧师。

    谁知本杰明牧师却哈哈大笑起来。他对伊达尔戈道:“伊达尔戈牧师,我理解你为什么这样激动,因为我说出的,就是你已经感受到了的。你不是在反对我,你是在反对自己内心的声音。好了,我不和你争论了,时间已经不早了,我这人最不能熬夜了。如果今后,你对神学问题还有兴趣,也可以去敲我的房门,嗯,我就在隔壁的舱室。”

    本杰明牧师会自己的船舱去睡觉了,伊达尔戈也躺在自己的床上,却怎么都睡不着。本杰明已经不再和伊达尔戈争论了。但是伊达尔戈却在自己心中继续和本杰明牧师的争吵。

    在这场争论中,伊达尔戈输得一败涂地,他被自己心中的那个本杰明牧师批驳得张口结舌,甚至是恼羞成怒。一度甚至冒出了“拿起刀,去隔壁杀了那个撒旦”的想法。

    此后的好几天,伊达尔戈都躲在自己的船舱里,除了吃饭,就不出船舱,也不和任何人交谈。就这样他将自己关在船舱中关了一个星期,直到船快到美洲了,伊达尔戈才走出自己的船舱,敲响了本杰明牧师的舱室的门。

    依照伊达尔戈原本的行程,他应该坐着船一直到阿尔塔米拉港上岸。但是这一次,他却跟着本杰明牧师在新奥尔良便上了岸,然后换另一条内河帆船,沿着密西西比河,逆流而上,前往希望城的解放神学院。

    在解放神学院中,伊达尔戈待了两个月,但这两个月对他影响深远。按他自己的说法就是,在“解放神学院”中,他第一次真正认识了上帝,认识了真理。以前蒙在他眼前的迷雾一下就散开了,这个世界上的一切都显得又清楚又明白。

    两个多月后,伊达尔戈回到了墨西哥,凭着在巴利阿多利德神学院获得的硕士证书,他成功地在多洛雷斯教区获得了教区神父的身份。成为了整个天主教多洛雷斯教区的负责人。

    这也是“土生白人”在教会中能够达到的最高的位置了。

    多洛雷斯教区有很多皈依了天主教的印第安人,以及有一些印第安血统的“土生白人”。但是无论是作为麻瓜的印第安人还是作为泥巴种的“土生白人”日子都不好过。这里的土地算不算肥沃,种植玉米之类的作物收成并不好。而西班牙人在这里征收的税收却相当高。

    其实多洛雷斯地区的气候特征相当的适合种植葡萄和橄榄之类的作物。但是为了保证西班牙本土的葡萄酒和橄榄油能在墨西哥高价销售。在整个的墨西哥,葡萄和橄榄都是禁止种植的。

    于是伊达尔戈神父便利用了自己的身份和地位,帮助这些印第安人和“土生白人”们弄到葡萄、橄榄,帮助他们酿酒和榨油,然后通过地下渠道销售出去。

    这些做法让当地的不少人都得到了好处,伊达尔戈神父也渐渐地获得了当地人的爱戴。每天来听他布道的人也越来越多。接着这个机会,伊达尔戈神父便在布道的时候,渐渐地加入一些“革命神学”的内容。而这些内容便越发的让那些印第安人,以及贫苦的土生白人觉得他就是自己的贴心人。如今,团结在伊达尔戈神父身边的人越来越多了。

    伊达尔戈神父又将那些种葡萄,种橄榄的印第安人和土生白人组织了起来,组成“互助会”,并以“对付缉私队”为理由,开始通过一些地下渠道,囤积武器。

    今天优势布道的日子了,伊达尔戈神父很早就做好了准备。不过他知道,还要过一阵子,才会有人来。但这时候,教堂外面却传来了一阵急促的马蹄声。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