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中文 > 历史小说 > 法兰西之狐 > 第三百四十八章,奥运
    搞基这事情,在天主教,理论上算是大罪。真的要是证实了这个,那绝对是应该破门出教的。但在事实上,搞基这事情,在高层贵族和高层教士那里,其实又是非常普遍的,甚至是半公开的。事实上,几乎谁都不会真的把这当一回事。所以教皇突然派人调查这事情,这就真的耐人回味了。

    因为如果别有用心的人要陷害人的话,搞基就是一个非常常用,也非常好用的罪名。比如当年法国国王腓力四世为了摆脱自己的债主,同时顺便抢一把债主发发财,便利用被居(qiu)住(jin)在阿维农的教皇克雷芒五世宣布他的债主圣殿骑士团是异端,犯下了集体搞基的罪行,然后便将圣殿骑士团的人都绑上火刑柱做了烧烤。从此之后,指责对方是基佬,就是常用的陷害别人的手段之一了。尤其是法国人,这几乎就是传统技能了。

    奥地利立刻就做出来反应,弗里茨皇帝立刻发表声明,宣称这完全是无耻的谰言,是对奥地利的侮辱。弗里茨皇帝陛下表示,他相信教皇冕下一定是受到了身边的小人的蒙骗,才会做出这样荒唐的决定。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为了天主和正义,他决定立刻……

    立刻起兵清君侧是不敢的,至少现在是不敢的。虽然直接起兵清教皇的君侧,也可以算是神罗皇帝的传统艺能了,但是如今他们和教皇国中间还隔着法国人的意大利军团呢。再加上国内有些贵族似乎也不太稳了,颇有要趁这个机会,出来搞点啥子幺蛾子的意思,所以,弗里茨二世皇帝就只能立刻派约翰大公作为使者去见教皇,恳请他收回成命。

    据史书上的说法,约翰大公和教皇发生了一些不愉快的口角,结果自然没能说服教皇,反而弄的教皇后来面对并不算太充足的所谓“证据”,就匆匆地做出认定弗里茨二世叛教的判断。

    当然,这是历史书上的,最为可靠的说法。还有一些不太可靠的传言却是这样描述这件事情的。

    据某些有良心的历史发明家的说法,约翰大公见到教皇冕下之后,行礼完毕,教皇冕下便主动屏退左右,整个客厅中便只剩下了约翰大公和教皇冕下两人。约翰大公便道:“冕下,那《太阳报》原是九流小报,下劣无耻,世所罕见。而我国陛下,虔诚高尚,若天日昭昭。冕下怎能因为……”

    话未说完,突见教皇闭目垂泪叹道:“大公无需多言,我也知道《太阳报》所言,不能当真。只是调查此事,其实并不是我的意思……教廷实在是没有办法,不然,何以至此?不过大公也不必为皇帝陛下担心,此事总有要为陛下平反的那天。而且这一天陛下一定能看得到的。”

    约翰大公见教皇说得可怜,也知道这事情真不是教皇弄出来的。他们在接到梅特涅的信件之后,自然知道这都是法国人的阴谋啦,所以此时,他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也只能叹了口气道:“那么冕下,不知道这调查的结果,什么时候要出来?”

    约翰大公知道,教皇在这件事情上做不了多少主,谁让大家谁都打不过法国佬呢?果然真理总是掌握在拳头大的人手里呀。

    既然教皇在这件事情上做不了主,那么调查的结果如何,自然就更不用问了。如今只能看能不能想办法,让调查的进程稍微慢一点了。

    “唉,大公,如今教廷的情况您也知道,所以我也不瞒着您了,他们都以将把调查结论和处罚决定都写好了,只有下面的日期还是空着的。不过我听说,法国人正在准备一件真正的亵渎神圣的大事情,调查结论以及处罚决定都会在那件事情完成的时候公布,不过,皇帝陛下也不要太担心,因为平反的决定也会在这件事情完成后很快做出。中间的时间不会超过一个月。”

    如今,教皇已经在最大的限度上展示出了他的诚意了。而约翰大公也没有任何办法,当此情境,也唯有哀叹而已。

    法国人正在准备的一件大事,约翰公爵倒也知道是什么事情。拿破仑好大喜功,天下闻名。最近他又提出了一个全新的计划,那就是为了促进世界和平,他打算恢复古代的奥林匹克运动会的传统。让这个传统中断了一千四百多年后,再次复兴。

    古代的奥林匹克运动会是和希腊罗马的传统宗教密不可分的。它就是祭祀万神之王宙斯的仪式的一部分。所以在公元393年,罗马皇帝狄奥多西一世宣布基督教为国教之后,奥运会就被认定是异教徒活动,并被宣布废止。

    如今这些法国人居然公开地宣称,要复兴这种异教活动,这不是叛教,什么是叛教?这不是异端,什么是异端?

    然而,这还真不是叛教,真不是异端。谁敢说这是叛教,是异端,虔诚的,一直都坚持用真理来说服人的法兰西人民,一定会毫不犹豫地用民主自由的真理来说服他的。

    所以,即使是教廷,也不得不表示,法国人的想法是非常好的,尤其是奥林匹克停战。在运动会期间停止一切的战争行为,这体现了天主对人类的爱,是天主爱世人的表现,所以如果你要问教皇冕下支不支持,那教皇冕下怎么会不支持呢?难道教皇觉得阿维农的风景更加优美吗?

    所以,教皇冕下不但会支持,甚至于当运动会开幕的时候,教皇冕下还要亲自代表天主去给运动会赐福呢。

    当然,考虑到运动会本身还需要很多的准备,估计至少整个准备还需要两年的时间,所以,弗里茨二世皇帝还是有足够的时间来做好必要的准备的。

    约翰公爵在和教皇完成了这段简单而又坦诚的交流之后,甚至都没有在罗马城中多待哪怕一秒钟。他出了梵蒂冈的教皇宫,便立刻上马车离开了罗马,连夜赶回奥地利。

    紧接着梅特涅便开始疯狂地在法国活动,此后不长的时间里,法国就连续和奥地利达成了一系列的合作协议。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