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中文 > 历史小说 > 法兰西之狐 > 第三百八十八章,茜尼丝卡的奥运会(4)
    随着马蹄声越来越近,就在刚才转弯的地方,一匹高大的黑色的纯血马出现在他们的视野里。马里-亨利·贝尔一眼就认出了那就是他刚刚在火车站看到的那匹纯血马。

    即使是在绕过那个弯的时候,那匹马的速度也不慢,而一旦出了弯,这匹马立刻就开始加速,一睁眼就像一道黑色的闪电一样到了障碍面前。接着甚至都不需要马上那个瘦小的骑手控制,那匹马就一下子跳了起来,轻轻松松地就越过了那道高高的障碍,就好像那道障碍只是一个小土坎子一样。

    一转眼,这匹马和马上的那个瘦小的骑士就跑远了。

    马里-亨利·贝尔望着远去的黑马和马上瘦小的骑士,感叹道:“真是好马!还有那个骑士,他控马的技术,过障碍的时候,人马的结合都非常好!我想,他应该会成为夺标的大热门的。”

    “他?”那个工作人员道,“不,先生,您弄错了,那不是他,而是她。那是一位女士。”

    “一位女士?”马里-亨利·贝尔惊讶的道,“难道是一位外国的公主?就像古希腊的茜尼丝卡一样?”

    “外国公主?”工作人员扬了扬眉毛道,“有哪个外国,能有这样的公主?”

    马里-亨利·贝尔微微愣了一下,想起刚刚过去的这位骑士,坐在马上的时候的姿态——她使用的明显是男式的鞍具,采用的也是男式的骑乘姿势。这个时代,任何一个欧洲王室的公主,就算擅长马术,也一定是擅长使用女式鞍具的骑术——没有那个王室会允许公主使用男式鞍具的。因为他们都觉得,那会破坏女式的腿型的,而且,跨坐这种样子,在那些王室看来也实在是太不美观了,而且还充满了不贞洁的味道。虽然说在如今的欧洲上层贵族那里,所谓的贞洁简直就是个笑话,但是基本的样子还是要装的。就连红磨坊的姑娘,也往往会做出一副冷艳高贵,“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的样子呢。

    “啊,这位女士,难道是……是‘克丽丝’?”马里-亨利·贝尔问道。

    “克丽丝”是波莉娜在报刊上发表文章的时候使用的笔名,这一点,基本上全法国的文艺青年都知道。而波莉娜又是一个新闻非常多的人物,基本上她和他的某位哥哥,都是诸如《太阳报》之类的报纸的重点报道对象。只是直接报道说波莉娜·波拿巴小姐如何如何,很容易就会让报纸停业整顿,(拿破仑担心母亲会不小心看到这些新闻)所以大家在报道和她相关的新闻的时候,也都习惯性的用“克丽丝”这个名字来代替“波莉娜”。于是这样一来,就不仅仅是文艺青年了,就连那些老派的保守分子,也都知道“克丽丝”是谁了。

    说起来那些倾向贵族的,一本正经的老派保守分子们对巴黎最主要的三份报纸的态度也很有意思。他们中除了极个别的人,基本上不看《科学真理报》,有一半的人愿意看看《生意人报》,而几乎所有的人都看被公认最为低级趣味的《太阳报》。

    “是的,就是克丽丝女士。”那个工作人员点头道,“据说她是这次奥运会唯一的女选手。”

    “克丽丝小姐的马术真是,真是太棒了!”马里-亨利·贝尔赞叹道,“即使是男人,也没几个能和她相比的。你看她过这个障碍的时候,真是顺滑得就像是,就像是丝绸一样。”

    波莉娜已经结婚了的事情,并没有保密,全法国几乎所有的花边小报都报道了这件事情。但是法国人文艺青年们,还是更愿意称她为“克丽丝小姐”而不是“克丽丝女士”,更不是“贝尔东夫人”。

    “克丽丝女士在这里训练已经有一个多月了……不过她的技术的确非常好。”那个工作人员回答道。

    “训练了一个多月?这得多少钱?”马里-亨利·贝尔忍不住想道,“要不是她的‘克里斯克丽丝服装’这么赚钱,一般的人,那里能这样训练。不过这样训练的效果可真是好,看来克丽丝小姐真的可能要成为现代奥运会史上第一个女冠军了。”

    这样想着,马里-亨利·贝尔继续跟着那个工作人员往前面走。这时候,身后又传来了马蹄的声音。

    “又有一个阔佬在这里训练?我其实真的不该参加马术比赛的,这种比赛,完全就是阔佬们的游戏嘛。”马里-亨利·贝尔扭过头,望向那边的拐弯处。

    一个男子,骑着一匹灰色的阿拉伯马,很勉强地拐过了这个弯,朝着这处障碍过来了。然而在障碍面前,那匹马却突然站住了。

    骑在马上那个男子猝不及防之下,一个筋斗就从马上翻了下来,一屁股就墩在了跑道上,然后就发出了杀猪一样的叫声。

    这时候,从不远处的一个小房子里,一下子冲出几个人,其中一个人的手里还拿着一副卷起来了的担架。显然这些人就是专门管这种事情的。

    “需要我们过去帮忙吗?”马里-亨利·贝尔问道,以前在骑兵连里的时候,在训练中,也少不了有倒霉蛋从战马上摔下来。所以,马里-亨利·贝尔是真的能帮上忙,而不是上去帮倒忙的。

    “不,不需要,我们有专业的人员。您如果没有医生资格,上去乱帮忙,出了事情会很麻烦的。”那个工作人员却这样劝告道。

    马里-亨利·贝尔知道他说的是有道理的,再加上那些人已经跑上去了。他便不再上前了,而是对陪在他旁边的那个工作人员道:“您知道吗?其实我应该好好地感谢一下那位先生。”

    “为什么?您认识这位先生?”工作人员问道。

    “不,我当然不认识他。”马里-亨利·贝尔回答道,“我哪里有机会认识这样的一位富翁呢。但是他刚才的确给了我巨大的帮助——他帮助我恢复了参加比赛所必需的信心。”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