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中文 > 历史小说 > 法兰西之狐 > 第三百九十章,传教
    伦纳德主教,欢迎你。您的到来,让我们的这间简陋办公室都熠熠生辉了。”在自己的办公室里,吕西安对伦纳德主教表示了欢迎。

    吕西安说自己的办公室简陋,这倒真不是自谦,因为在大多数时候,(一年中也不会有几次)吕西安都不在这里办公。所以,对这里的装潢什么的,吕西安自然并不在意。甚至于某些时候,他还可以用这间相对朴素的办公室来表现自己的廉洁呢。

    当然全法兰西人民都是相信波拿巴家族的清廉的。波拿巴执政、波拿巴院长、波拿巴部长虽然工资都不低,但是他们的工资都是全数捐献了出去,用于帮助法兰西的穷人了的。再说了,全法国都知道,波拿巴一家人都非常擅长经商,他们的钱多的就是,哪里用得上腐败?

    就像后世灯塔国新乡某市长不拿工资,甚至还倒贴几亿美元支持新乡的各种事业一样,波拿巴家族的人不但不拿工资,同样也不断地倒贴钱用于各种慈善事业。当然波拿巴家族也和新乡某市长一样,在这个过程中,家产翻了好多倍。但这都是来得光明正大的正路子的钱,绝不是贪污腐败弄来的——话说贪污腐败,那才能有几个钱呢?只要调整一下政策方向,而且先知先觉的在经济上做好准备,就不知道能赚多少正道的钱。

    “波拿巴部长,我很荣幸能在这里拜见您。愿上帝赐福于您。”伦纳德主教也回应道。

    “主教先生,您来之前应该已经知道了,在奥运会之后,我们就将对那些巴巴里海盗动手,以解救那些被他们绑架并贩卖为奴隶的天主教徒了。主教先生,您也知道,这些人在北非已经生活了很久了,他们在那些邪恶的异教徒的奴役之下,生不如死。他们盼星星、盼月亮地盼望着我们能将他们从异教徒的奴役下解救出来,就像大旱的时候,农民们盼望乌云一样。”

    听到吕西安夸张的言论,伦纳德主教忍不住在心中冷笑了起来。

    的确,在过去的数百年中,自16世纪开始,巴巴里海盗通过袭击船只,以及袭击沿海居民点的方式,俘虏了约80万至125万的欧洲沿海居民,并将他们转卖为奴隶。在17世纪中叶,这种胆大妄为的袭击达到顶峰。西班牙和意大利等国的沿海村镇深受其扰,居民纷纷迁往内陆,直到19世纪才有人返回定居。

    而法国人,在这些灾难中扮演的角色并不光彩。事实上巴巴里海盗能够这样猖獗,很大程度上就是依靠着法国的支持。法国人开放了军港给这些海盗补给,帮他们销赃,帮他们建造和修理船只,向他们出售武器,向他们提供情报,甚至还将属于天主的教堂腾出来给那些异教徒做祷告。没有法国人,巴巴里海盗的危害根本就不可能这样大。如今法国人却跳出来要装救世主,这真是……我从未见过有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似乎是看出了伦纳德主教的想法,吕西安又道:“当初波旁王朝的暴君们统治法兰西的时候,不但不制止这样的暴行,反而被玛门玷污了心灵,为了获得海盗们掠夺的利益,背叛了天主,也背叛了广大的虔诚的法兰西人民。他们根本就不配自称为天主教徒。我觉得教廷应该好好地考虑这个事情,并且宣布将那些流亡在外的波旁家的余孽开除教籍。”

    “波旁家的家伙们当然不是好东西,但是你们现在难道不是也继续和土耳其保持着盟友关系吗?”伦纳德主教在心中想道,嘴巴上却道:“教会是宽仁的,也是公正的,我们将对波旁家的那些流亡者发起调查,只有在证据确凿的前提下,我们才会采用这样极端的做法。”

    吕西安对此也表示了理解,然后他又说道:“虽然支持巴巴里海盗的事情,都是那些暴君们弄出来的。法兰西共和国政府从来没有做过这样违背良知的事情。但是我们依旧感到,在这件事情上,我们有着道义上的责任。所以,我们希望能和教廷一起为解放沦落在北非的那些上帝的子民而努力。

    但是主教先生,您也知道,这些落难的基督徒,在北非已经生活了很久了,他们的家业都在北非,贸然地让他们离开北非,这是不负责任的做法。而北非又是土耳其人的领土。法兰西并不希望进行领土扩张和侵略。这违背了法兰西的原则。

    所以即使我们解放了那些可怜的基督徒奴隶,他们依旧会留在北非。不过这些可怜的基督徒,我们的这些可怜的兄弟,沦落到异教徒的手中已经上百年了,他们虽然还保留着对耶稣基督的虔诚的信仰,但是因为缺乏教会的引导,在有些事情上,总是难免会出现疑惑,甚至是走上歧途的。所以我们需要在北非建立起正统的教会,来引导那些属于上帝的羔羊。”

    伦纳德主教知道,这里是重点了。于是他便问道:“教廷当然愿意帮助这些迷途的羔羊。不过在异教徒的土地上,教廷又能做些什么呢?”

    “我们已经和苏丹谈好了,法兰西有权在原本的巴巴里诸国租借港口,开采矿物,以及建造矿山所附属的铁路。在租借的港口,以及矿山和铁路沿线,法兰西都将拥有新建教堂,以及驻扎一定的军队的权力。

    本来我国教会很希望能够将这个责任挑起来的,但是我们法兰西一向诚实守信。我们和教廷当年达成的协议中,有一条秘密条款,就是我们的教会不会在法兰西以及她的属地之外的地方传教。北非的那些地方,从法律上来说,只是我们租借过来的,并不是法兰西的国土或者是属地。所以,我国教会不应该在这些地方传教。因此,引领那些迷途的羔羊走上正道的责任就只能由教廷来完成了。教廷在传教过程中有什么需要,都可以向我们提出来;遇到异教徒找麻烦,都可以找我们撑腰。我这样说,主教您明白了我们诚意了吗?这才是我们给教皇冕下的,最重要的礼物。”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