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中文 > 历史小说 > 法兰西之狐 > 第四百八十六章,你将如闪电般归来(5)
    塞利姆三世苏丹被杀,他的堂弟,穆斯塔法成为了新的苏丹,这就是穆斯塔法四世苏丹。在原本的历史上,塞利姆三世苏丹因为其改革触怒了国内的封建主们,同样也是被苏丹亲兵们通过政变废黜的。同样也是穆斯塔法四世苏丹继位。

    只是在原本的历史上,忠于塞利姆三世苏丹的军队并没有被消灭。正所谓“和尚摸得,我摸不得”?难道只有苏丹亲兵会搞政变?于是原本忠于塞利姆三世的新式军队便直接杀了回来。原本大家都以为,土耳其会有一场内战了。然而,没想到呀没想到,苏丹亲兵居然如此的热爱和平(费拉不堪),稍一接战,就直接溃散了,士兵们各回各家,各找各妈了。然后穆斯塔法四世自然就完了蛋,他的弟弟马哈麦德二世成了苏丹。

    但是在这个时空里,因为原本忠于塞利姆三世苏丹的军队比历史上更多更强,所以塞利姆三世苏丹比起原本的历史,要多活了几年。但是在原本的历史上,当他在政变中被废黜的时候,四万忠于他的新式军队还都在,只不过是被调动到巴尔干地区去和奥地利人对峙去了。所以那时候,这些军队还能够发一声喊,杀回伊斯坦布尔来。

    但在这个时空里,土耳其的新式军队大多都在战争中被俄国人干掉了,剩下的那一点又被丢去镇压希腊人的起义了。更要命的是,当伊斯坦布尔发生政变之后,新上台的那帮子早就看这些新式军队不顺眼了的家伙,立刻就派出人员,抓捕统兵的军官,同时还停了军队的包括粮食在内的物资供应。

    然后呢,带兵的阿萨德帕夏便毫不犹豫地造反了。只是他手上兵少,靖难是靖难不了的,所以,阿萨德帕夏便选择了占山为王,啊,不对,是占岛屿为王的做法。他带着军队奔袭了一处港口,强行征用了港口中的几十条大大小小的船只,然后将自己的军队带到了克里特岛。

    助手克里特岛的土耳其军队被他们兵不血刃的拿下了,然后阿萨德帕夏便自立为克里特岛总督。并且派人去和其他国家,以及穆斯塔法四世苏丹联系,希望大家能承认他的地位。

    总之,穆斯塔法四世如今的位置比起原本的历史上要更稳固一些,至少从国内来看是这样,因为并没有一支四万人的土耳其新式军队杀过来靖难。当然,也有更麻烦的事情,那就是虽然没有一支靖难军杀过来,但是却有一支五万人俄罗斯军队杀了过来。在原本的历史上,苏丹亲兵挡不住靖难军,现在的苏丹亲兵,难道就挡得住俄国军队吗?

    所以在政变发生后,穆斯塔法四世苏丹在第一时间就和欧洲各国,包括俄国进行联系。他向欧洲各国保证,当初塞利姆三世苏丹和各国草签过的任何协议都是合法的,都将得到不折不扣的执行——虽然政变的理由之一就是塞利姆三世苏丹卖国。

    而派往俄罗斯的使者更是向俄国人表示,塞利姆三世苏丹倒行逆施,擅启边衅,获罪上国,实在是罪不容诛。如今土耳其新君即位,愿意与俄罗斯重新修好……

    俄国人呢,就让这使者自己去彼得堡面见沙皇,然后接着自然是该干啥,就干啥。

    当伊斯坦布尔政变的消息传来的时候,拿破仑正在将一杯红酒往自己的嘴巴里面倒。

    “噗!”拿破仑一下子没控制住自己,将一口酒喷得满桌子都是,还忍不住咳嗽了起来。萝拉赶紧起身来帮他拍拍胸口。

    过了好一会儿,拿破仑才喘过气来:“消息确切吗?”

    “废话,要不确切,我会亲自跑过来?”吕西安道。

    “通知约瑟夫了吗?”拿破仑又问道。

    “当然,来之前我就给他挂了电话了,是范妮接的,她说约瑟夫在和学生们讨论什么事情。不过她同意立刻去告知他,他应该马上就会来的。”

    “那可未见的,和他的学生们讨论事情,那真不是一下子能解决的。”拿破仑摇摇头,“不过,他应该还是会很快来的,毕竟,这事情涉及到钱!”

    就像拿破仑估计的那样,约瑟夫很快就赶到了。

    “怎么回事?出了什么事了?我就知道,那帮子土耳其人丢失扶不上墙的烂泥巴!”一进门,约瑟夫便破口大骂道。

    “你说得对,约瑟夫。”拿破仑这个时候已经发过了脾气了,心情倒是平静下来了,“不过老实说,我们当初之所以支持土耳其,不就是因为他们够烂吗?”

    本来约瑟夫一肚子的火的,听了这一句,反倒是一下子愣住了,过了一会儿,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拿破仑呀,你这话可真是……真是太有道理了!”

    自古以来,扶植外国代理人,或者说养狗,都是一件非常矛盾的事情。狗狗这东西,不能太能打,太有用。太能打,太有用,就不会心甘情愿地当狗,总想要和你平起平坐地当人。但是狗狗太不顶用了,也不好,因为一旦有什么事情,他不但帮不上忙,还总要拖你的后腿。但是,考虑到养狗大多数时候并不是为了咬人,而是为了吃肉,所以选狗的时候,多数时候还是宁可选不能干,拖后腿的,也绝不选巨能咬的那种。

    笑了一阵子,约瑟夫又道:“不过这些土耳其人,真是……俄国人都要打到君士坦丁堡了,他们还在玩这一手。不过,我们也没办法完全控制这些笨蛋不犯傻。现在的问题是,我们要怎么样应对这一状态?”

    “君士坦丁堡决不能给俄国。”约瑟夫说。

    君士坦丁堡如果落入了俄国人的手中,俄国人就控制了亚欧大陆的连接点,就有了进入地中海的通道。而且在中东,他就具有了决定性的地缘优势。约瑟夫可不希望前面刚刚废了好大的力气才摆平西边的英国,还没来得及喘一口气,东边就突然冒出来一个空前强大的俄国。

    “虽然那些土耳其人换了一个苏丹。但是前一任苏丹和我们签订的条约,新任的那个叫什么的苏丹?”拿破仑说到这里,突然问道。

    “穆斯塔法四世。”吕西安回答道。

    “哦,穆斯塔法四世,一株损害了他的健硕的兄弟的霉烂的禾穗,一个杀人犯、一个恶徒、一个庸奴、一个冒充国王的丑角、一个盗国窃位的扒手,从架子上偷下那顶珍贵的王冠,塞在自己的腰包里!你说他们怎么会在这个时候玩这么一手?”拿破仑道。

    “这不是很正常,很常见的事情吗?你看在大革命中,菲利普·平等的那些表演,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不都是一样的吗?”约瑟夫笑道,“不过对我们来说,这样一个得国不正的国王也许更好用。他的地位空前软弱,他绝不敢违反我们此前和他们签订的,哪怕只是草签的协议。所以,我们的计划还是可以依照原计划进行。不,计划应该加快,让教廷的志愿军更快赶到,并在君士坦丁堡外构建防御工事。”

    菲利普·平等,就是奥尔良公爵。在大革命中,他一直表现得非常的革命,非常的激进,即使是在最左边的山岳派中,他也是在最左边的。甚至为了表现自己是多么的热爱共和,他还把自己的姓氏改成了“平等”,并带头在对路易十六的审判中做出死刑判决。但是,大家都知道,奥尔良公爵的这些举动都是为了让自己有机会成为法国国王。为此他不惜和王权最险恶的敌人结盟。相比奥尔良公爵,其实穆斯塔法四世以及土耳其保守派真的算不上特别奇葩。

    “你说得对,但是有一点,我觉得我们可以先摆出要谴责他们,否认他们的合法性的架势,等他们报出更高的价钱出来。”拿破仑说道。

    于是塔列朗外长立刻紧急召见了土耳其大使,并就土耳其内部的事情做出了这样的表示:

    “贵国塞利姆三世苏丹,是法国人民的老朋友,法国对于贵国如今的情况非常关注,并坚决反对任何采用非法手段,推翻这样一位深受土耳其人民和世界人民爱戴的合法君主。”

    看着塔列朗一副义正辞严的样子,土耳其大使艾哈迈迪心中就忍不住想道:“你们法国的这帮子,把正统国王送上断头台公开处刑的家伙,也好意思说什么的合法国王?再说了,我土耳其自有国情在此,这兄弟之间杀来杀去,正是我土耳其的传统美德……”

    不过,他可不敢直接就这样说,这话要说出来了,两国关系会怎么样不好说,但是他自己肯定不会有好结果。所以他便开口解释道:“外长阁下,我知道现在有很多的谣言,说我过发生政变,我国现任苏丹,是杀害了前任苏丹而篡位的。但这些谣言都不是事实,他们都是我们的敌人,俄国人编造出来,用来挑拨我们两国之间的关系的。事实上,我们的先王,塞利姆三世苏丹陛下的身体一直不好,最近俄国人对我国发动无耻的侵略战争之后,陛下因为忧心国事,身体越发的不好了,最终积劳成疾,突然发病,才回归了真神的怀抱的。陛下在临终前,留下遗诏,将宝座留给了他的堂弟,如今我国的新任苏丹,穆斯塔法四世陛下。这一切都是在真主的见证下进行的。”

    “真的是这样吗?”塔列朗问道。

    “当然是这样。”艾哈迈迪大使很肯定地回答道。

    “这样说来,关于贵国的一些流言,比如说贵国的教长,以及新任苏丹谴责了塞利姆三世陛下政策,并打算全盘否定他的政策的传说,也是假的了?我国在塞利姆三世陛下的时候,和贵国达成的各种协议,依旧是有效的了?”

    “那当然,我国一向信守承诺。贵国和我国达成的协议,我国当然都会恪守……”

    听了这话,塔列朗便笑了起来:“既然如此,我们两国之间的一些误会,应该就可以解开了。嗯,贵国刚刚在战场上蒙受了损失,如今又失去了塞利姆三世苏丹这样的杰出的君王,贵国现在的局面很不好呀。我听说,贵国打算向俄国人求和?甚至打算割让在巴尔干的土地给俄国人?我的朋友,我作为一个朋友,想要劝告你们一句。你们要知道,用割地的方式来对付俄国人,就好像宝这柴火去救火一样。柴火不烧光,火是不会灭的。贵国虽大,但是土地的数量总还是有限的,但是俄国人对土地的贪欲却是无限的。所以我建议你们,要加快在意大利雇佣那些‘南意大利志愿军’的速度,赶紧把剩下的钱交了,把部队拖回去,要不然,时间上就要来不及了。另外,因为贵国最近的变故,我国的银行家们都普遍认为,向贵国贷款的风险明显升高了,所以,如果向贵国提供贷款,那么利率就必须上涨一点点。同时我们也需要更多的抵押品。”

    在和塔列朗进行了会谈之后,艾哈迈迪大使立刻利用有线电报,将相关的情况汇报给国内。很快他就得到了回复,穆斯塔法四世完全同意了法国人的要求。于是很快,大批的南意大利志愿军的人便上了船。

    为了解决危局,穆斯塔法四世在出卖国家利益的时候,比他哥哥干脆多了,要价也低不少,比如说他将波斯湾一带的采矿权,完全抵押给了法国人,以便从法国人那里借到钱,用以雇佣意大利人,并向法国购买武器弹药。

    考虑到法国人提高了贷款利率,所以,土耳其人的偿还能力其实是很有问题的了。当然,土耳其人上上下下勒紧裤带,不是还不了。不过这样做真不是土耳其人的习惯。土耳其人还是更习惯赖账一点,只是法国人的账可不好赖。好在法国人看上了波斯湾附近的那些不毛之地,竟然提出要用这个地区的矿产作抵押。并要求在这里驻军的权利。而土耳其人觉得将这里的矿产都卖给法国人,以度过这个危机,这也没啥不好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