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中文 > 历史小说 > 法兰西之狐 > 第五百里一章,坑盟国
    1813年2月20日,美法联军就已经将英军包围在渥太华了。阿瑟·韦尔斯利将军一开始还组织了几次反击,而且效果也还不错,甚至还从防备不严的说德语的法国人那里缴获了一些宝贵军火。

    总的来说,这几次反击获得的交换比虽然不错,但是还是消耗了大量的物资,尤其是弹药。所以阿瑟·韦尔斯利将军现在也不再试图进行反击了,他如今只能尽可能地在渥太华坚持,期待战争局面会有所变化。

    但事实上,包括阿瑟·韦尔斯利将军在内的人都知道,即使战争局面真的发生了什么变化,渥太华的英军也是很难支持下去的。

    首先,即使英军在欧洲取得了什么胜利,在如今的情况下,也不可能再向北美派出多少力量了。即使派出力量,因为魁北克的背叛,他们也不可能轻易地将物资送过来,即使他们能做到这一点,嗯,在他们把宝贵的物资送过来之前,渥太华的英军也都已经饿死了。

    所以这个时候,继续打实在是打不下去了,以阿瑟·韦尔斯利将军为首的英军就开始考虑投降的问题了,反正英国军队向美法联军投降也不是第一次了。

    原本到这时候,大家谈一谈,然后按在老规矩,英国人把指挥刀一交,也就完事了。但是这一次,却突然冒出了两个前一次没遇到过的难题。

    第一个难题当然是如何分赃的问题。当年北美独立战争的时候,还不存在如何划分领土的问题。法国人肯定不可能说从闹独立的北美十三州里面分一两个归法国。但是现在可不一样了,加拿大可是好大的一块呀。

    美国人觉得法国人已经得到了魁北克的那一大块了,加拿大最好的港口,沿海部分,都已经被法国人占据了,剩下的部分自然应该归美国了。而且魁北克人趁着美军主力去进攻英国人的机会,嘴巴上喊着中立中立的,却不声不响地跑过去把原本不属于他们的范围内的土地还占了不少。算算法国人真是已经赚了。

    但是法国人却表示,这事情不是这么说的。首先,魁北克只是独立了,并没有归入法国。所以魁北克是魁北克,法国是法国,这是两码事,不能混作一谈。至于说将来魁北克会不会加入法国?将来的事情,将来再说嘛,反正现在魁北克就是独立国家,而且是已经得到了美国承认的独立国家,它不能算在大家瓜分加拿大的范围里面!

    好吧,就算除去了魁北克,加拿大剩下的能够用来瓜分的地方也还是不少的。靠近五大湖的那一大片都是很不错的土地,这里大家分一分,也还是不错的。

    但是法国人动作快,因为在此前的战争中,英国人和加拿大人在美国境内干了很多不太好的事情,所以他们都非常担心,如果自己这里被美国人占领了,会不会同样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情。反正加拿大和美国人都已经很熟悉了,都知道对方是什么货色。所以哪怕美国人不会追究他们,他们也不敢信。更何况,美国人还真不敢说宽宏大量地要赦免他们呢。他们真敢这么说,信不信南方的那帮子被三光了的州分分钟造反给你们看看。

    而此时,加拿大人也都知道,这场战争肯定是败了,如今他们也只有投降一条路了。而向谁投降就成了决定命运的事情了。

    在后世,**匪帮被毛熊打得节节败退的时候,也遇到过类似的问题。虽然元首一直希望他麾下的部队在东西两线都能拼死挡住。但是三德子的军队还是很明智地做出了,在东边拼命挡住,尽可能地到西边去投降的选择。

    加拿大人并不比三德子傻,这样简单的道理他们还是想得明白的,所以他们也采用了类似的做法。除了渥太华之外,其他的城市和据点,基本上都是只要看到来得是法国人,就立刻开门投降,如果是美国人就奋力抵抗。

    这样一来,带来的一个后果自然就是法国人迅速地占据了大量的重要据点,比如说“泥巴约克”,(就是后来的多伦多。英国人在丢失了北美的新约克之后,就在这里又建了一个约克。只是这里的发展远远比不过新约克,所以美国人便给它取了个外号叫做“泥巴约克”)就一枪不放的投降了法国人。

    这带来的一个问题就是法国人占领的地方远比美国人多。如果直接按谁占领的地方归谁,那这一仗美国人还真是白打了。而且这一仗的主要代价还是美国人承担的。

    因此虽然英国人还在渥太华抵抗,但是美国人已经在和法国人吵翻天了。

    美国人觉得,法国人应该把他们占领的地方让一点出来给美国。但是法国人则毫不犹豫地表示,这是老子凭本事占来的,为什么要让?

    美国人还觉得,既然如今咱们是盟国,一起打击万恶的英国人,那咱们以前为了打仗,借的那些钱,是不是可以减免一点呢?想当初,路易十六陛下和我们并肩作战的时候,可是非常慷慨的。

    如今的法国比起路易十六那会儿的法国自然是富有得多,如果美国是爱尔兰,那拿破仑的法国肯定会大笔一挥,表示,这些债务呀什么的就减免了吧。但是这是美国呀。

    按照约瑟夫的分类,美国和爱尔兰不是一种动物。爱尔兰是狗狗,美国是狼。爱尔兰本身距离英国近,从资源上来说没有煤铁,基本上不可能成为脱离法国的,拥有独立力量的强国。所以,法国人不需要防备爱尔兰。

    但是美国不一样。美国都是刁民,一个个好勇斗狠的,喜欢扩张也是出了名的。在法国人重返美洲之前,他们把西班牙人欺负的——当然,法国人重返美洲之后,法国人把西班牙人欺负得更厉害。

    所以路易·波拿巴早就接到了他的哥哥拿破仑的指令:“战争的目的之一当然是削弱英国,夺取他们的殖民地,扩大我们的地盘。但是还有一个即使不是更为重要,至少也是同样重要的目标,那就是削弱美国。如果可能,最好是分裂美国。”

    有了这样的目标,法国人的表现自然就可想而知了。已经占据了的据点那肯定是不会白白地交出去的。其中的一些当然也不是不能商量,不过得加钱。

    还有一些据点,那是保证法国和魁北克共和国能够有陆地上的边界的,嗯,加钱也不行,除非加钱的平方,啊,不对,应该是加钱的立方。

    至于说债务的问题,嗯,我们是盟国,我们不谈钱,谈钱伤感情是不是?这样吧,以国家的名义,借给你们美国的钱,我们就不要利息了。啥?你说你主要借的是路易斯安纳开发银行的钱。哎呀,这个事情可就不好办了,真的不好办呀。

    你看,这个路易斯安纳开发银行,他是一家私人银行,是私有财产,明白不?这不是你们向法国借的钱,这是你们向法国公民借的钱。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那可是我们第一地球,啊,应该是第一共和国最神圣的一条法则。即使是法国政府,也是无权减免你们欠他们的钱的。

    所以欠债的事情是没得谈的,至于土地,能谈的也不多。在这场战争中,美国人流了最多的血,受了最大的损失,但是到了收获的时候,他们却发现,自己几乎一无所得。

    其实倒也不全是一无所得,北方的一些州多多少少的还是得到了一些土地的。但是南方确实是啥都没弄到,除了被焚毁的城市和被屠杀的人民之外。

    这就带来了两个后果,首先是南方要重建,需要很多钱。南方希望北方各州能够支援自己,就像在战争中,他们派出的军队支援了北方一样。但问题是,北方也没有钱,他们只能指望两件事:第一,打下了渥太华,抢一把,看看能在渥太华的仓库里面抢到多少钱。第二,等打败了英国之后,让英国政府赔款。

    根据美国人的估计,渥太华的仓库中应该已经没多少钱了。所以那只是杯水车薪,完全不顶事。至于英国人的赔款,那就是远水救不了近火。

    另一个后果就是,该如何处置在渥太华的英军的问题。阿瑟·韦尔斯利将军已经派出人来试探投降的条件了。法国人根据了法国和教廷的联合声明的原则,认为只要英军投降,他们的人身安全,私有财产都应该得到保护。而美国人,尤其是美国南方人则认定,这些人都是罪犯,都应该为他们在战争中的暴行付出代价。依照佐治亚州的那些家伙的看法,这些人在投降之后,都应该被送到佐治亚,接受法庭的审判,并依照他们的罪行,给与公正的处罚。

    英国人当然不会接受这样的投降条件。就连法国人都觉得,这就是完全不打算接受投降。什么“公正的处罚”,这玩意儿你哄谁呢?当我们没见过你们是怎么给印度安人“公正的惩罚”的?就算我们没见过你的法庭是如何审判印第安人的,我们难道还不知道“革命法庭”是怎么运转的吗?说起来,你们的法庭在给印第安人处以绞刑的时候的效率比我们的“革命法庭”都要高呢?英国人又不是傻了,会接受这样的条件。

    但是美国人却没法在这个问题上让步,因为无论是谁要是在这个问题上让步,立刻就会被整个南方视为“叛徒”。就南方的那些蛮子的习惯,高呼一声“天诛国贼”,然后打光两支左轮手枪都是非常正常的行为。

    既然谈不拢,那就只能打了。

    然而法国人对于继续进攻缺乏兴趣,他们的理由也很充分,在大局已定的时候,不应该再让战士们继续牺牲了。他们甚至还劝美国人不要着急,先慢慢围着,多围困一段时间,等他们饿得不行了,在进攻就好了。

    美国人一开始觉得法国人的这个建议还是不错的。英军的防御还是相当的坚固的,如果硬攻,也不知道要死多少人。还是慢慢等,等他们饿死比较好。

    然而美国人很快就发现,这个想法未必靠谱。因为英国人向法国人那边发起了一轮反击,然后……然后他们就从法国人那里缴获了不少东西然后撤回来了。

    美国人当然很不高兴地抱怨法国人怎么搞的。而法国人呢,法国人表示,那块地方是归顺法国的印第安人驻守的,你不能对印第安人要求太高。

    “啥?你们居然用印第安人驻守阵地?印第安人怎么守得住呢?”

    “可是雇佣他们便宜呀。而且很快就要春耕了,士兵们都急着回家种田呢。如果耽误了种田,我们就要花更多的钱给他们补助。活见鬼,那可不是一点点钱。反正英国人也没突围出去。怕什么?”

    然后呢,法国人的军队中,印第安人越来越多,法国军队也来越少。理由嘛,当然是快要春耕了,路易斯安纳的法国军队主要是民兵,民兵的主体都是农民,而路易斯安纳政府财政有限,所以……

    所以就只能将阵地交给友好的印第安人,当然,如果美国人愿意接手,法国人也不反对。当然要接手这个阵地,美国人就需要继续增加军队,增加军队不用钱吗?美国政府哪有钱?

    美国人对法国人的不负责任的做法提出了抗议。但法国人反驳道:“如果不是你们坚持要审判英国人,英国人早就投降了,我们也早就可以回去了。”

    于是,围城的美法联军就渐渐地变成了美印(第安)联军,然后就渐渐的变成了纯粹的美军。

    通过长时间围城来解决问题,当然能大幅度的减少伤亡,但是,美国人要维持长时间围城,需要很多的钱,而如今,美国人偏偏没有钱。或者美国人也可以通过承诺不追究英国人的战争暴行来换取他们投降,但是这在美国是非常的政治不正确的。所以如今美国人只有一条路可走了,那就是强攻渥太华。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