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中文 > 历史小说 > 法兰西之狐 > 第五百一十四章,破案
    马丁沿着林荫道飞跑了一段,就看到一匹马正拴在约定好的地方的一棵树下。马丁跑过去,解开缰绳飞身上马,就按照预定的路线,催动马匹向着北方狂奔。而这个时候,那些维持秩序的警察还都没有反应过来。

    马丁骑着马,迅速地出了校区,这当中还有一两个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的警察,朝他吹着警哨子,示意他这样纵马狂奔违反了条例,要他停下来接受罚款。马丁当然不会理会他,直接就跑了。那警察也没有马匹,不可能追上来,只能在后面痛骂,表示下次要是让他抓住它了,一定要给他好看。

    当然,用不了多久,他就会知道哈佛大学当中出了什么事情,自然就会知道,如今在他眼皮子底下逃走了的,就是作案的凶手了。不过等到那时候,马丁觉得自己应该已经逃得很远了,到了马塞诸塞州的警察的手伸不到的去处了。

    摆脱了警察的纠缠,马丁继续向前。他知道自己这一路狂奔,迹象非常明显,只要知道哈佛刺杀案的人都能判断出自己是凶手,而自己能逃出去的唯一手段就是要跑得尽可能的快。要在波士顿的警察系统反应过来之前就逃出他们的追捕范围。

    皮杜尔给马丁准备的马相当不错,跑起来就像一阵风一样。不过一会儿,马丁就连开了城区,向着北方,向着那片约定的树林继续飞驰。

    又过了一阵子,马匹的速度开始明显的下降了。毕竟,皮杜尔给马丁准备的是一匹好马,但并不是一匹核动力蒙古战马。一路飞驰也是非常消耗体力的。哪怕是一匹好马,也会累的。

    不过那片约定好了的树林已经非常近了。远远地就已经能看到了那片树林,以及树林边上的伐木工的小木屋了。

    那里的伐木工已经在一次棕熊的袭击中丢掉了性命——毕竟不是每一个伐木工,都能像强哥那样,被熊大拍一巴掌,还能爬起来继续和它们兄弟两个谈笑风生的。也因为这次袭击,木材公司放弃了在这片树林中伐木的计划,反正这个时候北美的大树多的就是,没必要为了几棵树,去和熊大熊二拼命。所以,这件小木屋也就被抛弃了,倒是成了闻讯前来打猎的人经常落脚的地方。

    只不过猎手们也都没找到熊大熊二,所以如今,就连来这里的猎手都少了很多。但是这里的这个小木屋依旧没有被废弃,很多时候,一些不法交易,就会在这里进行。

    马丁回过头往后面望了望,后面并没有烟尘升起来。这段时间天气干燥,而这时候的道路都是土路,如果有追赶者骑着马飞奔,那么隔着老远,就能看到马匹扬起的尘土。所以可以肯定,并没有警察追过来。这也是正常的,马塞诸塞州的警察还没有这么高的效率。

    于是他也放慢了速度,催动马匹,向着小木屋那边慢慢的慢慢地小跑过去。对于马匹来说,这也是剧烈运动之后必要的放松。

    马丁距离小木屋只有二十多米了。他已经看到有三匹马被拴在小木屋旁边,而皮杜尔先生正站在那匹马的旁边微笑着望着他,除了皮杜尔,还有另外两个人也站在皮杜尔身边。马丁知道,那是要带他转向东方,去上船的人。

    “皮杜尔先生!”马丁从马上跳了下来,牵着马走了过去。

    “马丁,一切顺利吗?”皮杜尔也问道。

    “很好,很顺利!”马丁满脸是笑地一边向前走,一边张开双手,想要给皮杜尔一个拥抱。

    这时候皮杜尔向着侧前方走了一步,于是站在他身边的那个人一直藏在他背后的那只手就露出来了——那只手上握着一把左轮手枪。与此同时在另一边的另一个人也掏出了一把左轮朝着马丁开枪了。

    马丁还没有来得及做出反应,那人便开枪了。双方之间的距离不超过五米,猝不及防之下,马丁立刻就被六发子弹打翻在地。一直到死,他的眼睛都睁得大大的,似乎都不相信会出现这样的事情。

    两个抢手打光了左轮手枪中所有的子弹,然后又掏出了一支左轮,对准倒在地上的马丁。接着慢慢地走上前来观察。皮杜尔也走过来,看了一眼,然后道:“已经死了。好了,剩下的事情就交给你们了。”

    带头的那个枪手点了点头,然后又用脚拨了拨马丁的尸体。验证了一下,马丁的确是死了。整整十二发子弹打上去,要想不死,还真不容易。接着两个枪手便转身进了伐木人的小屋,过了一会儿他们都换上了一身税务警察的服装走了出来。

    于是一个非常符合逻辑的故事就完成了:小木屋这里是很多的走私犯交易的地方,所以作为税务部门的执法人员,到这里来巡视也是正常的事情,然后两个人在这里和杀人逃犯马丁遭遇了。

    执法人员并不知道马丁是杀人逃犯,只是将他当做可能的走私嫌疑人进行盘查。然而做贼心虚的马丁却掏出抢来准备反抗。结果被两人乱枪打死。

    马丁被打死了,各种线索自然就断了。但是确定他是南方人却是很容易的。所以抨击南方佬野蛮不开化的事情照样可以进行,甚至还可以加上南方人不但野蛮不开化,还怯懦无能,只会偷偷下手,正面刚就是死路一条的宣传。而这一条,估计更能刺激南方人。

    另一方面,打死马丁的那两个税务警察,不用说,自然是真理部的人。他们靠着这个大功劳,不用说,肯定能迅速地升官,而他们他们在美国几乎最重要的暴力机构中占据更高的位置,对于真理部,对于法国当然都是非常好的事情。

    皮杜尔当然立刻离开了。两个税警中,一个年长一点留下来看守现场,一个年轻点的则骑上马回波士顿报案。

    这个年轻的税警骑着马走到半路上,便遇到了追赶出来的波士顿骑警。骑警们拦住他。

    “兄弟,你看到一个年轻人,骑着一匹马往北边去了吗?”

    “啊,没有,我从那边来,一路上什么都没看到。”那个年轻的税警回答道,然后又问道,“出了什么事情了?”

    “有人在哈佛大学里开枪杀人,目击者报告说他往这边跑了,你没遇到他吗?”一个骑警再次问道。

    “没有。”那个年轻的税警面不改色地道,“不过再往前面一点有一条向西边的岔路,如果他真的是往这边来了,那他一定是在那个岔路口往西边去了。”

    “谢谢你的提醒。”骑警的人信以为真,便感谢道。

    两伙人分开了,骑警们继续追赶那个已经进入了他们暂时还无法进入的国度的罪犯去了;而年轻的税警呢,赶紧快马加鞭地赶回税务局去,以保证不会有警察来和自己争功。

    赶回税务局,年轻的税警赶紧往局长办公室里面去了。

    “杜勒斯局长,我有一个重大的事情要向你汇报。”年轻的税警进了杜勒斯局长的办公室,向他这样说道。

    “啊,是波普呀,有什么事情?”杜勒斯局长问道。

    波普便将事情向杜勒斯局长按照他们早就准备好了的说法汇报了,然后又道:“回来的路上,我遇到了一队骑警,他们说在追赶一个在哈佛杀人了的凶手——我觉得我们打死的那个家伙应该就是这个凶手。我让他们追上了另一条路——我可不想他们抢了我们的功劳,局长,您知道,这些家伙真的干的出这样的事的。”

    杜勒斯局长点了点头:“波普,你说得对,那些家伙只要有机会,一定会抢我们的功劳的。你做的很好!我们马上去现场,把我们的功劳保护回来,不能让警察部门的家伙抢走了!”

    于是杜勒斯局长马上行动了起来,他将所有能够调动的人手都调动了起来,一起赶往现场去保护自己的功劳。

    当然,为了保护自己的功劳,为了让这个功劳产生足够的效果,杜勒斯局长向所有参加行动的人都下了封口令。

    在哈佛大学这样的美国最著名的学府,当着国际友人的面,发生这样的事情,马塞诸塞州的脸简直都要丢光了。至于波士顿,市长朗道先生在得知这件事情之后,气得将自己的眼镜都摔了。

    他愤怒地向来告知他这一事件的警察局长修斯大骂道:“一个人,在城市最为繁华的地区,在数以百计的人面前,杀了另一个人,然后他居然还能逃走了,他居然还能逃走了!早就跟你说过,要注意安保工作,要注意安保工作,不要闹出乱子来,不要闹出乱子来!结果你们呢?你们呢!你们把我和你们说的话,都当成了耳边风,你们觉得我就是吃了没事干了危言耸听!我上个月,上个星期都跟你们讲过,要注意哪些南方佬,要注意哪些南方佬,可是……真是气死偶类!你说,如今,你们还有什么可说的!”

    “市长,我们,我们会抓住那个凶手的。”修斯局长很不自在地回答道。

    “抓住他?要多久?现在都已经过去两天时间了,我向社会保证,三天一定破案,马上就三天了,再有几个小时天就要亮了,你现在有任何眉目吗?有吗?”

    “我们还需要更多的时间……”修斯局长回答道。

    朗道市长气得差点就把自己的茶杯砸到修斯局长的脸上,他忍了又忍,但还是没忍住,于是便用颤抖的手将眼镜摘了下来,狠狠地摔在地板上——反正铺了地毯,摔不坏——正要继续发火,却又秘书进来道:“市长先生,杜勒斯局长来了,他说他有关于这个案件的最新的消息。”

    “快,快让他进来!”朗道市长道,同时赶紧弯腰将地上的眼镜捡了起来,有架在了自己的鼻子上。

    “市长先生,我有最新的消息。”杜勒斯局长道。

    “快说。”

    “两天前,我们的两位队员,在盘查一个形迹可疑,疑似走私犯的时候,那个家伙突然拔出枪来向我们的队员开枪射击。我们的队员立刻还击,并击毙了这个家伙,当时他们将这件事作为武装走私报了上来,因为事情急,我们也没有来得及对这件事情进行更多的核查。但是今天我们在核查这件事情的时候,却发现那个被我们的警员打死了的疑似走私犯,很可能就是那个在哈佛大学作案的凶手。”

    “什么?”朗道市长吃了一惊,刚刚架到了鼻梁上的眼镜一不小心就又掉了下来。

    “是的,市长先生,我们如今有充分的的理由怀疑,这个人就是那个凶手。”杜勒斯局长回答道,“他的尸体还在,体型上和通缉令上的非常相似。我知道,有人在案发前曾经发现凶手出现在受害的法夫尼尔教授的住在附近,还有人称见到凶手抱着大提琴箱子出现在哈佛的校园里。我们的通缉令上的画像就是靠这些人的描述画出来的。

    我们找到了这些目击者,他们都确定,被我们打死的那个家伙就是凶手,事实上,就在案发当天,他就因为举止可疑,被我们的人盘查,并且击毙了。”

    “这是真的?”朗道市长还是有点不太相信。

    “市长,我已经将当时和他交火的两个好小伙子,还有几位目击证人都带来了。您可以亲自问问他们!”杜勒斯局长胸有成竹地回答道。

    听他说得这样的肯定,朗道市长便基本上相信了。不过他还是将两个“棒小伙子”,还有几个目击证人都叫了进来,细细的问了一遍。

    “现在我们可以肯定了,那个被我们的棒小伙子击毙了的混蛋,就是那个该死的凶手!”朗道市长说道,“很好,你们两个小伙子非常好。你们刚才说,自己是因为运气好才拦住了他,这个说法是不对的。你们能拦住他,能发现他不对劲,那是因为你们对自己的事业忠诚,有事业心。正因为有事业心,才会注意到这个家伙不对劲的地方,才会去盘问他。才有了后面的事情。那家伙是个训练有素的杀手,但是你们在他首先拔枪的情况下,还能击毙他,这也说明你们平时在训练的时候是多么的认真。不像有些家伙,身为警察,在受害者的家旁边曾经近距离接触过凶手,却毫无警觉,一点都没看出问题来,这真是……修斯局长,你还有你的手下,都要好好反省,向税务部门好好学习!”

    说完这话,朗道市长便又伸出手拍了拍两个“棒小伙子”的肩膀,很满意地说:“小伙子不错!很好,很有精神!很值得培养!哈哈哈哈……”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