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中文 > 历史小说 > 捡到一只始皇帝 > 第两百五十七章 与寡人恭候马服君归家
    赵括最后一次在学室内讲学。

    这一次,学室内聚集了很多人,不只是他的弟子们,还有其他学派的学者们,他们此刻都聚集在这里。学室内都有些坐不下,荀子等人也在这里,认真的看着赵括,赵括收起了心里的所有的悲伤,他开始讲述起自己对百家学说的未来趋势的看法。他认真的说道:“若是出现一个大一统的政权,思想上的统一也定然势在必行。”

    “所有不能为大一统所效力的学说,所有阻碍了趋势的学说,都将会消亡。”

    “墨子说:只有对天下有利的学说才是最好的学说。无论是多好的想法,在没有一定基础的条件下,一定都是会失败的。孔子说:对自然规律,顺应不抗拒;面对父母,长辈和有道之人,心存感激;面对真理,敬仰且获得力量。孔子所说的天命,所说的自然规律,自然也包括了时代发展的趋势。”

    “我不是劝说各位要完全抛弃自己的理念,我所说的:是可以顺应时代做出改变,只有这样的学派,才能继续昌盛。”

    这一天,赵括讲了很多自己的看法,包括未来的趋势,未来的诸多改变,以及各学派能做些什么,众人只是认真的听着,没有人再反驳,也没有人再争执。等赵括结束了这天的讲学,站起身来,走向了门口的时候,弟子们纷纷起身,眼里满是不舍,并不是所有弟子都能跟随他离开的。

    荀子,邹衍等几个人也是站起身来,等到赵括前来,他们跟上了赵括,跟在赵括身边,荀子最先开口询问道:“您方才所说的:儒家可能在未来发展出天人感应...这是什么意思??”,赵括认真的解释道:“我发现,在诸学派里,儒家是一直在发展中的学派,在我提出一王天下的理念之后,即刻有子夏之儒正式提出了大一统理论。”

    “我听闻,甚至还有儒者已经赶往了秦国,要实现其理念。”

    “故而,我推测...儒者们可能会将国内的灾祸与君王联系起来,用来彰显君王的权威,当然也是限制君王...”,赵括明白,自己似乎说的有些多了,荀子却是恼怒的说道:“我听闻:国家的兴盛都是君王与大臣们勤奋治理的结果,这当然与君王的德行有关系,若是天下的君王都像赵丹这样无德,国家显然是不能强盛起来的。”

    “可是,如果君王无德,上天就会降下灾厄来惩罚他的国家,这是我所不曾听说过的!”

    “儒者怎么会发展出这样的学说呢?”,荀子气呼呼的说道。

    赵括一愣,那您要是听到再往后所发展出的更多东西,岂不是要当场被气死....

    “您方才说名家可能消亡...这又是什么意思呢?难道名家是不利于天下的学说吗?”,公孙龙看起来也有些生气,赵括无奈的解释道:“当然不是...名家的无厚去尊,可能会成为未来君王最忌惮的论点,在一王天下的时代里,所有的矛盾一定是庙堂与地方,是君权与相权...庙堂将会不断的集中权力,君主专制将会一步步走向顶峰。”

    “而名家说无厚,说去尊,这是否认君王的权威....”

    “难道您觉得这不对?”

    “我并没有这样说,我只是客观的讲述了将来的趋势..正如我所说的,名家的学说,在没有一定社会经济基础的前提下,是发挥不出作用来的...这太过超前。”,赵括认真的说道。

    赵括与这几位聊着天,走进了自己的院落之内,走进这空荡荡的院落,赵括心里便是一沉,有些说不出话来,他摇着头,长叹了一声,又看向了这几个人,他问道:“我要离开赵国了...要跟我一起走吗?”,荀子冷哼了一声,他恼怒的说道:“我自然是要跟在您的身边,不然,您不一定又要说什么儒者的坏话...我得制止您这样的行为!”

    “似乎说儒者坏话最多的就是您吧....”,公孙龙有些惊讶的说道。

    荀子没有回答他,只是吩咐李斯为自己准备东西,而赵括又看向了公孙龙他们,公孙龙倒是无所谓,他说道:“我在这里没有依靠,若是您不带走我,我只怕是要饿死在这里了。”,只有邹衍,笑着说道:“我要去一趟齐国,在稷下学宫,继续钻研学问...若是有机会,我会去秦国拜访您的。”

    展本来就是秦人,至于郑国,他还是有些迟疑,因为他在赵国的工程还没有完成,可是他心里也明白,若是没有赵括帮忙,他独自在赵国,只怕是没有办法来完成自己的工程的,故而,他也选择跟赵括离开,不过,离开之前,他要将自己的建设方案交给廉颇,如是可以,他是很想能完成那些水渠的。

    当赵括离开了马服的时候,有很多的宾客,弟子们,也都是乘坐着马车,跟随他一同离开,还有不少马服的百姓,也是徒步跟在了马车的周围,而那些选择留下来的众人,此刻都是热泪盈眶,他们聚集在门口,拦住赵括的车驾,却是不舍得让赵括就这样离开,处处都是哭声。

    平公愤怒的训斥着这些人,“二三子,莫非就没有家人吗?马服君是要去救他的家人,二三子怎么敢去阻拦他呢?怎么能如此自私呢?”,在平公的训斥下,这些挡在赵括车驾前的众人,只能是缓缓的为他让开了道路,赵括这么看下去,这些人满是自己最为熟悉的乡人。

    赵括在马服生活了多年,这里的每个人,他都认识。

    他能说出那些跪在地面上,痛哭流涕的每一个人的名字。

    “马服君...请您不要抛弃我们...”

    “请您不要离开我们。”

    “如果不舍分别,那就跟着马服君离开!不要在这里阻挡!”,平公还在大声的训斥着。赵括低着头,幸再次挥鞭,马车便渐渐离开了马服乡的大门,朝着远处行驶而去,那些无法跟随他离开的百姓们,却一直都跟随在马车的周围,赵括能听到平公的训斥着,可是,这代表他也跟了上来。

    终于,耳边的那些喧哗声渐渐平息了。

    赵括让幸停车,自己站起身来,朝着远处看着,他看到了远处的马服乡,看到了那些正望着他的众人。在很多年前,戈曾告诉他,赵人什么都没有。那一刻,赵括很想大喊,赵国还有我,可是,他没有能做到,因为他没有那样的勇气和信心,而如今,望着那些凝望着他,只希望他能留下来的乡人,赵括还是没有能命令幸驾车返回。

    在那些悲痛的目光中,赵括离开了这里,而不知什么时候,赵括要离开的赵国的消息,也被传到了各地,赵人彻底的沸腾了,马服君是不能离开赵国的。他们心里比任何人都想要挽留住马服君,没有人比这些底层的赵人要更爱马服君。因为马服君,他们才过上了美好的日子。

    官吏们不敢再欺辱他们,不再有人因徭役累死,不再有无休止的高额税赋,甚至在马服君的食邑里,马服君都不曾跟这里的百姓们索要任何的赋税,马服君是所有赵人的希望,给与他们一种勇气,而现在,马服君要走了。

    成群结队的赵人走上了道路上,只想要拦住马服君的车驾,让他留下来。

    百姓们无助的哭泣着,谩骂着那些逼走马服君的恶人,邯郸的百姓甚至朝着王宫丢石头,砸伤了很多的武士。

    士卒们更是如此,赵国军队的战斗力,正在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下降,率领邯郸士卒的廉颇,是最能发现这一点的,邯郸的士卒们几乎失去了战斗力,他们沮丧的低着头,连武器都有些抓不稳了,这种沮丧低沉的氛围,很快就弥漫在了所有士卒的头上,他们变得迷茫而胆怯。

    这让廉颇非常的愤怒,他迅速带着这些士卒们进行操练,想要赶走这种颓废的氛围。

    只是在几天之内,赵国仿佛就失去了一种精神支柱,赵人再次变得呆滞,麻木,各地不再有原先的那种欢乐,从官吏到百姓,都是如此,他们仿佛又回到了从前,邯郸的各个街道都变得空荡荡的,没有人再出门,就连商贾们,此刻都没有兴趣再去经商,赵王的大臣们,也受到了这样的影响。

    魏无忌辞官在家,整日饮酒作乐。

    董成子离开了邯郸,赶往自己的柏仁。

    许历是其中的例外,赵括很想要将许历带走,可是许历根本就不愿意离开,哪怕女儿,女婿都要去秦国了,可他自己是不愿意走的,他赶走了准备来带走他的女婿,他认真的告诉赵括:自己要死在赵国。随后,他又让赵括好好照顾艺,这才关上了大门,再也不理会赵括的请求。

    随后,他也向赵王辞去了自己的职位。

    当赵王再次召集群臣来商谈要事的时候,他发现,自己的身边只剩下了庞公,廉颇,赵晖,郑安平...而这些大臣的脸色,也并不是很好,庞公看起来更加的憔悴了,总是冷的发抖,而廉颇也越来越暴躁,跟谁都能吵起来,赵晖也变得有些落寞,就连郑安平,看起来也是脸色苍白,心不在焉。

    赵王心里是无比的痛苦,悔恨。

    他是那样爱才的人,就跟长安君一样。长安君爱马,赵王爱才,这是一种深入骨髓的执着,只是在几天之内,马服君,信陵君,董成子,许历,荀子,邹子,公孙龙,展等人离开了赵国,这就好像是在挖赵王心头的肉,赵王已经有好几天不曾睡觉了,双眼赤红,整个人也变得沉默了很多。

    王宫内静悄悄的,没有人开口。

    赵王这次召集群臣,他是为了重新安排职务,只是,空缺的位置似乎有些太多,让赵王也不知道该怎么去做,他思索了片刻,方才看向了廉颇,他问道:“今年的农耕...该如何去做呢?”,廉颇冷笑着,摇着头说道:“农耕?各地的百姓们都无心劳作,就在昨天,还有各地的百姓前往马服,去往各个道路...”

    “现在要做的是如何让百姓们返回自己的家乡,然后再来商谈耕作的事情!”

    “唉...这可如何是好啊?”,赵王摇着头。

    “呵,若不是您逼走了马服君,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吗?”,廉颇有些不客气的说道,而赵王,却并没有愤怒,他点着头,认真的说道:“您说的对,若不是寡人逼走了马服君...就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廉颇有些惊讶,他再次看向了赵王,自己是不是听错了什么?

    赵王站起身来,朝着这几个人俯身长拜。

    “这都是寡人的过错...请诸君宽恕。”

    大臣们瞪大了双眼,惊讶的看着他,都没有说话。

    赵王这才说道:“寡人准备以庞公为安阳君...担任国相...以武安君为假相,以信平君为司寇,以赵午为卫尉,以赵布.....”,赵王很快就说出了自己的任命方案,这让众人非常的惊讶,庞公为国相是可以理解的,可是武安君李牧,那是马服君的心腹啊,用他来担任假相?还有廉颇,他来担任司寇??

    赵午是平原君的儿子,体弱多病,却是有着贤名,赵王原先也不太喜欢他。

    赵王说完了这些,方才继续说道:“寡人将要减免各地的税赋...请安阳君来继续执行马服君之变法,要让赵国官吏们都要通读《马服书》,请信平君来担任司寇,施行董成子之律法,有违背律法的人,请您严厉的处置,若是寡人违背了律法,也请您一并的处置...”

    “还有郑国所挖掘的水渠,寡人要拿出自己的全部财富来资助这件事情,必须要完成这件事情。”

    “提拔国内有才能的官吏,惩罚那些欺压百姓的酷吏...在赵国各地设立学室...培养更多的贤才,寡人要增设刺史,派往各地进行监察...胆敢违背变法的人,寡人将亲自砍下他的首级。”

    “请诸君帮助寡人,治理赵国。”

    “恭候马服君归家。”

    “唯!!!!”

    群臣猛地起身,朝着赵王大拜。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