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中文 > 综合小说 > 术道 > 第一百零五章 武曲拦门
    在不到一个时辰前,太上小君曾到过混元道,此时原本值班的圣廷人员早已离开,混元道交由天兵接管。但尽管如此,混元道尚处于开放状态,太上小君借用了其特殊身份得以前往人间。

    而他并未想到离开之后片刻,于然仙师、觉光仙师与宣文赶到时,便被天兵拦在门外。

    一位体格健壮、四方脸、长髯须的铠甲将军出现在了太上小君的眼前。

    一看之下这横眉立目的大将,显然并不好惹。

    他就是武曲将星!

    太上小君立刻反应过来,圣廷竟然是派武曲星来守这混元道!

    难怪若空法师他们去不了人间。

    太上小君想通过混元道前往法国巴黎,却未曾料回圣平宁的路竟是一条“单行道”。他不禁暗自懊恼,早知如此该另寻门路。

    可即使他不回来,光靠他一己之力要镇守金陵恐怕也是有心无力。

    所以只靠遗留下的这丁点时间,要让众人通过混元道的关卡可说是难如登天。

    若空法师见到太上小君便走上前,双手合十道:“小道友,今日之事看来怕要耽搁。”

    太上小君心里一沉,心念道这若是真的耽搁,那龙脉可就保不住了。无论如何还是得求武曲星将军放行才是。

    小君寻思今日也太过坎坷,先是圣廷委派何仙姑顶了道灵星君的院长之缺,令觉光仙师无法调动习院弟子与仙师。如今这混元道的门又被阻拦。

    难道今日人间真要有此劫数?

    想到花盛托付自己的事,太上小君又有些不忍。

    在太上小君眼里,花盛像个头脑简单的“二愣子”,为人处世都凭借着心中最单纯的那一股正义直觉。

    太上小君从小在仙界的名门望族的环境中长大,时不时便会听仙官因行事稍不留神而遭天庭贬斥之事。因此凡事始终告诫自己要深思熟虑、时间久了便也心生叛逆,总想着如何跳出这框框条条寻个酣畅自由。

    以他的身份,自可以任性,谁也奈何不得。养成了他对凡事超然物外、不在乎的性格。

    反倒是花盛这个愣小子一直置自己的安危于不顾,总想着守护什么。

    只是凭着直觉行事,不懂得退让,甚至不懂得退一步反而更好的那种“迂回”。

    这是太上小君自己想多了,还是花盛天性使然。

    斗战胜佛孙悟空为什么愿意把自己的金箍棒给这么一个思维简单的平庸少年?

    为什么连道灵星君都会为花盛所动去参加那场乾坤卫战?

    诚然,就自己也被花盛身上这种看似简单的特质吸引。

    花盛总是跟随自己的心,凭借直觉去做自己认为正义的事情。他幼稚单纯,不经世事。但是谁又能说自己才是最成熟。

    这世上永远有人比你更成熟、更稳重、更事故、更有大局观。但是这意义又在哪里,看似最成熟、最权威的人,难道就不会只是善于道义言辞,难道就不会做出最愚蠢的事?

    恰恰相反,那些世上最愚蠢并具有极大破坏力的事,不都是那些曾被以为伟大正确的当权者所做出的?

    而不同的是,底层的人需要为自己所做的决定承担后果与痛苦。花盛在乾坤卫战前要守卫人间,所以最后他不得不直面并亲手杀死了未雨。

    痛苦与自责,便是他付出的代价。

    可那些当权者犯错时,却大可拂袖而去。

    那些官,那些你看不见的天官。他们做错事的结果都是由无辜者来承受。

    这次有了道灵星君下狱的前车之鉴,以后谁又敢站出来?谁又愿意去冒这罪孽深重的风险?

    这次保卫金陵龙脉,唯一想都没想便一头扎进去的就是花盛。

    尽管有金箍棒,但是他也就这点法力,却能毫不犹豫地付诸行动,尽管只是催促、催促、催促,但他动用了周围一切能动用的力量,去守护他想守护的东西。

    不,或许那本该就是每个心存善念者都想守护的东西。

    太上小君自己就是被他说动的。

    现在,剩余时间仅在片刻,武曲拦门这道关必须得过。

    太上小君赶紧作揖道:“太上小君拜见武曲星将军,失敬失敬!”

    武曲星认出太上小君,答道:“原来是太上老君的孙儿,不知今日是从何处回的圣平宁?”

    太上小君赶紧打马虎眼,笑呵呵地说:“去人间拜会朋友罢了……”

    武曲星松了松筋骨,身上的铠甲发出甲胄片撞击声。

    “今日我武曲星奉太白金星之命来守这混元道,若无通关文书,太上小君也请与诸位返回才是。”

    “那将军所要的通关文书,贫僧已让人去取了。”

    若空法师的声音从太上小君背后响起。

    太上小君听闻此言大喜。

    对了!虽然对觉光仙师、于然仙师他们这些术道习院的仙师来说,此次去金陵并不能过于声张,但还有大千禅寺啊!

    大千禅寺独立于圣廷之外,但去人间同样需要经过混元道!

    而若空法师乃是大千禅寺的住持方丈,他一定能令禅寺开出文书以保我们去人间守龙脉。

    所以在混元道被武曲星把守之际,只要有了大千禅寺的通关文书,他们就同样能名正言顺地通过关卡。

    可是时间啊,时间就快要到了!金陵龙脉危在旦夕,若那通关文书晚到半刻,龙脉被毁,无穷灾难一旦开始,苍生便陷于水火之中。

    他们所有努力都将白费!

    太上小君刚想问若空通关文书何时能到,此时却只听武曲星问道:“诸位此去人间所为何事?”

    若空则笑呵呵地抢先答道:“拯救苍生。”

    武曲星答道:“圣平宁之地的百姓也有病痛的,法师怎么还要去人间?”

    “这里有诸位上仙掌管,贫僧不在也没问题。”若空法师笑着反问道,“倒是将军身居高位,那对镇守一方的将军而言,要是尊崇德行,还是服从圣廷呢?”

    武曲星脸色有些不悦,答道:“方丈的意思是圣廷没以德治天下?”

    “从未有过。”若空想都不想地答道。

    武曲星脸色立刻铁青,道:“高僧切莫忘了,脚下可还站在圣平宁的土地上。这么胡言乱语,可是容易招惹麻烦的。”

    若空法师脸上的表情依然轻松,笑道:“仅仅以德治不了天下,圣廷是以刑、以规、以监察而制天下。”

    武曲星哼了一声,说道:“此本就非弊政,圣平宁可说是治理有方,但圣廷又听命于天庭。如今此地有繁华,自是天庭得当稳妥。”

    若空法师接着说道:“天庭要的不就是圣平宁的太平?”

    “天下太平,自然民众心向往之,处处皆是安乐。”

    “太平,未必就安乐。”

    “高僧何出此言?”

    “太平,与其说对百姓好,不如说是对圣廷更好。将军应该知道,只要懂得掌握苦难的分寸,并适当施加在百姓身上令其奔波不止,便能让他们安于现状,又没有余力去思考更多的事。”

    武曲星听罢眯起眼,说道:“早有耳闻大千禅寺心不止于弹丸之地。今日一见,高僧似乎管的有些多,不像是出家人。”

    “贫僧只度愿度之人。贫僧知道自己做不到普度众生,但总希望给众生多一种选择。”

    若空法师说罢,呵呵一笑道:“选择多一些,总比没有好。”

    武曲星冷冷答道:“有的选择,一个就够多。”

    现场的气氛有些凝固。太上小君眼看这样下去,武曲星万一翻脸,就更不可能跨过混元道。他不由地想站出来打圆场。

    太上小君还没想好话该怎么说就要伸手之时,突然见一个小沙弥一脸热汗、气喘吁吁地跑进堂中,手里握着一卷文书。

    “方丈!方丈!文书我取到了!”

    若空法师一见小沙弥顿时迎了上去,接过小沙弥手中的文书道:“有劳,布虚你辛苦了。”

    “不碍事、不碍事!办正事要紧!”布虚一边擦着脸上的汗一边说道。

    若空法师转而又将通关公文双手奉上,交到了武曲星的手中。

    武曲星面无表情地将公文打开。

    “劳烦将军审阅,此公文是否可行?”若空法师问道。

    武曲星看了一会,沉吟了半晌抬起头说道:“大千禅寺的通关文书,自然是有效的!”

    “那我等就先行一步,告辞!”

    太上小君听闻大喜,又想时间所剩无几,赶紧往前跨步要进那混元道。

    岂知武曲星手中寒光一闪,一根蛇矛封住了太上小君的前路。

    太上小君惊道:“怎么?将军不是说这通关文书有效?”

    “是有效。”

    “难道日期不对?”

    “日期也对。”

    太上小君急道:“既然可以用,那为什么要阻拦?”

    武曲星冷冷道:“因为你不能用这通关文书!”

    听到这话,太上小君心底一凉。自从他得知武曲星守住这混元道,他就觉得这事情绝不会太顺利。

    可刚才若空法师安排小沙弥布虚去禅寺取文书却冒出一丝希望。却没想到,武曲星会在使用限制的问题上做文章。

    被武曲星这么一说,他也顿时知道这当中确实存在着把柄。

    大千禅寺开出的文书术道习院者不能用。这完全是情理之中。

    大家身份早已被武曲星知晓,采用大千禅寺的通关文书要蒙混过关是绝无可能的!

    此时若空法师上前一步道:“将军的意思是这文书有效,但只能贫僧和这小沙弥使用?”

    武曲星道:“正是。”

    若空法师道:“我们几位仅仅是去一两个时辰。”

    “片刻也不行!”

    若空法师苦笑起来,说道:“将军,我们此去可是为了行善。”

    武曲星说道:“既然诸位师出有名,那让术道习院再出公文就更该没什么问题。”

    若空笑道:“是没问题。只是时间上怕等不得。”

    武曲星缓缓答道:“将军我有的是时间。”

    此时,觉光仙师上前拱手说道:“武曲星君,这公文既然确实有效。今日可否通融片刻?我等都是……”

    武曲星将眼睛一瞪,表情横眉立目,喝道:“混元道既然是武曲来守,难道首日上任便要门户大开不成?!”

    宣文突然喊道:“你这武曲星身为天庭大将怎么不讲道理?我们都在圣平宁住惯了,你还怕我们逃去人间不回来不成?要不你安排个保镖随我们一同去?”

    “住口!怎么和将军说话!”于然仙师赶紧呵斥宣文。

    而两位仙师心里本就遮遮掩掩,被武曲星这么一拦,心里也无可奈何。

    太上小君走到若空法师旁低语道:“法师,禅寺开的通关公文我们真不能用吗?”

    若空法师低声道:“此前大千禅寺从未给圣平宁诸仙开过公文,今日可说是第一遭。”

    “所以?”

    “所以按照混元道的通行规定上既没有说可用,也没有说不可用。这是一个规章上的漏洞。”

    太上小君说道:“既然是漏洞,那可进可出,武曲星放我们过去不也可以?”

    “是可以。这世上很多事不都是如此。”若空道,“行不行,仅凭一句话。”

    “看来武曲星是不打算放我们走。”

    若空反问道:“若是贫僧和布虚前往金陵,你觉得守得住那龙脉吗?”

    对于这个疑问,太上小君心里实在没底。他获得的信息比花盛还要少,只得摇了摇头。

    “此事关系亿万生灵的性命。即便诸位都去金陵,在下也实在没有把握。更不用说只有高僧和这位小沙弥了。”

    若空叹了口气,说道:“普度众生不是件容易的事。要是当年旃檀功德佛将西方极乐真经都带回来,那该有多好……”

    太上小君正要着急,却见一股白雾从身后喷薄而出,一声稚嫩的断喝震得屋檐房梁咯咯直抖。

    “这将军好高大威武,本该受敬重才是!但今日可太欺负人!以为咱是好惹的么!”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