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中文 > 综合小说 > 术道 > 第一百一十一章 龙脉卫战
    张勇仁又急忙看了一眼手机,屏幕仍然显示无信号。

    可眼前的这攻击显然并没有涉及到所有的手机基站,也就是说在这场袭击的同时城市与外界的联系就被切断了。一切都是早有预谋!

    难道是——战争?!

    张勇仁脑子里第一个跳出的是这个词,他实在猜不出刚才集中于大楼的一团发光的东西是什么。那不是陨石,如果陨石砸中大楼,碎石块会四散开去。

    那也不像是导弹一类的空中武器,反而更像是被裹成一团的纯粹的“能量”。

    张勇仁不知道这是用了什么技术,仿佛是某种超自然的力量。

    他一踩油门,这才发现路上早已堵成一片,到处是汽车撞击声和人群的尖叫声。他来不及想更多,打开车门就要往那些光球飞来的相反的方向奔跑。但已经为时过晚,在第一颗光球后,早有成百上千的光球正往城市落下!

    如果每颗光球都拥有那种力量,那么数秒钟之后,这座城市将陷入一片火海!

    可在他担心这个之前,距离最近的第二颗光球正在往自己的方向砸来。离得越近,越发现那光球体积巨大,比得上半个足球场。

    无论往哪里跑,都是死路一条。

    “完了!难道会死在这不知哪来的天灾中吗?”

    这一刻,张勇仁脑海中浮现出妻子与女儿的身影。

    “对不起,佳佳,爸爸今天回不了家了……”

    那光球越来越近,地面亮如正午白昼。烧灼的疼痛感向张警官扑面而来,他只有看着地面自己的影子被拉长变形,但自己仍无能为力。

    就在这一瞬间,他感觉身后有个人影一脚踩在他的车顶上。轰然一声车子所有的玻璃炸裂,车顶凹陷下一大块。

    他看清那人影是个身着淡蓝色外套的少年,少年大喊一声:“急急如律令!寒冰术!”

    一道白光从少年手中射出,那团光球被少年手中的白光一碰触,迎面的烧灼感就顿时消失了。

    半秒不到的功夫,那光球收缩到只有五米宽,并且被迅速冰冻成一个大冰球。

    少年握起拳头迎向冰球而去,哗啦一声冰球碎成粉状。地面下了一场不大不小的冰雹。

    滴滴滴!嘟嘟嘟!

    一时间路边停放的车辆被冰雹砸出阵阵警报鸣叫声,灌满了张勇仁的耳朵。

    在这喧嚣中,他仍能听到少年冲着那些光球说道:“金陵城以往的伤痕够多了,今天有我宣文在,怕是一时半会毁不了!”

    说着,这位叫宣文的少年又迎着一颗光球飞去,冰球又哗啦洒落一片。

    少年击破了数个光球后,更多的光球继续掉落。

    眼看就要难以顾及,忽然一道七彩霞光在半空中散开,那道霞光从东边而起。张勇仁从城市下方抬头望去,就像是一片霞光快速覆盖了天上的银河。

    细看那霞光是来自玄武湖旁的“南朝四百八十寺”之首的鸡鸣寺,与空中霞光连接的是鸡鸣寺最高的建筑,七层八面佛塔--药师佛塔。

    药师佛塔的塔尖往上散发着如丝一般的气流,那气流吹上半空则变为七彩霞光并向四周以极快的速度蔓延开去。

    这光就像给整座城市与那些光球之间,隔开一层发出七彩薄纱。这纱就像真的实体存在一般,被半空中的风吹得上下舞动,映射着城中的灯火通明,就像能同时发出赤、橙、黄、绿、青、蓝、紫的极光。

    那纱看上去很薄,弱不禁风的像是一只小麻雀就能将其穿透。

    更何况是阻挡那密密麻麻的致命光球!

    可是张勇仁却想错了,那些光球砸在这霞光薄纱上,就像是飞落的鸡蛋砸到坚硬的钢化玻璃上!

    一时数百枚光球在空中炸开!城市下方听到的不是直接爆炸,更像从很遥远的地方一些东西在闷闷作响。

    这七彩霞光在半空中将城市包覆,隔绝了那来势凶猛的威胁。

    就在张勇仁失神地望着半空之际,上边又飞来一位白色长须戴着金丝边眼镜的老者,那老者用双指向所经之处的人群指去。而那多达百人的人群,瞬间发出一道蓝光后竟然一人不剩地消失不见。

    张勇仁还来不及反应,就见那位老者飞到自己头上对着自己一指说道:“急急如律令!躲避去吧!”

    随后他眼前一道耀目的蓝光闪过,什么都看不见。耳旁只有人群嘈杂的响声,等到眼睛还能看到东西时,张勇仁发现周围乌压压地挤满了人。

    他一把抓住身旁一个中年男人的胳膊问:“哥们,刚才发生什么了?”

    “哎呦喂,大哥你轻点!手要断了!”

    可能是张勇仁太心急,手臂力量使得劲太大,他赶紧点头道歉。

    那男人挣脱开后,也是一脸茫然地答道:“我也不知道!刚才好像城市里被什么袭击了。我被个老头指了一下,说要去躲避什么的。现在……现在我也是听别人说的,咱们好像都在镇江!不知道怎么过来这的!”

    男人指着腕上的手表,手表的指针指向八点整,说道:“你看,还是八点。一转眼就来这了。哎,不说了!我还得去找家里人,不知他们都怎么样了!”

    镇江?这地方距离南京不是得有七十多公里吗?

    张勇仁朝着南京的方向望去,可是距离太远了什么都看不到。只看到西南方向发出火红的光,如果不是方向有偏差,几乎会被误认为是正在日落的晚霞。

    “小草莓,爸爸没事、没事!刚才有人救了我们,现在爸爸在镇江!”

    张勇仁重新打通女儿小草莓张佳的电话时,他的泪水夺眶而出。

    电话另一边的张佳也跟着哇哇大哭起来。

    南京时间夜晚20点整,巴黎时间下午13点整。圣平宁时间戌时四刻。

    与此同时的地球另一边,花盛与灭影散开云雾,同时落到了巴黎的城市地面上。

    后来的圣平宁将这场南京与巴黎,欧亚大陆双线同时拉开帷幕的战役叫作:

    龙脉卫战!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