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中文 > 综合小说 > 术道 > 第一百一十二章 城市陷阱
    金陵城的天际霞光浮动。

    夜空中那如暴雨般落下的光球,砸在防御层上不断发出轰鸣声。城市的路面被声波震得微微发颤,柏油路裂开巴掌宽的裂缝,碎石在地上跳跃。

    望着头顶上方若空法师布下的正法明如来法门阵,宣文稍稍松了口气。但他随即撇了撇嘴说道:“这法阵有模有样看起来好似可以,但想必那光头还是比不上道灵星君的法力。”

    与若空法师分开后,宣文便依照觉光仙师的提议分头前往城市各个角落,凡是见到人就将其转移出金陵城。

    他沿着秦淮河的北岸一路往西南飞去,每次见到人群便念“移形咒”,这咒语会发出一道亮蓝色的光,将人或物体移到数百里开外。

    宣文从武定门一路沿着秦淮河往西南方向,穿过南唐城墙、伏龟楼、雨花门。一路没细数却也感觉应是移了三四万人有余,可这点人就偌大的金陵城来说远远不够。

    “凡夫俗子们也是生死有命,量力而行吧!”

    本来稍微还对那些市民解释几句的宣文决定闭嘴,将更多人转移才应该是他现在的首选。

    他飞着飞着发现路上的人影渐渐稀少,自己却并没有跑到郊县一带。

    “难不成,大家见外面有灾祸都躲到楼里?”

    直到他跑了一里多,没见着一个人影,这才逐渐反应过来。宣文想到此,立刻调头飞进一家大楼里,进去一看果然大堂里乌压压地挤满了人头。

    他顿时气血上涌,大吼道:“都这节骨眼上你们这些肉骨凡胎躲在楼里有什么用!就是躲到地下十八层也躲不过!”

    人群抬头见半空中飞进个人,还冲着他们恶狠狠地叫喊,顿时有些失控散乱,各自往大楼的角落里闪躲。

    眼见一大群人就要互相踩踏酿成事故,宣文立刻一念移形咒,又将眼前一百人都转出了金陵城。

    剩下那些人见蓝光过后,一百多人没了踪影,愣了半秒更加惊恐。加上宣文一直喊躲不过躲不过,以为这是阎王爷找上门,更是散开三三两两地一组往消防通道跑。

    宣文捂着眼睛,哎了一声又开始往楼道里追赶。这一路他见人就逮,着实废了不少功夫,好不容易把楼里的近千人转移出去。

    随后宣文一边飞落到商业中心的楼顶一边往四处打量,可视野所及之处竟半个人影也寻不见。

    “怎么老百姓爱往楼里躲啊!难道今日我宣文真要扫楼不成?”

    他细看了一眼仍没见到人,只看到隔壁巷子里躺着两只野猫。

    “也罢也罢,这野猫也是生灵。”宣文俯身飞入小巷,刚转移了这两只野猫时,蓝光照亮了巷子身处。他这才发现巷内竟然还有个人影。

    哎?又给我逮到一个!

    宣文嘿嘿笑了一声,急忙飞去。嘴里一念移形咒,那道蓝光便向这人影飞去。

    可与此同时,宣文的笑容凝固在脸上。

    因为在那蓝光中的人影并没消失。非但没消失,自己施展的移形咒竟被这人影伸出的手握在手里!

    对方居然将他的仙咒接住了!

    一股寒意立刻从宣文背脊窜了起来。

    他定睛看这人影,确定不是刚分开的觉光仙师或于然仙师,更不是布虚小和尚。

    怎么这城市里,还有会法咒之人?

    见对方没有任何说话的意思,宣文上前一步喝道:“鬼鬼祟祟躲在暗处,究竟是何人!!!”

    那人影并不在乎宣文怎么问,手掌一握,移形咒被拧得粉碎。

    咒语碎裂之际,那仙术带出的光亮照射出这人影的模样,那光亮稍纵即逝,只见对方穿着一身深红色长袍,脸在帽子里藏得很深。从宣文位置根本看不出对方究竟是男是女。

    突然,此人反手发出一道亮红色的雷电,那电流直冲宣文而来!

    “哟!懂得雷咒嘛!”

    宣文一念急急如律令,手中一道雷符向拿到红色闪电飞出!岂料那道劈向自己的红色雷电竟然往旁边一躲,犹如有思想一般硬生生地避开了宣文的雷符。

    宣文又一惊,闪电怎么会拐弯?!还会躲避!

    就在宣文稍稍愣了半秒功夫,自己发出的雷符撞在了一堵石墙上轰一声炸出个大坑。此时他看到那道红色电流直冲自己而来!

    “急急如律令!御木之术!”

    宣文见来不及闪开,他双手交叉于面门化出一堵厚实的木盾。

    电流穿不过枯木,这是最简单的道理!至少会大大降低这红闪电的破坏力!

    可此时令宣文不寒而栗的事发生了!他耳中确确实实听到这道闪电发出了一声刺耳的鸣啸之声,那怪叫几乎要刺破自己耳膜!

    宣文不得不用双手捂住耳朵,然后便看到眼前一个恐怖的画面!

    那道扑向自己的红色闪电,朝自己张开了一张嘴!!

    同一时刻,金陵城内宣文所处的位置往北十里。

    那是玄武湖旁,鸡鸣寺内。

    寺中伫立着一座七级高塔,被称为药师佛塔。此塔造型为八面七级,其中斗拱重檐、内梯外廊。整座宝塔的木上装饰有红漆,墙面则饰有黄漆,副阶腰檐覆灰瓦,挑角下有黄色铜铃。

    此时,这座近50米的高塔正散发着溢射八方的金光。

    佛塔尖顶上坐着一位身穿锦斓袈裟的年轻僧人,僧人口中正鸣颂妙法莲华经文。

    这位年轻僧人便是若空。

    正法明如来法门阵早已完全展开,那法门之力自鸡鸣寺中源源不断地往药师佛塔输送,而又以药师佛塔为基传上半空化成七彩霞光,若空以其守护住整座金陵城。

    那霞光将落入金陵城的光球抵御在千米高空之上。

    在此前不停落下的光球轰鸣声后,那光球半从空中落下的频率忽然有所放缓。数量从漫天减少到几百,又变成几十,最终变成了寥寥数个。

    若空法师的诵经之声并未因此而减缓。

    而在那霞光之外的半空中,出现了一个巨大的黑影,遮住了原本明亮的月光和繁星。黑影上下扇动着一对巨型翅膀,借着法门阵的七彩霞光,凑近的黑影露出了原形。

    竟是条面目狰狞、全身布满皮甲疙瘩的巨型恶龙!

    恶龙的身躯足有百米长,身躯乌黑透亮,周身有硬鳞覆盖。

    恶龙的鼻子冒着白气,血盆大口中不时地往外窜着火苗。

    黑色恶龙凑近霞光用利爪试探着覆盖于天空的霞光防御层,削铁如泥的锋利爪子碰触着防御层发出刺啦的尖锐滑动声。而每一次碰触都犹如碰到了电网般被反弹开去。

    黑龙吃了亏,显然并不甘心。它仰天深吸一口气,胸部下方的黄褐色的肚子开始隆起。伴随着一声震耳欲聋的怒吼,黑龙对着霞光就是吐出一阵猛烈的火焰!

    那橙色火焰从中间散开,瞬间覆盖住了一大片空中的区域。烈火如波浪般往四处延展,从城市中往上看,犹如天空被烧成了血红。

    即便是在若空法师的正法明如来法门阵下,霞光的内部仍能感受到源源不断的热量。

    烈火维持了好一阵,但丝毫没有烧进霞光以下的那片天空里。

    此时,只见一位长须老者驾云飞上半空,冲着霞光外的恶龙瞧了一会,喊道:“贫道于然,来者可愿露出真面貌?”

    于然仙师抖了抖身上的夹克衫,似乎对自己这身人间的衣服不太适应。

    他接着说:“阁下这大只的宠物可不能到处瞎转悠,伤着人恐怕略有不妥。”

    恶龙的背上浮现出一个人影,那是一个身穿深红色长袍的男子,男子将帽沿压得很低。看不出长相,也不说话。

    于然仙师呵呵笑了一声,问道:“Bonjour……或者Hello?”

    黑龙上的男子开口道:“术道习院……”

    于然仙师点头道:“术道习院四个字阁下居然念得分毫不差?这名字挺拗口,能说的这么顺,想必阁下也是来回练习了很多遍吧。”

    骑在黑龙上的男子声音也有些年纪。

    “正如我们所预料。只要龙脉受到威胁,术道习院就会从圣平宁到人间来。”

    “这……”于然仙师苦笑着答道,“其实你们预测的并不怎么准确,真的差点来不了。”

    男子呵呵笑了一声,略带轻蔑地说道:“既然知道这并不是一场玩笑,就该把岁星丝交出来。”

    于然仙师答道:“既然是来问我们要东西,来客岂不先该自报姓名?”

    “克里斯汀。”男人说道,“克里斯汀教授。”

    “可灵水玲?怎么外国男人的名字,听上去像个女娃儿的名……”

    “住嘴!”这位魔校的克里斯汀教授显然并不认同于然仙师的玩笑。

    于然仙师道:“既然阁下也同为人师,是否也该以真面目示人较为礼貌呢?”

    男子哼了一声,将帽子往后褪去,露出一头白发和同样花白的胡须。

    于然仙师惊讶地哦了一声,作揖道:“失敬失敬,看来是个大爷。”

    克里斯汀教授脱口道:“你不也是!”

    于然仙师捋了捋自己的长胡须,说道:“此言极是,但贫道我都有三百岁了。和我比起来你怕还是个娃娃,你还是个孙子辈,就算叫本仙爷爷也不冤。”

    “滚开!”克里斯汀教授吼道,“快把岁星丝交出来!”

    于然仙师双手一摊说:“实不相瞒,我等确实调查了整座习院,这叫岁星丝的东西真是没有。时至今日,习院虽确实曾与岁星纱有过关联,以目前获得的所有证据来看,这岁星丝并没……”

    克里斯汀教授打断了他:“现场留有你们术道习院服装上的线头不就是证据!”

    于然仙师说道:“可本仙听闻这线头虽在魔校被发现,但并未留下习院弟子的气纹。这气纹是什么东西,阁下恐怕也略知一二吧?”

    克里斯汀教授眯起眼睛说:“你们既然知道气纹,难道就不会提前用仙术来规避留下气纹?”

    于然仙师说道:“这个本仙也是今日刚有听闻。而且也是从贵校处得知的。”

    克里斯汀教授追问道:“谁!”

    “这个阁下就不必细问了。”

    “了不起,莫非术道习院在短短时间内还能策反克林魔校的人?”

    于然仙师呵呵了一声:“策反二字稍有偏颇,恐怕应该说是习院德高望重,能以德服人。”

    “看来今天术道习院是不打算交出岁星纱了?”

    “教授阁下此言差矣,今日是没有东西可交。”

    “结果是一样的。”

    “虽然状况差不多,但确是形似神不似。”

    “那我们双方就不得不比一下拳头。”

    于然仙师捋了捋胡须,说道:“莫说拳头,就算比长相,术道习院也是不怕的。”

    克里斯汀教授冷笑了一声:“那就看看你们守不守得住龙脉!”

    于然仙师也笑道:“这正法明如来法门阵,贵校的六芒星阵似乎一时半会破不了。不仅如此,这法门阵一旦祭起,阁下恐怕现在也进不了金陵城。”

    克里斯汀教授眉头皱了皱。

    于然仙师笑而不语。

    克里斯汀教授突然放声大笑。

    于然仙师问道:“贫道这话很好笑?”

    克里斯汀教授收起笑容,说道:“我不是笑你这话。我是笑你们的无知。”

    “愿闻其详。”

    “你竟然傻到以为刚才那些不痛不痒的就是究极六芒星魔法阵?”

    于然仙师没有说话。

    克里斯汀教授往下瞄了一眼鸡鸣寺的方向,说道:“那只不过是探测你们防御体系的信号弹而已。现在你们既然暴露底牌了,我们现在就会直接进攻你们的大本营!”

    于然仙师心中暗叫一声不好,但他脸上并没动声色,说道:“可是法门阵已在,你们又如何进得了金陵城?”

    克里斯汀教授又大笑起来,说道:“谁说我们还需要进来?克林的魔法军团早已抵达!这城市早已成为我们狩猎术道习院的陷阱!”

    他收起笑容,恶狠狠地说道:“你以为我在你面前吗?这黑龙是真的,但这只是我的幻影罢了。”

    克里斯汀教授的人影突然像全息影像一样闪动了一下,随后他伸手往下方一抓,一把拎起一个满脸血痕的受伤少年,就像从画面外拉进了画框中。

    那受伤的少年竟然是宣文!

    宣文脸上全是伤痕,衣服如烧灼一般残破不堪,嘴里念道:

    “对……对不起……仙师,弟子刚才轻敌了。这帮兔崽子……早就混在金陵城的百姓之中了……他们会袭击我们……鸡鸣寺,若空的法门阵危险!”

    于然仙师脸色大变,二话不说转头往鸡鸣寺药师佛塔的方向全力疾飞!

    在他背后的霞光外的天空化成了火红色潜入无边无际的白昼,四面八方所见之处都是一片明亮虚无的末日之白!

    一时,夜晚星月再不见踪影。

    那强光照射在于然仙师身上,从而在地面洒下一个巨大的黑影。

    他顿时醒悟,这才是对方真正要毁灭龙脉的杀手锏!

    苍白而冷血的耀斑以倾覆的姿态压向了七彩霞光,究极六芒星魔法阵的第一波攻击来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