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中文 > 综合小说 > 术道 > 第一百一十五章 西线集结
    ,

    “喂喂喂!太上小君!太上小君!太上小君!”

    一声清脆响亮的女孩呼喊声穿透了天空,使得原本正在低头寻找方向飞行的太上小君心头一紧,险些撞上一群迎面而来的鸽群。他好不容易调整平衡后赶忙往下望去。

    只见一片灰白色的石墙建筑中有一扇窗户打开着,一个穿着格子裙、白衬衫的马尾辫少女正探头向上拼命挥着手。

    为了让太上小君看清,那少女大半个身体都趴在窗外。左手抓住窗框,大幅地挥动着右手。

    那粉白的手臂左、右、左、右地大幅摇摆着,少女似乎比半空中那一轮正午的红日更加阳光。

    “小哥哥!那个超有钱的神仙哥哥!”

    太上小君这才发现她不是那个hope的孙晓鸣嘛!他立刻掉头往下飞去。

    与此同时,抓着门框摇头晃脑挥舞着右手的孙晓鸣左手冒汗,突然一滑,猛然从窗框处翻身跌落出去!

    “哇~~!!!”

    太上小君见状倒吸一口凉气,口中一念急急如律令,瞬间飞扑过去。

    他双手一把接住摔出窗外的孙晓鸣。

    “孙姑娘,你这可是吓死在下!这要掉下去,大好青春岂不是客死他乡,在下真是罪过罪过!”

    孙晓鸣从高处看着身下的大街上车来车往,心儿也是怦怦直跳。但她毕竟正值青春年少,顿时心生调皮搂住太上小君的脖子,说道:“神仙哥哥,我要说是存心的你信么?”

    这一搂,顿时软玉温香抱个满怀。

    这回换成太上小君脸色涨得通红,赶忙到:“这……这你可别乱说,见姑娘危在旦夕,在下岂能见死不救。”

    孙晓鸣咯咯地笑了起来:“咦?想不到神仙居然也会脸红!”

    太上小君尽管平日里古怪精明,却也从没应对过这种抱着明星偶像的复杂场景,忙道:“在下脸红喘气,只是因为刚从万里之遥跑来有些接不上气罢了。”

    孙晓鸣似笑非笑道:“骗人!”

    “胡说!在下可正经得很。”

    孙晓鸣凑近太上小君耳旁低声说道:“嘴里正经,那怎么还抱着人家不放……”

    太上小君听了猛然想松手,却又发现身处半空没法松开手,只得赶忙穿过打开的窗户往酒店客房里飞去。谁知心里一慌脚尖被窗框侧面勾住,太上小君哎呦一声将孙晓鸣扑倒在地毯上!

    一时间,房间里寂静异常。

    四周漂浮着孙晓鸣刚才出浴时的雾气,那雾气含有的沐浴露香氛又与此刻她身上淡淡的体香,混合成一种说不出的甜腻芬芳。

    孙晓鸣瞪着扑倒在自己身上的太上小君,愣了一会,将眼神看向一侧轻声说道:“第二次了吧,神仙哥哥好坏……”

    太上小君赶紧弹簧一般地跳起身:“误会误会!在下不是故意的!”

    “切……把人家的脚也压疼了,我晚上还有演出,要被伤了你可得负责。”孙晓鸣说着揉着脚踝。

    “真不是故意……哎!为什么是第二次?”

    孙晓鸣说道:“你忘啦?第一次碰面还壁咚过人家一次。”

    被她一提醒,太上小君才想起几个月前,他和花盛在成都武侯祠附近第一次见到孙晓鸣时,她以不参与乾坤卫战为由坐地起价。自己确实有逼迫,或者说恐吓过她一次。

    hope和brave这两支偶像团体的单曲太上小君以前就都听过,当时也正是他向道灵星君提出要请人间的这两支队伍参与其中。

    对孙晓鸣这位hope中的顶级人气成员,太上小君在遇见真人之前早就熟悉。

    他面对孙晓鸣,眼前浮现出她在平流层破碎的九宫八卦阵上唱起那首《寰宇战歌》时的模样。

    “翱天际,震大地。

    仗寒剑,跨山海。

    就算失去所有,

    也毫无保留,绝不后退。

    若非真的有梦,

    我的狂怎会如此倔强!

    那时孙晓鸣浑身上下散发着光芒,义无反顾和不肯退让的坚强,完全想象不出与现在揉着脚踝的娇气女孩竟会是同一人。

    太上小君觉得内心最柔软的地方被触碰了一下。

    “孙姑娘,说真的,你脚没事吧?”

    孙晓鸣将雪白的玉足伸到太上小君跟前,说:“你看!都红了!”

    太上小君细细盯着看了一会,语气略带苦涩地说:“确实有点红,但孙姑娘你血色不错,这皮肤本来就带点粉红色……而且又没肿,所以在下认为……”

    “算了……说了你不懂。”孙晓鸣将脚收了回来。

    太上小君看着眼前这姑娘,心里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孙晓鸣的行为让他心里有些不安,自己也不是三岁孩儿,要说完全没有察觉到对面这少女的言外讯号一定是自欺欺人。可是孙晓鸣的性格向来太过直接或者说务实,这就让人不得不令他担心孙晓鸣这么做的原因。

    于是他问道:“孙姑娘你不是说晚上还有演出,要不让在下给你医治一下?”

    “不用!”

    孙晓鸣语气干脆,她看着地面随后突然翻身从地上爬起,一瘸一拐地去捡刚才摔倒时自己飞出去的拖鞋。

    她拿起拖鞋,捡起鞋背面黏着的一张仅有指甲盖大小的纸屑,同时若有所思地说道:“小君,你是不是以为我是在勾引你?”

    被这么毫无征兆地劈头一问,太上小君有些猝不及防。他今天一直为了花盛和保卫龙脉的事情忙到现在,又急急忙忙地越过万里之遥来到巴黎,脑子变得不太灵光。

    “不,在下只是……”

    孙晓鸣打断了他的话:“不用不好意思。你想的对,我孙晓鸣就是势利的女孩!”

    太上小君吃惊地看着她,孙晓鸣淡定如常,将拖鞋上那张碎纸屑扔进了桌下的废纸篓。她没有看太上小君,仿佛这房间只有她一个人般自顾自地继续说道:

    “我和你不同,你家世显赫,几乎连一切世间权贵在你面前都犹如尘埃。放在仙界你也是佼佼者。而我,只是在普通家境出生的女孩,或许有些天分才让我进入偶像这行业。迄今为止,我所有的努力都是为了挣钱,为了往上爬。因为我希望父母能因为我而过上更好的生活,能为我骄傲。如果将来某一天我能有孩子,我也希望我的孩子能衣食无忧。”

    她露出最完美线条的侧脸,看向太上小君,缓慢而坚定地说道:“所以我孙晓鸣一直相信,将来我的男人一定不能拖我后腿。否则他就不配!不仅如此,他应该比我更出色更优秀,家世当然也该远超于我。如果我爱他,而他也同样爱我,我不管他爱的是我样貌还是才华,我当然应该主动和他在一起,这有什么不对?我们这种食五谷杂粮的人,当然应该先考虑生存和生活的安全与保障。如果你觉得我争取这有什么不对,那现在就请说出来。”

    “这……”太上小君缓缓说道,“在下认为姑娘并没有什么错。”

    孙晓鸣坐到床上,将手中的拖鞋拍了拍,套在自己的脚上。

    “你我人仙殊途,那你说,我该不该把握住每一次相遇的机会?但假使我们能在一起,那就是神仙爱上了人间女孩,那该会是多么浪漫的神话。现在这一刻,就像历史里那些流传千年的传奇的开始。太上小君,这将由你决定,你想不想和我孙晓鸣一起成为在未来被人们谈论的传说中的男女主角?”

    太上小君呆呆地看着眼前这位漂亮自信且直接的女生。

    他一时说不上来,这是他有生第一次遇到这种问题。一想到家里,他顿时觉得气氛有些禁锢,叹了口气说道:“在下的家规中,小辈的终生大事都得听从家父家母的安排……”

    孙晓鸣沉默了一会,露出一丝浅浅的笑容:“那是当然的。”

    她很懂得把握气氛和节奏,并没有继续谈方才的话题,而是伸了个懒腰说:“嗯……不过我现在还有更重要的事,等我们今晚演出后再考虑吧。毕竟孙晓鸣也不是想被豢养的小狐狸!”

    太上小君听了孙晓鸣话,突然想起什么似的问道:“孙姑娘……”

    “干吗?”

    “在下听你刚才说来这儿演出,那是不是你们hope来了很多人?”

    孙晓鸣有些没好气:“我还以为你关心我,原来你只是关心妹子多不多。”

    太上小君一拍双手说道:“真有这么多人啊!这回可是帮了在下大忙!孙姑娘你能不能带几个成员帮在下一个忙?”

    孙晓鸣皱起眉头:“我们晚上还有重要演出,下午要去提前走一遍舞台……”

    “在下只耽误你们一会儿,或许一个……不不,半个时辰就足够了!”

    孙晓鸣面无表情地回答:“又要干吗?我们hope现在可不同往日,是顶级流量的艺人!出场费与上次不可同日而语,得贵几十倍!”

    太上小君从袖子里掏出那张小草莓给他的信用卡,喊道:“在下有钱!在下有的是钱!就怕没地方花!”

    “哎?”孙晓鸣眼睛里火花一闪,她站起身,但一看那张信用卡又坐回到床上,“区区一张普通信用卡能有多少额度?”

    太上小君举起双手在空中画了个很大的圆形,喊道:“无穷无尽啊!”

    孙晓鸣心里犹豫了,若不是眼前的太上小君是个神仙,她是妥妥地不会相信。

    “既然你说这卡这么厉害,你自己去把整个巴黎买下来不就行了?”

    “不行!这不是金额多少的关系,必须刷卡次数多才行,每次刷一分钱也可以。每刷一次卡就是给巴黎底下的结界注入一次病毒。比如去买一万支铅笔,每次分开结账,类似这样的……”

    孙晓鸣赶忙打断太上小君:“别别别……买什么铅笔。这信用卡给小姐姐我去买包!买口红!买衣服!还有买鞋子!”

    “要刷很多笔才行,你买那么重的东西怎么拿得动?”太上小君露出怀疑的眼神。

    孙晓鸣回瞪了一眼说:“就算买空整座巴黎,我也能把它搬回家!”

    “那……好吧!买空整座城市的任务就交给你们了……”

    “可是……只有一张卡,大家怎么一起用呢?”

    “在下可以施仙法,让这张卡绑在不同人的手机上直接支付!”

    “哇!”孙晓鸣快步跑到太上小君跟前一把夺过信用卡,放在手里反复观瞧。

    太上小君纳闷地问:“哎?你怎么灵活起来了,脚上伤好了?”

    “小姐姐我看到钱就痊愈了!”

    但是话刚出口,孙晓鸣突然想到什么似地一摆手:“等等!之前就是你害得brave几乎被团灭了,这次难道是要坑了我们hope?”

    她想了想说道:“我答应你前,得先算算吉凶!”

    孙晓鸣从沙发上一把拿起自己的挎包,从里面掏出一只迷你“求签桶”造型的钥匙圈。

    她将“求签筒”放在两掌之间,闭起眼睛念道:“二郎真君在上,保佑我们平平安安!”

    太上小君打断了她:“孙姑娘为什么要拜二郎神?”

    “因为二郎神是川蜀大地保护神啊!我们四川当地人都爱拜二郎神,求平安嘛!”孙晓鸣念道,“对了,要不你也帮我一起求求二郎神吧。”

    太上小君眉头紧锁,慢慢说道:“可在下求他未必灵验啊,两天前在下刚在熛怒天狱和他打过一架……”

    孙晓鸣立刻露出怀疑与不屑的表情,看上去是认为眼前这位在信口雌黄。

    太上小君觉得现在不是辩驳的时候。

    只见孙晓鸣晃了晃钥匙圈,竟然真掉出一根签来,她拿起来一瞧,上面写着六个字:

    “大吉。汝有神助。”

    太上小君凑近瞅了瞅说道:“还好,结果看起来不错嘛!”

    孙晓鸣摇着头说:“这种抽签算命原来我还感觉挺准,但自从真认识你这神仙后,就反而不知道‘汝有神助’到底有没有用了……”

    说着她又从包里掏出一叠塔罗牌,刚要在桌上摊开,立刻被太上小君阻止了。

    “别搞塔罗牌什么的玩意!孙姑娘,现在都什么年代了,你别信这些。还是由在下来给你卜上一卦吉凶吧!”

    说着太上小君居然真从袖子里掏出了罗盘,得意地在她面前扬了扬。

    “这才是你们叫的科学,懂吗?严谨、细致、客观、精准!你要相信科学!”

    “且慢,这话听上去怎么有点违和感?”

    “你多大的人了,分不清真假。当然是卜卦最可靠!”

    孙晓鸣手中的塔罗牌啪地散落在地上,四川家乡话脱口而出:

    “咋子嘛!你个龟儿子说的真是好有道理,确实是你来卜卦比较准!我怎么一开始没想到,好险!自己差点成了旧时代里搞封建迷信的文盲一样!”

    十分钟后。

    位于巴黎东部位置十二区的巴黎贝尔西体育馆内,从走廊上传出连续不断的急促的高跟鞋声,随后门旁挂着“hope”门牌的集体化妆间大门被砰地一声撞开!

    一屋子的女孩惊讶地瞪着门外的闯入者,原来是孙晓鸣瞪圆了眼睛兴奋地冲了进来。

    大家愣愣地看着她要做什么。

    只见孙晓鸣双手插腰,站直了身体在原地深吸一口气,随后大声喊道:

    “霍苒宜、虞梓怡、骆旋、高纯茹、蔡若茜、田智芝、樊萌萌、洪楚颖、胡乾芮、凌晨、万佩怡、柯嘉欣、管琳琳、卢海瑶、莫楚欣、裘铭芳、缪彤明、解彦、应雯萱、宗思荞、丁婧义、宣雅欣、邓可佳、郁梓雪、单涵文、包一如、诸萍菲、夏桐彤、孙淑梦、左梓烨、石琼、崔雯洁、吉佳桐、钟菲婷、邱永君、徐小美、龚诗岚、程依嘉、嵇艺维、邢燕、郑鸿铃、裴茗桐、陆若华、荣琪雯、翁梅语、荀琪婷、封若菱、储雪灵、钱榆雅、靳雪芙、松之湘、井婉月、段兰珺,富紫嫣、乌若倩、焦婉婷、赵海芸、李敏惠、翁梅语、吴娅曦、王诗雅、陈雁飞。嗯……对了还有你!周彩馨!大家待会再走台彩排,先一起逛街买东西去!我还带了个给大家拎包的家伙来!”

    “哇!!!!!”

    化妆室内爆发出一阵雷鸣般震耳欲聋的女孩们的尖叫和欢呼声。

    “等等!你说谁是拎包的?什……”门外传来太上小君的惊叫声,“要死啦!原来你们这么多人是全都要来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