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中文 > 历史小说 > 乱世谋凰 > 第二百零四章最是一年春好处
    鸿山之巅大雪消融,挂在树梢的白雪融化,滴滴落下山间。

    一年之计在于春,山中寺庙也不为过,后山一片树林初露嫩芽。穿着一身粗布麻衣的女子行走在田间,身后永远跟着一位叽叽喳喳的少女。属于观音庙的土地,佃农耕田。

    踩在松软的泥土上,泥土散发出芬芳的气息。轻柔的春风带走了寒气,山间吹来的新鲜的空气,心旷神怡。

    一头乌发下晶莹的汗水,葱白玉手握着锄头,翻湿润的土地。初春午时的阳光没有太过炽热,辛苦一早上的姬玉莲抬头望着一轮挂在天空的骄阳,露出迷人的笑容。

    不懂耕种的红衣一直扛着锄头跟着姐姐身后,装模作样的锄地。说道:“姐姐,你慢点啊,锄头挺重的。”

    只有半亩的菜地,观音庙其中一块私人土地。终日在观音庙念经,抚琴日子过得平淡安逸。莲花帮重新布置人手,黄渠卢家派遣一位五十多岁的老人就住在山下。这位老人玉莲非常熟悉,当年卢家叶管家。

    此时老人手里拿着烟枪,一坨坨烟圈冒着。一身粗布麻衣像极了一位老农,一张小桌子上放着一个大白碗。抽了一口旱烟,享受的吐出一口浓烟。看了看刺目的骄阳,饮下一大口温水。

    站在田间喊道:“小姐该吃饭了。”

    玉莲瞧着一直在抱怨的红衣,实在是无能为力。刚才还嫌弃锄头重,这不才听到开饭了,气力比谁都大。扛着锄头这才几步已经到了田边,哄楞楞扔下锄头说道:“叶爷爷今天有什么好吃的。”

    扛着锄头来到田边玉莲,不像是大家闺秀般,顺势坐在还带着丝丝寒气的地头。叶管家从篮子中取出一块粗粮大饼,红衣失望的接过大饼,嘴上还抱怨着:“今天怎么还是这个,叶爷爷我想吃肉啊。”

    伸手接过大饼玉莲没有好气的在小脑袋上拍了一巴掌,红衣委屈的说道:“我要吃肉。”

    实在对小姑娘没有办法,都十六七的年纪了还是这么不懂事。整天除了想吃肉,连济慈师太偶尔送来的糕点都看不上眼。整座观音庙中也只有她们二人,偶尔能吃到山下的糕点,这还是莲花帮胡汉生父子经常偷偷送上山的。

    玉莲说道:“吃你的吧,有口吃的就不错了。”

    叶管家乐呵呵的瞧着玉莲,一直觉得在府上住了一年多小姐不会发脾气。性格软弱,很少有自己的心思。当再次见面,发现当年的小姐已经换了一人似得。虽然表现的是软弱,身上散发出的永远是一种主子的味道,不在是唯唯诺诺。

    “叶管家,你不吃点。”问道。

    重新填上烟叶一口浓烟冒出说道:“老头子吃过了,白白在田头做了一早上都没帮上什么忙。小姐你们吃就好了。”

    玉莲只是问了问,吃着大饼看着一早上成果。好多年不曾耕种都有些手生了,一连好几天才处理好半亩菜地。这一早上还没有翻了一半,放在以前也不过是一天的事情。

    吃的大快朵颐,时不时喝一口温水。一点都不温雅用袖子擦了擦嘴,打了个饱嗝。站起身说道:“叶管家没有什么事的话,就回去休息吧。你也是快六十岁的人了,初春别看风和日丽的,还是能伤着身子的。”

    习武之人六十岁身子骨远比四十多的老农要健朗一些,叶管家在卢家几十年哪里不懂小姐这是在赶人。来了大半年的时间,算是习惯了。玉莲还是对卢家反感居多,再说一身习武还真的不懂农事,还不如一位才二十刚出头的女子。

    笑着说道:“不妨事,老头子我在这里坐着。田里的空气好一些,心情也舒爽,不会打扰小姐的。”

    玉莲也不好说些什么,扛起出头下地。看了看不想动弹的红衣,摇了摇头不曾催促。一个人扛着锄头翻地,脑海中不由得想起当年在家乡,自己与红衣还是挺像的。

    记得第一次跟着爹爹下地,那一年娘亲刚刚离世。家里没有人照看自己,只能跟着爹爹下地。扛着一个爹爹为自己做的小锄头,跟在爹爹身后刨地,非但没有帮忙,还挖出一个不大不小的深坑。坐下错事还要抱怨:“爹爹我歇歇。”

    这一歇就是一天,到傍晚也不曾离开田里,一步都没有挪动。

    观音庙的佃农一直好奇这位年轻的女子到底是何许人,模样细皮嫩肉的不像是农家女。田里忙活的汉子们时不时看一眼,穿着粗布麻衣也遮挡不住美丽的女子。

    隔着不远的汉子放下锄头抹去一把汗水,侧头看着舞着锄头的女子。不由自主的露出一丝笑容,殊不知身边的妇人重重踢了一脚说道:“好看吧。”

    汉子嘿嘿笑着,被妇人拳打脚踢只能乖乖的干活。妇人没由来的唾了一口:“狐狸精。”

    另一块田里两个妇人叽叽喳喳的说着些什么,对哪位一个人干活,地头坐着不干活的人说三道四。“让一个姑娘家家的一人干活,一看这位姑娘就是后娘生的。”

    “就是说吗?我还正想呢!身子骨好好的老汉,一点都不心疼。你对孙子可不能这样偏心,都多大的人了。”

    吃着窝头的妇人嘿嘿一笑:“你是怕我偏袒我孙儿,让你女儿嫁过来不能过好日子。”

    年纪大点的妇人指着田间的玉莲说道:“你知道那是谁家的姑娘吗?长得好看,还能干活,看上去也是好生养。”

    “老婶子又动了说媒的心思。”

    “村子里青壮都去了边境大战去了,还不知道能有几个人能回来。你说现在给能活着回来的定下一门亲事,也

    是有功勋的人家,配的上这两个姑娘不是。”

    正在田里干活的玉莲觉得有些疲惫,才抬头发现一个精壮的汉子痴痴的看着自己。玉莲瞧了一眼立即底下头,手的活一直没有停下。汉子也不过而是出头的年纪,见到玉莲再看。

    鼓起勇气跑上前傻傻的说道:“姑娘一个人啊。”

    刚说完觉得自己真傻,地头不是还坐着两个人不是。锄头没有被汉子抢过去,玉莲轻声说道:“公子请自重。”

    听到公子二字,汉子先是一愣。活了二十多年还没有被人称呼过公子,看着娇羞的面容一时间不知道说些什么。显得更加紧张,再次鼓起勇气往近靠了靠。

    说道:“姑娘我大壮就是一个糙汉子,不用叫公子的。公子就是达官显贵叫的,叫我大壮哥就好了。姑娘你叫什么名字啊。”

    实在是不愿意理会这位年轻男子,只是种点菜打发时间,居然遇到这位不知轻重的男子。再次提醒道:“公子请你自重,如若这样我就要叫人了。”

    汉子看了一眼坐在低头一位年纪更小的女子,还有一位六十多岁的老人,不觉得叫过来能怎么样。依旧死不要脸纠缠:“姑娘不想说,那成亲了没有。”

    实在厌烦这位男子,玉莲直接将锄头扔在地上不予理会。向着地头走去,实在是没有心思理会这位男子。大壮见玉莲转头便走,心中更加痒痒,小跑着追上去。嘴上一直说着些什么,好像在鸿山之下的村庄里只有他能配的上,别的年纪相仿的人都是一事无成。

    玉莲实在是厌烦这位叫大壮的男人,这几天一直在田里走动。玉莲不知道但是叶管家怎能看不出,玉莲才走到田间说道:“公子你再如此无礼,别怪我不客气。”

    大壮蔑视的看了看叶管家还有一个个子不高的红衣笑着说道:“姑娘你这是什么意思。”

    叶管家挡在身前说道:“小子规矩一些,你知道她是谁吗?”

    “是谁啊,老头我看你也不知道姑娘他爹,劝你躲得远一些。小心老子对你不客气。”霸道的说道。田间的佃农纷纷看向这边。大壮在附近几个村里名声不好,占着姑姑交给县里一个铺头横行无忌。

    红衣本就是出身名门,也有狗仗人势的心态说道:“你算什么东西,敢这样说话。”

    纷纷围上来的佃农好生相劝,一位年纪大的老人拉着叶管家的手臂说道:“老弟你快走吧。”更多的人还是看戏,玉莲实在是不愿意惹是生非。

    叶管家也不好在说些什么,教训一个年轻人不过是举手之劳而已。不等叶管家动手,一位少年飞奔而来一脚将大壮踹到在地。出拳极为狠辣,拳拳到肉。吓得许多佃农躲避,不知道从哪里来的莽撞少年,根本不知

    道大壮的可怕。

    少年比较瘦弱,看起来身强力壮的大壮竟然在少年的拳头下毫无反手之力。年纪差不多了几岁,但是大起架来根本就不是一个档次。神情镇定的玉莲没有阻止的意思,少年好像也没有停手的意思。

    许久之后有人才认出这位少年就是山下开茶馆胡汉生的儿子胡虎,有人上前想要劝架,没有想到胡虎的一个眼神让人发寒。叶管家也懒得动手,只是一个恶霸而已,胡虎还是能处理。

    打的大壮叫都不敢大声叫,玉莲这才走上前说道:“胡虎就这样吧,留一个教训。”

    胡虎这才松开拳头踢了一脚说道:“再敢纠缠帮主,下次要了你的小命。”听到帮主二字,围观而来的人纷纷看向玉莲。谁也不曾想到,这位下地干活的人才是主子,还是一位帮主。

    散去怒气的胡虎说道:“帮主,下次再有这些狗东西叫红衣下山告诉我,看我不打断第三条腿。”说完就后悔,毕竟帮主也是一位女子。见有人还要说些什么,胡虎转头一看。

    刚才大人的确是将许多人吓着,动手打人不过是片刻的时间。出手之间大壮根本就没有反手的机会,大壮是谁,在村子里也是打架斗狠的狠人。

    (本章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