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中文 > 历史小说 > 芙蓉盛开的季节 > 第七十五章 霹雳手段 白衣阎王
    杨敏手疾眼快,冲上两步抱住他倾斜的身子。两名游击队员也跑过去,拾起汉奸手里的枪,用脚踢了踢他们的身子,见他们都一动也不动。俯下身用手一探,感不到气息,惊呼道:“队长,他们都死了。”

    杨敏抱着昏迷的小宝,什么?都死了这怎么可能呀?才多大的功夫,这个汉奸被他徒手秒杀。看着怀里的小宝,心里的震撼实在是太大了。

    这时游击队员不知从哪儿来的力气抬着小宝跑得飞快,转眼间渡过松树坡,消失在夜幕里。

    小宝在担架上感觉眼皮很沉重,试着努力睁开,却抵不过疲惫的倦意,渐渐地睡着了。留在脑里最后的记忆,只是掐断脖子那一刹那,好像在那儿发生过。

    天刚漆黑不久,杨敏几人终于赶回四河头暂住的地方。

    五六个游击队员见队长他们担着一个昏迷的人回来,跑过来搭手帮忙。心里很是不解,非常时期随时都可能转移,随时发生战斗,带着伤员很不方便。还跟着那天见过的大狼狗,这样很容易暴露行踪。

    一个游击队员瞅了担架一眼问道:“队长,咋把他带回来了?”

    杨敏走了那么远的路程,正歇着还没有回答,抬着的游击队员抢先回复:“我们多亏了他,要好生照料,这可是一尊大神呀!”

    “什么大神?凭他与鬼子真枪真刀干过,身受那么多的伤,我们很敬佩他。照顾也是应该的,大神称不上吧?”刚才问话的游击队说到。

    杨敏她们没有理会他的问话,小心地把小宝抬进屋里把他盖得严严实实,生怕冷坏了,又把火炉搬到床边。

    队里的游击队因为天黑没有看清,只注意到抬着担架。这时见队长他们带回了好几支枪,都很兴奋,忙问枪从哪儿搞来的,可不是嘛?又有五人可以使用上步枪了,队里基本人手一支真家伙,能不高兴吗?

    两名游击队领着他们出了房间,留下队长守在炕边。告诉他们路上发生的事情,几人听后望着炕上躺着的小宝,一副不愿相信的样子,又看着堆放在屋里的枪,真是一尊大神!得好好伺候。

    杨大伯在他们离开时,备了一些草药,有几处还需要换敷。杨敏待屋子里暖和起来,解开小宝的衣服,胸前交错的伤痕,多处结痂的伤口有几处还渗着血丝,心疼的、精细轻柔为他患处敷药。

    时间过得很快,一个多小时过去了,小宝渐渐从昏迷中清醒过来。心中不禁又回忆起掐住汉奸脖子那一瞬间,脑袋剧烈疼痛。猛地坐了起来,吓了守在炕边的杨敏一大跳。

    见小宝醒来,杨敏忙过去把药端了过来,刚熬好的草药很烫。轻轻地吹着碗里的汤药,用勺子盛起递向小宝。

    这情景是那么的熟悉,一个模糊的身影在小宝心里升起,刺激着他的大脑。望着面前的杨敏,感觉是那样的亲切,仿佛似曾相识。红红的火焰映着杨敏那圆圆绯红的脸蛋,是那么的可爱。

    小宝情不自禁俯下头向她额头吻去,这一举动惊得杨敏差点把端着的药掉在地上。顿时感到脸火辣辣的发烫,他咋能这样?外面有那么多的队员,要是被他们看到刚才那一幕,还不羞死人呀!抬头望着他很迷茫的样子、清澈的眼,纯洁的表情,一时楞在那儿不知如何是好……

    良久,小宝诺诺的说:“你刚才的样子好像在我印象中出现过,影子是那么的模糊不清。”

    二十一世纪的泡妞台词,三十年代的杨敏可没有听过。见他表情无辜,又救了他们,受伤之重,轻易的相信他的话。原谅了他刚才的举动,何必与一个受伤失忆的人计较?想到这儿在心中升起一丝怜悯,他的战友都牺牲了,也不知是哪支部队的?家在何方?他是这样的可怜孤单,有这样厉害本领的人绝不会是无名之辈,迟早有一天他将会做回自己,再次举起勺子喂到他嘴边。

    小宝张口就咽了下去,对自己的冒失有些后悔。通过几次见面的回忆,这姑娘与自己应该不曾相识。是她救了自己,我是谁?以前的事怎么就想不起来了呢?勾起一丝回忆,努力去回想就头崩脑裂的疼痛,养好伤后得问问他们自己的情况。

    于是小宝在游击队精心细致照顾下,在这安下心来养伤。因为对他一无所知,无名无姓就暂时叫他吴号吧……

    十二月的山西已步入严冬,寒风刺骨,冰天雪地。

    八路军队伍经常是风餐露宿,吃不上一顿饱饭。穿着单薄的衣服,常冒着凛冽北风爬山越岭。夜晚把被子往身上一裹,找个背风的岩洞睡上一觉,有时蜷曲躺在老百姓房檐下,冻得手脚生痛,浑身发抖,真是饥寒交迫。在这样艰苦的环境中,还经常找机会消灭鬼子。

    太原沦陷,国军全线溃退,晋绥军为了保存实力避而不战,结果成了八路军主动作战。也是这样,军民之情急速升温,赢得了山西老百姓们的信任和支持。

    这一个多月以来,红兵率领大伙在断家弯狮子坡修了不少简易的房子,工事、每天辛苦练士兵。扛着猎豹大队的旗号,时不时偷袭一下鬼子的据点和过往的小股鬼子军队,教训伪军。用理论结合实际,在战斗中训练队员,很快猎豹大队战斗力增强不少,缴获不少军用物资粮食。

    猎豹大队行为令鬼子十分畏惧,每一次被袭击,都阵亡不少帝国士兵。而且猎豹大队对鬼子一贯作风就是不留活口,现为小宝报仇更是如此,鬼子军官不论大小,头颅一律割掉来祭奠小宝。

    尤其是小依对鬼子可谓是心狠手辣,杀鬼子一马当先。狂扫猛击,不顾个人安危,为了能取得一个小鬼子的性命,可以追上十多公里也要干掉。让红兵、大壮很是担心,打仗总是不离左右保护她。

    一身素白色的小依很是招眼,渐渐,鬼子、伪军、汉奸们都称她为“白衣阎王”一个美如天仙般的少女得这个绰号。都是仇恨害的,人生最悲惨的事是死亡,比死亡更痛苦,莫过于人活着心却死了。

    小依的手段,连在土匪窝长大的郑玉平都感到害怕。她这个胆大火爆脾气的小辣椒碰上小阎王是心服口服,时刻跟着小依,三个姑娘形影不离,情同姐妹。小依总是冷如冰霜,从小宝出事后再无笑容。

    这期间,大壮教会二人许多东西。大壮的憨厚老实,玉平这学员老是想些鬼点子捉弄他。对她的任性调皮很是无奈,在这之前就领教过,处处忍让,岂不知这个丫头已经喜欢上了自己。

    现猎豹大队在平定县周边非常有名,成了鬼子很头痛的一支抗击岛国军队的民间武装力量。打仗,不按套路,不分南北,不打硬战,打了就跑,在占优势时,大下狠手,基本没留一个活口,打仗很随意性,有时一天端鬼子几个据点,有时好几天不见人影,在战斗中队伍不断扩充。

    有在战场上投降的伪军,有解救的老百姓,见他们虽然是土匪,打鬼子一点儿也不含糊。甚至比这里的正规军打鬼子还多,也都愿意留下来,部队已经达到五百多人。接近半山腰上,到处都是陷阱,山外面几公里都有人侦察,山下安排了几道暗哨,鬼子经过时,人少则出击歼灭,大部队就躲在山上,静悄悄的,好似没有一个人似的,让鬼子顺利通过。

    鬼子有好几股小队,都在附近全歼,面对猎豹的神秘鬼子找不到一点痕迹,于是往这个方向开拔的鬼子部队越来越少,附近的猎户村民看出一些端倪,有些猎户开始把房子搭在山下隐蔽点的林中,方便打猎也很安全,村民陆续搬来一些。他们也不往高处走,因为到了半山腰,总会被一些背刀扛枪的劝阻,大家共同守护这里的秘密。

    生逢乱世,难得有片净土,且当珍惜!

    当老百姓有困难时,有人送东西接济,对来这里的人,山上好像非常清楚情况,不会让他们饿着。渐渐在山下林中形成了一个小村庄。

    这奇怪的现象并没有引起鬼子的注意,因这儿的大山绵延地处偏僻,四周高山,没有大道,鬼子的车队也是来不了。占领太原后,岛国军队不断增兵巩固,又有新的战略计划。这期间,平定县好几个村庄的百姓都被鬼子赶走,抓了不少的壮年汉子。远点的也加大力度进行扫荡,鬼子一支神秘部队已经来到了平定县,这地区暂时恢复了平静。

    八路军、猎豹大队藏在山里伺机而动,鸡蛋碰石头的事,他们是从不干的。

    华夏在这个月里十分悲惨,岛国军攻克南京,毁灭人性的进行了几十天的大屠杀,历史上没有哪个国家像岛国这样给华夏如此巨大的伤害。自甲午战争开始,每一次针对华夏的侵略战争都少不了岛国,哪一个帝国主义杀人都不像岛国那样在南京屠城,他们在南京烧杀抢掠,奸Y妇女数万人,共三十多万同胞死在这场无人道的子刽子手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